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五章 第9話 暗殺者說服

發表於 2019-07-22 21:50:23

按計劃虜獲了弗朗特魯德伯爵的心。

如果是前世的我,應該可以毫無感慨,淡然地完成該做的事,但是現在的我卻感到相當痛苦。


很高興我們為彼此而成功了。

但我沒有那麼樂觀,以為色誘這東西肯定會成功。

如果不成功的話,我已經準備好了備用計劃,與色誘相比,這個計劃惡毒得多。

然後,我在借來的房間等著他。

現在,已經脫去露這位貴族千金的面具,以羅格·托瓦哈迪的身份在這裡。

正因為他為每個人準備了單人房間,所以這個房間里只有我一個人。

門被用力的打開了,這是一個文雅的貴族所不具備的舉止。

想必是相當期待露的回答吧。


「露,請告訴我你的答案!」


他興高采烈,滿懷希望地問我。

手上拿著一束美麗的花。


「對不起,你愛的女人不在這裡。」


冷酷地說出現實。


「你怎麼進來我的宅邸!?」


「最好不要吵鬧……如果吵鬧,她就沒命了」


弗朗特魯德伯爵呆然地轉過身,關上門,推了他一把就踉蹌不已,然後絆倒在我準備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你究竟是誰!?」


「你說是誰,真是出乎意料啊。就是你想陷害的對象。羅格·托瓦哈迪,不能說不知道」


他無言以對,轉移視線。


「為什麼?」


「為什麼?你是在告訴我,為什麼我發現你在王君的企圖?你是在說,為什麼本該在遙遠邊境的托瓦哈迪的我會在這裡?你是在告訴我,為什麼會發現弗朗特魯德伯爵作偽證?不,也許你在問為什麼知道露這個少女與你之間的戀愛關係?」


為了有利地進行談判,讓對方覺得自己什麼都知道。

實際上,我大概都知道。

弗朗特魯德伯爵的臉色蒼白。


「我們談談吧。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紳士的活下去。但是…… 這次的事情真的讓我很生氣。 根據朗特魯德伯爵的態度,我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一邊這麼說,一邊扔項鏈。

昨天,作為露的我所掌握的東西,為了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說了是母親的遺留的寶物。


「那個,那是露的」


「啊,我以為可以用來做談判的材料。」


「別開玩笑了!她跟這件事沒關係!」


「沒關係,是你的戀人吧。……居然會因為戀人而冒生命危險。 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我同情你」


「我和她不是戀人!」


「……還沒有吧。聽說他在部下離開的時候喊了你的名字?事實上,弗朗特魯德伯爵就這樣動搖了」


「啊,不會為了她而改變自己的意志。我為了弗朗特魯德家,連父親都殺了。讓我捨棄戀愛中的一兩個女人吧」


頭腦好像不壞。

當人質被劫持時,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覺得人質沒有價值。

因為只要有價值,對方就會利用。

只是演技太差了。大概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修羅場吧。

相反,我對付這種人也有一定的經驗。

『說服』事件容易的事。


「原來如此,那麼今天就回去吧。明天,我會帶她一兩根手指作為禮物。對了,你想知道她沒事吧。用砍下的手指上滴下的血寫信給你吧?我每天都會給你送去,直到手指沒了為止」


把臉湊到耳邊低聲細語。

載著真正的殺意。

不管他有多逞強,他的日常生活都與死亡的氣息相去甚遠。

第一次接觸到的冰冷世界和真正的暗殺者所發出的殺意。

這足以打破他的虛張聲勢。


「等一下。露沒事吧?」


「啊,我向你保證,只要你不做奇怪的事,我就會鄭重對待。」


「目的是什麼?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哦,你似乎很明白。」


我想鼓掌。

他的牙齒因為恐懼而嘎吱作響,儘管如此,思考還是沒有停止。

當我在不殺他的情況下進行談判的時候,我清楚地意識到我的目的不是報復。

不在這裡襲擊我,也不叫人來,都是正確的。也知道不可能抓住和勇者一樣的怪物。


「在審判中作證的時候,讀我準備的劇本。如果能做到這一點,我就把她還給你」


把信隨便扔給他。

看到上面寫的東西,他汗流浹背。


「要我我背叛卡羅納萊侯爵。不行,他是我的恩人」


「……恩人啊」


上面所寫的內容,是被卡羅納萊侯爵威脅,讓他拿著金錢,被騙去作偽證的。

這次的幕後黑手是卡羅納萊侯爵,他想讓我背上罪名。


「首先,如果說出這樣的話,我就完了。這等於是企圖冤枉卡羅納萊侯爵」


「啊,那沒關係。弗朗特魯德伯爵不會因此被問罪」


扔出別的資料。

那裡有關於受害者實際被殺地點的情報和證據,以及卡羅納萊侯爵指使周圍的貴族搬運屍體的痕跡。

……其實這是一部分真實和大部分的編織而成的贗品。雖然大致上沒有錯誤,但是還缺少必要的信息。


儘管如此,也足以欺騙一個因恐懼和緊張而視野變得狹隘的男人。

現在這樣就可以了。

此時此刻,全國各地的情報人員都在努力完善這些資料。

雖說如此,即使資料變得完美,也遠遠不足以打擊卡羅納萊侯爵。我需要這個人來填補這一步。


「怎麼會,怎麼可能做到這種地步?因為,自從這個計劃實施后的短短幾天,就收集到這麼多情報和證據到我這裡來。怎麼算都不對!」


「不知道嗎?和勇者不同,聖騎士是由女神選出來的。女神在枕邊告訴我。說有東西阻礙了我拯救世界。然後醒來后就在王都」


令人發笑的廉價的謊言。

可是,壓倒性的情報傳遞速度和移動速度,雖然是不可能的兩件事,但也只能認為是神的功勞。

加上,我從以前開始把【殺死魔族】的術式在全世界推廣的時候,便利地使用著神托這個言詞。

如果是貴族的話,【聖騎士】羅格·托瓦哈迪能聽到女神的聲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女神說了。那些阻礙我拯救世界的人,今後將不會有任何祝福……你的人生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我,我可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想過會妨礙拯救世界什麼的,不想被女神拋棄,我是……」


「跟你有什麼打算沒關係,事實上,我被女神選中了,妨礙了我拯救世界。」


他從椅子上滑下來了。

那麼,這樣鞭子就足夠了嗎?

說服的基本是糖和鞭子。

用鞭子狠狠地打了之後,就得給他吃糖了。


「但是,只有一個可以拯救的方法。照我說的去作證。還只,你是想阻止我不要妨礙你?倒不如說,如果協助我的話,就會幫助拯救世界。女神也很高興。今後的人生,也許能得到女神的祝福」


「幫助你拯救世界嗎?但是,如果背叛了卡羅納萊侯爵,在貴族社會,而且我需要錢、非常需要錢」


「沒必要在意。不管怎麼說,卡羅納萊侯爵在審判之後就是罪人。罪人既沒有權威也沒有地位。背叛了誰也不會責備。而且錢就在這裡。如果你協助的話我會幫你的」


我從【鶴皮袋】中取出裝滿金幣的袋子交給他。

這個國家已經開始使用紙幣了,但是在與其他國家的交流中,金幣仍然在使用,在國內也仍然可以使用。

使用金幣而不是紙幣,是為了支配他的心,選擇了更加有金錢實感的東西。這個重量、聲音和光輝讓人心瘋狂。

他的眼神改變,打開金幣袋,確認裡面的東西。


「好厲害,這個數量」


「這是小氣的卡羅納萊侯爵約定的三倍。所以,你父親的債務就能輕易解決了。已經沒有必要再跟隨那樣的暴發戶。不僅如此,還可以讓領地更加繁榮起來」


卡羅納萊侯爵犯了各種各樣的錯誤。

正因為想加快計劃做了太多草率的事情,所以到處都是做過的痕跡。

最重要的是,為了收買卻吝嗇花錢。

在最關鍵的證人收買中,只能說一千枚金幣的狹隘和器量勒緊了他的脖子。


「啊,啊啊,啊啊」


鞭子后的糖果想必很有效。

再推一把,他的心就完全斷了。

雖然談判的基本是糖果和鞭子,但一流的人會在這裡補充佐料。


「而且,想讓欺騙你並榨取你的卡羅納萊侯爵大吃一驚吧。」


「那個人騙了我?什麼事?」


「難道你沒有注意到嗎?」


他聳了聳肩。


「你感恩于卡羅納萊侯爵買下父親買來的破爛東西。因為他介紹了這些暴發戶,你可能認為,因為他介紹了一些暴發戶,你可以通過出賣貴族的尊嚴來賺錢?」


「你說得對。要不是他給我買了那些破爛,弗朗特魯德家早就完蛋了。介紹那些暴發戶的就是他。所以,我才不會背叛他」


這不是演戲,這傢伙好像真的把卡羅納萊侯爵當成恩人。

這真是傑作。


「……老實也得有個分寸。你父親收藏的藝術品雖然也有贗品。但是百分之九十是真貨。剩下的一成都是逼真的贗品,非常有價值」


「騙人!我找了好幾個鑒定師來確認」


「不管有多少人,都是卡羅納萊侯爵的介紹吧。卡羅納萊侯爵的氣息懸掛著喲。給你看點有趣的東西吧。是你賣給卡羅納萊侯爵的藝術品,那個買方的名單。比如,加拉提亞的項鏈在干拉男爵家裡,平底爐的罐子在馬爾伊達子爵身邊,法蘭·浮雕的風景畫在豪商巴洛爾那裡,卡羅納萊侯爵全部都高價出售了。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這裡面應該有一兩個熟人吧。你可以去拜訪宅邸看看。他們會心情舒暢,誇耀自己的寶物,說它很昂貴」


「不會吧,那種事。」


「雖然你父親很愚蠢,但是看東西的眼光是確實的。藝術品有超過收購價格的價值。如果你以合理的價格出售,你現在不僅沒有欠債,而且還很有錢。還有,介紹給你的那些暴發戶,他們收取了卡羅納萊侯爵的中介費。卡羅納萊侯爵不需要耍花招,和弗朗特魯德家不同,他在任何損失都沒有的情況下掙錢。總而言之,弗朗特魯德伯爵被當成了食物。你能原諒這個嗎?」


稍微調查了一下就笑出來了。

像這樣巧妙地欺騙並進行剝削的案例並不多見。

弗朗特魯德伯爵雖然聰明,但卻不諳世事,而且太過深信父親是愚蠢的。

很容易就被利用了。


「……我,我,為什麼會這樣……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那就讓他付出代價。這裡有證據表明真兇是卡羅納萊侯爵。只要一個證詞,卡羅納萊侯爵就完蛋了。審判結束后,你可以用這筆錢重生,和回來的露一起」


「報仇雪恨,金錢和露是我的東西,啊,啊啊,多麼美好的未來啊」


「女神的祝福一定會降臨在拯救世界的你和露身上。」


「女神會原諒我的。在女神的祝福下,得到露和幸福」


聽到他咽口水的聲音,弗朗特魯德伯爵緊緊抱住金幣袋。

他從恐懼中解脫出來來,眼裡只映出最美好的未來。


談判的基本是糖果和鞭子,……在那裡我追加的要素是復仇心。

弗朗特魯德伯爵已經是我操縱的人偶。可以隨心所欲地讓他跳舞。

到此,我在王都的工作結束了。

趕快回到托瓦哈迪吧。

然後用全世界的眼睛和腳,將卡羅納萊侯爵逼入絕境,在審判那天,用無辜的表情去陷害那些想陷害我的傢伙。

讓他一生都在牢獄里後悔對我出手。

Jacky 發表於 2019-07-22 22:03:15
感謝翻譯
夏目 發表於 2019-07-23 04:45:05
所以我說露怎麼辦?
多一個男後宮我覺得可以喔
沒沒事
發表於 2019-07-23 13:51:01
翻譯辛苦了
源君 發表於 2019-07-23 18:33:08
男人嘛,無非就是金錢和女人XD
發表於 2019-07-24 08:23:33
所以說露呢?很好奇啊……
chase 發表於 2019-08-14 07:32:07
所以我說露怎麼辦?
多一個男後宮我覺得可以喔
沒沒事
這就很膩害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