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話 色慾的守望者

翻译:银色灵魂

轉載自貼吧

 

 

離開店還有一點時間,所以還有客人,店裡只有我和艾莉絲。

 

二十張圓桌裡隨便挑一桌坐下了。

 

艾莉絲眨著翡翠色的眼睛,笑盈盈地看著我。

 

「那個……你是這個酒吧的店主?」

 

「不是喲。我只是在這裡打工而已,不過包吃住呢。我負責侍應,店長負責採購,另外,這裡的店長是40歲的『魔導師』呢,現在迫切尋找老婆中喲」

 

「那些無所謂的情報就算了。話說回來,為什麼你在等我?」

 

我只是想知道這件事的答案才接受邀請進來店裡的。對於這個酒吧老闆的私人情報沒有一丁點的興趣。

 

艾莉絲輕輕地把一縷青絲(藍色頭髮)挽到耳後,站了起來跟我說。

 

「不要那麼焦急,總算見到面了,不應該先慶祝一下嗎」

 

說著,走進了吧台,從架子上拿出了兩個玻璃杯,倒入了紅酒。

 

我瞄了一下酒瓶,是我沒見過的品牌呢,估計是高價品。

 

艾莉絲將其中一杯給了我,說道。

 

「來,請嚐嚐,我特意為了這個日子而準備的。從一開始就為了你呢~不過若是味道太陳了,不合你口味的話,要原諒人家哦」

 

「……謝謝了」

 

看來這支紅酒對艾莉絲來說是有特殊回憶的東西,神情看上去有點憂傷。

 

對於第一次見面的我這麼地……到底是什麼情況,我有點懵。

 

在艾莉絲的勸誘下,一口又一口地喝下了紅酒,不愧是有年頭的紅酒,沒有那種尖銳澀口的感覺,而是像綢緞一樣滑過舌頭,味道很好。

 

艾莉絲看起來非常滿足我喝乾了一杯。

 

「喝得挺有範哦。再來一杯吧?」

 

我搖搖頭拒絕了,並不是為了喝酒而來的。

 

「你還真是急性子呢,也罷了。本來,你在王都覺醒暴食技能時就想跟你接觸的了,總是沒有好機會呢,稍微旁觀一陣子後你倒是追著羅克希.哈特離開王都了呢。」

 

「知道得還挺詳細呢」

 

「嘿嘿,那當然了。啊,忘了跟你說哦,我即是色慾的大罪技能持有者,也是王國的守護者,我有時常掌握著你的情報呢,當然,也知道格利德的事情,本來還想著將流落到王國商業區跳蚤市場的格利德取回的,但想著菲特也許會碰見它吧。所以就先放置著啦」

 

聽到這裡,格利德嘖了一下嘴了,這一直以來都在艾莉絲的計算之下的狀況讓它挺不爽的。

 

「以前有見過格利德嗎?」

 

「並沒有吧,我是第二世代喲,跟第一世代沒有太多的接觸,順帶一提,到巴比倫之前一直跟你一起的那個憤怒的少女是第一世代的哦,說起來,我跟瑪茵關係不太好呢,我的胸部比她更有料吧?她好像很在意的樣子呢」

 

雖然艾莉絲這麼說,但估計瑪茵只是跟所有人都合不來而已,她討厭別人太過親昵。

 

而且,第一世代和第二世代啊……。還在想著這些時,艾莉絲靠近到了彷彿要讓我去碰她的胸一樣的距離。

 

嘖。思考能力一點點地被奪走了,她舉手投足間都像是在引誘著我,邪念的欲望在不斷膨脹著。這到底是……她渾身都散發出魅惑的荷爾蒙氣息啊。

 

我為了抵抗,用勁地往後抽開了距離,

 

「啊,對不起,這是色慾技能的弊端呢,魅惑的力量總是會溢出來,一旦中招,無論男女老少都會變得對我愛愛愛不完呢。就跟菲特你的暴食技能一樣,一直都是在饑餓狀態」

 

艾莉絲一邊微笑著一邊輕鬆地說著。語氣聽起來好像在說「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

 

我可是因為暴食技能的緣故,承擔著若是不持續吞噬敵人的靈魂,自我意識就會崩壞的苦惱……估計艾莉絲的色慾技能與我不一樣,並不需要承擔這麼大的風險呢……

 

與艾莉絲的開朗相反,我這邊揚起一副苦不堪言的臉。

 

「哎呀呀,不要那樣看著我嘛,我也有我的難處哦。啊對了,說起瑪茵,你們昨天打倒了機天使尼爾吧,那個在七種類型中算比較難搞的呢,所以,很感謝你們喲」

 

「七種?」

 

「嗯,是的。那個是守護太古世代加利亞的生物兵器,全部共七種。尼爾是障壁的天使,成年化之後是很難接近(攻擊)到它的。按現在弱化了的聖騎士軍團來看,是個很棘手的敵人」

 

「有點難以置信啊,那樣的敵人真的還有六種嗎……」

 

若是我聽錯就好了,但逃避現實也是沒用的,所以重新地確認了一次。艾莉絲苦笑著點了下頭。在我厭惡地嘆氣的同時,幫我加滿了紅酒。

 

「所以啊,不要逞強為好。原本,機天使們應該在加利亞的首都雪藏著,機能停止了的才對呢,到底是誰把尼爾搬運出來了呢」

 

當初發現尼爾的所在地是那個已經被夷為平地了的村子,看起來並不是一開始就設置在那裡的,而是誰故意放在那的。

 

說不在意尼爾的事情,那是騙人的,但我本來的目的並不是深入去調查這件事情的。

 

艾莉絲喝口紅酒潤一下嚨,繼續說道

 

「這件事就先說到這裡吧,我也不想和第一世代的紛爭事情有太多的瓜葛,現在開始進入正題」

 

「正題!?」

 

還以為說完機天使的事情就結束了的,但看來對於她來說並不是重要的事項,還有什麼事情比那種強敵更值得注意麼?

 

然後,她的下一句話惹怒我了。

 

「是關於聖騎士羅克希.哈特的事情呢。需要她戰死在加利亞」

 

「什麼!開什麼玩笑!!」

 

我憤然將手中的玻璃杯一把摔到地上。面對著目露凶光的我,艾莉絲一臉不在乎地繼續說著。

 

「這是為了王都,嗯,應該說為了王都的未來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她的死能引導這個國家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胡扯!為什麼要她死來引導王國的發展方向,現有的聖騎士裡哪還有像她那樣為民擔憂的。正因為如此,我才……所以……」

 

我一把抓起艾莉絲半邊衣領。但艾莉絲還是沒有半點怒氣,還是很平靜地說。

 

「你知道麼?仇恨值現象」

 

「不斷打倒魔物,仇恨值就會增加,變得容易被針對攻擊的事情吧,那個過一天就會重置的不是嗎」

 

「只對了一半,嚴格來說的話,一半也不到呢。仇恨值並不會完全重置,所以會長年累月地積累下去,然後就會生出固有名稱的帝王種魔物,就像你在哈特家領地上打倒的帝王種狗頭人,就是這樣演變出來的」

 

原來如此……格利德也說過那個是哈特家的當家持續地打倒狗頭人後積累下來的仇恨值而誕生的。……她連我做過那樣的事情也掌握了麼。

 

被監視了?但是完全沒有察覺到啊,怎麼做到的。

 

油然生出一股無力感,讓我鬆手放開了艾莉絲的衣領。

 

「看起來是稍微冷靜了一點呢,那我繼續說下去了,這種仇恨值,同樣適用於人類。由於聖騎士的專制統治,差別對待,貧窮等等的原因,受苦受難的人們積累起來仇恨值。而且,聖騎士中唯一一位受民眾敬仰的哈特家最後的血脈羅克希.哈特的生命在此地墜落,再加上其他聖騎士們非本願的死亡,肯定會成為一部極好的『劇本』」

 

「到底在說什麼……」

 

「羅克希.哈特死後,那龐大的仇恨值(狗頭人方)和一直以來都積累著的仇恨值(民眾方)混在一起的話,將會成為生成擁有全新能力的人類的供品哦,那些新人類的孩子們會持有比聖騎士更優秀的技能,將來也會成為王國發展的支柱呢,怎麼樣,多麼美妙啊!」

 

「為了誰而要誰去死……美妙個狗屁」

 

絕不能為了人為地產生強力的技能而去犧牲羅克希,這簡直是侮辱了她的整個人生。

 

「確實。從眼前的利益角度來看,失去羅克希.哈特是件艱苦的事情。但是,放眼五百年後或千年之後來看,就不一樣了。你作為大罪技能持有者,我希望你也能用這種眼光來看待問題呢。不過你也剛覺醒哈,一下子就對你說這麼嚴酷的事情,對不起哦。對於我來說,我是很想避免你任由感情暴走去和天龍戰鬥呢」

 

我已經完全不想再聽她說的話了,站起來就走了。正準備離開酒吧時,聽到艾莉絲的聲音說道。

 

「我已經把我想說的說完了。也想讓你早些知道這些事實。……後之後就任憑你自由處理了。我可以和你保證,絕不阻礙你。我只打算做旁觀者而已。所以啊,要是你能再來找我的話,我會開心呢。下次再來是就當你客人,好好招待喲」

 

艾莉絲的聲音帶著一絲寂寞的感覺,跟瑪茵有點相似。也許,艾莉絲也處於另一種「牢籠」中身不由己吧。或者說,只有我是能自由自在的。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