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81 某種意義上是強敵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14 13:37:37

 

 

那個少女很著急。

不是一點地方,相當的。

「糟糕了,糟糕了desu」

看到在畫面中還平安的夜兔們,少女被焦躁所驅使著。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少女雖然想這麼想,但正視眼前的現實,把事情的嚴重性咬緊。

現在,夜兔們終於到達了被我老闆託付的轉移魔法陣的建築。

在來到這裡之前,我多次嘗試了妨礙和排除,全部都無效。

在主人配置的怪物和陷阱都是被迴避的。

這樣的原因是這個男人神谷夜兔的原因。

「太糟糕了desu」

如果派出怪物的話,會被瞬殺,如果陷阱被找到的話就輕鬆地迴避。

主人的構造的怪物和陷阱,不是全部可以迴避的簡單的東西。

儘管如此,如果是這個男人,就想懷疑他已經是人類了。

「好嗎?」

就這樣進入建築物中,到達了有魔法陣的房間。

我想避開這一點。

少女在臉上一邊浮現焦躁的顏色,一邊拚命地考慮,做了某個決斷。

「沒辦法了desu」

這樣的話,只能自己去了。

少女是這樣決定的。

不能再讓他們過來了。必須要完成主人的命令。

即使那樣也不行,也留下了最後的手段。

少女一邊燃燒著自己心中的決心的火焰,一邊等待著夜兔們。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終於,終於到達了……」

漫長的路程,一些考驗。

跨越這一切,我們終於找到了。

在這座有魔法陣的設施裡。

「終於找到了」

「這條路太長了」

「真是太好了」

「好開心啊!!」

他們看到眼前的建築物有點激動,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

羅格好像很開心,但此時無視了。現在我想沉浸在這場激烈的滿足感中。

到這裡為止有各種各樣的陷阱。

不斷出現的觸手怪物,或是從擬態成樹的怪物偷襲,或是遇到集體進攻的猴子怪物。

總之有各種各樣的怪物出來了。

只要那還可以。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只要瞬殺掉就好了。

但最危險的問題不是怪物,而是普通的陷阱。

除了激光和轉移陣,還有陷阱和網等原始的陷阱等各種各樣的陷阱。

本來就很難感知到,遇到的時候更辛苦。

嘛,雖然全部都迴避了。

就這樣,一段時間後,終於能到這裡了,但這裡有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

「什麼是遺跡風?」

眼前的建築物,那個有魔法陣的設施,不知為何外表是遺跡風。

在石造的牆壁上,縫隙裡有苔蘚,上面長得從何處延伸,它的外觀完全是哪裡的遺跡。

「恐怕是梅特隆先生的玩心吧。大概是覺得這個氛圍很適合遺跡吧。

她一邊看著遺跡一邊說。

莉娜只是在信仰那個熊孩子,所以很了解梅特隆。

聽了莉娜的話,我覺得確實是。

因為這個遺跡,看起來看起來很舊,但是有好的對策。

遺跡周圍沒有樹木,是一個廣闊的空間。

從上面看,一發就能明白。

這就知道了嗎?

我來到這個島之後一次從上空俯視著島。但是,我沒有找到這個遺跡。

也就是說,這個遺跡不進入這個空間就無法看到。

不適合外表的這個設備,真的適合周圍的氣氛吧。(◎語死早,自己腦補)

我能感覺到梅特龍在這個地方工作很開心。

「總之,進入裡面嗎?」

無論如何站在這裡都沒有辦法。

我對莉娜們這樣說,進入了遺跡中。

進入裡面後,發現裡面比想像的更大。

石造的天花板很高,裡面的道路很長,好像是迷宮的內部。

儘管沒有電,但這個地方還是很清楚的。當我抬起頭尋找光源時,我發現天花板在發光。

我不知道這個天花板是怎麼發光的,但我看得出來它不是由這個世界的材料製成的。感覺就像我在異世界的迷宮裡。

「感覺到了嗎,神谷夜兔」

進入迷宮之後才感受到了什麼,莉娜一邊露出神妙的表情對我說。

「啊,有什麼奇怪啊」

我對莉娜的話點頭。

進入這裡的一瞬間,感覺到了什麼奇怪的不協調感。

但是,身體在哪裡都沒有異常。

我注意到了自己的身體。

「不能使用魔法」

「什麼?」

莉娜對我突然說的話感到震驚,並試圖使用魔法。但什麼也沒發生。

「真的不能使用」

「看來這裡面好像不能使用魔法了啊」

怪物和陷阱的下一個是禁止魔法的區域。

真的,充滿了遊戲的心。

雖然心裡有諷刺,但我有點著急。

不能使用魔法的話就不能轉移。

如果這裡面也有陷阱的話,就好了。

(怎麼辦……)

雖然我有點猶豫,但我不想再煩惱了。我到這裡來了。那就只好做了。

我定下了決心,為了進入遺跡內而邁出了一步的那一刻

「請停下來desu」

又聽到了聲音。

但是,這次並不只是這樣。

聽到聲音的同時,眼前出現了一個少女。

突然聽到聲音的我停下腳步,看著那個少女。

身體是半透明的立體影像嗎?

淡紫色的雙馬尾的頭髮,一身哥特式蘿莉服,讓人感受不到生命的光輝的眼睛。

我確信這是10歲左右的樣子。

「你是給我們送那些怪物的人嗎?」

「是的。我是由主人製造出來的智能AI——梅爾。是這個島的管理者。

果然啊。

我是這樣想的。

AI,沒想到梅特隆竟然製作了這個

「可愛」

「蘿莉」

「幼女嗎?」

「好啊!」透明了!(◎語死早,自己腦補)

看了梅爾,我們說了各種各樣的話,但現在這件事怎麼樣都可以。

「那個AI好像是什麼呢?但不要試圖讓我們離開這裡」

對這樣說的我,梅爾沉默地凝視著我。

「拜託了,請回去desu。」

低頭了。

「啊?」

我沒想到她會拜託,不小心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啊?現在說什麼了?

「啊,不,你在說什麼?」

「不行嗎?desu」

對困惑的我來說,梅爾靠近我,「拜託你了」,用上眼珠使之滋潤著空虛的眼睛。

如果喜歡幼女控(◎感覺也可以是蘿莉控)就絕對無法拒絕。

即使不是那個派的我,也有喜歡的東西。

這是什麼,怎麼這麼可愛啊。

我雖然覺得看起來很可愛,但也不能在這裡停下。

「不,不喜歡……」

「拜託了desu,所以……」

眼睛更加濕潤了。

眼看就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喂,如果你這麼做的話,我很難拒絕。

我對使眼睛濕潤的梅爾感到煩惱。

「夜兔……」

「神谷夜兔……」

「哇……」

而且,看到被梅爾逼迫而困惑的我,沙耶們看我的眼睛就變得奇怪了。

如果在停下這裡的話,會失去很多重要的東西。

「我還有要做的事。所以,不能回去。」

「拜託了,拜託了,拜託了。已經幾乎沒有能把人趕走的陷阱了desu。」

梅爾懇切地懇求著對我說。對不起,而且,我覺得我聽到她說了一些她不應該泄露的話。

而且,這樣的表情也很為難啊……。

我還是很困惑的凝視著梅爾,我很困惑。

啊?我做什麼了?為什麼她這麼懇求我?

看了看懇請的梅爾,我又感到更為困惑。

「你在做什麼啊,神谷夜兔。被這樣的孩子的話所迷惑,「拜託了desu」,為什麼……」(◎中間的話是梅爾說的,其餘部分都是莉娜說的)

對想要責備的莉娜,梅爾向莉娜懇求的時候,她也被這個幼女的可愛吸引住了。

你不也是一樣嗎?

而且,還小聲地說「卡哇伊……」之類的話。

(◎應該沒有人不懂吧,就是可愛的意思)

「喂,有點女朋友!?」

(◎機翻,我也不懂,跳過即可。整合貼裡有生肉,可以對照著標題去找原文)

「不要被迷惑了」

這次,夏蓮們來到了被迷惑的莉娜面前。

「不行,這是什麼?」

「哎……」

「可愛……」

但是,在那裡也被梅爾懇求,兩人也被那個可愛的樣子所迷惑。

簡單的還是你們。我也不會說別人的話。

說是夏蓮什麼的要做的話,這種習慣是這樣的。(◎意思差不多就是夏蓮喜歡可愛的東西)

幼女就是這麼強嗎?

糟了,這樣就全滅了。

「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不行!讓我過去!」

我向懇求的梅爾訴說。

也許是我拚命地放棄了梅爾,所以我的臉都落了下來,感到很內疚。

「是嗎desu……」

看到一個沮喪的梅爾,我感到了一種罪惡感。

好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啊。

「我明白了。那麼,在最底層,等著你desu。」

梅爾只留下了這樣的話,馬上就消失了。

啊,是什麼?到底……。

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梅爾,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真可愛啊」

「是啊」

「這個幼女真卑鄙」(◎某人認為梅爾的美you人nv計很卑鄙,感覺某人已經深陷其中了)

「什麼啊?」

三個人驚嘆于梅爾的可愛程度。

羅格是不懂意思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看了三個人,我是這麼想的,看了些就知道了。

幼女(◎蘿莉)真是太強了。

 

贈品

【羅莉控?」

「夜兔君,你喜歡幼女嗎?」

「啊,不,你說喜歡還是討厭,我是喜歡的人。」

「是的」

「那就是蘿莉控」

「不是這樣的吧」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請多多關照本書標誌。(◎作者的話)

 

 

 

(◎日版梅爾被機翻成了焦糖,奶糖,糖,梅子,梅爾,梅魯,簡訊,梅糖,米糖。英版則是梅魯和Meru。經對比感覺還是梅爾好聽)

 

 

 

jjj000 發表於 2019-09-11 15:28:40
多用朗讀來聽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