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五章 第16話 暗殺者解除戀愛魔法

發表於 2019-08-13 22:08:24

起身一看,身旁的瑪哈睡著了。

自從一起生活以來,這是第一次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完全放鬆下來。

她的情況,總是嚴肅地做著決定,很少露出破綻,少有機會讓她露出微笑。


「……塔爾特、迪亞、瑪哈如果不和我見面的話,是不是已經死了?雖說已經知道了,但是直接說出來的話還是有問題的」


雖然能簡單的說這是命運的安排,但已經不是那種可以隨意丟棄的人偶了。

我之所以轉生到這個世界,是為了阻止暴走的埃波納。

但是,看著瑪哈的睡臉,就覺得是為了救她們而轉生的。


「早上好,羅格哥哥」


瑪哈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醒來。

大概是太累了吧。

一開始讓瑪哈隨心所欲,後半部分是我帶領的。

就如我所想的那樣,只靠學習是有限度的,瑪哈為此感到懊悔。

而且,不服輸的瑪哈拚命想學這種東西也很奇怪。


「早上好,瑪哈。身體還好吧?」


「不要緊。……羅格哥哥欺負我」


我看著他的眼睛。

雖然是第一次,但是有點太粗暴了。

因為太可愛,以至於失去了理智。


「不好意思。我給你泡杯茶」


「不行,那個我來做。給羅格哥哥泡茶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工作」


「原來是這樣啊」


三個人住的時候,大部分家務是作為專屬傭人塔爾特的工作,但泡茶是瑪哈的工作。

瑪哈站起來,披上房間的衣服就那樣去廚房。

配備廚房也是高級旅館的特徵。如果是普通的旅館的話,不會每個房間都準備那樣的東西。

漂來一股茶香。

聽見敲門聲,籃子從門底下推了進來。

旅館的早餐服務。是正好的時機。

瑪哈把茶拿來的同時,還拿回了籃子。


「吃早餐吧」


「是啊,昨天運動后肚子餓了。」


「羅格哥哥平時明明很帥,偶爾也會說那種大叔味的話吧。性騷擾啊?」


大叔的味道……有點受傷。


「小心點」


「嗯,就這樣。希望羅格哥哥比誰都帥」


瑪哈微笑著,我也微笑著。

一如既往的一杯茶,瑪哈的茶對每一個角落都有了關懷,是一種安寧的茶。

然後,三明治。

……嚇了一跳,雖然沒怎麼期待,但是很好吃。


「這是馬路易的麵包啊。」


「你很明白啊。這裡供應那裡的麵包,裡面的食材也是高級品。這家旅館是上流階級的御用品」


馬路易,是在街上屈指可數的麵包店,在穆爾特居住的時候經常去。

而且,這個麵包好像是今天早上送來的。原來如此,不愧是瑪哈選擇的旅館。

我會記住這個旅館的。


「呼,肚子平靜下來了,要回去工作了……其實,我有不得不說的事情」


這麼說著,瑪哈把裝有文件的信封遞了過來。

快速瀏覽一下。


「這是……很可疑啊」


「嗯,非常可疑。我們已經命令當地情報人員做進一步調查」


瑪哈的資料顯示,從這裡西北的城市,比爾諾魯這個相當大的城市裡發生的異常情況。

最近,不僅地震頻發,一個月內也出現了十幾名失蹤者。

不僅如此,我的通信網使用的線被切斷了。

那個,塔爾特揮舞我做的刀,即使在魔力強化的狀態下也無法切斷的東西。

現狀,那邊的通信網是環狀結構,即使一側斷了也能反過來在周圍進行通信,所以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那樣的東西被切斷這件事本身是異常的。

伴隨著失蹤者的出現,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說不定是魔族呢。而且是個相當聰明的傢伙」


「你設想的是什麼情況?」


「迄今為止,我把甲蟲、獅子、肉體派魔族接二連三地殺害了吧?因此,我認為魔族會提高警惕並使用迂迴的手段。這次的事情能想到的是秘密地做好大屠殺的準備,一旦這件事情結束,一瞬間就會把街上的人全部殺死。並且,在製作了【生命之果】后,在麻煩的傢伙來之前逃跑。採取了那樣的手段。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沒有更多的情報,就不能推測出其精髓了,比如說提前把這座城市的地下室挖出一個空洞,然後一下子全部坍塌……如果使用這樣的手段,現在地震就會頻繁發生,在緊急情況下,它可以在一瞬間把這座城市的居民全部殺死。


「是的。 從甲蟲魔族的事情來看,從殺戮結束到結出【生命之果】還有數日的緩衝。但是,如果能在一瞬間殺死城裡所有的人,就能在我們察覺到事態發展並趕到之前完成一切……也許會這樣想」


沒錯,一般情況下發生事件→進行調查→和能夠對應的人聯繫→對應的人趕到現場,不管怎麼著急,每個過程都要花費數天的時間。

如果事情按照我預想的那樣發展,魔族早已做好了準備,就可以無謂地抱著【生命之果】逃走了吧。……是的,除了我以外。


「我認為情報網非常優秀」


但是,只有我在那個常識以外。

如果這個國家發生任何事情,會立即通過情報網察覺,並通過飛行在當日內趕到。

雖說是魔族,但不知道那件事。

正因為如此,才能及時趕到。


「還有一件無論如何都非常在意的事情。」


「說說看」


「為什麼魔族只出現在阿爾凡王國呢?普通地考慮,如果要避開戰鬥,瞄準勇者和羅格哥哥不在的國家會更安全吧?奧克、甲蟲與獅子,三體魔族相繼瞄準了這個國家。如果這次的異常真的是魔族造成的,那就是第四個了?很明顯的異常,只能認為是故意瞄準這個國家」


「我當時也覺得很疑惑。正因為魔族的目的是誘導勇者殺戮,所以才故意盯上這個國家。實際上,那位奧克魔族明確說是以殺害勇者為目的。但是,即使不像這次這樣遇到勇者和我,出現在這個國家還是很奇怪的」


從過去的文獻來看,沒有一個國家會持續受到襲擊。

正因如此,周邊各國向阿爾凡王國簽訂了借出勇者的約定。


如果只襲擊阿爾凡王國的話,就不會做那樣的事。

魔族和魔王的出現是歷經數百年的災害,各國有各自的經驗技術。因為各國都做好了本國遭受襲擊時的準備,所以魔族應該無論哪個國家都會襲擊。

儘管如此,卻不那麼做。

也就是說,只有這次的不規則存在,因為某種理由不能瞄準阿爾凡王國以外的國家


「手頭的情報材料不夠啊。首先,一邊收集情報,一邊處理眼前的問題……謝謝你。如果有這份文件,可以做很多事情」


魔族的事問魔族最快。

幸好有那個線索。


「如果能幫上忙就好了。我洗完澡就回奧爾娜。從白天開始就有一個重要的會議」


「好忙啊」


「是啊。但是,這是我的職責。雖然很辛苦,但我很自豪能成為你的力量」


說完就消失了。

……是個好女人。

我再次這麼認為。

那麼,我來做我的工作吧。





從那以後我又回到了托瓦哈迪。

一邊調查著疑似魔族暗中活動的城市,一邊嘗試著與蛇魔族米娜接觸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羅格大人,您辛苦了。」


「你又閉門不出了。」


「兩個人都結束了今天的訓練吧。」


塔爾特和迪亞點了點頭。

兩人正在對我出發時交給他們的作業進行最後的調整。


「羅格在幹什麼?」


「啊,現在是對在審判中有所幫助的弗朗特魯德侯爵的後續工作。」


「啊,就是那個啊。喜歡上女裝的羅格了吧?怎麼辦呢?」


「我正把作為露的信寄給他。告訴他我安全返回領地,想見你。兩個月后我要去王都,你等著我吧」


那封信是用女性筆跡寫的。

這也是暗殺者的技能。


「那隻是為了爭取時間而已吧。」


「這樣就足夠了。兩個月之間多次進行書信往來。……通過這種往來,將露的言行和喜好、習慣巧妙地排除在弗朗特魯德伯爵的理想之外,不斷地加大與弗朗特魯德伯爵心目中理想女人的偏差。賭也可以,可是兩個月過去了,愛情已經清醒了。還有就是,如果直接見面演出一個小小的契機的話,兩個人的戀情就結束了」


如果露單方面一意孤行的話,弗朗特魯德伯爵可能會變得自暴自棄。

因此,首先是騰出時間,然後一點一點地扭曲對露的思念。

然後,最後讓對方搖頭。


「真是太麻煩了。」


「因為他工作很努力。作為那個禮儀,同時也要用最漂亮的結束方法。為了讓這段戀情結束而感到安心,什麼都不留下的結束方式」


人心易變。

更何況,露和弗朗特魯德伯爵之間產生的戀愛,是暫時性的戲劇性演出。

通過對彼此不甚了解,了解對方未知的部分,意識到對方並非理想的對象,通過理解對方而失去興趣。


「現在的羅格大人,有點害怕……那個,就算羅格大人對我冷淡,我也會一直喜歡羅格大人」


「塔爾特是個愛擔心的人。剛才說的話,我還以為自己會被批評呢」


「那個,我沒想過羅格大人會拋棄我。只是,那個,稍微有點害怕」


「不用那麼慌張。這樣玩弄人心的人害怕是理所當然的感情……和二人說這種事的是我自己的撒嬌哦。因為相信你們會接受這樣的我,所以才能說出來」


只是,如果只是想被喜歡,就不會不露出自己的另一面。

儘管如此,讓他們看到的是因為相信兩人,為了傳達因為露的事而擔心的二人沒關係。


「是!沒事的」


「如果討厭這樣的事情的話,我從一開始就不會喜歡上你。」


「這樣啊」


我微笑著寫完信。

把那個綁在信鴿的腳上。

這隻信鴿不是托瓦哈迪的,而是弗朗特魯德伯爵送給露的。

他大概從沒想過,為了傳遞愛的信鴿會帶來離別。

白色的鴿子振翅高飛,飛向天空。

弗朗特魯德伯爵的事就此結束了。

咳了一聲。


「塔爾特、迪亞,明天交作業。就這麼辦吧」


接下來,就讓我好好看一下,我不在的時候她們所得到新的力量吧。

發表於 2019-08-13 22:15:32
翻譯辛苦了
Jacky 發表於 2019-08-14 02:40:58
感謝翻譯
Joshua 發表於 2019-08-14 03:15:27
感謝大大翻譯
chase 發表於 2019-08-14 11:18:03
翻譯流弊,感謝翻譯
Odean 發表於 2019-08-15 22:39:19
可憐的工具路人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