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8話 暗殺者帶有密令

發表於 2019-04-29 20:43:55

實現了第一名的入學,成為了當事人。

姑且,按照原先的預定,規格外的魔力,原創的魔法,暗殺術。

我隱瞞了所有的一切結束了考試。

如果是這種程度的話,優秀的範圍不能說是規格外。正好被諾伊斯關註上,也是幸運的。

 

 

「突然被學園長叫出來,我們好像很受期待啊。」

 

「是啊。因為不是所有S班的人,而是只叫了我們四個人。」

 

 

其他同學們立刻前往了班級,而諾伊斯、我、迪亞、塔爾特這四個人卻被要求去學園長室。

恐怕,對於成績排在前列的人來說,一定有什麼吧。

如果筆試不是極低的話,那麼勇者埃波納也會在這裡吧。

 

 

「羅格,你的妹妹和僕人都很優秀。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她們當然也會助我一臂之力吧?」

 

「說到底,我並沒有說要成為諾伊斯的力量。」

 

「哈哈哈,放心吧。我會讓你這麼想的。」

 

 

雖然在笑,但說著相當可怕的話。

實際上,公爵家也不是做不到的。

能向公爵家提意見的也就是王族或者大公之類的。

 

如果有問題,那麼托瓦哈迪存在一個聯繫頗深的公爵家。

除了王家以外,唯一知道背面的家族。

而且,與那個家族相關的人也在學校。是更上一個的世代。

 

父親說,在這所學園應該注意的三人是勇者、諾伊斯和那傢伙。

公爵們關係不太好。並且,諾伊斯·蓋菲斯家和那個家族互相仇視。

在立場上,托瓦哈迪不可能幫助諾伊斯。

 

 

「那個臉,在考慮家族的事情。沒關係,那邊我也會想辦法解決的。」

 

「你明明知道還這麼說嗎?」

 

「當然了。……連這點事都做不到,怎麼可能改變這個國家呢。比起那個,好像到了。學園長室。」

 

 

正如他所說,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向傭人打招呼後敲門。

 

 

「進來吧。」

 

 

厚重的聲音傳回來。

門打開,我們進去了。

學園長是一位白髮蒼蒼的壯年男子。

但是,沒有看到肉體的衰弱,鍛煉出來的身體還健在。

 

白髮像獅子的鬃毛,全身散發著特殊的氣。

學園長很強大。直到五年前,他還是騎士團長的男人,實力和指導力方面都被認為是歷代最高的。即使退役到現在今天,也被說比現役騎士團長還要強。

這樣的他開口了。

 

 

「諾伊斯、羅格、迪亞、塔爾特。感謝你們在這個時期敲響了我們學園的大門。」

 

 

這個時期嗎……。

肯定是在說勇者誕生的時期吧,試著確認一下。

 

 

「這是在說勇者嗎?」

 

「對了。作為勇者被選中的埃波納很強。但是,還不成熟。需要有支援埃波納的人。如果是同學且優秀的你們,作為勇者的夥伴是最合適的。近期將與勇者一同前往各地旅行。」

 

 

原來如此。

根據勇者的活躍情況,決定這個國家的命運。

就連這個學園,為了勇者全力支援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且,碰巧同齡的人彙集了如此優秀的棋子。

那麼,不可能不利用這個偶然。

諾伊斯,只在一瞬間露出了不高興的氣氛。

 

 

「學園長,雖然您這麼說,但是我們還不成熟。不如本職的騎士和魔術師們。即使被判斷為能力出色,因為沒有實戰經驗,在現場無法應對不測的事態也會失敗的吧。勇者的隨從之類的工作不是我們能夠勝任。請再考慮一下。」

 

 

很意外。想出人頭地,自我表現欲強的他沒想到會拒絕。

與勇者同行是可想而知的最高榮譽。

不管怎麼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就能夠如字面那樣得到拯救世界的名譽和實績。

那樣的話,一切都會隨心所欲的。

 

 

「不要謙虛。在入學考試中,諾伊斯和羅格不也證明了現在已經超過副騎士團長了嗎……沒有比那更強的人了。」

 

「所以,正如剛才所說,經驗不足的我們,無法應對意外的事態。」

 

「那麼,變得更強就好了。這個學園就是為此而存在的。」

 

 

這個國家的騎士團很強大。

騎士團對於一般家庭中出生的魔力持有者、無法繼承家業的貴族次子、三男們來說是憧憬的目標,在激烈的競爭中渡過,如果不以優秀的成績畢業,就不允許入團。

而且,只要在騎士團中晉陞,就有可能成為真正的貴族,所以入團后也絕不會懈怠鍛煉。

因此,騎士團里只有優秀的人才。

 

加之,是國家唯一能自由使用的,只有魔力持有者的戰鬥集團,出動也很多,實戰經驗豐富,在現場被鍛煉著。

諾伊斯在不斷積累著堅強的血脈中,擁有例外的才能,在最好的環境下努力成長。

我的情況是,因為對方是學生,所以疏忽大意了,由於偶然抓住流動,就這樣壓制對方,好不容易才獲勝了而已。

我們不是只靠異常就能贏過騎士團的存在。

 

 

「但是,我承受不起如此沉重的責任。」

 

「哼,你還想耍我嗎?別演猴子戲了,諾伊斯·蓋菲斯。我來保證吧。成為勇者的夥伴,決不會讓你想完成的事繞了遠路。如果,說到這裡也不行的話,就別知道了。」

 

「……被你看穿到那裡了嗎?知道了。我會把我的力量獻給勇者。」

 

 

諾伊斯行使貴族儀式。

大概是意識到再爭論也沒用了吧。

看清那個的速度,也是他的才能。

情況我知道了。那麼,我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大體上可以猜到,不過還是問一下吧。

 

 

「學園長,為什麼不把最關鍵的勇者叫到這裡來呢?……你打算讓我們做什麼?如果只是成為勇者的夥伴的話,應該把勇者叫到這裡來。」

 

「你注意到了嗎?羅格·托瓦哈迪,你很強。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對這個頭腦進行了評價。」

 

 

那不是只說考試的事吧。

因為說想成為勇者的夥伴,用一定所有的手段,候補生們的來歷調查著。

 

……搞不好的話,作為伊魯古·巴洛爾來的事,迪亞的真面目,也許會在這裡暴露。

那麼,不應該在這裡說些裝糊塗的話。

 

 

「期待我們所有人的作用,是勇者埃波納·里安農的鎖鏈吧。不是作為任務,而是作為摯友,或者真正的夥伴。剛才,學園長否定了諾伊斯所說的『有比我們更優秀的人才』的說法,但那是錯誤的。實際上,只要是比我們優秀的人,就連我也會想起幾個……但是,能夠成為埃波納的摯友的優秀棋子只有我們。這就是被選為勇者夥伴的理由。說實話,我不太感興趣。」

 

「哈哈,正確答案。不愧是托瓦哈迪。他有個好兒子」

 

 

不愧是托瓦哈迪啊……。

真不曉得知道到什麼地步。或者是王家在勇者這個國家大事上提供情報的吧?

若是如此,那就麻煩了。

 

 

「那個,羅格。我不明白什麼意思。更詳細地告訴我。」

 

「勇者是世界上最強的生物。那股力量正如入學考試所展示的那樣,超出了常軌。誰也不能束縛勇者。如果勇者想毀滅阿爾凡王國,那麼這個國家就完蛋,到此為止了。」

 

「嗯,我知道。因為他很強大。」

 

「那麼,下一個。說白了,沒有鎖鏈的怪物,比今後會發生大量的魔物、魔族、魔王等更可怕。所以,要綁住心。總而言之,因為有關係好的朋友,所以我想保護這個國家。或者那個朋友,為了這個國家的方便引導勇者的思考。勇者本來不需要什麼支持。因為和其他的人力量差太多了,只會是累贅。我們所擔任的角色是監視者,是束縛心靈的鎖鏈。」

 

 

冷酷的理論。

如果勇者還只是孩子的話,那麼用洗腦或怎麼樣都行吧。

但是,他成長到十四歲,從中突然得到了力量。

已經不可能玩弄勇者本人了。

所以,用朋友來表達這種感情。

雖然覺得冷酷無情,但為了保護國家也是有道理的。

 

 

「哼,我沒話說。一切,正如羅格・托瓦哈迪所說的那樣。不是問能不能或請別人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們比勇者更願意為這個國家做貢獻。你可以期待那個報酬。」

 

 

塔爾特的肩膀在顫抖。

然後,他想說點什麼,就縮回去了。

目不轉睛地催促他發言,提心弔膽地舉起手來。

 

 

「那個,如果現在這個場合的對話泄露出去了,會怎麼樣呢?」

 

「視為對阿爾凡王國的反叛。那也是最高級的呢。失敗了也會變成那樣。」

 

 

意思是,不僅僅是他本人,所有與他有關的都處以極刑。

假如塔爾特這麼做,我和父母都會被處死刑。

我和諾伊斯相視一眼。互相苦笑。

真是的,打算讓十四歲的孩子做什麼。

 

 

「我知道了。讓我們敞開埃波納的心扉,成為摯友吧。」

 

「我也這樣做給你看。」

 

「只能這樣了。我也會做的。」

 

「好的,我會加油的!那個,和羅格大人在一起的話!」

 

 

就這樣,我們被賦予成為勇者朋友的義務。

學園似乎一直支持著我。

雖說要成為勇者的朋友是設定好的路線,但這條路線卻出乎意料。

學園利用我,我也利用學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是最好的合作體制。雖然各種工夫都減少了,但反過來奇怪的麻煩也增加了。

走出學園長室,來了一位教師。

看起來很會照顧人,高大的男人微笑了。

 

 

「哦,看來學園長的故事終於結束了。到宿舍食堂來。今天是你們的歡迎會。有很多好吃的哦!然後,讓諾伊斯和羅格代表新生打招呼。想想怎麼說吧。」

 

 

抹去剛才那股昏暗的氣氛。

 

 

「我可不擅長這種事情啊。」

 

「胡說八道,諾伊斯這樣的人怎麼會不擅長呢?」

 

「暴露了嗎……剛才的事,你和我的話怎麼都行。害怕別人、沒有自信,總會糾纏著一個愛撒嬌的孩子。」

 

「的確如此。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並不難。」

 

「呵呵,突然和你的合作嗎?這麼一想,這也不錯嗎?我會給你看很多東西的。」

 

「這邊也讓我再評估吧。」

 

 

彼此都不要再多說,就去歡迎會場。

只是,有無論如何也在意的事。

這是女神說的。

 

 

『勇者打倒魔王后,必將瘋狂的毀滅世界。』

 

 

……所謂未來,是以怎樣的前提發生的未來呢?

如果,是我和諾伊斯成為埃波納的摯友的未來,如果變成那樣的話,埃波納發瘋的契機也許就是我們?

 

因為被我們背叛,勇者會對瘋狂的世界露出獠牙。

想得太多了嗎?

只是,我們確實是叛徒,諾伊斯斷定是工作,至於我是為了殺人而接近的。

 

有點同情埃波納。

至少在身為朋友的這段時間里,也要支撐著埃波納,讓他們笑一笑吧。

現在的我有那樣的同情心,通過那樣做營造埃波納不會錯亂的未來。如果我不用殺的話,那樣比較好,而且暗殺那樣的怪物風險太高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絕對不會懈怠在失敗的時候殺掉的準備。

去了會場,雖然被人群包圍著,卻能看到埃波納孤獨的身影。

去打個招呼吧。首先,從讓你記住的地方開始。

. 發表於 2019-04-29 22:07:28
感謝翻譯
黑皮 發表於 2019-04-29 22:09:16
感謝翻譯!
黑皮 發表於 2019-04-29 22:09:16
感謝翻譯!
Null 發表於 2019-04-29 22:29:01
終於到勇者岀場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4-29 22:58:22
辛苦了
Derder 發表於 2019-04-29 23:25:38
感謝翻譯!
Dio達~ 發表於 2019-04-30 00:40:00
感謝翻譯
gfneo 發表於 2019-04-30 07:37:41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4-30 18:43:46
我覺得主角一開始的想法就反了,不是他們幾個好友背叛了勇者導致勇者發瘋,而是幾個好友被國家背叛死了的可能性高太多了。
被好友背叛,把背叛的人殺了就完事了,但如果目的是為好友向世界報復,那才是沒完沒了。
Mayami 發表於 2019-05-01 00:34:38
感恩戴德
hajime 發表於 2019-05-02 10:55:11
我覺得主角一開始的想法就反了,不是他們幾個好友背叛了勇者導致勇者發瘋,而是幾個好友被國家背叛死了的可能性高太多了。
被好友背叛,把背叛的人殺了就完事了,但如果目的是為好友向世界報復,那才是沒完沒了。
Omg精闢的見解
师傅 發表於 2019-05-15 13:58:53
Omg精闢的見解
我覺得這也不一定,有可能勇者是為了報復派出他們的國家。因為他們只是棋子。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4:35:10
感謝翻譯 樓上分享精闢
嘿嘿嘿 發表於 2019-06-09 22:45:26
我覺得有可能是勇者想找男主搞基,結果男主是鋼鐵直男,碰了鐵板以後黑化毀滅世界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