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 第4話 暗殺者學習魔術

發表於 2019-03-14 18:59:31

媽媽是個千變萬化的怪人。

喜歡做飯而自己做菜,與其說是奢華的菜餚,不如說更擅長做家常菜。

對奢侈品也不太感興趣,寶石類和禮服也只有最低限度。

托瓦哈迪家對上層貴族來的茶會和晚會的邀請函也盡量避免了。

到頭來,連衣服都自己縫製了。


「我覺得這件衣服很適合羅格。」

「……哈哈,確實很可愛,但是感覺很女孩子氣,行動起來也有點困難」


奇妙地飄動著,把裝飾過多的衣服強加過來。

不太喜歡的設計。

與其這麼說,還不如說一般男孩會討厭這個吧?

只是,因為這樣說的話媽媽會露出悲傷的表情,所以就變成這樣的說法。


「啊,羅格,你不想穿嗎?」

「那個,對不起。」

「媽媽好不容易努力做出來的……總覺得適合羅格穿的啊,拜託了!」


媽媽雙手合十低頭。


「我覺得這是女孩子穿的衣服。」


媽媽大概不明白我的意思,所以直接說了。


「但是,我覺得絕對適合你!」

「母親大人,您也認同這是女孩子的衣服吧……」

「今天的晚餐我要烤羅格喜歡的特製烤鴨。」


我出生在這個家裡,因為傾注了愛而長大,所以理解了愛情。我深深地感謝那件事。

所以,我努力成為這些人的好兒子。

儘管如此,這像女孩子一樣的衣服……。

媽媽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我。


「知道了,我會穿的。但是,作為補償,給我做一隻烤鴨吧」

「交給我吧。在羅格換衣服的時候我去叫畫家來。必須把身穿可愛衣服的羅格畫下來」

「……我可饒不了你。再說了,今天是魔術師傅來臨的日子吧。讓人久等可不好啊」

「那也是啊,真可惜」


今天終於要學期待已久的魔術了。

一般說來,魔術的學習在最初的一步中就失敗的話,之後的成長就會變得遲緩。

所以,父母不自己教,而是叫專業人士來教。教魔術需要一定的素質。

當我被當作母親的替換人偶玩耍時,魔術師傅終於來了……得救了。


「母親,你已經滿意了吧?差不多該換成原來的衣服了。我們得去迎接師傅了」

「你在說什麼呢?就這樣就去。因為這是為此而縫製的衣服」


真的嗎?她用眼睛訴說著點了點頭,緊緊地握住我剛才穿的衣服,不被我奪走。

媽媽看起來很開心。

大概是因為我很少動搖,看著不知所措的我,才覺得有趣吧。



被傭人叫去客廳。

在那裡,確實有穿著魔術師外型長袍的少女和隨從,脫下帽子,銀髮沙沙地飄逸著。

除了我和媽媽以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銀髮。以為是個很漂亮的孩子。

問題是那個年齡。

恐怕十歲左右。

只是,從外表判斷是不好的。即使是我,只要是普通的士兵或騎士的程度,也已經掌握了稍微能扭轉情況的力量。

實際上,她所纏繞的魔力很強。

眼睛手術后能看見魔力,少女的魔力遠遠超過父親。

作為魔術師的時刻肯定是貴族或者騎士,但是這個魔力量,應該是相當高貴的血統吧。

雖然沒有例外,但父母沒有魔力的話,是不會生出有魔力的孩子的,如果父母有強大的魔力的話,那個孩子也會擁有強大的魔力。

這個國家重用傳統上擁有魔力的東西,越是高位的貴族就越要將強大的血統結合起來,製造強壯的孩子。多數情況下,魔力的強度與家世成正比。

正因為如此,雖然是貴族,托瓦哈迪的當家親自進行著暗殺。……貴族只有貴族才能殺死。

父親現身,叫少女坐在沙發上,自己也坐下了。

送來香草茶。


「很抱歉讓您在百忙之中前來一趟」

「別在意,那個托瓦哈迪的委託。從維科內的角度來看就是恩人嘛。」


「那個」的時候有其他含義吧。

恐怕是在說后話吧。雖然知道的東西相當有限,但名叫維科內的貴族應該不在阿爾凡王國。她是什麼人?


「嗯,那孩子就是我的徒弟嗎。聽說你是男孩子?」

「……我是男的」


果然,這件衣服讓人這麼認為。連母親都感到為難。


「這件衣服是我妻子的興趣」

「啊,是這樣啊。那麼說來,從很早以前那個人就……呵呵,那暫且不提……我覺得要學會魔術的話太年幼了呢?」


雖然是個成熟穩重的孩子,但畢竟是按年齡來說吧。


「羅格是特別的。也許難以置信,但七歲時,這個孩子比大多數部下都優秀。正反兩面都是。和迪亞大人一樣是天才」

「如果不是基安·托瓦哈迪的話,也許會以為在說什麼蠢話。好啊,我兩周教你基礎知識。只是,這個天才如果沒有迪亞·維科內的才智,那隻是浪費時間,所以會停止修行喔」


父親點頭。

如果不顯示才智,好不容易找到的師傅就會跑了。

對這傢伙不能掉以輕心。



不使用屋子裡的訓練室,而是使用中庭。


「嗯,我再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迪亞·維科內。雖然只有十歲,但比起大人更擅長魔術」

「我是羅格·托瓦哈迪。請進行魔術的指導和鞭策。我七歲了」

「請多關照。無論做什麼,首先要知道魔力的強度。畢竟,沒有超過一定程度的魔力的話,無論教什麼都是徒勞的」


那樣說著,準備無色透明象玻璃球一樣的道具。


「羅格,可以操縱魔力吧?」

「從父親那裡學過」

「敬語很好。但太過僵硬會有距離感」

「因為迪亞大人是師傅」

「話是這麼說。再輕鬆一點吧。雖然魔術學習很累,但除了魔術以外還感到疲憊,就真是太愚蠢了」


雖然不太明白說的意思,但還是遵從師傅的話。

迪亞的這種感覺我記得

……銀髮和長相都很好,沒有比這更重要的氣氛,和母親很像。


「知道了。去掉敬語吧。那我該怎麼做呢?」


去掉敬語,和父母打交道時,也表現出與眾不同的自我。

我覺得那樣做最好。迪亞滿意地微笑。


「握住,注入魔力。直到魔力消耗完。這樣我們就能知道魔力量了」


點了點頭,開始注入魔力。

這個像玻璃球一樣的東西似乎有積蓄魔力的性質。

一味注入魔力,持續注入。起初迪亞是點頭稱讚要怎麼做,但過了一分鐘就開始出冷汗了。


「保持一分鐘的釋放量,魔力還能釋放出來很奇怪吧!?」

「還有餘力」


不是說謊。我的魔力只使用了五分之一左右。

其證據是,這樣流動魔力是不會減弱的。

這個玻璃球好厲害。

迄今為止,雖然進行了各種實驗,確認能不能阻止其他事物的魔力,但得到的金屬類全部滅亡。


「啊,是這樣啊。那麼,繼續」

「知道了」


在那之後也繼續注入魔力。

過了三分鐘的時候,迪亞的臉完全僵硬了。

……其實,我的魔力接近常人的千倍。

即使不能使用魔術,也持續使用魔力不斷鍛煉。從女神那裡得到這個世界的情報的時候,也知道了魔力量的增加方法。

魔力越使用越上升。但是,使用到極限的魔力不確定是否會上升0.01%。

常人要三天才能恢復空虛的魔力。假設一年內,每次魔力都充滿時,魔力量不知道會不會增加1%,十年耐心地持續,終於增加了一成。因為維持魔力的釋放非常疲勞,所以實際上沒有能夠做到如此努力的人。

但是,我的情況是【超回復】以百倍的速度回復魔力,所以能以百倍以上的效率進行魔力鍛煉,體力也會以超速回復,釋放魔力的疲勞也不會變得辛苦。

理論上一年可以使魔力加3.3倍。而且【超回復】的恢復率與熟練度一起連續不斷提高,效率變得更好。

因為經常流淌著大量的魔力,所以天生的魔力已經膨脹到千倍。如果沒有【突破成長界限】的話,早就到了成長的極限了吧……這就是選擇了【超回復】和【突破增長界限】的理由之一。


「不,不管怎麼說,那個量很奇怪!」

「有些東西。只是體積很大,放出的量也並不是那麼規格外」


但是,只是擁有的魔力千倍而已。一次能釋放的量也通過鍛煉逐漸增加,比增加魔力量要難得多,是常人的五倍左右。這樣離殺死勇者還很遙遠。

正因為如此,才對這個玻璃球感興趣。

如果在平時充分預先注入龐大的魔力,緊急的時候一口氣釋放被預儲在玻璃球的魔力,也能補足較低的瞬間魔力釋放量。

猶如回應那種想法,玻璃球發出沙沙裂進了的聲音。

那一瞬間,迪亞的臉變得蒼白,接著變得通紅。


「那個,扔掉它!盡量用力!全力向上!」


因為根據迪亞的反應,大致可以預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所以就按照所說的那樣做。

將所有魔力轉動到身體能力強化上,把玻璃球向上地扔出去。

雖說是七歲兒童,托瓦哈迪的英才教育和【超回復】的相乘效果提高了身體能力,更不用說常人的五倍魔力強化著身體。

玻璃球在一瞬間變得看不見了……在遙遠的上空發生了藍光閃耀的大爆炸。

幸好全力投擲了。

如果在地表附近爆炸的話,那威力應該可以把宅邸夷為平地吧。

明明是遙遠上空的爆炸,空氣卻在震動,房屋搖晃,窗戶的玻璃碎了幾塊。

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吵得天翻地覆,爸爸和媽媽都來了,父親對著迪亞問道。


「迪亞大人,剛才是?」

「對不起。因為我想要測量羅格的魔力量」

「也就是說,是羅格做的嗎?」


父親以銳利的目光盯著迪亞。


「不是,不是那樣的,是我不好。」

「我不是在聽這種話。我在問是不是羅格引起的」

「啊,嘛,是啊。但是,不是羅格的錯,是我的錯,生氣的話就對著我吧!」


即使長大了還是像個孩子,迪亞發抖著閉上眼睛。

他大概認為自己會被打頭吧。

但不會這麼做……父親本來就沒有生氣過。


「那太厲害了!艾莉絲,你聽到了嗎!?」

「啊,不愧是我們的兒子!竟然使用這麼厲害的魔術!」

「恩,但是不適合暗殺。這可以說是適合戰爭的魔術。迪亞大人,接下來請教一下適合暗殺的魔術」

「哈,哈。嗯,嗯,那個,不生氣嗎?」

「恩,羅格的最初魔術非常精彩。交給迪亞大人真是太好了」


父親和母親笑著回去了。


「那個,對不起。就是這樣的父母」


兩位笨蛋父母,除了兒子引發那麼大的爆炸以外,都無所謂了吧。


「……真是了不起的父母啊」


迪亞非常小心的選擇了言詞。


「然後呢,迪亞。換個話題,可以告訴我那個透明的球在哪裡可以得到嗎?那太好了。總之想要很多」

「那是我領地的珍藏品,是不會讓給其他領地的人的。」

「切」

「為什麼咂嘴!?」

「不,如果大量買到那個的話,會很方便的。能做出很厲害的武器」


為了得到殺害勇者的手段,除了鍛煉魔術和身體以外,還調查了很多。

其中之一就是槍支的開發。

只是,為了得到必要的火藥而費盡了心思。如果是黑色火藥的話,可以自己收集材料進行配製,但如果是性能更高的火藥,收集材料和調配都比較困難。

在這一點上,這個玻璃球很棒。

如果是這種爆炸力,可以與坦克相匹敵……不,可以製造出可以匹敵戰艦的威力。

這麼一想,馬上就想要數個了。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受到了父母的影響。但是,就像剛才說的,不能交給其他領地的人。呵呵,總之雖然是魔力測量,但似乎是無法測量啊。只要明白任何事情都有魔力量就足夠了。順便一提,在體感上還殘留著多少魔力?」

「啊,只剩下三分之二了。」

「有點嫉妒……但是,魔術師不只是魔力量哦!下一步」

「啊,迪亞」

「什麼啊?」

「那個球,真的不行嗎?」

「不行!」


果然,好可惜。

至少知道去迪亞的領地就能弄到手了。想方設法弄到手吧。

總而言之,如果得到那個的話,等於得到高性能火藥,解決了過小的魔力放出量。因為兩種的煩惱都解決了,離暗殺勇者更近了。

我摸索著不殺勇者也可以的方法,不過,不打算怠慢暗殺的準備。

一旦,不得不殺的時候,不能讓世界毀滅。

然後,要振作起來。預備工作結束了。終於,今後能使用魔術。

黎冉 發表於 2019-04-14 17:50:58
感謝翻譯
Jack 發表於 2019-05-07 19:05:07
感謝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