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話 火狐【庫娜】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2 14:49:46

翻譯:weberheart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5460488441


在那之後持續奔跑,總算是在還日正當中的時候抵達了封印都市。

不管見幾次都會讓人驚嘆。

高度差不多十米,厚度寬差不多三米左右的巨大城牆將整個街區完整包圍了。

那個並不是用來抵禦外敵的,而是為了防止有東西從裡面出來的。


「果然還是會累呢。入場費要10萬巴魯身上應該是夠的吧!」


如果沒有市民權也沒有入場許可證的情況下,在大門這邊必須要支付10萬巴魯。

這筆錢是用來買一個月的暫時入場許可證的。

看向門那邊可以看到已經排起了隊。

這裡是,世界上最混亂的街區。

雖然危險,但是錢與人都聚集而來。

可以說這街區沒有什麼是沒聚集過來也不為過。

舉例來說,奴隸甚麼的也是當作商品來對待。

從我身旁通過的馬車,貨架上有監牢,奴隸們都死魚著眼睛抱膝而坐。

雖然很想幫他們,但,幫助了之後要怎麼辦呢?

那些女孩的人生我無法對其負責。

幫助他們之後再授予他們生活技能什麼的對目前的我而言是不可能的。


「沒辦法。果斷也是很重要的。」


對方也是商業買賣。

是沒辦法打擾的。

然後我就小步邁向了大門,加入了排隊的人羣。

斜眼方向是馬車的隊伍,剛剛的奴隸商人在跟一個女孩子對話。

因為有點在意的關係所以就發動了魔法。

是能夠捕捉風聲的魔法。


「那個,不好意思。這個街區應該怎樣才能進去呢。」


是位非常美麗的女子。

年紀與我差不多十五歲左右。

柔長的金髮反射的光哲,色白的肌膚透露出魅力。

容貌上帶著些許的穩重,是令人不可思議的工整,還有身材看起來纖細中帶著色氣。

然後,最重要的特徵就是長著跟頭髮髮色相同的狐狸耳朵以及狐狸尾巴。

與她十分相襯。

我稍微嚥了口氣,作為遊戲時代共同旅行的夥伴。

過去在我眼前被殺死我卻無能為力的少女……是庫娜。

因為她在這裡才會來的,但是沒有想到這麼早就會遇到了。

在曾以為是遊戲的伊爾蘭迪應該是在幾年後才會遇到才對。


「是阿,小姑娘。第一次來這個街區嗎?」

「是的,別說是這個街區了,連出村子也還是第一次,所以不清楚該怎麼進去這麼大的街區的方法」


一邊浮現讓人親近的笑容少女一邊回答。

庫娜認真的那?

為什麼有問題要找奴隸商人問呢?


「沒有同行的人嗎?」


奴隸商人一邊偷漏著慾望的眼神一邊朝著馬車比著暗號。

一個男的從女孩子的背面死角悄悄的包圍過來。


「是的,只有一個人。因為是從村子離家出走!聽說這個街區人手不足,所以有很多工作機會,一個人也可以謀生。」

「這樣啊,這樣啊,真是偉大呢。像小姑娘這養可愛的小孩一個人離家出走,來到其他街區什麼的這需要多大勇氣阿!」

「非常感謝您。我打算在這街區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然後讓他們另眼相看!」


緊握拳頭的庫娜眼神充滿光輝。

奴隸商人的笑意更深了。

那也是當然的呢。

身上長有狐耳與狐尾的亞人種只有火狐族了。

火狐族是非常有用的種族,歌聲裡寄宿著魔力,是聽到的人內心會被治癒以及被魅惑的能力。

能夠直覺的構成火屬性相關的法術。

以及很快就上手火炎的操縱等先天的能力。

並且,老化很緩慢。

雖然壽命跟人類差不多,但火狐臨死之際也能夠保有美麗的姿態。

不管作為戰鬥奴隸還是性奴隸都是最棒了,能夠賣到非常高價,並且……還有一個能夠提高他們價值的東西。


「那樣的話,老爺爺我幫你找工作怎麼樣啊!」

「真的嘛!?嗚!」


似乎沉迷在與奴隸商人的對話中沒有發現背後有一個悄悄地靠近被布蓋住了口鼻而失去了意識。

之後又對著那樣的女生綑綁了繩索,並且把她丟上了貼著魔法妨礙的符咒的貨臺上。


「小姑娘,會好好的幫你找工作喔。明天開始就有個稱為奴隸的好工作了!」


奴隸商還有另外一人在那裏猖笑著,這樣的最高級品奴隸入手一定很開心吧。

旁人雖然都看到了但是誰也沒有阻止。

這個世界,從無法從街道踏出一步的。

少女被抓甚麼的是自己愚蠢。

如果平常的我也會這樣想吧。

但是我認識庫娜。

庫娜的笑顏跟哭臉,全部都刻在腦中。

所以無法放著不管……就算她跟我見死不救遊戲中遇到的少女算是完全不同人也一樣。

這次想要一根她一起變得幸福。

我站了起來並走了出去。

排隊要重新來什麼的,那種事情根本無所謂。

我來到了奴隸商人的馬車前並開口道。


「商人先生,我認識這個女孩嘿,被委託要找到她而來到這個街區。可以放開她嗎?」

「蛤?說什麼呢。找碴什麼的還是放棄比較好。這孩子是我的商品。為了在這個街區做販賣而帶過來的。」

「我啊。從那個女孩被抓捕的一開始就看到了。」

「所以阿,現在已經算得上是我的商品了。」

「誘拐也算嗎?」

「哈!這裡是街區外,法律什麼的並不存在。」

「這樣啊。那麼,在這裡把貨物直接搶走也沒什麼問題嗎?【魔銀鍊成:壱型 槍・穿】」

「霍!你在幹什麼!!衛兵阿!誰去叫衛兵來!!」


奴隸商人大喊著但是誰都沒有動。

周圍的人都看到奴隸商人捕獲女孩的過程,那無視他的請求也是肯定的。


「這女孩子是我的恩人。如果為了這女孩子我是可以殺了你的。然後,後面那男的如果再動一步的話我就殺了這傢伙。」


槍的前端刺進了奴隸商人的脖子,作為血的替代藍色粒子流了出來。

這是神之加護啟動的證據。

但是這個商人是最低位的存在。

如果插進去的話加護應該會在一瞬間歸零。

受到了我的警告,奴隸商人只能龜縮在那邊舉步不前。

那傢伙是1級上位的存在。

如果戰鬥的話是贏不了的。

但是幫助這傢伙之後逃走什麼的還是能夠做到的。

誰都停止了動作。

空氣正在凝結中。

就像是會讓人疼痛般的寂靜。


「真是的,都做了些什麼!這樣我計劃不就浪費掉了嗎!」


在這場所不一樣的聲音響起。

雖然是怒吼但是出奇的可愛,很多東西都浪費掉了。


「那個……為什麼還起得來呢!」


奴隸商人呆然的嘟囔著。


「布上面沾著藥對吧?我的話毒物對我的身體不會起效果。父親大人自小就餵著大量的毒藥,培養了耐性了。」


……很久以前聽過著件事。

庫娜的父親挺斯巴達的,對待子女好像也會進行徹底地鍛鍊。


「那麼為什麼會被抓!」

「因為付不起入場費,所以想說當作商品被帶進去就好了,到了裡面之後在逃走就可以了。所以才特地向奴隸商人搭話的不是嗎?」


奴隸商人跟那個助手只能呆的張開了嘴。

什麼啊那個亂來的程度。


「但……但是就算是火狐,只要有著那個符咒的話。」

「是這個玩具嗎?」


火狐少女眼中閃著赤色光輝。

同時符咒同時全部被燃燒了。


「真是粗糙呢,只是製造噪音干擾型的符咒而已。因為型式過於簡單,要關上也是很輕鬆。加上威力又弱。再加上無謂貼了很多符反而互相干擾了。雖然逃跑變得很輕鬆,但是這般簡陋反而讓人不快。」


從全身,閃爍著向上噴發赤色火焰。

火焰之咖之咖,商人皮膚被燃燒,藍色粒子流出。

恐怕那傢伙的話,另外一個1級上位的也能夠贏過吧。


「阿~!啊!!已經可以了!!饒了我吧是我不好。」


一邊聽著商人的叫喊聲,火狐少女一邊出走馬車。


「那麼,出發吧,那裏的小哥。妨礙我的計劃的責任可以好好的負責嗎?」


就像在開玩笑一般,女孩那樣地說道。

那樣舉止微妙的讓人覺得很懷念。


「看來是我多事了。」

「被男生拯救什麼也是第一次體會到,作為女生而言滿開心的。所以不算是多事喔!」


庫娜一邊露出在遊戲時代不太長展現的笑顏一邊說道。

就我所知,庫娜應該是更無口更不情緒化。

對他人也沒什麼興趣的少女才對。

看著少女地微笑。

讓我覺得開心得不得了。


「這樣啊……那樣就太好了,我們去對面說話吧!」


我們兩個人從隊列中脫離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