第775话 没想到的名字(文字补档)

翻译:外瑞古德

与矮人一起击退了抗魔的第一波、第二波之后没有更大的袭击。

只是一群小团零星的袭击。而且过了几个小时抗魔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了。

大概是打完了周边的抗魔吧,和矮人商量的布鲁尼向士兵们发出撤退的指示。

「差不多该回去了,做好准备!」

「你要回去了吗?」

「啊,因为这附近已经没有抗魔了吧——」

「是传令!」

这时,骑马的男子冲进了真滴,好像是管理委员会的人。

非常着急的样子,人和马都汗流浃背,让人明白他们急急忙忙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个样子,士兵们也判断出是紧急事态了吧。

几乎没有无用的取证证明等,就被带到了布伦他们的面前。

布鲁南和奥法维鲁再次聚集在一起,听着传令的话。

几分钟后芙兰和希尔德们被集合在了布伦恩的下面。

因此,被告知传令着急的情况。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不久,抗魔就形成了大军?」

「对了,巴夏尔这个国家的人好像打得不好。」

「巴夏尔!」

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那个名字,芙兰也很吃惊。

巴夏尔王国是与穆雷利亚联手攻打兽人国的敌国的名字。

但是由于芙兰他们的活跃而失败了,反而被兽人国攻击了……

「什么嘛,芙兰知道吗?」

「嗯,兽人国的敌人之国。」

「啊,难道是前几年向兽人国发起战争,然后输掉的国家吗?」

「那个……」

兽王舐了不可能容许,已经灭亡了也不奇怪…….好像还留着。

而且为了完成格鲁迪西亚的任务,派遣了部队。因为兽人国的反击而陷入危机的那个国家,有那样的余裕吗?

芙兰也说了同样的话,布鲁南叫了我很多。但不如说这是为了保护国家的策略。

「对于为了履行格鲁迪西亚的责任而派兵的国家,国际上禁止他国进攻。」

这么说来,也有那样的话啊。

如果派遣士兵到格鲁迪西亚大陆七剑频繁遭到攻击的话,无论哪个国家都不会愿意派兵吧。不管怎么说,都会给敌国看到破绽。

为了防止这种事态的发生,国际上好像已经制订了条约。

不允许向格鲁迪西亚派兵的国家开战,如果是战争中就必须停战。

巴夏尔王国因为正好轮到了自己,所以想利用它吧。

他想办法在厅战中争取时间,在这期间重整旗鼓,或者和兽人国进行交涉。

但是如果只是徒有其名的利用,之后可能会受到制裁,派遣数十人完成任务是不被允许的。

「总觉得,训练程度和士气上好像有很大的问题啊。」

在与兽人国的战争中,骑士团和老兵遭受了很大的损失。结果这次的士兵中年轻的新兵很多。

但是被强行带来的新兵却丝毫没有干劲,联系的程度也是最低程度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不乱来,平安回国。

尽管如此,指挥官们却似乎毫无意义地意气风发,他们自我陶醉地说,自己取得了成果,展示了巴夏尔的意志。

结果,在根性论下无理命令的无能指挥官们身上,诞生了软弱无力的小鱼士兵们这样最低的军队。

那么不可能顺利的。

正如预想的那样,分配地区的防卫失效,导致溃逃。

「而且,这样的失败方式最糟糕了。」

「怎么回事?」

「由于士兵无视命令逃走,造成了共同战线的龙人部队的损失,而且由于士兵四散奔逃,周围所有的抗魔都一起聚集起来了。」

巴夏尔的士兵们成为了食物,收集了超越必要的抗魔。

「现在聚集了近两万个抗魔,放任不管是很危险的,所以要讨伐它。」

「我知道了,那么要怎么战斗呢?」

希尔德冷静地询问,即使对方听到两万,也完全没有动摇,我想如果杜沃夫他们和我们合作的话,总会有办法的吧。

我也这么认为,倒不如说,仅仅是那些矮人就已经相当厉害了。

「基本上,斯诺拉比特的多瓦夫战士团会出现在他们面前,但他们会委托冒险者进行游记,虽然是危险的任务,但请多关照。

「不,说实话,作为修行我觉得有点不足,非常感谢。「

「嗯。我也没问题。

「胳膊不要响!」

即使听说希尔德、芙兰、科尔维特都会冲进两万大军中,也会开心地笑着。

虽然很意外希尔德很高兴,但是很快就知道了理由。希尔德虽然不是战斗狂,但是为了修行是不会放手的类型。

那个视线向着唯一一副害怕的样子的福博斯君。

看到斯巴达就知道了,不会是让两万大军特攻的吧?

「听说其他的救援部队也回来,不要惹麻烦啊?」

「我知道。」

「拜托了。」

为什么只忠告芙兰。这几天,我就听了他们的话,让他们见识了超能力冒险者的样子吧!请不要把芙兰当成麻烦制造者。


787.指挥官击破

翻译:poi

芙兰带着扮演诱饵的士兵们打算逃跑的时候,一直静观的巨大骑士型突然懂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呲,瞄准了士兵们吗……」

当巨大的骑士型将手中的长枪突刺时,发出了像箭一样的魔力,有相当的威力吧。

而且,那个目标不是芙兰,瞄准了跟在后面的士兵。

芙兰立刻将其拦下,但是周围的抗魔再次开始攻击,全部瞄准了芙兰以外的地方。

这是理解了我们不能抛弃士兵的行动,抗魔能够理解人的心情吗?

还是说,只是有限瞄准了弱者…….?

不,是放出令人讨厌的攻击。

虽然指挥官个体再次放出了魔力弹,但这是芙兰可以简单防御的攻击。

明显是瞄准这边的消耗和犯错。

「烦死了。「

「怎么办呢…….「

用魔术割草强行前进吗?还是抱着被弹袭击的觉悟前进?

如果我和芙兰继续使用恢复魔术的话,士兵们就不会死吧,虽然很难说能顺利救出……

不,没关系吗。

不管怎么说,我们有可靠的伙伴。

「嘎噜噜!」

「噜嗷呜!」

打倒了魔炮型的乌鲁西,这次向巨大骑士型袭击。

从影子中飞奔出来,一下子巨大化,想要压制指挥官型的个体,但是巨大骑士型轻松地弹飞了乌鲁西。

全身包裹着透明的膜一样的东西,这似乎是利用了邪气制造的障壁。

「嘎噜噜!」

「嗷噜噜!」

即使受到乌鲁西暗黑魔术的打击,也没有摇摇欲坠的样子。想必是相当硬吧,但是能看得见的障壁变薄了。

看样子是展开一次膜的话,在坏掉之前不需要维持,可能是挡下几次攻击就会坏掉的类型。

总之,如果是乌鲁西的话,可以引起巨大骑士型的注意,如果没有那家伙的话,让担任诱饵的士兵逃掉也会变得相当轻松。

其他的抗魔们的行动发生了变化,因为巨大骑士型被乌鲁西压制了,所以才变成用力量战斗的单纯模式吧。

「集合!」

「喔,喔!」

芙兰发出指示后,士兵们慌张地聚集过来。紧接着,以芙兰为中心,地面以惊人的势头隆起了10米左右的高度。

是以自己像坐在墙上一样的形式,使用了grade wall,然后连续使用的大地魔术,在我们面前细长的墙壁组成的道路诞生了。

在墙壁上的不只是我们,当然,站在隆起的地方的抗魔们也和我们一样被抬起来。

但是,他们已经被芙兰用魔术收拾了,用雷鸣魔术和风魔术,将抗魔们击落在墙壁下,就完成了只有我们的逃走通道。

「快一点的!如果抗魔攻击故来的话,马上就会崩溃!」

「是!是!要上了!」

「喔!」

不愧是干练的侦察兵,而且,从弓兵型飞过来的魔力弹也毫不危险地回避着。

就这样穿过grade wall,我们成功地逃走了。

从墙壁上下来的时候,会发动有台阶的grade wall来制作楼梯。

如果是他们的能力的话,只要一个5米左右的落差,就完全没问题。

「就这样回到伙伴身边吧。」

「小姐要怎么办!」

「我要打倒他们!」

「…….不要死啊!」

「嗯!」

本来不想以芙兰为诱饵,如果有人不阻止的话,抗魔就会追上骑士们的本队。

那个任务绝对是压倒性的强者芙兰最合适,士兵们一脸认真的敬礼,就这样逃到了伙伴们身边。

「这样就可以放心了。」

「嗯!上!」

「乌鲁西!多到影子里去!」

(汪!)

确认了乌鲁西躲好了,我们连续发动了魔术,我和芙兰连续使用了***,降下了无数的雷。

填满整个空间的泪光和震荡周围的轰鸣声和冲击,即使是使用的我们也要打开障壁的威力。

雷的余波平息之后,眼前的光景为之一变。

那是一边草木生长的平坦荒野,却变成了满是洞的岩石场,抗魔的身影也大幅减少了。

只是出现在范围外的个体,或者偶尔没有被雷击直接命中的个体,可以用双手数得出来。

还有,指挥官型的个体也是。

全身冒着烟站着。

损坏意外的少,是对魔术的耐性很高吗?

「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像很有干劲的样子啊!」

「求之不得!」

「乌鲁西,拜托你打扫杂鱼!」

「汪!」

「那么,我们——」

「杀了那家伙!」

「喔!」

芙兰在准备好我的状态下向指挥官的个体突入。

大概是为了知道上位抗魔的力量吧,不使用转移等招式,而是从正面冲击的芙兰。

但是,马上芙兰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失望的神色。

「弱!」

「说是弱,还是剑太老实了。」

等级高,剑术也不错。

但是,过于优化杀人的剑技,在芙兰的的等级的情况下可以很容易地预判。

如果对手是在一定程度以下的话,那应该是一把可怕的剑吧……

数回合的交战过后,芙兰完全回避了对方的攻击。

我们的反击攻击全部命中了。

结果不到三分钟,指挥官的个体就倒下了,因为寻找弱点病手下留情,所以花了那么多时间,但如果是认真的话,那就是瞬杀了吧。

「远距离攻击很强,指挥能力也很强。还有相当强大的障壁也很麻烦,魔法防御也有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

「但是剑术完全不行。」

「也是。」

原本是不出现在前线的指挥官特化个体吗?还是说,其他的指挥官个体也是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嗯,对芙兰来说的话,是期待落空吧。

只是如果出现战斗特化个体那样的抗魔的话,可能会相当强。

「总之先回到骑士们那里吧。」

「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