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046 第32.5話 第1回定例報告會

翻譯:markkoiy

轉載自貼吧

 

 

我的名字是魯塞亞。是原女王騎士,但現在只是個信徒。

 

「總算來了。魯塞亞桑」

「讓你久等了,真對不起。一些準備而耽擱了」

「不,還沒到約定的時間。請不要在意」

 

這位是瑪莉亞桑。比起我更先對主人奉獻了信仰,可以說是前輩です。也想要像瑪莉亞桑那樣掌握,但卻冷靜說不需要加上桑的稱呼。

 

『我們應該仰望的只是成為神的仁大人一個人,在那個以外的信徒們的上下關係是不必要』

 

主要的仁大人恰恰是使用神的本事。然後根據那個力量把我和魯塞亞桑從絶望和死亡的邊緣救起來。主要是有目的的事情吧,但是跟那樣的事沒有關係。重要的是因為主人,我,不,把我們救起來的事情です。

 

『被人拯救的話就應該報恩。但是,被神拯救的話就應該信仰』

 

被瑪莉亞桑這麼說著,實際上,主人救我的時候,理解了那句話的含義。從那時起,我就捨棄了騎士的身份,作為1名信者接受重生。

 

「那麼,開始第一次的定例會吧」

「是,會議記錄由我來做」

「請多多關照」

 

今天是主人的信仰者們,雖然說現在的地方除了我和瑪莉亞桑以外不在…的定例會です。決定設立對主人的立場、信仰的方法、傳教和交談的場合等進行了討論。

 

「首先,第1個議題です。關於代替信仰奉獻的替代物」

「替代物,嗎?」

「嗯嗯,我和仁大人一起共同行動,所以以對信仰為奉獻的對象是不困難。但是,像魯塞亞桑這樣,在各別行動方面向替代物的祈禱是有必要考慮です」

「原來如此,因為做不到向主人本人的祈禱,向替代物的祈禱奉獻,對吧」

 

真羨慕可以一起行動的瑪莉亞桑。這樣的話,是無法說出口。

 

「嗯嗯,其他還有仁大人的方向的指示,也有向那個方向祈禱奉獻的手段,不過不太建議。說方向的是相當曖昧的存在」

「說的也是。距離越遠一些和角度的不同,就會有極大的誤差。因此正確地不配合的話,信仰是不能傳達」

「是。因此說了替代品什麼的就是這次議題吧」

 

很難吧。用簡單的圖像嗎。

 

「在這邊準備了台子。首先是木雕像」

 

這麼說後拿出來的是,模仿主人的木雕像。相當精工被製作。聽說瑪莉亞桑有各種各樣的才能,那就是其中一個吧。

 

「接下來是繪畫です」

 

接下來拿出來的是描寫主人的繪畫。木造和繪畫也都捕捉主人的特徵,很出色的製作です。

 

「但是,這2個是駁回」

「為什麼呢?我覺得很好啊…」

「不,還有不成熟的地方です。連主人的偉大之1%都無法引出來。至少以<雕刻>和<繪畫>和<美術>的技能若不到達等級10的話,都無法象徵出來」

 

瑪莉亞桑有極好的向上進取。並且對主人的信仰心比我更高です。看見那個瑪莉亞桑的話,中途而廢的替代物作為象徵是不被容許的事情吧。

 

「但是,即使是瑪莉亞桑,技能到達等級10並不是簡單的事吧?」

「嗯嗯,獨自1人是很花時間,但不能麻煩仁大人出手吧」

 

是主人的話,會提高技能吧。但是,有那樣的目的話是必要的。

 

對了,主人對於被稱呼為『神』的事情是很討厭です。其他好像也不應該稱呼為『勇者』です。在最初見到的時候,對主人那樣的稱呼,受到責備後,瑪莉亞桑爆出沉痛的表情。人生最大的污點…。

 

「因此在那裡代替的方案,考慮出徽章這個東西」

「徽章,嗎?」

「嗯嗯,組合象徵著仁大人的形式,以徽章擬似用來對仁大人的信仰是一樣です。這個優點即使是仁大人萬一看到的話,不會注意到是簡單地信仰」

「原來如此,這樣就能隨身攜帶,也容易量產吧。即使看到也不成問題,是滿好的事」

「嗯嗯,那麼馬上推敲方案吧」

「是」

 

「那麼,接下來的議題です」

「是」

「第2個議題是關於布教です」

「是增加信徒,對吧」

「嗯,但是這邊是感覺到某種行動的困難」

「那是為什麼?」

 

能夠做出那樣的事的人。有這種想法的話,也沒有能夠新增信徒等的情況吧。

 

「那在意的事是很難的です」

 

就像呼喚我的考慮那樣,瑪莉亞桑嘟噥著。

 

「悲哀的是我們的活動是仁大人非公認的です。以這種狀態新增信徒是多麼難…」

 

哈啊,嘆息的瑪莉亞桑。

 

「請考慮我們的共同點。我們2人都是被仁大人回復缺損的奴隸。恐怕用這條件最容易聚集信仰吧」

「說的也是。在那一瞬間,我能重生的事」

「但是,那個意圖性再現的是很難的吧。仁大人毫不猶豫去購買奴隸。但是,那個對象只是吸引仁大人的興趣的人です」

 

我是女王騎士,聽說過瑪莉亞桑是勇者狀態才被購入。如果不是這樣有缺損的奴隸的話,是不會買吧。然後,到那裡罕見的奴隸是極為稀少吧。

 

「因此,稍微改變一下方法吧」

「該怎麼做呢?」

「那是魯塞亞桑去買有缺損的奴隸です」

 

在這個世界上,奴隸是可以買奴隸。但是,最終的所有權,命令權是奴隸買了奴隸會成為主人的東西。最後被買了的奴隸是,會有2位主人的情況。

 

「幸好,魯塞亞桑在今後是各別的行動。在那期間作出集團,成為追加奴隸的事吧。那時候就買下缺損的奴隸,通過宣講教義です。對魯塞亞桑也會給予『信者發生魔法』。不是很難的事吧」

 

恐怕在新的被作成的集團當中,去買奴隸的任務是由我來承擔吧。那時候一起的信徒是斟酌處理吧,能理解です。

 

「但是,那就這樣新的信徒會朝著我,不是嗎?」

「嗯嗯,有那個可能性。因此,魯塞亞桑始終到底是神的代言人是需要貫徹這樣的立場。真應該尊敬是仁大人,魯塞亞桑始終說到底是像這樣那個的中繼地點です」

「為了那個才要徽章,對吧」

「嗯嗯,用那個點臉上明白的人對木雕像和繪畫要很出色…」

「過分的追求是不應該做的吧。我明白了。那個使命,請讓我完成。」

 

這是非常重要的任務。不管怎樣都必須要成功。

 

「拜託你了。因為我有保護仁大人的義務,所以離開這個都市的事,我想參加也怎麼不能參加」

「這方面是一大重要的任務です。關於信仰的瑣事是,請交給我吧。主人的事就拜託你了」

「是,即使用這個身體取代也…」

 

「今天最後的議題です」

「是」

「這個團體,要叫什麼名字呢?」

「唉…」

 

這麼說起來的話,名字之類這一切都沒在意吧。信徒有我在,主人在。就這樣還以為已經完結了呢。但是,今後也要新增信徒的話,有什麼適合的名字是必要的吧。

 

「坦率的仁教,怎樣?」

「這樣仁大人馬上就知道了」

「那麼,仿效仁大人的力量,說異能教是怎樣呢?」

「跟剛才一樣です。不要在仁大人面前過份顯示。所說的異能是普通不會去說的話語…」

「那麼,對從異能和技能,叫作…教這樣,是怎樣呢?」

「呼姆,如果是這樣的話,能對仁大人強烈表示出來。儘管如此,對仁大人的力量直截了當地表示。太出色了。若我1人是無法想到那裡去」

「謝謝」

 

「我們『…教』是,主要是對仁大人的崇拜,對象徴仁大人的徽章奉獻祈禱。當前的活動方針是對缺損奴隸的救助和布教。有異論、提問嗎?」

「不,沒有」

「那麼,第一次的定例會結束了」

「「辛苦了」」

 

就這樣,今天的定例會就結束了。

 

A:這個,向主人[Master]報告會比較好吧。…不,為了主人[Master]而做的事,只要不危害的話就放置吧。即便如此『信者發生魔法』,因為櫻花桑的魔法的事是好像完全從腦子裡脫落了吧。

 

「?魯塞亞桑,現在說了什麼嗎?」

「不?什麼都沒有」

 

------------------完------------------------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