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序言:暗殺者回來了

發表於 2019-05-15 20:03:17

學園停課了,我們回到了托瓦哈迪。

因為保護學園的牆壁變得破爛不堪,作為堡壘的機能也喪失了,所以必須儘快恢複原狀。


以現在的狀態,父母吵鬧著不能把孩子寄放在那樣的地方。

與魔物戰鬥是貴族的義務。

但是,要強迫送孩子去崩潰的堡壘,甚至是魔物大量出現,無法正常戰鬥的死是不合理的。

就連王家,在屏障修復結束之前,也不能強制學校集合。

正因如此,學生們提前了兩個月的暑假,散落在各地。



「果然還是托瓦哈迪好啊」


「沒錯。藝術、井然有序的街道很美,但願托瓦哈迪與大自然同在。」



大豆田還是老樣子,鋪得滿地。

為了做乳液的原料,大豆賣得飛快。

定期從瑪哈那接到報告,生意依舊很順利。


我做的化妝品品牌,奧爾娜仍在成長中。

即使開始出現魔物,化妝的銷售額也不會下降,大概是因為街上沒有受到嚴重傷害的緣故吧?

但是,今後會如何還不知道。


已經攻陷了一座堡壘。

在這期間,如果由於魔物的增加導致連結街道的流通網失去機能的話,那麼景氣一下子就變差,嗜好品類的需求也會減少吧。

……事實上,在物資中,藥物和武器的價格開始上漲。

奧爾娜也不能保持現在的樣子。想和瑪哈直接見面談一次。

如果提前做好準備就能應對的案件,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會變得毫無辦法。



「你又一副難看的表情。羅格好像總是很忙。」


「的確如此。但是,因為忙碌,得到了很多東西。」



因為有作為貴族的地位,有適合托瓦哈迪的暗殺者的力量,有巴洛爾商會的資金力和情報力,所以我將塔爾特和迪亞放在身邊,能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

……與瑪哈二人,當托瓦哈迪被王族捨棄的情況下的準備也做好了。

如果沒有這樣的力量,就不能殺掉勇者,就會失去得到的一切。


把這些作為代價來考慮的話,忙碌也不錯。



「太有志氣了。作為我來說,為了能讓我幸福,盡全力之類的事情能夠讓我安心。」


「羅格大人的話,有幾位新娘都沒問題吧。」


「有遇到困難的女孩子,就會不斷地來幫忙。注意到的時候,人數可能會特別多。」


「啊,我想是的」


「你們倆都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確實,塔爾特,瑪哈,迪亞。和這三個人的相遇太成功了。

但是,從今往後,我並不想像現在這樣幫助別人,把他拉進自己同伴中。


正因為知道一個人能做的事,所以才要求團隊和支援。

但是,並不是人數越多越好。

人數越多,意見就多,溝通就越困難。

以塔爾特和迪亞為助手,受到瑪哈的支持。

這就足夠了。



「嘛,我相信你。……和塔爾特,之前介紹的那個孩子是OK的。如果再出手,我會生氣的。」


「啊,另外我和瑪哈,和羅格大人不是這樣的關係。」


「你是想成為那樣的人吧?」



塔爾特偷偷地看著我的臉。



「嘛,嗯,那是,是的。」


「那麼,積極地去不是很好嗎。剛才也說了,塔爾特不會生氣的。」



為什麼迪亞會積極地勸我出軌呢?

我明明沒有對迪亞以外的人出手的打算。


恐怕,想法的根源是因為貴族吧。

對貴族來說,留下血脈是最重要的工作。這個世界有比我曾經存在的世界更大的意義。

因為魔力持有者的人數和軍事力量有直接聯繫。


所以,擁有多個妻子也是貴族的義務。

……永遠都生不出孩子的高級貴族,甚至會出錢借下級貴族的種子和肚子。

塔爾特對那一帶的情況不甚了解,面紅耳赤地低著頭。

塔爾特作為第二個妻子來迎接嗎……。也試著考慮一下那個可能性。如果無論如何都得娶第二個妻子的話,是塔爾特就得救了。

只是,現在還早。



「這樣的話從學校畢業以後就可以了吧。」


「確實是這樣啊。」


「哈哈,和羅格大人結婚……我、嗚嗚。」



在這時,穿過領地來到宅邸,拉著滿臉通紅的塔爾特的手,下了馬車。





打開宅邸的門。

下一瞬間,一個銀髮女性撲了上來。



「羅格,歡迎回來!聽說有魔族出來,我很擔心。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我回來了。的確有魔族出沒,但我沒有做危險的事情。勇者立刻打倒了他們。」


「凈是胡扯!我可是知道的。羅格,單獨潛入敵人的深處,確定魔族的位置。」



……因為你們沒有被欺騙,而是好好地報告了。

這次迎擊魔族的功績,第一位是以壓倒性評價的埃波納,接下來是我。


如果不能確定魔族的位置,那麼學園方面就會疲憊地倒下。

單獨潛入魔物群中,發出照明彈告知勇者魔族的位置的話,自己的位置也會被敵人知道。

在那之後,也被魔物發現了存在的情況下,直到勇者到來之前,必須繼續監視魔族。

能幹這種事的人不多。



「這次,在王都收到了要頒發勛章的信。」


「太誇張了。」




被高度評價的事,那天被學園長叫去,直到拿到勛章為止都沒有聽過。



「在頒發勛章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大概就只有基安和羅格吧。真的,和基安很像呢。」



托瓦哈迪是生活在陰影中的一族,不宜出現在表面。

這次的魔族襲擊,如果沒有我的力量也沒有問題的話,就不會這樣多管閑事了。

……最重要的是,不是不想。父親也是這種類型。


母親或許是因為我像父親而高興吧,更緊緊地抱住我,把臉貼在胸口上。

空氣不夠,所以不太舒服。


真的,媽媽和迪亞很像。就是這樣的血統吧。

母親從實際年齡來看是無法想象的年輕,可愛而又謙恭的胸部。

我的未婚妻迪亞,年紀卻很小。迪亞也一定永遠都是年輕漂亮,胸部也是那麼可愛吧。



「羅格,你回來了。」



父親也來了。



「是的,我回來了。」



把母親拉開,他就小聲地嘟噥著,露出一臉羡慕的樣子。

母親平時只要父親來過就不會放我走,但當父親作為暗殺貴族托瓦哈迪的當家時,絕對不會打擾到父親的。

可愛又自我節制的女性,可是托瓦哈迪的夫人。



「首先要表揚說做得很好。接近勇者,獲得信任真是太好了。看來在和魔族的首戰中也表現得非常出色啊。」


「很抱歉我做得過頭了。」



對過分顯眼的事低頭。



「不,沒關係。情況變了。對於我們家來說,情況也不錯。」



不應該引人注目的,暗殺貴族很顯眼的狀況也不錯?

……也就是說。



「魔族終於出現了,這次的戰鬥是第一戰。因此,阿爾凡王國應該大大地奪取這個勝利,激發自己的鬥志。勇者大顯身手是理所當然的,僅憑這一點就會給與衝擊力。正因為如此,才對非勇者的年輕人的功績給予不必要的誇獎。授予勛章後比平時更有力量。要注意與此相稱的行為。」


「是。」



只是一體的魔族,聚集了全國貴族子女的城堡被攻陷,這樣子看是敗北了,處於絕望的狀況。也有從那裡移開視線的目的。

為此,只有在前面拿出那個以上的成果。

那矛頭指向勇者和次要的功臣的我。

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預測的情節。



「然後,在王都舉行勛章頒獎儀式后的派對上,那位想和你說話。在公共場合,目的是宣傳他和你認識,並與他建立了親密關係,這才是目的。」


「可以嗎?」


「這也是因為情況改變了。」



那位是了解托瓦哈迪一切的公爵家。

托瓦哈迪之刃,只為這個國家而揮舞.。

雖然只聽從王族的命令,但並不是完全接受王族的命令。

王族雖然優秀,但從他們的視角看不到的東西很多,首先是聯繫王族最信任的公爵家,由公爵家仔細檢查后在委託托瓦哈迪。


否則,會有更多荒唐的委託,或者更無意義的委託吧。

最近,暗殺件數在增加。但是,這一切都與托瓦哈迪揮舞著刀刃相稱。

因為公爵家既有能力又誠實。



「知道了。用表面的面孔聯繫就可以了吧。」


「沒錯。不要隱藏至今為止一直聯繫著的東西,而是在表面聯繫,背後的聯繫是隱藏的……然後,進行周密的聯繫。」



到現在為止,那個公爵家和托瓦哈迪為了不讓關係透明化,在表面上是一概不相干的。

事實上,學校里有個公爵家的女兒在學園上學,但是為了不與她接觸而注意著。



「以上是聯絡事項。」



父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父親的臉,從暗殺貴族托瓦哈迪的當家,成為笨蛋父母的臉。

開關完全切換的狀態下開了口。



「……羅格,回來的很好。艾莉絲正在準備飯菜。我想聽聽你在學園裡的故事。」


「呵呵,媽媽我做了很多羅格最喜歡的東西。烤鴨也是特別的做法,久違地烤了奶油派。」


「那太令人期待了。塔爾特,迪亞,今天的訓練等吃完飯再做吧。」


「羅格大人。」


「唔,羅格,羅格,今天就休息一下吧。要是有訓練的話,就不能喝酒了。」



塔爾特和迪亞也樂在其中。

雖然好像有各種各樣的硝煙四起,但現在先來享受這所房子的溫暖吧。

在這邊的世界里我學到了,享受快樂的時光,治愈心靈的疲勞也是很重要的。

Jacky 發表於 2019-05-15 20:43:46
感謝翻譯
gfneo 發表於 2019-05-15 22:00:22
感謝翻譯
Chung 發表於 2019-05-15 22:54:39
好了,接下來會開發出什麼樣的誇張招式呢?
Derder 發表於 2019-05-15 23:01:25
後宮好和諧啊hhh
Dio達~ 發表於 2019-05-16 00:20:39
感謝翻譯
Yiruka 發表於 2019-05-16 08:24:20
感謝翻譯
Mayami 發表於 2019-05-18 09:47:15
感恩戴德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