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话 使者《2》

翻译:0C

转载自贴吧



「嗯,什么,你,你被这样称唿?」


「求知欲的鬼人」……不,我确实以前就认为她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


「呵呵,太丢人了这是我年轻时被取的绰号。」


把手放在脸颊上,蕾拉有点害羞地微笑着.


说是年轻……妳年纪比我小吧。


……嘛,今世的话,蕾拉比我年长。我出生不满一年。


就这层意思来说,就是那个意思。我比依露娜年纪还小啊。


下次要不要叫姐姐?看起来很高兴。


「我、我记得你,为了採集在魔界无法採摘的草药,去了人类的治国领域,之后消息就断绝了。」但是.。为,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会变成女佣呢?」


啊……原来如此。


后来,蕾拉被抓去当奴隶,被囚禁在那个城里,然后我袭击了那里,直到现在。


话说回来,从这个样子来看,蕾拉是个很有名气的人吗?


近卫隐密兵的雷洛特,好像在蕾拉面前委缩了一点。


「啊,发生了很多呢~ ~」


「哎,不,可是……」


「各种各样都有啊~」


「是,是吗?


笑嘻嘻,但是被强制说出这句话的蕾拉所压迫,雷洛特摇了摇头。


我虽然也对相遇之前发生了什么感兴趣,但是因为害怕听到后的样子,所以还是算了吧。


「比起这个,魔王大人——优希大人不是有事到这裡来吗?」


因为对手侍奉者也是『魔王』的存在,蕾拉特意换个说法和优希大人说,这样催促着。


「啊,是啊,是这样啊。失礼了。——首先从自我介绍开始。我是哈罗利亚=雷洛特。统治魔界的魔王大人的……是啊,就如你所说,请当做信使吧」


「请多关照.你早就知道了,我就是优希。」


不知是按照先后顺序来考虑的,雷洛特似乎默默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开口了。


「……那么,从我们魔族所治理的领域、『魔界』的现在状况来说吧——」


「——而且,和我能找到这里的事情一样,作为旧体制的他一派,也会找到你吧。对于那些家伙来说,完全是被你损毁了面子,所以肯定会有一些麻烦」


「……原来如此」


听到雷洛特的话,我慢慢地随声附和。


——作为话题,没有那么难。


简而言之,在魔族领域的魔界中,两个强大的派系相撞,日復一日地削弱了。


首先,现魔王——因为难以理解,所以不要省略。魔界之王一派。


可以说这些是魔族中的革新派。


那是因为直到今天,魔族的「力量」至上主义的价值观产生了危机感,开始策划使用除力量以外的手段的那些傢伙。


不把一个人获胜的现况看作是好的,与其他种族协调,以融合性的政策统括魔族,并且打算尝试生存。


还有一个以「恶魔族」为顶点的保守派。别名肌肉脑一族


和之前一样以力量为第一,敌人全部用压倒性的力量粉碎为信念的,容易理解的傢伙们。


实际上,因为魔族拥有强有力的身体能力和高魔力,所以用这种力量的强力压倒其他的力量是可能的,这是不好的行为。


但是,那个目的不明,不过,对王都阿尔希尔提出管制,我遭遇了的,这边的一派。


当被问到是不是脑筋集团的时候,被以力量为顶点的价值观所束缚,并且擅长背后工作的一族也在敌人内部。


在魔界的势力上,还是把至今为止的价值观作为「是」的脑筋一派比较强,魔界的王一派处于劣势。


但是除了魔族以外,兽人族和亚人族比起魔族是敌人,还是伙伴比较好,所以进行魔界王一派的支援,现在好像保持着平衡。


……哎呀,这个,其中也许会爆发一场大规模战争。


据说现在还只是暗中活动、小规模竞争的程度,但现在的魔界,可以说就像是装满了火药的火药库里点着火一样。


近期爆发,是显儿易见的,就像前世的巴尔幹半岛一样。


如此一来,在魔界内部发生全面战争,不利的是.当然,在魔界内部是劣势势力的魔界王一派吧。


原来如此,这样可就糟了,为了尽可能增加同伴,辛苦你特意跑来找我吧。


「蕾拉,你怎么想?」


在附近等待的蕾拉,露出了稍微思考的姿态,张开嘴巴。


「是啊……我感觉和以前在魔界时得到的情报没有太大差别。虽然我不知道对立会如此严重,但如果确实是那个恶魔族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这样啊」


暂时思考了一段时间。


就我而言,不管哪个派系获胜,我都无所谓,不管怎样。


哪个的价值观好,哪个是对的,这些都无所谓,即使发生战乱也请随便吧。这种感觉是真的。


但是——如果相信这家伙说的话,那么恶魔族对我来说,也会成为绝对不能相容的敌人。


他们有想把蕾菲当作杀戮的道具的前科,这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即使不是这样,如果那些家伙今后为了报復面子而找我帮忙的可能性很高的话,为了今后的安宁,在这裡毁掉比较好。


是值得我们积极去杀掉的敌人。


——说到底,如果相信雷洛特的话,会被附上这样的註释。


「我希望我们能够与有共同敌人的你建立友好关係,在万一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多多协助我们」这就是我来这裡的原因。」


「……你们的主张,我明白了。明白了,不过,还不能完全信任你们。如果我协助你们,我们会有什么好处?刚才那些话,我怎么感觉不到对我有好处?」


「作为我们能提供的东西,果然是情报啊。我们在逐一监视他们的行动……对不起,说白了,我们作为势力不太大。能提供的东西很少」


紧紧的闭上嘴唇,将内侧的感情渗透到表面,雷洛特这样说道。


「……嗯,也是。」


「我希望您能尽快与国王见面,因为我们想和您谈谈这件事。」。所以,非常厚颜无耻的请求,如果可能的话,请到魔界去一趟。其实,国王应该亲自自前来,我深知这一点,但在混乱不堪的现在,也不可能放着国家离开……」


毕竟这裡是边境。


要来也是相当花费时间的事不难想像,满载危险的魔物,那样的地方不可能带国王过来吧。


「对于协助者,应该相当亲切吧?」


不管怎么说,治理现在魔界的王,不会特意为了一个人到那里见面吧。


「不,我们也不是对所有合作者都这么说的。正因为是你才会这么做」


「是吗?」


「魔王优希,你的实力已经传达到了。凭借自己的一身之力,击溃了人类国家中恶魔族一派的企图,并且在这霸龙治理的残酷之地「魔境之森」中生存的实力。并且与霸龙结交友谊,能在他传说存在的支配领域内构筑地牢,也可以说是你的实力之内」


听到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是个了不起的优秀傢伙,真让人为难啊。


事实是,这些结果都是自然而然的。


虽然说「和霸龙结友谊——」,但是我和蕾菲相遇的事,只是用巧克力餵食而已。


话说回来,你还真了解这裡的事啊。近卫隐密兵的活跃吗?


「如果能将拥有如此实力的你拉到这边来的话,那么王也应该不会觉得实际见面谈起话来不那么轻鬆吧?」。如果您能实话实说,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处的。正因为如此,我希望你们个人能站在我们这边。」


「原来如此,啊……」


魔界,吗?


「魔界观光,好了……」


「什么?」


「不,自言自语而已」


虽说是魔界,但好像有没有什么没见过的奇怪的东西呢。


哎呀,好像挺开心的,这时候和大家一起出去旅行也不错。


……不,不,不,等等。


因为现在魔界的形势不稳定,这边也向我请求了协助。


果然是那样,内乱爆发几秒前!这么危险的地方不能带孩子们去。因此,幼女组决定留守。


关于其他的人,如果留下了孩子们,蕾拉和琉也需要留下。


琉也……嗯,有空的话就帮大忙了,这样的话就能够做家务了。


然后,剩下的就是蕾菲了。我想带她去。


其实一直想和蕾菲新婚旅行的啊。、


这如果不商量的话是不能决定的,那家伙最近也经常闹别扭,应该不会拒绝。


新婚旅行……听起来不错。


关于迷宫的防守,为了这种时候设下圈套,召唤新的部下,最近一直在努力加强防卫的防卫。


恶魔族的家伙们也有来袭击的可能性,不过,如果是现在的利尔象西区域最裡面的魔物一样的家伙不出来,大部分的敌人应该能击退。


恶魔族一派现在正和魔界的王一派处于紧张状态,如果出现了相当糟糕的傢伙的话,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的实力者,虽说是被毁坏了面子,但也没有时间在这样的边境遊荡吧。


「嗯……算了,我先和妻子商量,之后再决定怎么办吧。」


「什么?迷宫的魔王有新娘吗?」


「哦,很是得意的妻子比起那个,你打算怎么办?大概,明天才会决定怎么办,回去再来一次也很麻烦,如果住的话,可以借给妳住一晚。」


「……承蒙,你的好意。实际上,在来到这里之前有好几次被魔物袭击……」


看起来很困扰的表情,那样说的雷洛特。


这裡看不太到魔物,终于到达了我的迷宫领域了吧。辛苦了。


不,魔物原本就是因为凶暴而无法理解,所以才被叫做魔物吧。


「好,就是这样。蕾拉,不好意思,为了让客人住宿,拜托你了」


「好的,我明白了。」


「啊,那个,那个,那个,不好意思,只要能借给我住的地方就好了——」


「不,这是优希大人的指示」


让像名人一样的蕾拉做这样的女僕工作,想必是十分抱歉的吧。虽然慌慌张张地说着,却被微笑着驳回。


——然后,那一天的对话是结束了。


……话虽如此,那也太那个了。


蕾拉是知道的,大概知道吧「近卫隐密兵」,以轻鬆的心情试着问了……。


仔细想想,娱乐和资料氾滥的现代姑且不伦,在毫无情报来源的这个世界裡,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近卫隐密兵』这个职务呢……


————蕾拉,妳到底是什么人?


又一个,谜团加深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