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17话 蕾雅·赛林

ESJ 發表於 2019-05-20 00:31:30

作者:三木なずな

翻译:呜喵 Xb

校对:Xb

 

本作品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翻译人员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人员的辛勤劳动。

 

第217话 蕾雅·赛林

 

晚上,宅邸的客厅。

 

作为闲聊,我对阿乌鲁幕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嘿~我们赋予力量的人会被那样看待啊」

 

「被当做是精灵随从呢。你不知道这种事吗?」

 

「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来见我两次以上,所以才没听过这种事啊」

 

「说得也是」

 

「……」

 

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阿乌鲁幕突然沉默,一直盯着我看。

 

「呐 亮太」

 

「嗯?」

 

「亮太也可以姓我的名字哦?」

 

「像是蕾贝卡·尼恩那样的吗」

 

「嗯!比如……那个、佐藤是名字吧?那么就是亮太·阿乌鲁幕呢」

 

「感觉就像倒插门一样啊」

 

感觉有点意思。

 

「不愿意吗?」

 

「与其说是不愿意、如果把那个当姓的话恐怕――」

 

变成谣言就不得了了。

 

洗完澡的赛蕾斯朵经过了客厅外面。

 

她露出一副很复杂的表情看着这边。

 

「亮太先生……和她……?」

 

这样小声念叨道。

 

我把赛蕾斯朵叫进来,跟她说明状况、解开了误会。

 

「原、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我们这边还有艾蜜莉·阿鲁塞尼克、蕾雅·赛林呢。当然前提是得到精灵的许可」

 

「那样的话就是很厉害的事情了呢」

 

明白了状况的赛蕾斯朵露出微笑说道。

 

「确实说不定很厉害呢」

 

「话说、亮太以聚集作为目标不就行了吗」

 

「聚集?」

 

「嗯、保持原有的名字不变,在后面加上我们的名字」

 

「亮太·佐藤·阿乌鲁幕……这样吗?」

 

「然后再逐渐增加。照你的话听来,差不多也快要和尼侯尼乌幕见面了吧?那样的话就是亮太·佐藤·阿乌鲁幕·尼侯尼乌幕的感觉吧」

 

「感觉像是大贵族一样呢」

 

「倒不如说会变成佐藤亮太水兵利贝我的船*」

(注:水兵リーベ僕の船,一首以元素周期表的字母组成的歌)

 

「那是什么」

 

「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

 

话说如果全部聚集起来的话干脆姓原子说不定更好。

 

虽然不会这样做就是了。

 

虽说不会这样做……。

 

「嗯?怎么了?」

 

「不、没事」

 

阿乌鲁幕也是、阿鲁塞尼克也是、赛林也是。

 

和我有关的精灵都会对什么感到「饥渴」。

 

名字先暂且不论,分别和所有的精灵见面,去把那些什么给消除――。

 

「必须得做呢……」

 

我这样想到。

     

 

第二天,赛林迷宫、赛林的房间。

 

我和蕾雅一起来见赛林了。

 

「我对外面没兴趣呢」

 

「是吗?」

 

「嗯、外面的世界没什么大不了的」

 

本来是想消除被实际困在迷宫的精灵的「饥渴」的,于是先来到了认识的赛林这里,但她很干脆地断言了。

 

「听起来你好像真的不感兴趣」

 

「实际上就是没兴趣呢。我――」

 

赛林作出「娇态」地接近过来,从衣服上用手指描着我的胸膛。

 

「因为我喜欢这·样·」

 

我毛骨悚然了。

 

明明只是隔着衣服被触摸了而已,却莫名的毛骨悚然了。

 

「这、这样啊」

 

「啊哈哈、不用害怕哦。我只对处男和处女感兴趣。啊啊对了,是想要我的名字来着吧」

 

「不、并不是那样――」

 

「好、那就这样吧」

 

赛林敲了一下手心说道,感觉话题被误解着发展了。

 

「只要你能偶尔过来揉一揉我的欧派就可以哦」

 

「那样就行了吗?」

 

「让我揉你的也可以哦」

 

「那种画面我连想都不想想象!」

 

三点比基尼的美女揉着我的欧派――。

 

那种场景连当事人的我都不敢想象,比起那个还是揉她的要好过100亿兆倍。

 

「Master、我有一个提案」

 

一起跟来但一直都沉默着的蕾雅突然开口了。

 

「什么提案?」

 

「之前从Master那听到的,请她做那个叫做啪呒啪呒的怎么样」

 

「啪呒啪呒?那是什么」

 

赛林上钩了。

 

啊—…啪呒啪呒啊。

 

是作为平时的闲聊和伙伴们说过的事。

 

有状态值、在迷宫打倒怪物的这个世界实在太有游戏的感觉了,于是作为杂谈的话题说出的就是啪呒啪呒。

 

「Master说过、这是男人的浪漫」

 

「虽然很浪漫……」

 

我偷偷看了眼赛林。

 

「啪呒啪呒和色情不一样」

 

没错,和色情不一样。

 

在我心中啪呒啪呒是一种浪漫,不是色情。

 

我也不知道行走的十八禁、污染纯洁的色情的赛林会不会喜欢。

 

但因为她表示出了兴趣,所以我进行了说明。

 

「用欧派夹着对方的脸,上下摩擦就是所谓的啪呒啪呒」

 

「用欧派夹住脸……」

 

赛林一边用双手夹推着自己的胸部,一边进行想象。

 

然后。

 

「这不是挺好的吗、挺好的」

 

「说了两次,有这么好吗」

 

「你想到了很厉害的事情呢,这很好哦」

 

不、想到这个点子的并不是我啦……话说好像非常喜欢的样子呢。

 

像是在做空气啪呒啪呒一样,明明没有对象的脸,赛林却把自己的胸进行上下摩擦。

 

看来相当喜欢啊。

 

「赛林小姐。我会每天来让你啪呒啪呒的」

 

「真的吗!?」

 

咬钩的一方也很厉害,不不,你是要做的那一方哦?

 

「所以,请让我姓赛林的名字」

 

蕾雅认真地看着赛林,以没什么抑扬顿挫的敬语提出请求。

 

「OK、就这么定了。那么赶紧地」

 

「是」

 

干劲满满做着准备运动的赛林。

 

蕾雅转向我这边。

 

「那么、Master」

 

「诶?」

 

「精灵的名字、我得到了。这样一来我就是和蕾贝卡·尼恩同等了」

 

……啊~。

 

大致明白蕾雅的想法了。

 

蕾雅和我姑且是主从关系。

 

「仆从」的阶级上升了,「主人」的阶级也自然随之上升。

 

她是为了让我的阶级高于蕾贝卡而去取得精灵的名字的。

 

我没有阻止她,倒不如说稍微有点开心。

 

灵魂被剥离、现在也还是缺乏感情和语调的抑扬顿挫的蕾雅,但能够产生这样的「感情」让我很开心。

 

所以我让她随意的去做了。

 

就这样,和我接送阿乌鲁幕一样。

 

和赛林的啪呒啪呒也成为了赛林的日常任务。

 

姓也变成蕾雅·赛林了。

 

 

 

你的回應

路人 發表於 2019-12-19 03:01:58
真不愧是把作者慾望表露無遺的作品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2-13 17:23:17
感謝翻譯及搬運
居家隔離 發表於 2020-03-26 13:46:42
什麼樣的人 會對自己的夥伴(全女性)開胸部的玩笑啊⋯⋯
這種毫無意義的性騷擾對話⋯還能受夥伴尊敬?⋯ 作者他腦袋有事 有夠噁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