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差不多該回去了

―――格蘭.格奧所帝國與哈恩大虎王國開戰之前。




「哎!?不要回去⋯⋯嗎!?」


在王都帕鲁納姆內玉音間內、女皇瑪麗亞的三妹托利兒·優佛利亞驚訝道。在玉音之間,身為姊姊的珍妮『絕對不要回國』如此說道。每次給敬愛的吉尼亞和路德銀夫婦添麻煩時,托利兒總是會被警告『抓妳回帝國喲』,但這次被通知『不要回來』還是第一次。畫面中的珍妮點頭道


『恩啊。大虎王國似乎對準了帝國。很快⋯⋯就是一場大戰了。我打算誓死守護姊姊大人的⋯⋯但是怕萬一。托利兒你就留在王國接受相馬閣下的庇護』

「怎麼這樣!也許我回去幫不上什麼忙,但是我討厭只有我一個人在安全的地方!啊⋯⋯是啊!找相馬大人求助吧!他們一定會⋯⋯」

『托利兒!』


珍妮大聲打斷托利兒的話。


『不要讓別的國家卷入我們的問題。這點道理妳應該懂吧』

「可是⋯⋯我無法接受!我們不是為了在這種時候合作才和這個國家結盟嗎?」


托利兒已淚流滿面地哭訴。


「任務也好、使命也好、血緣也罷⋯⋯這些都都不重要!!活下去才有希望啊!!把束縛姊姊們的國家讓給想要的人不就行了嗎!!」

『托利兒⋯⋯⋯⋯我比較喜歡妳的想法喲』


說完、珍妮對托利兒溫柔的笑了。


『正因為是妳、我才希望妳更加自由、去享受生活。姊姊大人肯定也是一樣的想法吧。我也不在乎什麼血緣喲,我只希望托利兒能活出自己。連帶我們這些不被允許之人的份、吶』

「怎麼會!」

『⋯⋯⋯⋯再見了、托利兒』


畫面就這樣被中斷了。室內安靜地令人害怕。托利兒呆然地站在那兒一會,隨後眼淚又再度流下。


「唔⋯⋯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


托利兒大哭起來,沖出了房間。邊流淚邊奔跑,穿越了王城走廊,上了馬車、直奔麥斯威爾·阿克家的地下工作室。良久、她來到地下室,走進去。在裡面建造的木屋看到了吉尼亞,直接猛然地衝進她懷中。


「哎、托莉⋯⋯⋯⋯呃呃!」

「吉尼亞姊姊大人啊~嗚啊啊啊啊啊!!」

「⋯⋯⋯⋯」


托利兒用力般的擒抱,吉尼亞沒幾秒就窒息暈倒了。直到晚出現的路德銀慌張地把兩人拉開,在此之前吉尼亞一直被擒抱晃啊晃啊的整個人像死去一樣。



―――三十分鐘後。



「對不起姊姊大人,路德銀大人。讓你們見笑了」


托利兒終於平靜了。一邊喝路德銀端來的茶,一邊道歉。托利兒哭得很慘、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和往常精力充沛的樣子不同,兩人多少有些擔心。


「啊、恩」

「然後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


托利兒把和珍妮的談話也告訴了夫妻倆。托利兒的話讓吉尼亞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回什麼,但路德銀反而很有些沈重,似乎在思考什麼。


「原來如此⋯⋯所以陛下⋯⋯」

「路德銀大人?」

「啊!沒事、沒什麼喲。托利兒小姐」


路德銀微笑的把手放在托利兒肩上。


「這也許聽起來像是安慰⋯⋯⋯⋯但我覺得瑪麗亞閣下和珍妮閣下一定沒事的。因為會有人願意幫助她們的」

「啊!難道⋯⋯這個國家已經要⋯⋯唔」


幫助瑪麗亞嗎?托利兒這要這麼問的時候、被路德銀制止了。


「因為有保密的義務,所以現在不清楚」

「是⋯⋯是這樣嗎」

「但是我會盡力讓妳不會傷心的。⋯⋯⋯⋯我接下來要離開一段時間,所以妳們最好留在家裡」


路德銀起身說道。


「吉尼亞」

「好好好」

「我要去一趟王宮,恐怕一時半載回不來了。好好顧家跟照護托利兒、拜託了」

「恩。加油喲、路哥」


在嬌小的妻子目送下,路德銀瀟灑地離開了。看著他的背影,托利兒相信有人願意為她們姊妹挺身而出,淚水再度流下,不是哀傷而是感激。






◇ ◇ ◇ 






―――在帝國與大虎王國的戰爭後過了一段時間



「⋯⋯所以呢、啊妳怎麼還在這?」

「那是因為我想和姊姊大人再一起」


對於一臉無奈的吉尼亞,托利兒若無其事的說道。戰爭結束,瑪麗亞和珍妮平安無事,當路德銀回到時,托利兒仍留在吉尼亞的小屋內。在確認瑪麗亞和珍妮安然無恙之前的時間,托利兒溫順得像是隻病弱的小貓一樣,但現在已經跟往常一樣了。


「路德銀大人叫我留在這裡的說」

「那是說路哥不在家的時候吧?」

「哎呀、是這樣嗎」


托利兒一邊說道、一邊摟著吉尼亞的胳膊,像隻小貓一樣一直在蹭臉。當自己聽到瑪麗亞和珍妮平安無事的消息時,感動到眼淚直流。路德銀只能苦笑地看著兩人⋯⋯



咚、咚、咚



小木屋的門被敲了。『有客人?』吉尼亞有些驚訝的說道


「? 有人在、請進」

「失禮了」


走進來的人是帝國的前女皇、現在是相馬的第三側妃候補、剪短頭髮的瑪麗亞·優佛利亞。對於突然出現的瑪麗亞,托利兒嚇到鬆手了都不知道。


「瑪麗亞姊姊!!為、為什麼會在這裡?」

「呵呵呵、因為聽說托利兒在這裡呀」


瑪麗亞邊說邊走進托利兒、站在她眼前面帶微笑。面對姊姊的微笑,托利兒的臉則開始抽蓄、有種討人厭的預感。


「差不多拉、托里兒」

「姊姊大人?差、差不多什麼了?」

「差不多該回家了」


瑪麗亞的話有如夕陽的晚鐘一樣。托利兒一瞬間不懂意思一直扎眼。


「哎⋯⋯是說帕鲁納姆的⋯⋯宅邸嗎?」

「不是喲。該回去優佛利亞王國的王城瓦羅亞嘍」

「那不是帝國!?」

「現在是王國了」


原來瑪麗亞說的是回去優佛利亞王國的命令。


「鑽孔機的合作之事已經取得成果。共和國的技術人員塔珥都已經回去了。妳差不多也該回國了。必須要在優佛利亞王國繼續培養人才與後繼者才行呀」

「怎麼會!!⋯⋯啊、但、但是!我還有駐王國大使的工作⋯⋯」

「這由我接手」


托利兒試圖留下、但瑪麗亞沒給她機會。


「現在實質上是兩個國家合而為一、而我就是兩國之間的橋樑」

「不不、這樣瑪麗亞姊姊也一定會很忙的、所以⋯⋯」

「放心,我忙不過來的時候會請金嘉閣下的夫人珊朵莉亞小姐來幫忙的。她本來就是帝國國民,家人現在也在優佛利亞王國呢」


看來所有的坑都被堵上了。對於長期經營帝國的瑪麗亞而言,就算是親血肉討價還價也不會贏。瑪麗亞輕輕抓著住已經沒有任何理由的托利兒、微笑說道。


「瑪麗亞姊姊?」

「來吧托利兒,凱旋的時候到了。從今天起、妳要支持珍妮呢」

「怎、怎麼會這樣啊啊啊啊!!」


然後托利兒就被瑪麗亞連拖帶拉的離開小木屋了。吉尼亞和路德銀在旁邊目瞪口呆的看著姐妹倆離開⋯⋯小木屋恢復寂靜後



「該怎樣說呢⋯⋯暴風雨終於離開了呢」


路德銀喃喃自語、吉尼亞只能哭笑。


「就是啊。不過啊、這樣的話⋯⋯」

「吉尼亞?」


吉尼亞緊緊的抓住了路德銀的胳膊。


「呵呵呵、這下終於可以享受跟路哥的新婚生活了喲」

「啊、啊⋯⋯是、是呢」


英俊的國防副大將害羞的說道。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