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第一百八十四话 阴险之人

 

翻譯:czq0922

 

——给予不义之主路易斯永恒的安息。

看着圆桌上摊开的羊皮纸,理查德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脸上皱纹和伤痕的阴影越发加深,然后以与年龄相符的沙哑嗓音说到。

「真是了不起啊,那个瘦弱的小鬼。」

好像很佩服似的晃了晃胡须。脸上确实形成了笑容。

了不起。那句话是出自真心的赞扬,绝不会为卑微之人所为之事使用。对老练的理查德来说是罕见的,坦率地流露出感情的话语。

真的很佩服。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小毛孩,现在就这样在世界上扬名。将自己的存在刻入历史中。虽然多少有些可惜,但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坐在理查德面前的男人动了动嘴唇。摆出非常夸张的姿势。

「哦,是你认识的人吗?这个小鬼。还是老样子,人脉很广啊,理查德!」

那个男人是个巨汉。

他坐着的椅子对正常成年男子来说已经足够大了,倒不如说已经太宽了,但是这个男人坐起来还是显得小了。

不知是不是被那巨大的身躯影响,其说话的方式,举止,都很粗枝大叶。真是的,理查德嘟囔着,从这幅样子来看根本不像是上流阶级的人啊!?虽然发出声音也没关系,反正是无可挽回的事实。

巨汉的名字是罗伊梅茨.福莫尔。卡拉伊斯特王国高位贵族福莫尔家族的现任家主,以及,理查德侍奉的主君。

其才华在于领地经营和政治斗争,即使是在高位贵族与大圣堂的野望交织在一起的卡拉伊斯特王国的政治领域,依然保持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在政治斗争中,敏感地感受到他人感情的嗅觉和合理安排好时间的细腻是必要的。如果缺少其中之一,即使再如何擅长策略,知识再如何突出,也无法跨越政治这个世界。

虽说罗伊梅茨.福莫尔有作为国王外戚的立场,但那些政治必须的素养确实很过硬。但是,看到他现在那副粗枝大叶的样子,理查德不禁缩了缩肩膀。

拿起桌上的葡萄酒,理查德一口气喝了个干。入口绵纯,香味浓郁。久违的,相当上等的葡萄酒。举起空的容器,旁边的仆人马上倒入新的葡萄酒。

「那么,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理查德。」

罗伊梅茨吐露出的疑问传入了理查德的耳朵。品味着刚倒好的葡萄酒的味道,理查德眯起眼睛。脸上刻着的皱纹,形成了更深的阴影。理查德明白了罗伊梅茨的视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说不出来,到底该怎么回答呢?脑髓诉说着烦恼。

是该说有利用价值,还是该说不庸俗,亦或者说不能再出色的人材?嘛,那也不坏。

但是,自己的主君寻求的答案一定是这个吧,理查德张开嘴发出了声音。

「是个有趣的家伙。有趣到让人看不厌的程度。但是,只要想让其摔倒,什么时候都行。」

说完那些,理查德再次用葡萄酒湿润嘴唇。

理查德确信自己刚刚说的话,是无可置疑的事实。曾经的学生路易斯,成功地将自己的气量扩大了。这件事本身很棒,真想夸奖他,虽说选了一条不正经的道路。

但是,即便如此…用手指抚了抚胡须,头上的皱纹进一步加深。

「阁下之所以会召集我这样的人,大概就是那种情况吧?」

理查德简直就是在说除那之外不会有别的理由。

 

那个在某种意义上是理所当然的推测。明面上的理查德,只是个冒险者。光是如此,被邀请到贵族的宅邸就是很罕见的事情,而且,说起关于理查德的评价,都是些很不好的事情。

阴险之人,以恶行为食的大蛇。这是在讨论理查德时常用的说法,而理查德也并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那是公正的评价。

于是,罗伊梅茨明知有风险,还是把自己请到了馆中。明明如果被政敌知道了自己招来了像自己这样的冒险者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的。

因此,我确信他邀请自己的目的不是喝酒。理查德微笑着注视罗伊梅茨的眼睛。

那个样子完全不像家臣。也不像是对主君应有的态度。但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在这两人间是常有的。罗伊梅茨宽恕着理查德那可以说是傲慢的态度,理查德也没有在罗伊梅茨面前摆出一副卑微的样子。就好像双方都觉得这种距离感刚好一样。

罗伊梅茨张开嘴。

「——已经无法压制住大圣堂的那帮脑瘫了。他们脑子里没有得失。无聊,必须要打无聊的战争了,理查德。」

像是在吼叫似的声音。并不是到刚才为止夸张得让人觉得豪放的声音,倒不如说音调很低,还很平静。尽管如此,罗伊梅茨的声音中包含着让人以为是咆哮的什么东西。

空气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理查德轻声说。

「不错啊,令人发狂的和平时代就快结束了吧?…不,太棒了。大圣堂万岁!让我们大声呼喊吧。」

理查德揶揄着。但是那双眼睛决没有浮现出笑意,就好像凝视着远方似的,视线变得越发锐利。

紧张的空气持续了一段时间。理查德,罗伊梅茨什么都没说,一片寂静。

只有仆人用颤抖着的手指,不断往两个空的容器中倒酒。两人沉默地饮着酒。

理查德在心里嘀咕,醉成这样回去的时候该怎么办。

「理查德。」

罗伊梅茨低沉的,仿佛石头一样坚硬的言语触动了空气。

「能再一次率领士兵吗?能把叛逆的英雄的头颅带回来吗?」

微不足道的时间里。仿佛压抑着原本想吐露的话语一般,微弱的颤抖震动了空气。理查德无言地将两只拳头放在圆桌上,低着头。

「——如果我的主君希望如此。」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