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5話 暗殺者打賭

發表於 2019-06-11 19:22:23

剛才那充滿憧憬的表情,從奧古德騎士團中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寧靜的憤怒。

他們對作為聖騎士的我尋求的,不是拒絕的言詞。

 

「一起戰鬥吧。」

 

「期待著”」

 

在這時。

我想如果不想引起風波,應該那樣說。

但是,沒有那麼做。

為了不讓他們死掉,以及作為朋友的諾伊斯。

 

「哈哈哈,玩笑開的太過分了。你看,盧格對我們施加了破壞吧。」

 

諾伊斯為了掩飾這個場面笑著搭話。

 

「不,是真心話。雖然是我與魔族戰鬥後的感想,不過,那個稍微有本事的騎士程度的話,只能成為絆腳石。在魔族面前,我無法在保護你們的同時戰鬥。」

 

想起了與兜蟲魔族的戰鬥。

在與那傢伙的戰鬥中,塔爾特成為先鋒與他戰鬥。

塔爾特因為【跟隨我的騎士們】的力量提高能力,並且使用S等級技能【獸化】。即使這樣還不夠,再加上使用興奮劑也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S等級技能本來是一億人中只有一人的英雄力量。

把那個英雄之力提高兩倍還達不到。這就是魔族。

他們這種程度的騎士根本不值一提。

 

「那麼,你帶的塔爾特和蒂亞怎麼樣?根據你提交的報告,寫著她們的負擔很大。我知道塔爾特和蒂亞的優秀。但是,我自負著能與她們匹敵,不,只是戰勝的力量,而奧古德騎士團全都是我所認可的猛者。」

 

就學園時代的成績而言,諾伊斯比塔爾特和蒂亞要好。

但是,她們在學園時代並沒有真的認真過,學校停課後變得更強了。

 

「那我問你。首先能使用【殺死魔族】的人在這裡面嗎?」

 

我和蒂亞開發的魔術,表面上是女神賜予的魔術。

已經在國內外廣為人知。

並且,如果奧古德騎士團是想打倒魔族揚名的騎士團,必定嘗試著吧。

 

「……我的騎士團里沒有可以使用它的人。」

 

「那麼,要怎麼打倒魔族?讀了我的報告書就知道了吧。我們是塔爾特阻止了魔族的腳步,蒂亞發動了【殺死魔族】,我刺中了魔族。總而言之,至少要使用魔族殺手才行。」

 

「不,但是……對了,我們來承擔停頓的角色怎麼樣?接下來由我們來完成塔爾特所起的作用。比塔爾特一個人承擔的效率要高得多。」

 

我搖頭。

 

「我說過吧。和魔族的戰鬥是緊張的。沒有餘力保護絆腳石。」

 

「我們礙手礙腳。改正一下吧!還是說,我和騎士團的力量不如塔爾特一人!」

 

「我是這麼說的。」

 

果然,現在的這句話似乎嚴重傷害了諾伊斯的自尊心。

諾伊斯扔手套。 (歐洲騎士間的決鬥方式是向地位相同的人扔手套

在那前方有塔爾特。

 

「……如果不改正的話我想申請決鬥。我也有身為騎士的自尊心。」

 

「誒,那個,是我嗎?」

 

「如果如果我戰勝了與塔爾特的決鬥,就改正剛才的話,和我們一起協力挑戰魔族。」

 

塔爾特困惑地看著我的臉。

 

「我們沒有理由接受」

 

「如果我輸了,想要什麼就說吧,用蓋菲斯家的力量來實現。」

 

公爵家的力量。

大抵上是胡說八道,但是,雖說如此感覺不到什麼吸引力。

只是,要收這個場面不得不接受。

 

「塔爾特,拜託了。接受決鬥吧。當然是全力以赴了。」

 

「哈,我會加油的。但是,可以吧,拿出真本事來。」

 

塔爾沒有什麼惡意。

但是,這句台詞對諾伊斯來說是難以容忍的。

所謂塔爾特的全力是【獸化】,不能手下留情。

可能會受重傷。

雖然這句話是擔心的台詞,但對於諾伊斯來說只能認為是被輕視了。

 

「……塔爾特。你對我的評價太低了。我只是不想被你這麼認為。」

 

「啊,那個,對不起。不是這個意思。」

 

「好。再好不過了。用決鬥來證明我的力量。

 

諾伊斯就這麼一說,就登上了庭園裡的比賽場地,騎士團的一個人把木劍交給了他。

塔爾特看起來緊張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我點了點頭,便邁出步伐走上前去。

看到這樣的塔爾特,諾伊斯露出茫然的神情。

 

「對不起。我考慮得不足。打扮成那樣是不能戰鬥的吧。你先去換衣服吧。」

 

諾伊斯身著禮服,蓋菲斯家以其武藝自豪,雖說是禮服,但也是以戰鬥為前提製作的。

但是,塔爾特穿的是女僕裝。

 

「不,沒關係。這是盧格大人給我做的衣服,雖然外表看起來是這樣,但是比那邊的鎧甲還要結實。」

 

並且,那個塔爾特的女僕裝也一樣。

塔爾特經常會以這種姿態待在我身邊等候,正因為如此才使之有戰鬥力。

 

使用魔物的素材,用魔法強化,容易動作與防禦力相輔相成。

……只有一個問題就是裙子。

讓女性穿上褲子出現在公眾場合,在這個國家被認為很俗氣,所以在考慮戰鬥的情況下不得不選擇裙子。

因為有防刃高襪子,所以沒有防禦方面的不安,但是激烈地移動的話就會捲起來。

我不喜歡塔爾特的內衣被這裡的人們看到。讓我在暗中操縱風來掩護吧。

 

「我沒想到那件衣服是防具。那麼就認真的攻擊。」

 

諾伊斯呼出放心的氣息。

這麼多自尊心被傷害還擔心塔爾特。不,沒什麼意外。

……老實說,諾伊斯從初次見面開始,不知道為什麼就被塔爾特吸引了。

 

只是,在意與面向是對異性的東西稍有不同。

沒錯,那更像是尋求母親的孩子。

或許,塔爾特很像諾伊斯的母親。

我在調查諾伊斯的事。

他是蓋菲斯公爵和傭人之間出生的孩子……啊,原來如此,作為傭人這件事也是和母親重疊的一個原因吧。

 

「塔爾特,全力以赴一擊決勝負。」

 

「是,盧格大人。」

 

「不管到哪裡,盧格都把我當傻瓜。」

 

「是否被當成傻瓜,一戰就知道了。」

 

塔爾特接過木槍。

然後深呼吸,提高集中力。

 

「那個,諾伊斯大人。我在比賽開始的同時,會用一步縮短間隔,從槍尖處往中段的位置瞄準身體橫掃。所以,請接受吧……那個,我可不想殺了你。」

 

諾伊斯的臉上充滿了憤怒。

從剛才開始,似乎相當理智,但因為現在的事情好像被打破了。

 

「……不需要更多的對話了。以決鬥的結果,我將取回驕傲。」

 

然後他舉起劍。

正統的姿勢,無懈可擊。

兩人對峙,面對面。

 

似乎是騎士團中的一人擔任裁判。

舉旗。

如果放下,比賽就開始。

塔爾特的目光投向我,我點了點頭。

 

於是……狐狸耳朵和尾巴出現。

聽到有人說可愛的聲音。

在這種狀況下也能有這樣的感想,狐狸的耳朵、狐狸的尾巴和塔爾特的搭配似乎非常出眾。

看諾伊斯的話,他似乎因為深深的集中注意力而沒有擾亂了心。

平時戰戰兢兢的塔爾特的眼睛成了嗜虐的獵人。

由於【獸化】的副作用,導致的狂暴化和興奮。

如果是平常的塔爾特,恐怕會猶豫不決地無法全力以赴吧,但是現在的塔爾特的話,會毫不留情的,放出最棒的一擊吧。

 

「開始!」

 

旗子飄落。

在那一瞬間,塔爾特消失,聽到延遲的聲音。

神速的踏入。

只有托瓦哈迪的眼睛才能追上。

雖然神速,但極其精密。單方面地邁入了槍能到達極限的距離。

 

從那裡開始按照宣言的中段橫掃。

諾伊斯勉強用劍趕上防禦。

正因為諾伊斯的高超技能,最重要的是事先聽塔爾特說要這麼做才趕上的。

 

木劍與木槍相撞而碎裂,塔爾特仍舊揮舞著。在粉碎之前,木槍連同木劍一起打飛諾伊斯。

破碎的碎片和諾伊斯一起從比賽台被彈出,就那樣好多次彈跳後,與庭園裡準備的倉庫碰撞。

 

「我贏了。盧格大人,好好地按照吩咐的那樣,一擊就決定了,請誇獎我吧!」

 

開朗,天真無邪的聲音搖著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看到那樣的塔爾特的騎士團們,都感到驚愕和畏懼。

若是聖騎士姑且不論,即使是傭人,在他們中最強的諾伊斯也無法抗衡。

一邊按住側腹,諾伊斯一邊拖著腳回到這裡。

恐怕肋骨骨折了。

 

「諾伊斯,這就是塔爾特現在的力量。並且,即使那樣的塔爾特也被魔族壓倒,竭盡全力去阻止,數十秒的戰鬥的話,他就會死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騎士團的臉上浮現的是絕望。

雖然知道魔族很強大,但卻誤解了其強大的程度。

 

甚至一擊就打敗騎士團中最強的諾伊斯的塔特爾特,如果認真戰鬥的話也不會成為對手。

由於具體能看見強度,被現實壓碎。

已經誰也不想打倒魔族立功了。

空虛的眼神,諾伊斯回到比賽場,抓住塔爾特的手。

 

「告訴我!你怎麼得到那股力量的,我要擁有力量!?」

 

說完這句話后昏倒了。

 

「快點,治療術士。」

 

「醫生已經安排好了。」

 

「擔架,有擔架嗎!」

 

騎士團的各位終於去召集能夠使用治療魔法的人。

塔爾特雖然還在【獸化】中,但卻很害怕。

諾伊斯的表情是那麼鬼氣逼人。

狐狸耳朵和尾巴消失了,回到了我這邊。

 

「那個,盧格大人,這樣好嗎?」

 

「啊,還是了解現實比較好。只是拒絕同行是不行的……如果不這麼做的話,諾伊斯他們為了立功,就自己向魔族發起挑戰,然後死去。」

 

是休克療法,但只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方法。

如果只是輸給我,聖騎士就會被當作是特別的。但是,如果輸給塔爾特的話,就沒有任何借口了。

這樣一來,能明白自己的程度就好了。

 

「有點可憐。」

 

「塔爾特真溫柔啊。」

 

摸著她的頭,癢癢地撒嬌了。

我們回去吧。

不是能呆在這裡的氣氛了。

以後必須對諾伊斯進行跟蹤。

然後……。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必須完成來這裡的目的。

騎士團的諸位聚集在諾伊斯身旁,失去了包圍,向閑置著的蛇魔族米娜走去。

 

「嗯,這是我的愛好。實際利益的話,還是和油膩的大叔們一起玩比較好,不過還是年輕熱情的男性更能吸引人……而且,那個孩子最後的表情,絕望,快要哭了,儘管如此,始終有對力量的渴望和野心。看起來很好吃。我就情不自禁地來了。」

 

「那是我的朋友。既然要出手,那就做好相應的覺悟吧。」

 

「沒有理由讓你干涉到這種程度。不在契約內哦。而且,不是沒有做什麼壞事嗎?」

 

不做壞事。

那麼,你打算做什麼?

 

「這樣啊,確實是契約之外的啊。但是,我也會在契約之外隨意行動。」

 

「嗯,呵呵,好期待啊。」

 

……不是作為盧格,而是使用伊魯古·巴洛爾的情報網,暫時監視諾伊斯。

不要讓這條蛇魔族有隙可乘。

然後再準備另一道防線。

抓住在騎士團中驚慌失措的傢伙。

 

「如果諾伊斯醒來了,請轉告他。決鬥的獎品,我所追求的是今後諾伊斯和奧古德騎士團,與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無關。」

 

「啊,太狡猾了。」

 

「你剛才說過吧。這是契約外的東西。你沒有權利對我和諾伊斯的承諾說三道四。」

 

「啊,是啊。我還以為能玩呢。這一次我會坦率地收手的。」

 

這樣一來,就可以從米娜的毒牙中保護諾伊斯他們了。

諾伊斯遵守作為騎士的誓言。

如果諾伊斯拒絕米娜的話,就不會出錯。

當然,我會監視著。

 

「塔爾特,蒂亞,回去吧」

 

「是,盧格大人。」

 

「回去的時候,我們到那邊去吧!這裡沒有吃飯的氣氛。」

 

三個人離開蓋菲斯的別墅。

今後諾伊斯和那個騎士團會變成怎樣呢?

釘子扎了。

即便如此,如果做了魯莽的事,就沒有辦法了。

我能做到的就到這裡。

但願朋友不要誤入歧途。

Jacky 發表於 2019-06-11 20:01:27
感謝翻譯
baka 發表於 2019-06-12 11:47:19
當面狠狠打臉,這小說目前就是其他人都沒發現像樣的技能,怎麼玩。
魔族看起來當真是精英boss 啊,還有一個二五仔,都搞不懂最終boss是誰。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