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七章 第十話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2 16:18:43

翻譯:ビーム反射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5850886621


「哎呀——明明有那麼多想要說的話,但是一見面就不可思議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在沙發上坐下的托托對我說著這些話。



對於沒有以前的記憶的我來說,應該說些什麼才好也令我相當煩惱。



「草藥的調製順利嗎?」



於是就從他所擅長的,而且我也感興趣的話題開始切入了。



「啊啊,在王都說過的那種不需要日照的藥草已經完成了。如果調製順利的話馬上就能作為商品售賣了。」



「那就太好了。如果選擇海蘭領作為生產地的話,也不用擔心受到太陽的影響。而且本地的植物都生長的很好。」



「啊,那個確實正在討論中。你現在正在製作的魔導列車完成的話,就將這裡作為生產基地,向王都運送途中還能在其他領地裝卸商品,更重要的是這個海蘭領還在發展擴大中吧?我覺得王都空間狹小的現狀無法滿足我們的生產需求。」



「請一定要來。托托的商會來的話一定熱烈歡迎。即使除去朋友這一層關係,這也是一件對你我而言好處頗多的事。」



嗯嗯,托托點著頭。



原本以為他是一個不太擅長說話的人,但是只要一說到藥草經營的話題,他就會很起勁的侃侃而談。



「加普商會的藥草評價相當不錯。海蘭領即使旅行商人很少,但也會經常進口一些。購買這些藥草的領民們的評價我也有所耳聞,與價格相比性能相當優秀。不愧是在王都都無法大量進貨,長期處於排隊購買狀態的熱門商品。還真是做出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這還需要你說嗎?現在賣出的商品中,賣的最好的基本都是我跟你共同製作的好嗎?」



「嗚嗯——,果然還是想不起來,不過稍微想象一下,那肯定是一幅相當快樂的光景吧。」



「實際上就是很快樂啊。你和我還有愛麗絲用我們自己種的蔬菜製作草藥。那段日子對我而言就是最幸福的時光了。」



「誒?請等一下。」



剛才說的什麼? 也許是我聽錯了......。





「不是我跟托托兩個人一起做出來的嗎?」



這個普通的可以想象出來。



托托和我都是貴族之身,但是全身佔滿泥土的身姿還是可以有的。



但是!把那位加進去是不行的吧!





「不啊。我和庫魯利,還有總是在一旁的愛麗絲。她也相當愛護自己種的蔬菜呢。」



「那個愛麗絲嗎!? 」



不僅是絕世的美女,被第一王子所中意的女性,更擁有淵博的知識和眾多人望那個愛麗絲!?



居然在種菜?





「總覺得,想象不出來。」



「在我看來你才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一個人呢。愛麗絲本來就不是貴族,當時的手和腰腿都能看出非常擅長農活。我的話又是貧窮貴族,毫無優雅可言,滿手被藥草染成綠色都沒有任何違和感。」



誒,托托原來是貧窮貴族啊。總覺得可以理解。肯定受了不少苦吧。





「雖說你出身鄉下,但也是擁有廣大領土的貴族的長男。平時卻一直都在埋頭從事鐵匠活,不與華麗的貴族們混在一起。一聽到要不要跟我一起培育藥草就欣然答應了,勸誘的時候從好的意義上講真是嚇了我一跳。」

(※托托和庫魯利相識是在第二章第三話,WEB中沒有勸誘和邀請的劇情,兩人一臉奸笑直接就混在一起了,可能文庫有修改。)



好像剛到學園的時候我就開始乾著鐵匠活了。我到底是在干啥,好好當個貴族不好嗎?



「我為什麼要做鐵匠活呢?」



「誒?就算問我也......。說實話我也一直想著有一天要問問你。」



「啊,這樣啊。」



謎團變得更深了。





在接待室跟托托談著話的時候,門被敲響了。



「請進。」



進來的人是艾莉,為我們送來了紅茶和手工製作的蛋糕。



艾莉將它們擺放在桌上的時候,感覺托托產生了一絲異樣。真的就只有一丁點的異樣,究竟是為什麼呢。



艾莉將手邊的事做完之後,面露微笑的帶著托盤離開了。走前還留下一句「請慢用」。



我和托托將手伸向紅茶。



嗯~,使用的是海蘭領才有的擁有著獨特香味的茶葉。艾莉泡紅茶的技術真是日漸精進啊。



「艾麗莎真是變了很多啊。」



托托把手伸向紅茶,喝了一口后說出了這句。艾莉也是在學園通勤的貴族,和托托當然應該認識吧。這麼說,剛才一瞬間的異樣,是因為想起了以前的艾莉嗎?



「哪裡變了?」



「嗯—,以前要更加的......凶暴。」

(※苟烈,激動、易怒的性格,翻成了凶暴。)



「凶暴!? 」



「沒錯,凶暴。刻骨銘心一般的凶暴。說實話我相當討厭貴族那群人,但唯獨對艾麗莎,比起討厭的感情,感到恐怖的感情更為強烈。」



「那啥!? 」



不,但是怎麼說呢,也不是不懂。



一起醒過來后,開著鐵匠鋪的時候也這樣認為過。



她的性格一天天變得圓滑了,剛開始的時候是那樣的嗎?經常氣沖沖的樣子。有的時候好像確實會出現。



表現出「氣沖沖」的日子並不確定,確實在心情不好的日子會表現得比較凶暴,但也有普通的日子里表現出氣沖沖樣子的時候。......把艾莉為了偷偷享用而藏起來的戚風蛋糕吃掉了的時候,她拿著花瓶對著我的頭狠狠敲了下去。雖說確實是我不對。



「變得相當圓滑了呢。她也失憶了吧?」



「是啊。學校的時候她也很帶刺嗎?」



「相當呢。你倒是從沒變過,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不如說她是受到了你的影響嗎?庫魯利從以前開始就一直顯得很悠哉。」



「什麼悠哉(鬆了)?腦袋上的螺絲!?」

(※ゆるい,悠哉、緩和的、鬆開。這裡表現的悠哉和松螺絲的「鬆開」是雙關。)



「不是那樣的。怎麼說呢,就是大的意思,我想表達的是器量很大的意思。」



啊—,那個意思啊。謝謝了。



「稍微有點脫線(脫落)就是了......」

(※抜け,脫落,同上。)



螺絲嗎!?我的螺絲脫落了?!





「那個凶暴的艾麗莎和跨越貴族的條框自由自在生活著的庫魯利,現在想想你們兩人會走到一起或許是必然的。能夠接受那個艾麗莎的除了庫魯利以外也想不出其他人了。」



走到一起......還沒有呢。很害羞所以請不要再說下去了。



但是這句話總有一天是不得不說的。對大家,也對艾莉。



「嘛,以前的舊話就到此為止吧。感覺跟庫魯利一起的話,即使沒有以前的記憶,也能夠再次構築全新的朋友關係。」



「是啊,我也這麼想。被關在加普商會的時候,和托托說起話來就感到很開心。雖然當時也沒聊什麼話題。」



「我也是啊。至今都沒有同你在一起時一樣侃侃而談過。部下的崔絲塔納和努諾光憑我的動作就能夠理解我要傳達什麼,所以根本無法提升會話能力。」



「那挺有趣啊。」



稍微想象了一下不禁笑了出來。



對人際關係相當不擅長啊,托托喲。

「跟你在一起才更有趣啊。這封信,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種信我還是第一次收到。」



他說著就將一封信拿了出來。



我還以為拿出來的會是亞克王子托付的信,但卻看到放在桌上的信是我寄給托托的那封。



「讀了這個之後,好幾名部下氣的面紅耳赤,由我看來卻相當有庫魯利風格,很有意思。」



啊咧?到底寫了什麼上去。



我伸手拿起信,打開讀了起來。





『托托,快借錢來。海蘭領超缺錢。 庫魯利·海蘭上』



全白的紙張上就寫了這麼幾句。



誒,我寫過這種信嗎? 



啊,寫了寫了。好像是在深夜時寫的。



思考著恭敬禮貌的文章用語時,強烈的倦意突襲而來。



送信的人也等了很久了,而且感覺想要傳達的事好像都寫上了。



結果,這篇文章就變成了這樣......。



真是過分啊,我自己。





「非常抱歉!」



坦率的道歉了。



「夠了夠了。真是讓我笑了好久。」



「就像那上面寫的一樣。人員雖然備齊了,但是由於太過得意,花費過度,導致資金會比預計的更早用盡。於是就想到了當時在王都見到的托托,即是友人又是王都急速成長的加普商會的老大,應該會相當有錢吧,於是就想來借點。」



「一、一般般吧......」



托托對此只能露出一副苦笑的表情。





「但是,只作為朋友而言的話,我是不會忍心去借錢的。這邊當然也準備好了對加普商會有利的籌碼。」



「庫魯利只要說需要錢,我就會拿出來的。」



「沒錯,加普商會絕對沒有損......誒誒誒誒誒誒誒!!」



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啊。



和外表相反說著相當大膽的發言啊。可以拿嗎?隨便拿都行?



我驚訝的張大雙眼,托托繼續說道。



「當然這隻是我個人的意思,加普商會從各個方面都會反對的吧。有不少人仰慕著我,為了不讓他們失望,作為代替也可以用另一種方法。」



「另一種方法?」



「不是借錢,而是以出資的形式。由我們提供資金,作為代價,當魔導列車完成之時,將海蘭領所持有的部分權利轉讓給加普商會。」



出資嗎......。不錯啊,這個。



別人不說,是托托的話絕對沒問題。



換句話說,由值得信賴的男人出資的這種形式,算是當前最好的結果了。



「如果採用這種形式,加普商會能夠接受嗎?」



「嗯,會接受的。」



我凝視著托托的眼睛。他個子矮,身體也瘦弱,但是卻蘊含著弱者所沒有的強悍和堅定。



「我們相互間背負的東西又要增加了啊。」



「是啊」



就這樣兩人都笑了出來。



這一刻令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在學園和托托一起開發藥草那段經歷仿佛變得有了實感。啊,我以前確實跟他一起做過這樣那樣的事,現在我非常確信。



「實際上我從某種程度上考慮過出資這件事。想要橫貫庫丹國,光憑海蘭領的資金歸根結底是不夠的。所以打算讓渡一部分權利給經過領地的領主,以換取人員和資金的提供。如果能夠互利互惠的話就不會被當做是無理的要求了。」



「我也這麼想。借錢總是要還的,不知何時才能還清的話又會在彼此之間造成諸多的不滿。」



兩人的意見是一致的。



大致的形式已經決定了。那麼,選擇什麼讓渡出去呢?



托托肯定不會只掏小錢。想必會拿出能夠感受到他心意的大量資金。



那麼我也應該讓渡給他與之相應的權利。





「首先第一點,如果加普商會選擇海蘭領作為生產基地的話,實現之時我必當提供最好的土地。作為魔導列車的始發站,周邊的地價肯定會大幅上漲,我將會把附近的土地提供給加普商會。」



「那就太感激了。魔導列車完成之後自不必說,在那之前我就想在這裡建設分部了。真是幫大忙了。」



「還有......」



「還有?」



「剛剛決定的......,位於王都的終點站,那座終點站有朝一日必將成為最大的站點,我將它讓渡給加普商會。」



「這是認真的嗎?就我所想,魔導列車的起始站都擁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由於貨物都從那裡進出,想必附近的地價都會大幅上漲,周邊會建立起許多商業設施。從長遠來看所產生的利益會達到天文數字般的金額。即使如此王都的站點也要......?」



「理解了吧。不只是加普商會,各個領地都會建設一個站點,而這份權利也會交由當地領主。如果是像托托一樣理解快的人,相信肯定會大量出資的吧?」



「這樣的話海蘭領的利益肯定會大幅減少的。至少王都的站點你要留著啊。」



「嗯,我也是海蘭人啊。王都這樣那樣的事,說實話我覺得怎樣都好。乾脆將這些都交給能夠信賴的托托處理,能讓我輕鬆許多。不用擔心,海蘭領的利益我有好好的收入囊中,賺的太多反而不太好。」



「魔導列車計劃成功之時所誕生出的龐大利益,你是有足夠的權利去擁有它的......。那麼既然給我了,我就收下了。作為交換,加普商會將會投入擁有的所有的財產向你出資。我向你約定,直到完成之時都會為你提供全面的支援。」



「謝謝,全靠你了。」



我們都站了起來,用比再會之時更加強而有力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總之,今天先去泡溫泉吧。以前有泡過海蘭領的溫泉嗎?」



「不,沒有過呢。以前你邀請我的時候,由於要照看藥草就拒絕了。這是我一直想要來泡泡的海蘭的溫泉啊,請讓我好好享受一番吧。」



「那就準備最棒的溫泉吧。如果想在屋內泡溫泉也行,但是比較狹窄,腳下可能需要注意,但那也是相當不錯的。」



「是嗎,那就讓我泡那邊試試吧。對了,我們這邊的僱員和馬車都相當多吧? 馬車裡有準備好的資金,以及準備在海蘭領販賣的藥草。如果有你的許可的話就可以儘早把他們賣出去了。」



「藥草也運過來了嗎!?不可能不願意吧,這可是加普商會的藥草啊?大家都垂涎三尺啊。稍等一會嗎,現在就給你開出許可。」

(※喉から手が出る,手從喉嚨里伸出來一般的渴求。)



我在紙上用鋼筆書寫,隨後蓋上了海蘭家的家印,簽發了許可證。



『藥草可以賣了。 庫魯利·海蘭』



拿過去的托托不知為何有些困惑。



「不,可以嗎?就這麼寫?」



「啊,在這個領地大致這樣就夠了。反正我的筆記大家都認識,也有好好蓋上印章,你就放心的收下吧,沒問題的。」



「誒、誒——......。總覺得你的領地挺不錯的呢,怎麼說來著......。嘛,算了。」



「市場那邊有個噴水池,在那附近卸貨就行了。如果需要的話也能夠在那裡稍事休息。」



「有場地就非常足夠了。資金我馬上令人搬進屋裡來。」



我和托托迅速決定了今後的安排之後,就在意起了托托帶來的另一封信。



這可是證明把犯罪者集團送到我這來,說著讀了信就能明白的亞克王子蠻橫殘暴行進的決定性瞬間。肯定是想把這些麻煩的犯罪者集團推到我的頭上來。



「那麼,就讀一下信吧。」



因為一個人讀會感到不安,於是跟托托一起讀了下去。





『庫魯利,還好嗎?我很好哦。王都最近天氣不錯,所以心情也很好。嗯?對這些話沒興趣?要我說重點?呋哈哈哈,我拒絕!你現在肯定把信拿在手中急著想要知道吧,我就是想要你焦急!



.....但,如果做過頭你肯定會把信撕破的吧,那麼就進入正題吧。』



這傢伙真令人火大!信紙上都出現了裂紋。



『給你送去的那群人就是王都大監獄里收容的那伙。從獲知你還活著的情報之後,他們就頻繁的發生暴動。王都現在正是艱難的時期,處於完全騰不出手的狀態,不想增加多餘的麻煩,所以就把他們送到你這來了。跟他們說你在海蘭領呼喚他們的時候,騷動得像祭典一樣。那麼,那些傢伙就交給你了。要和入獄時那樣跟他們好好相處哦。』



......這不純粹是添麻煩嗎?竟然把王都處理不了的囚犯送來海蘭領......。想補充魔導列車計劃的工作人員?確實那伙人看起來很適合力氣活的樣子。



更重要的是,首先要確認一件事。





「托托,我是犯罪者嗎?」



「誒?不,我不知道......」



「從王子信中的內容看,我好想曾經在王都的大監獄入獄過的樣子。也可能只是胡說的。」



「啊!對了,你在失去消息前確實在王都被抓了一段時間。是那時候嗎。」



居然不是胡說的!! 



我好像真的被抓過的樣子。



罪狀呢!?罪狀是什麼!?





總之,先把信撕了。



「這樣好嗎!? 」



托托嚇了一跳,這玩意這樣就好。順便用魔法將它完全燒掉,化為塵埃消失於空中。



今天的記憶要完完全全的消除掉。明天再好好指揮那伙人。今天就把它忘掉吧。



「托托,加普商會的安排也完成了,不如忘記信的事,去泡個溫泉吧。」



「你這麼說就這麼辦吧,但是忘得掉嗎?」



即使用毅力也要把它忘掉。



「走吧!」



「海蘭的溫泉嗎。真是期待啊。我就只有喝下你的溫泉結果拉肚子的記憶,這次要好好感受它的美妙啊。」



失去記憶之前的我,到底做了些什麼啊?



大監獄入獄這種事都真實體驗過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