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百六十話 精靈大叔令人憎惡的行徑讓向田怒上心頭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0 13:51:18

翻譯:waiwai851226


「啊,仔細想來,比起讓烏高爾來我們這裡,果然還是我們去找他要來的快得多吧」


畢竟我們有龍爺和菲爾。


從卡列琳娜到德蘭的距離,只要飛一會兒就到了。


如果讓愛爾蘭德騎在龍爺身上的話,他一定會很高興吧。


只要不和那個精靈大叔說明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我們就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他帶回德蘭。


感覺這個方法可行度很高。


不僅如此,現在也正是讓愛爾蘭德乘著龍爺向德蘭出發的好時機。


雖然烏高爾已經出發了,但從德蘭到卡列琳娜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並且還是一條筆直的大道。這樣一來,我們就一定可以在半路與烏高爾的隊伍相遇。


因為我們有菲爾,只要到達距離烏高爾較近的地方就能夠察覺到他的氣息,並且也能知道他所在的具體位置,所以完全不會有問題。


很好,回家了之後就拜託大家一起努力,把那個精靈大叔騙走吧。


我一邊想著對策,一邊與小哆啦快步回到了家。然而,剛一進門,我們兩個人就感受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朝客廳的方向看去,只見愛爾蘭德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戰戰兢兢地抬頭看著龍爺,眼睛里充滿了膽怯和恐懼。而一旁的龍爺則怒目圓睜的瞪視著癱軟在地上的精靈大叔。


負責監督的菲爾非常敬業的在不遠處履行著他的職責,而水則挪到了躲在角落的愛爾蘭德面前搖晃著自己的身體。


這、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我、我們回來了……」


『終於回來了嗎』


看到我們回來了之後,菲爾的語氣中似乎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這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那個,這是發生了什麼?」


『嗯。發生大事了』


然後,菲爾將我們不在時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地和我們說明了一遍。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就連我都震驚地抱住了自己的頭。


那個混蛋精靈大叔,真虧你還能做出這種事來……。


我和小哆啦出門了之後,精靈大叔便開始不停地追問龍爺的名字。最後,在愛爾蘭德的軟磨硬泡下,龍爺終於敗下陣來,乖乖地告訴了愛爾蘭德自己的名字,無可奈何地陪他聊天。到這裡為止,一切都還風平浪靜。


然而好景不長,精靈大叔嘵嘵不停的提問讓龍爺感到十分的厭煩,恨不得立刻將他打翻在地。


更令人生氣的是,愛爾蘭德明明已經察覺到了龍爺的不滿,竟然還說出了一句讓龍爺惱羞成怒的話來。


根據菲爾的轉述,精靈大叔似乎是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了「那個~,龍爺大人,如果可以的話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您的血呢?我想用來做研究」這樣的話。


本來就對愛爾蘭德感到十分厭煩的龍爺,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立刻憤怒的大吼道『開什麼玩笑! 為什麼我要把自己的血給你這種人!』


這種時候,如果馬上道歉並轉換話題的話,一切都還可以挽回,但是那個混蛋精靈大叔卻說了一連串火上澆油的話……。


根據菲爾所說,那之後愛爾蘭德死皮賴臉的說了「不好意思。血的話果然還是不行嗎~。畢竟如果不讓龍爺受傷的話就沒辦法採集血液啊。對了,既然如此,那能不能麻煩你給我一點唾液?一點點就夠了,拜託了」這樣的話。


然後龍爺就直接炸毛了。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就連我也實在是沒想到愛爾蘭德會說出這麼過分的話。


竟然當面向龍爺要他的唾液用來做研究什麼的……。


就在這時,被我安排了監視工作的菲爾聽到精靈大叔的發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於是便決定介入其中,讓那個大叔閉嘴。


他走到愛爾蘭德的面前,用右前角抓住精靈大叔的頭。


接著,用威嚇的語氣說道『你給我適可而止吧。現在就給我去客廳的角落面壁反省』。然後,就將精靈大叔趕到了房間的角落,於是就演變成了現在的狀況。


一開始的時候,精靈大叔還滿腹牢騷的一個人蹲在牆角憤恨地抱怨個不停。


看到大叔不服氣的樣子,菲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旁的龍爺也生氣地說了『你不要再和我說話了! 從今以後都不要再接近我了!』這樣的話。看到最喜愛的龍爺竟然如此嫌棄自己,精靈大叔傷心的垂下頭來,沉默的在牆角縮成一團。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菲爾和水依舊無時無刻的監視著愛爾蘭德,直到我們回來。


『我已經囑咐過水了,只要那個混蛋朝這裡走一步,水就會使用酸性炮彈對他進行攻擊』


談話接近尾聲的時候,菲爾用嚴肅的表情對我說道。


……唉~。


事已至此,我倒是覺得菲爾對水下達的指示一點都不過分。


我對愛爾蘭德,不,是對這個混蛋精靈大叔感到失望,真的感到非常失望。


讓別人把唾液給自己用作研究什麼的,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如果換做是我的話,一定也會很生氣吧。


簡直就是變態啊。


和我一起聽菲爾講述的小哆啦也皺起眉頭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


然後,小哆啦走到龍爺身旁,摸著龍爺的背給予他安慰。


雖然我本來認為愛爾蘭德只是一個對龍幾近痴迷的龍愛好者,但沒想到他竟然是如此的一個變態。


真是的,事到如今我已經完全幫不了他了,不對,應該說是我已經完全不想再幫他了。


我嘆了口氣,轉身看向蹲在牆角的精靈大叔,而映入我眼帘的,卻是精靈大叔充滿期待的眼神。


就算你用這種眼神注視我,這次我也沒辦法幫你了哦。


話說,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那精靈特有的精緻臉龐上似乎多了幾道像貓的鬍鬚一般的血痕,那難道是菲爾的抓痕嗎?


幹得漂亮,菲爾。


會有如此悲慘的下場,純屬這個精靈大叔活該。


雖然這種程度的傷,只要使用我工具箱里的水特製低級回復葯的話一下子就能治好,但我是絕對不會給這個大叔用的。


自作自受。


頭好痛……,不管是誰都好,拜託快點來人把這個精靈大叔帶走吧。


雖然在到家之前,我已經在腦中擬定好了讓龍爺將精靈大叔帶回烏高爾身邊的,這個最方便快捷的計劃,但照現在的這個狀況來看,龍爺會不會允許精靈大叔騎在自己身上還是個問題。


雖說時間很短,但畢竟是要讓那個變態大叔騎在自己的背上啊……。龍爺肯定會很抵觸吧。


我姑且用心念傳送把這個計劃和龍爺說明了一遍,但得到的答案果然還是「NO」。


『我絕對不要做那種事! 就算時間再短,我也絕對不允許那個傢伙騎在我身上,到時候根本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如此這般,龍爺堅決的拒絕了這個提案。


不過,我倒是完全理解他的想法。


就算是強大的龍爺,在飛行的時候背部肯定也是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吧。


讓那個精靈大叔騎在背上什麼的,不論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正如龍爺所說,那個變態可能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也說不定。


但是,如果騎在龍爺背上的計劃落空的話,我們就只能回到原計劃,在家裡靜靜等候烏高爾的到來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在烏高爾到達卡列琳娜的這段時間里,我們應該如何處置精靈大叔呢……。


之前烏高爾在信中也叮囑我千萬不要讓愛爾蘭德逃走。


總而言之,先讓精靈大叔離開這個家,然後再安排其他的地方給他留宿,應該就是處理這個問題最好的方法了吧。


根據我的推測,只要龍爺還在家裡,那個大叔就絕對不會離開卡列琳娜街。


「那個,愛爾蘭德。能不能麻煩你先離開這裡」


「誒、誒誒誒誒~,我不能住在你們家裡嗎?」


「不能,絕對不能」


看到我斬釘截鐵的樣子,精靈大叔四肢著地擺出ORZ的姿勢,痛苦的垂下頭來。


「那、那我應該去哪裡才好呢……」


「去找個旅館住就可以了吧?卡列琳娜街上有許多旅館哦」


「怎麼能這樣~」


雖然發出了悲壯的聲音,但憑你的經濟實力不論是多豪華的旅館肯定都住得起吧。


「拜託了,求求你了! 請讓我住在這裡吧~。 真的求求你了~」


就算你哭著求我,可是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啊。


如果考慮到小哆啦和龍爺對精靈大叔深深地厭惡,讓愛爾蘭德住在這個家裡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話說回來,在聽了這個傢伙的所作所為之後,就算是我也變得無法再忍受一天二十四小時和這個精靈大叔待在一起了。


「我都說了不行了。愛爾蘭德,拜託你回想一下自己對龍爺做的事情啊。當著龍爺的面問他要唾液什麼的,這種行為和變態有什麼區別」


我盯著愛爾蘭德惡狠狠地說道。聽了我的話,精靈大叔也意識到了自己似乎做了十分過分的事情,羞愧地移開視線,不敢與我四目相對。


「那個,說的也是啊~,都是因為我太興奮了所以沒控制住…但是,我可是花了畢生的精力來研究龍哦!站在龍族最頂端的古龍——龍爺大人現在就在這裡,所以我就想著,如果能多聊聊天的話,說不定就能營造出一個良好的氛圍,甚至還可以與他成為好朋友……」


精靈大叔一邊說著,一邊膽怯的用眼神偷瞄我的方向。


雖然愛爾蘭德長得還算美型,但如果被這樣盯視的話,不論是誰都會覺得噁心吧。


「你剛才說自己沒控制住,但是拜託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有別人對你說出類似的話,你會怎麼想? 突然請求你給他唾液什麼的,這隻會讓你感到渾身難受吧?」


「雖然是這樣沒錯……」


「非常抱歉,如果愛爾蘭德在這裡的話,龍爺和小哆啦都會因為擔心你會做出過分的事情來而無法好好休息。所以我不能讓你住在我家」


聽到我說出如此無情的話語,一把年紀的精靈大叔嚎啕大哭起來,豆大的淚珠從他的眼眶啪嗒啪嗒的落下。


「我不要離開龍爺大人還有小哆啦~。我不會再做那種事了,我絕對不會再做了,求求你了~」


精靈大叔一邊哭著一邊懇求道。


然而,這次我是不會領情了。


我拜託在家中工作的賽麗亞召喚來了原冒險者組的5個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精靈大叔在客廳里嚎啕大哭的慘狀,冒險者組的5個人都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嗯—,別在意。如果在意的話你們就輸了」


聽到我這麼說,最先回過神來的塔巴莎道出了「我、我說啊,那個人,難道是德蘭冒險者協會的協會會長……?」這樣的疑問。


「啊啊。你知道他嗎?」


「我在和弟弟們結成冒險者組之前,曾經去過一次德蘭。……不過,為什麼德蘭冒險者協會的協會會長會在向田先生的家裡?」


聽到塔巴莎的提問,其他4個人也疑惑的點了點頭。


「啊,那是因為……」


如此這般,這般如此。我把事情的原委向這5個人說明了一遍。


「哎呀呀…這可就糟糕了……」


「這豈止是糟糕啊」


「突然叫龍爺給他唾液什麼的,簡直就是亂來」


「雖然我之前聽說過德蘭冒險者協會的協會會長是龍愛好者,但沒想到竟然痴迷到這種程度……」


「從以前開始,精靈裡面就時不時的會出現奇怪的傢伙吧」


聽我說完精靈大叔的行徑之後,5個人都為之咂舌。


「就是這樣,於是我便不得已的想要請他離開,結果一直到現在都未能如願……」


「所以就召喚我們來解圍了嗎」


「沒錯。雖然有點抱歉,但能不能拜託你們強行將這個大叔帶走,然後隨便找一個旅店把他安頓下來呢?畢竟他也是一屆協會會長,身上應該帶了不少現金吧。只要是環境不要太差的旅館就行了,總之麻煩你們讓他離開這裡」


「但是,真的沒問題嗎? 我聽說這位德蘭的冒險者協會會長,曾經可是S級的冒險者啊」


說的也是啊,這位精靈大叔以前也是一位S級的冒險者。


我十分理解塔巴莎的顧慮。


但是,如果有5個人在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而且……。


「愛爾蘭德,如果再不適可而止的話,以後你就永遠別再想見到龍爺和小哆啦了哦」


我轉身向不遠處哭成淚人的愛爾蘭德說道。然而下一秒,我整個人都僵住了。


「唔哇啊啊啊啊啊,不要趕我走~。而且,我也不想去住旅館~。這樣一來,我每天不就見不到龍爺大人和小哆啦了嗎啊啊啊。我想和龍爺大人還有小哆啦在一起—。向田先生,拜託你了啊啊啊」


愛爾蘭德一邊痛哭流涕,一邊連滾帶爬的挪到我的腿邊。


「等等等等一下,請你不要靠近我! 話說,你們幾個快點來幫幫我啊!」


「就、就算你這麼說」


看到精靈大叔丟人的樣子,原冒險者5人組大跌眼鏡,震驚的向後退去。


「啊—真是的,算了!你可以住在我家! 但是,我絕對不允許你擅自進入主屋! 如果你到主屋來偷襲龍爺還有小哆啦的話,以後你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唉~」我深深地嘆了口氣之後,對原冒險者5人組說道。


「抱歉,這段時間就讓這傢伙暫時和大家一起住吧」


雖然盧克和阿文在一旁唏噓不已,但這些我已經不在意了。


「只要不見到龍,這傢伙還算是個好人。只要不是和龍有關係的事情就行了……」


接著,我悄悄的對塔巴莎說道。


「來把他接回去的人已經從德蘭出發了。在那個人來之前,這個大叔就拜託你們了」


在明白了我的意思之後,塔巴莎簡短的答應了我一聲「明白」。


然後,我讓5人組帶走了精靈大叔,家裡終於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喂,那傢伙真的會乖乖聽話嗎?』


注視著精靈大叔遠去的背影,菲爾小聲說道。


「不知道。但是,我已經用不讓他再與龍爺和小哆啦見面的事情恐嚇他了,現在就只能祈禱這個辦法能奏效了吧……」

路過的人 發表於 2019-09-10 19:33:00
變態精靈
潛水客 發表於 2019-09-10 19:52:17
這個變態哪天被龍爺咬死or龍息噴死我都不覺得意外了XD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10 20:36:55
感謝翻譯
小壞蛋 發表於 2019-09-11 16:38:04
哇~變態的極致有點讓人害怕
感謝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