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19話 暗殺者暗殺

發表於 2019-04-15 00:34:07

被馬車搖晃著。

 

范卡爾伯爵夫人收到了瑪哈提出的新商品介紹,並表示請一定要來。

 

正因如此,才帶著新商品乘馬車前往范卡爾伯爵領地.。

 

為了前往,伊魯古將銀髮染成黑色,戴著眼鏡。

 

只要這身打扮,即使沒有別人看到,也不再是羅格·托瓦哈迪,而是作為伊魯古·巴洛爾。

 

隔壁坐著瑪哈。她總是很酷,今天卻興高采烈地哼著歌。

 

 

 

「好久沒和伊魯古哥哥在一起了。」

 

「離別還不到一個月。」

 

「對我來說,伊魯古哥哥不在的十天太長了。」

 

 

 

瑪哈撒嬌似的依靠過來。

 

這樣的撒嬌方式,在穆爾特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來。

 

是寂寞的反動吧。

 

 

 

「奧爾娜代表代理瑪哈,沒有必要來這裡吧」

 

「雖然沒有必要,但我很想見你。我已安排好今天一天不在。也有貝爾伊德呢。」

 

「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嗎。」

 

 

 

為了支援暗殺,使用巴洛爾商會的力量只有瑪哈才能做,但表面的工作可以由貝爾伊德來應付。

 

 

 

「還有,伊魯古哥哥。被拜託了,拿到那個吧。」

 

「這樣啊,我等著好消息。」

 

 

 

那是神器。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怎樣,都無法用人手來製作。存在不可能的性能的武具。

 

材質、加工工藝,一切超出常理,所說的稱為神器。

 

我曾預測,S等級技能【魔劍生成】中產生的武器還殘留在各地。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目前最有可能是勇者、擁有氏族獵犬的少年所擁有的魔槍 蓋伊·博爾格

 

曾經大戰英雄揮舞的魔劍 佛拉格拉克

 

為了殺死勇者,使用這樣的武器也許會變得輕鬆。

 

所以,我花了很多的資金,想要得到更多的神器。

 

 

 

而且,不僅僅是單純的使用,如果看實物的話,參考那個說不定能做更強而有力的魔術和武器。

 

 

 

「瑪哈,總是在幫助我,謝謝。」

 

「不客氣。……嘿,伊魯古哥哥。去那邊之後和塔爾特有了進展嗎?就男女關係而言。」

 

「不可能有的。」

 

 

 

我這麼一說,瑪哈就驚訝地嘆了一口氣。

 

 

 

「是嗎?但是,很辛苦吧?伊魯古哥哥,偶爾會去娼館發泄,在老家不能去那樣的地方,會很困擾吧?每次說去迪亞大人那裡,其實是去娼館的時候,塔爾特都快哭出來了。乾脆和塔爾特的話,那孩子也會高興的。」

 

 

 

……一瞬間,嗆著了。

 

去娼館的事曝光了,也是因為有使用塔爾特這種說法。

 

 

 

「你為什麼想成為那樣的關係?」

 

「以前就這麼想,伊魯古哥哥就是想把我們放在遠離戀愛感情的地方呢。」

 

「我們是一家人。你以為我們在一起多久了?」

 

 

 

就這樣度過了。花了好幾年時間,培養了作為家人的羈絆。

 

現在,也能想起與她們相遇之後的每一天。

 

所以才會想。與那樣的不同吧。

 

 

 

「但是,小時候肯定認為伊魯古哥哥是個值得依賴的哥哥,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我們會成長的。成長了的話,就會有這樣的感情。身邊有比其他任何男性都優秀的人,怎麼可能不愛上他呢。伊魯古哥哥……最痛苦的是對方也不理會,一直被無視。尤其是塔爾特,一個字也不說。繼續保持這種態度的話,總有一天會爆發的。」

 

 

 

無論到哪裡都是認真、嚴肅的聲音。

 

啊,是嗎。瑪哈是為了塔爾特說的嗎?

 

 

 

「我們拋開先入為主的觀念,看看塔爾特吧。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接受。」

 

「因為有迪亞大人在。我覺得那邊也沒有問題。那孩子,不管是第二位也好,方便的情婦也好,如果能讓羅格大人愛我,什麼都無所謂吧。沒有比這更方便的女孩子了哦?可愛的乳房很大也是重點。羅格大人本來就是貴族吧。應該有一兩個妾。」

 

「原來是這樣啊。」

 

「就是那樣的。因此,大家是不是都理解為伊魯古有兩個非常喜歡的女孩子呢。」

 

「沒有增加一個人嗎?」

 

「當然,我也愛你。只是,積極的攻擊在稍後再進行吧。讓奧爾娜更加成長,使情報網更加細緻地張開,如果我絕對不能放手的話,我會以此為盾牌進行交涉。因為那樣成功率比較高。伊魯古哥哥教給我們的。談判如果不是平等立場的話是無法達成的。」

 

 

 

穩健。現在瑪哈已經是絕對不可缺少的人才。

 

如果變得更重要的話,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放手。

 

 

 

「真是個優秀的徒弟。」

 

「嗯,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瑪哈抬起頭來微笑。

 

那個動作很有魅力,讓人心情澎湃。

 

……曾是孩子的她們正在成為女人嗎?那種理所當然的事都沒注意到,我還差得遠呢。

 

本來是打算換胎換骨,得到普通感情的,但是這邊的精進似乎還不夠啊。

 

 

 

 

 

 

到達范卡爾伯爵領地。

 

是一片廣闊的農田,一片綠意盎然的土地。總覺得有點像托瓦哈迪。

 

但是,拿著劍的傢伙正在四處巡視著。

 

他們會來這裡。

 

正因為做了虧心事,才使用這樣的私兵吧。

 

打開馬車的窗戶,莞爾一笑。

 

 

 

「為什麼來范卡爾?」

 

 

 

威懾地問過來。我對那個微笑。

 

 

 

「我們是奧爾娜的人。我來給夫人介紹新化妝品。這是夫人寄來的邀請函。」

 

 

 

連同那句話一起,可能是事先聽過邀請函,男子們說『跟上來』。

 

然後,看到被帶路的宅邸嚇了一跳。

 

雖然覺得領地和托瓦哈迪有些相似,但是宅邸完全不像。

 

 

 

豪華絢爛,從使用的素材來看就不同。不是用一般的磚頭,而是用白色光澤的石材,精心設計。

 

無論如何,在這樣的領地里應該賺不到那樣的錢。

 

 

 

「歡迎光臨。我很期待奧爾娜的新商品。」

 

 

 

宅門華麗地打開,略顯肥胖、身材矮矮的夫人搖擺著像金魚一樣的禮服走過來了。

 

雙手嘩啦地戴戒指,脖子上戴著大大的藍寶石項鏈。

 

……而且,用花俏這個詞無法表達的濃妝。

 

 

 

「范卡爾伯爵夫人。感謝您這次的邀請。這次的新商品是自信之作,首先我想讓像范卡爾伯爵夫人那樣真正美麗的貴婦來使用。」

 

「嗯,你說得真讓人開心啊。進來吧!塗上奧爾娜的乳液后,皮膚狀況很好。下次的新產品也一定很厲害吧。」

 

 

 

就這樣,我們被邀請進了房間。

 

 

 

 

 

 

作為新商品,準備的是乳液的新型。

 

在迄今使用的橄欖油中加入少量杏仁油,使香氣更香,塗抹時肌膚的顯色效果更好。藥效成分也進行了改良。

 

 

 

雖然是小改變,但是這樣的對象比起質量,在世界上只有自己在嘗試新商品的特別對待才是最重要的。

 

我和瑪哈一昧地煽動范卡爾伯爵夫人。

 

 

 

「正因為你是了解真相的人,所以希望你嘗試一下。」

 

「如果你認可的話,其他的女性一定會想要的。這有很大的影響力。」

 

「正如她所說。今後,在新商品完成的時候,請你首先使用。」

 

 

 

這種話我重複了好幾遍。

 

輕而易舉,連續不斷讓范卡爾伯爵夫人變得心情愉快。

 

……很容易。

 

這樣一來,心情好的話,在閑聊中夾雜著的無意提問,可以任意地提取必要的信息。

 

 

 

問了最近范卡爾伯爵領景氣好的理由,回答說是因為和鄰國的生意很順利.。

 

即使問了那個內容,也說不太明白。一開始以為隱瞞了,但好像真的不知道。

 

我擅長看穿謊言。她真的不知道。

 

 

 

我覺得太好了。如果知道做什麼生意的話,她也不得不殺了。

 

因為丈夫過世后,有可能繼續做那個生意。

 

然後,進一步收集信息。

 

 

 

「老公睡覺前一邊賞月一邊慢慢品嘗紅酒,這是最大的樂趣。」

 

 

 

看,無意中泄露了有用的信息。

 

伯爵夫人說范卡爾伯爵三天後回來,他的房間在二樓的南邊,就寢前在陽台眺望月亮,慢慢品嘗著紅酒是最大的樂趣。

 

 

 

「真的,我丈夫的生意很順利。因為,兩、三年前,都還是窮貴族,也沒能好好地奢侈一下。能像這樣打扮得這麼漂亮真是太高興了。」

 

「恩,我們也要感謝,托你的福,這樣就能看見美麗的范卡爾伯爵夫人了。」

 

「啊,你真棒。呵呵。」

 

 

 

范卡爾伯爵夫人興高采烈地笑著。

 

她不知道。

 

為了她們的幸福,由於賣給鄰國的情報,有多少士兵喪命了?數以百計的人在街上被毒品打亂了人生變成廢人了。

 

就這樣放任不管的話,數千人、數萬人的屍體和廢人就會堆積起來。

 

 

 

……成為羅格的我和第一次一樣是暗殺者。但這次不是普通的工具。殺不殺由自己決定。然後,這次就決定了。

 

應該殺了他。

 

 

 

 

 

 

三天後,我和塔爾特一起來了。

 

上回為了事先調查,因此沒有帶上來,但是要殺的話,需要作為助手的塔爾特。

 

……之前瑪哈的話讓我很在意,但現在集中在暗殺上。

 

宅邸位於視野良好的位置,不過距離三百米遠的話,還是有容易躲藏的地方。

 

 

 

宅邸的警備比前幾天森嚴。大概是因為主人范卡爾伯爵已經回家了吧。

 

隱蔽在看得見宅邸的小山丘繁茂的草地上。用土魔術輕輕地挖掘大地,趴在地上,在上面蓋上草和泥土。

 

太陽已經下山了,所以從遠處看不出來。

 

 

 

如果沒有前幾天的情報,在他回來之前必須埋伏好幾天,所以必須採取潛入宅邸殺人的麻煩步驟吧。

 

但是,范卡爾伯爵夫人高興地告訴了范卡爾伯爵回來的那一天,也沒有必要特意潛入宅邸。

 

 

 

趴著的我,手中有用魔術製作的筒子,已經放入了鎢的子彈。

 

擁有魔力的人,在無意識的時候將某種程度的魔力纏繞在身體上,比普通人更加堅固。一般的事不會死。

 

那個目標范卡爾伯爵也是一樣。

 

 

 

即便如此,槍擊的話還是可以確切殺掉的。

 

托瓦哈迪的眼睛注視著二樓陽台的一點。如果是這個眼睛的話,這個距離也可以看的十分清楚。

 

變成很深的集中狀態,把其他的東西從視野里趕出去。

 

代替變成那樣的我,助手的塔爾特在周圍警戒著。

 

正因如此,才能夠將意識集中在狙擊上。

 

 

 

十分鐘后,身穿浴袍、帶著酒盃的胖中年出現在陽台上。

 

仰望月亮,臉上浮現出充實的笑容。好像說這個世界上自己才是最幸福的。

 

 

 

「老公睡覺前一邊賞月一邊慢慢品嘗葡萄酒,這是最大的樂趣。」

 

 

 

那句話是正確的。

 

多虧了這個,我才能這麼輕易就殺了你。

 

在陽台上看月亮,不防備的情況狀況對狙擊方便。

 

沒有必要潛入宅邸。

 

 

 

提高集中力。幾乎無風,距離320米。……這樣的話就不卸下來了。

 

啟動火魔法,在筒內引起爆炸.。

 

因為筒本身被特殊的靠墊覆蓋著,所以起到了消音器的作用,幾乎沒有聲音。

 

超重量、超硬度鎢彈以音速噴出,不到一秒就能達到目標.。

 

輕而易舉地穿透頭蓋,憑借那壓倒性的運動能量將頭炸飛。

 

 

 

「撤退了。」

 

「是,羅格大人。」

 

 

 

告訴塔爾特,我們就那樣逃進了山裡。

 

就這樣穿過山路走到對面的街道上,追兵就不會找到了。

 

 

 

狙擊這種概念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的。暫時會去找房子里不可能有的暗殺者吧。沒問題地逃跑了。

 

世界上第一次暗殺成功了。

 

 

 

自己承認需要,以自己的意願殺死他。

 

曾經的我,對殺人這一行為毫無感覺。

 

但是,現在的我又如何呢?

 

雖然有一點,但是心跳變快了。

 

無緣無故地停下腳步。什麼啊,這種感情,搞不清楚。

 

塔特擔心地轉過身來,緩緩地來到我身邊,緊緊抱住我。

 

 

 

「塔爾特,你打算幹什麼?」

 

「總覺得。羅格大人看上去很不安。」

 

「……你看起來是這樣嗎。」

 

 

 

任憑衝動將塔爾特抱住。

 

塔特微笑著擁抱過來。聞到甜甜的香味兒。

 

這樣一來就不可思議地鎮定下來了。塔爾特的柔軟和溫暖讓我想起了平常的我。

 

……我明白了塔爾特在成長的意義。

 

深呼吸。沒事的,我還是老樣子。

 

 

 

「對不起。走吧。」

 

「是!」

 

 

 

然後,在山路上奔跑。

 

那位夫人肯定會恨殺了丈夫的人吧。

 

因為對於不知道真相的她來說,她是個理想的丈夫。

 

我並不後悔這次暗殺。但是,不要忘記。

 

因為那對羅格·托瓦哈迪來說是必要的。

發表於 2019-04-15 01:20:58
好像感覺開始會向R18進發 看到一點收後宮的感覺.....
jj 發表於 2019-04-15 13:00:27
好像不擅長描寫戰鬥場景欸 可惜 希望小說化可以改進
姆Q 發表於 2019-04-15 13:25:49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發表於 2019-04-15 13:53:41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但是這個世界沒有子彈這東西的概念,既然是一槍爆頭,也有可能子彈落在花園,這樣的話就不可能知道是怎樣做到的。就算是找到子彈,也不會懂是怎樣用子彈把人殺了。
發表於 2019-04-15 21:03:40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下一話會有交代 😬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2:49:15
感謝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