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第二百五十四话《剑士与魔法师》

 

翻譯:红色风暴行者

 

在纹章教阵地中,银光描绘着半圆,闪耀着。同时,铁和铁互相碰撞的声音响起。那不是互相攻击那样的东西,也没有发生纷争,只是用全力被挥舞了的剑重叠了的声音。

两把剑相接,绯色的火花四散。两者的形势一瞬间就确定了,一侧的剑很轻易地被弹飞。那个情况,从刚才开始就持续发生了很多次。

从旁边看的话,那个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舞台上的剑舞表演,芙拉朵·娜·博尔格拉德想。

在那前方,挥舞着银色长剑的卡丽娅·帕多尼克的剑闪是压倒性的,是美丽的。就连没有剑术心得的芙拉朵也充分了解了这一点。

「——下一个。」

对着士兵们这样放言的卡丽娅的样子好像很悠闲,但汗水却在舔着她白色的脸颊。当然了。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那样挥舞着长剑。即使在这寒冷的天气中,也流着汗水,作为英才的卡丽娅体力也即将耗尽了。

但是,卡丽娅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持续挥舞长剑,丝毫也不想放弃。芙拉朵一边咬着嘴唇的边缘,一边发出感叹的叹息。

虽然拥有那么出众的剑技才能,但卡丽娅这个人绝对不会因此懈怠锻炼。而且那个锻炼,最近急剧增加着密度。感到超出常轨。

不问理由,大概也能猜到,一定是和路易斯有关系。她和路易斯之间,发生了什么吧。因此,卡丽娅才持续着如此愚蠢的锻炼。

芙拉朵感觉到她的姿态很耀眼,同时也很刺眼。

就算是芙拉朵,也当然不会缺少日常的魔法修炼。不如说对于将自己断定为凡庸的她来说,欠缺努力的话,也就只有那样被人抛弃了。

只有不断努力,才是平庸的人也能为大家所接受的唯一理由。正因为如此,芙拉朵在自己脑袋里塞满魔法的知识,废寝忘食地埋头于魔法的研究。那个与其说是努力,不如说是更接近她的日常生活。这在某种意义上与魔法师很相称。

所以,自己没有任何不足和怠慢。为了让自己对此深信不疑,芙拉朵多次握紧了自己的手指,但看到那个卡丽娅的身影,胸口就紧绷起来。焦躁,化作无法言喻的烟雾在体内弥漫。

 

有才华的人因此不努力,这样的幻想芙拉朵倒是没持有着。幻想这样的情况是很失礼的事,芙拉朵对此也清楚。英杰们的才能之所以凝练得如此纯粹,是因为他们背后也在努力的锻炼。

但是,当我亲眼看到这一幕时,老实说,我很着急。

芙拉朵一边把魔法揉进指尖,一边被卡丽娅的剑技迷住一样,视线摇晃了。

凡庸之己以百努力而得一,有才者以一之努力而得百。所谓有才,就是那样的事。

虽然知道这是丑陋的想法,但对于有才能的人来说,无论如何都希望他们能傲慢于自己的力量,不再努力,就这么懒散地停步就好。这样的话,无才之人才会涌现出积累努力,总有一天能追上英才的希望。

卡丽娅是朋友,虽然是经由路易斯才认识的人,但已经是一起长期旅行,共同面临危机的关系了。称呼同伴也没关系吧。

对同伴的成长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感到焦虑的这种感情,这应该怎么称呼呢?芙拉朵的黑眼珠中,黑色稍微变深了。

突然意识到,卡丽娅的魔鬼式锻炼已经结束了。不,实际大概是进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吧。她用干布擦汗的样子很奇怪。

「辛苦了。话说怎么开始无休止的锻炼了?」

坐在卡丽娅旁边,芙拉朵单手拿着书说。虽然心里大概知道会回应的答案,但尽管如此,还是不得不问。卡丽娅顺着芙拉朵的话,啊了一声,然后回答。

「因为那个愚蠢的人的缘故,不知道他会向怎样的困境伸手。就算对手是魔兽,也要活动身体去挑战的那个家伙。」

看,果然。芙拉朵一边在心中嘟哝着,一边放松了脸颊。反正肯定是路易斯的事,这样自己的预测,是漂亮地命中了。

但是,卡丽娅的语言确实很明白。我非常同意,他是会不停地走向困境的家伙。

「那么,虽然路易斯是去菲洛丝,但是你跟上就好了。」

卡丽娅对路易斯的执着,总觉得很大。说实话,说那种执着程度是异常也不为过。从这个意义上讲,就算陪着他前往菲洛丝也不奇怪。

自己嘛,应该不会到那里去吧。只是稍微关心了一下而已。给予他幸福,也想给予自己幸福。不放弃他,也不想自己被抛弃。只是单纯的,那样的感情而已。

 

面对芙拉朵的提问,卡丽娅一瞬间张开嘴,一脸苦涩地说。

「我说过要陪同。但是那个愚蠢的家伙,说不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

所以,不情愿卡丽娅跟随,为此卡丽娅尖锐地嘟起了嘴。

看着她的侧脸,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芙拉朵却微微地吐了口气。说起来,一想到高傲,并且根本听不进别人话语的卡丽娅,会遵从路易斯的一句话,就禁不住静静地笑了起来。

卡丽娅这个人,平时总是一副狮子般威风凛凛的样子,而现在的她却宛如被主人抛弃的寂寞的猫。因为经常看见她似乎远超常人的身姿,所以现在看见她与常人无异的表情,稍微让芙拉朵感到放心。

芙拉朵回答卡丽娅:

「话虽如此,他们只是去同盟城市取物资而已。这时候也不会引起麻烦事吧,即使是路易斯也是。」

卡丽娅这么说道:「感觉就像是在看饥民去购物一样」,说完就撑起了手肘。说实话,我很了解你的心情。

路易斯这个人可以说性质类似雨季的天空或飞溅的火药,总之不知道下一秒他会发生什么。尽管如此,他本人对此还是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脸,让人无法忍受。

恐怕,自己这边是以怎样的感情看着他的行为,路易斯恐怕一点也不知道吧。那该说是令人懊恼呢,还是说是路易斯特有的风格呢?

「不过嘛,回来得可能有点晚了。也不是那么需要花费时间的事吧。」

卡丽娅不知何时,在脸上挂上了讥讽的笑容,回应着:

「也许还会再带女生来哦——我们不认识的女人。」

卡丽娅的表情确实笑了,但是她的银瞳却完全没有笑。我想恐怕,我的脸上也浮现着同样的表情。

在芙拉朵看来,纹章教的阵地开始略微地骚动。恐怕是路易斯归阵了吧。

那么,去看看情况吧。卡丽娅的语言是否正中下怀?如果那样的话,万一那个成为真实。

——说不定也该教育下路易斯了。虽说英雄好色,但也该有个限度。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