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现实中的遭遇

□椋鸟玲二

时间是我被〈月世会〉的扶桑月夜绑架后的隔天。

当时我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多亏费加洛先生,我得以登出,顺利前往大学。

入学第一天不是开学典礼也不用上课,我是来听取大学的入学指导。

大学的制度与到高中为止皆有所不同,今天的活动形式上是边阅读交给自己的资料边听取说明,为下周开始的授课做好准备。

我也听了关于今后行事历的说明,不过这部分并没有特别值得一提之处。

我以为入学后,会马上举行促进新生彼此感情的迎新宿营,但现在好像已经不会举办这种活动了。这时我脑中率先想到的是『这样就能确保玩dendro的时间,真是谢天谢地』,但对于一名大学生而言,这种想法可能不太对。

虽然没有宿营,但还是有定向辅导,要在时间之内自我介绍以及自我展示,并与同学们交流。在前往各学院研读前,我会与这些同学同窗两年。

由于我来自外县市,这里完全没有我认识的人,不过在定向辅导这段时间内,我已经记住了七成同学的脸与名字。

另外在自我介绍时,有四个人说「兴趣是玩〈Infinite Dendrogram〉」,而我也做了同样的发言。

到了休息时间,我们这群人就聊起天来。

大家毕竟同个学年,果然都有「因为要准备大考而没什么时间玩」、「考完后才开始玩」这类共通话题。

……虽然觉得玩家才五个人实在很少,但游戏发售的时间直接与我们准备大考的时间冲突,这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接着我本来想与新同学们一起承接任务,但除了我以外的四个人,居然都隶属于天地。

我虽然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但他们也很惊讶,所以应该是真的吧。

若他们都在大陆的另一侧,要一起承接任务也是件难事。

在RPG里一定会有的瞬间移动一类的玩意儿,在dendro里似乎只会出现在脱离神造迷宫的手段、一部分〈创胎〉的固有技能,或是发生事故这类的状况。

我与同学们约好改天有机会再一起游玩,与他们一同承接任务的事就先搁着了。

顺道一提,他们虽然同样隶属于天地,但侍奉的武将似乎都不同,比起合作,更像是竞争关系。

以战国时代来比喻的话,感觉就像是各自隶属于织田、武田、长宗我部与岛津家。

……如果是我的话,我想去上杉家。

入学指导与定向辅导都结束之后,等待着我们新生的,是设置于大学校地内的无数帐篷……让大学社团招生用的区域。

这些帐篷的数量与参加人数都非常庞大,而且那副「即使只有一个人也好,都要尽可能拉到新生!」的热情十分浓烈。

新生中有很多人对社团充满兴趣,但也有人敬而远之。如果问我,我也是敬而远之的那一边。

我设法穿过社团招生的狂浪,移动至能够喘口气的餐厅。

「大学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有文化落差呢。」

这种文化落差又与在dendro中接触到异国文化时有所不同。身心都有些疲惫的我喝着茶,并随意眺望餐厅内张贴的布告。那里果然也有社团招生的宣传单。

「社团啊……」

说到大学生,还是有加入社团与学长姐和同学交流,共度青春的印象。

但要是加入社团,能登入dendro的时间肯定会减少。

比起大学生活的人际关系,我更在意登入游戏的时间——虽然觉得自己这样似乎不太好……但不希望登入时间变得更少,也是我的真心话。

「要是有dendro的社团就好了说……」

若真有这种社团,就能与人交流,同时也免于减少玩dendro的时间。

但若是所有种类的游戏都玩的社团也就罢了,要找限制玩特定游戏的社团,就算是在大学也……

「……有耶。」

餐厅内的布告栏角落贴着一张宣传单,上面写着「〈Club of Infinite Dendrogram〉」。

译为日语就是「〈Infinite Dendrogram〉研究会」或是「〈Infinite Dendrogram〉同好会」。

那干嘛不直接取日文名……啊,如果略称为「in研」或「in同」念起来不太顺,「den研」或「den同」又感觉会被误以为是电研社或电脑游戏同好会,大概是因为这样吧。

无论如何,真的有dendro的社团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在大学生活中与人交流,还能增加dendro的同好,正是一石二鸟。

虽然有可能碰到即将交战的多铼夫玩家,但那也无妨吧。

我看着画在宣传单上的地图,前往〈Club of Infinite Dendrogram〉……〈CID〉的社办。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来学校,多少迷路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到了宣传单上标示的房间。

门上悬挂着透露些许时尚感的木雕门牌,上面标示「〈Club of Infinite Dendrogram〉」,看来应该是这里没错。

我带着有点紧张的心情敲了门。

「可以进来唷——」

从室内传出应答声后,我便说了声「打扰了」,接着打开门。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

我的脑中某处响起「慢着」这样的声音。

但这时我的手已经开了门……

在被开启的门扉后方的是——

「新生吗?来得好呀——欢迎你来〈Club of Infinite Dendrogram〉……」

我把刚打开的门关了起来。

为什么?

因为社办里有张眼熟的脸。

没错,是我昨天才在dendro里看过的……扶桑月夜的脸。

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但我也不想再打开门确认。

再说那只女妖怪即使与哥哥一样没有更动面貌,却还毫不遮掩地游玩,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她要兼顾宗教团体教祖的身份,不对脸部进行变更的可能性很高。不过,现在重要的并非对方如此而为的理由。

「啧!我太大意了!」

没想到那只女妖怪竟然和我读同一所大学!

我的确听说过大学里常发生以社团招生为名,行拉人入教之实的事,但我居然在自虎口中脱逃后又自投罗网!

再这样下去,我才刚要展开的大学生活将会一片黯淡!

我转过身,打算从社办前方奔逃而去,但是……

「——你为什么要逃?」

门扉从内侧开启,从门缝中伸出一只纤细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

就算这样,我还是为了逃脱而驱使双脚跑动,但身体却无法前进一丁点距离。

我心想以力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也太奇怪了,便稍微回过头去,看到那只女魔鬼用右手抓住我衣领的同时,还以左手紧抓着门框。

哦,我就是因为这样才无法动弹啊……最好是啦!?

这只妖怪的力气是有多大啊!!

又不是我家老姐!!

「咱是不太明白,但你看起来很害怕耶。不用那么畏怯,放轻松点,咱请你喝杯茶吧?」

不晓得女妖怪是否明白我现在的心境,她就这样直接把我拖进社办里。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蛇一口吞下的仓鼠。

女妖怪以让人想象不到是女性的力气把我拖进室内,直接把我堆倒在房间里的床上——这床八成是玩dendro时用的。「你是要加入社团的新生对不对?为什么要逃走?」

当然要逃啦。

梦见妖怪之后,在现实里也撞见与妖怪无异的东西,当然要逃啦。

「你的脸色很难看耶,为什么会那么怕呢……呃,你的名字叫……」

「!?」

妖怪不知何时之间,从我的怀中抽出放有学生证的证件夹。

这只妖怪的手脚很不干净耶!?

「哼——嗯,你是椋鸟玲二学弟吧……咦?」

妖怪确认我的名字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奇怪之处,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妙。

「这个眼神、声音,再加上……椋鸟玲二?…………玲·斯特林〈Starling〉?」

咕!?我只把姓氏转换为英文,所以立刻被发现了!?

该死!应该再多加点变化的!!

「啊,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呀。」

妖怪察觉到我是谁后,露出了奸笑。

那张笑脸,对我来说等同恐怖片。

「嗯,在这一边,你就逃不掉了吧?」

不妙,我面临巨大的窘境。

照这样下去,她会用强迫性的手段把我拉入邪教。

而且在这一边,我就没办法逃走了。

该怎么办……!

「好啦,那就先送上昨天的回礼……」

就在女妖怪说完这句话,并缓缓开始动手时……

「打扰了。」

房门被打开,第三位人物进入了室内。

我有一瞬间以为对方会是【暗杀王】……然而并不是。

第三位人物是位女性,她将长发结成辫子,眼角微微上扬并戴着眼镜……简单来说,是个看起来很正经的人。

「关于在帐篷区进行的社团招生,月影副会长托我传话以及转交文件……」

她说到这里,接着看到室内的状况——面露恐惧神色,被压倒在床上的我,与压制着我还笑得乐在其中的妖怪——后,叹了一口气。

「……会长,请你不要在学校里推倒男性。」

并讲了这句非常正经的话。

我的心中燃起微渺的希望。

莫非这个人……「更重要的是,他很明显地不情愿。即使对方是男性,也还是适用强制猥亵罪哦?你应该立刻放开他。」

……很正常。既不是妖怪也不是怪异的秘书,是个正常人。

「欸欸——咱好不容易才抓到〈Get〉他耶——」

不要Get好吗?

不要把人类当成宝○梦啦。

「咱打算让他加入咱们的社团哦——顺便让他也加入咱那里——」

「你这样拉人未免太强硬了吧?请你放开他。」

「不要啦——咱要把这个弟弟据为己有——」

我才该说不要咧!!

「会长,如果你怎么样都不听我的话,我就要退出社团。」

「咦?」

「之后若只剩下你和副会长,社团就无法维持下去了吧?这样也无所谓吗?」

「那样咱会很困扰的……」

正常人说的话,让女妖怪退缩了。

「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停止不适当的猥亵行为,以及强迫性入社。请你放开那个人。」

正常人很可靠,可靠到让我觉得有些神圣。

「可是……」

「可是什么?」

「……真没办法呢。」

女妖怪不情不愿地把手从我身上放开。

……我自由啦!

我从床上跳起来,靠到墙边,与女妖怪保持距离。

「……他看起来很害怕呢。会长,你除了猥亵行为外还做了什么?」「欸——咱什么也没做啊——就只是在dendro里绑……邀他加入战队而已啦——」

「…………」

说自己什么也没做,未免太罪大恶极了。

正常人再度叹了一口气。

「会长,我有话要和你说,请你端坐于此。」

「……呃,可是这里是地板耶。」

「没问题,如果是社长的脚,即使跪坐在地板上也不会麻掉。」

「不是脚麻不麻的问题……」

那只女妖怪完全被压制住了。

这位正常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也快点逃走吧,不可以被这种人逮住。」「这种人……」

我感觉自己就像被浦岛太郎拯救的乌龟。

不过正常人说的话让我很感激,我向她说了声「非常谢谢你」,并在道过谢后立刻脱离魔窟。

「会长,在〈Infinite Dendrogram〉里做这种事或许很自由,但请你别把这种心态带进现实里。在那边绑架过人家,到了这边又纠缠人家进行猥亵行为,违反公序良俗也要有个限度。这可是会演变成刑事案件的哦?」

「欸——?不是啦——今天是他自己过来的——而且小毕你在里头还不是……」

「我可是把现实与游戏区分得很清楚的。」

在我离开后,从社办内传出了这样的说教声。无论如何,透过正常人的介入,我总算是顺利逃出了女妖怪的魔掌。

刚才没有机会问,不过那位正常人叫什么名字呀?

多亏那位不知名的正常人,我得以再度从那只妖怪的手中逃出生天。

总觉得一旦对上那只妖怪,我就经常受到他人帮助。

不过,「与那只妖怪就读同一所大学」这个大问题还是完全没解决,同时留下了后顾之忧。

这次是躲掉了,但被身为邪教团体首脑的妖怪得知了我的现实身份。

这种情况可不是一句不妙就能打发,光是从她不知为何执着于我一事,就能如实感受到切身的危险。

「……唉。」

待会儿联络哥哥……视情况而定,也联络姐姐吧。

由于会把事情闹大,我实在不太想和姐姐商量就是了……啊,还是不行。

稍微想象一下,脑中就浮现了〈月世会〉的总部大楼拦腰折断的光景。还是算了吧。

先不论那只妖怪,但让其他人也遭到损害,会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好啦,我从伏魔殿里逃离出来后,来到了大学的图书馆。

至于我为何来到这里,是因为今天认识的同学告诉了我一些情报。

是关于图书馆藏书的情报。

那位同学在开学前就调查过图书馆的藏书,馆里似乎有几本与dendro有关的书籍。

我也很在意与dendro相关的书籍其内容为何,所以想翻阅看看。

结果我试着一找,立刻就找到了。

是些由出版社撰写,类似攻略本的书籍,不过书名分别为《马克西姆旅团探险记》、《海底两万共尺》、《天地逍遥旅》,看起来像是些冒险小说或旅游杂志。

也是啦,〈Infinite Dendrogram〉的资料量本来就很庞大,要收集攻略情报并非易事。

像是各地图会出现的怪物情报、迷宫情报等等,在攻略wiki上的资料也不完整,而且这些情报会随着时间经过产生显著变化——毕竟〈挪芝森林〉也消失了。

因此,比起攻略情报这种资料方面的内容,这些书籍看来比较着重编辑者的体验报告。

这样感觉也挺有趣的,我便决定借阅。

之后利用课堂之间的休息时间这类无法登入dendro的时间阅读吧。也有很多描写王国以外国家的内容,令人期待。

好啦——就快点借……

「啊。」

……借书需要的学生证,和证件夹一起被那只女妖怪偷走了。

怎么办,再回去那里会不会太过危险……?

「…………」

我的手一伸入怀中一摸,就摸到了本应被女妖怪偷走的证件夹,静静放在原来的位置。

「……不不,这样反而更恐怖耶。」

大概是那只女妖怪放回去的吧,但和被偷走时一样,我完全没有察觉到。

再加上她抓着我的那股怪力,女妖怪会不会并非譬喻,她真的是那一类的东西啊?无论如何,既然学生证完好地回到手上,我就能借书了。

我拿着找到的三本书前往图书馆的外借柜台时,目光停留在半路经过的新书区。

那里也放着一本看来与dendro有关的书籍,书名为《卡尔迪纳美食旅》。

我打算连这本一起,因而伸出手时……

「啊。」

「抱歉。」

手就与一位似乎跟我同时伸出手的女性碰个正着。

我道了歉后,连忙缩回手。

接着我看向对方的脸——

「你是刚刚的……」

「啊,刚才谢谢你救了我!」

我还以为这位女性是谁,原来就是那位正常人。她面对出言道谢的我,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答道:

「不用客气……我也不希望自己参加的社团中出现犯罪者。啊,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藤林梢,是文科Ⅰ类的二年级生。」

「我是椋鸟玲二,从今天开始是文Ⅲ的一年级生。」

终于听到正常人的名字了。

而且她似乎是我的学姐。

之后,藤林学姐表示「想要为先前的事情赔不是」,而邀我到校园内的咖啡店。

我向学姐说「学姐根本不用道歉」,但她回答「因为会长不会道歉……至少得由我这个相关人员代替她谢罪才行」。

……这个人果然很正经呢。

「会长刚才做了那样的事,真的很抱歉。不过她平时还不至于失控成那样……」学姐这么说着并向我道歉,但是……根据我昨天至今观察那个女妖怪会长的感想,我觉得她随时都是那个样子。

我目前无法想象她不失控……应该说不会给人添麻烦的模样。

「从我入会到现在,从来没发生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说……」

看来那只女妖怪还挺懂得装乖的。

应该说装人才对。

「啊,我说的入会是指社团,我对会长家里的宗教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我明白。」

如果是信徒,就不会叫教祖端坐于地板上了吧。

「学姐是何时加入那个社团的呢?」

「是在不久之前,四年级生与研究生毕业之后加入的。当时社团似乎人数不够,会长与月影副会长都在拉人入社。」

学姐补充说明:「另外,会长与副会长现在是医学系的三年级生。」

……那样的人是未来的医生哦——

「不过,那两个人就如你所知,脑袋和信仰的宗教都很怪异,所以社团招生的情况并不理想。就我所知,在今天的招生活动中尚未有任何人加入。」

脑袋和信仰的宗教都很怪异……

「这所大学几乎没有〈月世会〉的信徒,也是个很大的因素吧。」

「是这样吗?」

「他们宗教的教义属于逃避现实型,不太能吸引会来上这所大学的人。」

原来如此,我听说〈月世会〉的教义是『脱离被枷锁束缚的肉体,前往真正的灵魂世界』,简单地说就是『向讨厌的真实世界说再见,借以逃避现实』。

而这个宗教的信徒,如今深信dendro是真实的世界,享受着在那边的生活。

的确,考上这所门槛很高的大学并入学的人里,应该不太会有『这才不是真正的人生!我要逃避现实!』的想法吧。

……这样一想,那两个人不但考上这所大学,而且还读医学院,实在很不自然呢。

「藤林学姐为何会入会呢?」

「是为了资料。」

「资料?」

我表示疑惑后,学姐就指向我借的书。

「就像你看过这些书与wiki后明白的事实,〈Infinite Dendrogram〉几乎不会看到像过去的游戏攻略那样的详细资料。」

「就是啊。」

「不过,会长拥有这些资料。她透过〈月世会〉的一○○○名信徒,收集到了庞大的攻略资料。」……一○○○名相信游戏是真实世界的废人玩家。有这么多人,想必可收集到大量的资料吧。

「只要加入〈CID〉,就可以自由阅览会长持有的〈Infinite Dendrogram〉资料。我是想得到这个好处而入会的。」

「原来如此。」

「不过大家都害怕『与〈月世会〉扯上关系』这样的坏处,真正加入〈CID〉的只有我而已。」

「就是说啊……」

只是要享受游戏,却因此被可能威胁自己现实生活的宗教缠身,风险未免太高了。

「学姐你对这样的坏处有什么看法呢?」

「我是本来就多少有所关联了。」

「?」「因为会长是我老家的徒弟。」

学姐说她的老家是茶道流派的宗家,那只女妖怪小时候曾去学艺。她们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所以事到如今也不会太见外吧。

……另外,我也稍微明白学姐刚才叫女妖怪端坐的理由了。

「这么说来,椋鸟学弟在〈Infinite Dendrogram〉里被会长绑架了对吧?」

「是的,他们趁我昨天在dendro里睡觉时绑架了我。」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不不,这不是学姐的错。」

有八成是那只女妖怪的错,剩下两成则是【暗杀王】月影学长的错。

「因为今天是大学的开学日……你应该是用『自杀』脱逃的?」

「不,我最后总算免于使用这个手段。有认识的人来救我。」

若费加洛先生没来,我大概也只会抱着舍身的觉悟,独自挑战那只妖怪与【暗杀王】就是了。

「来救你……是吗?会长和副会长虽然脑袋和信仰的宗教都很怪异,但都很有实力,以他们为对手,居然能救出你……那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是费加洛先生。你可能已经知道了……就是王国决斗排行榜的第一名。」

我一说完——

「——费加洛?」

藤林学姐身上的氛围就有点变了。

在她眼镜之后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些。

「……竟然能让那位决斗王者前来救援,椋鸟学弟,你是何方神圣呀?」「我开始玩游戏没多久,就认识费加洛先生了。而且他好像从以前就是我大哥的朋友。」

「大哥……费加洛……〈超级〉……兄弟……椋鸟……」

之后学姐把手放在嘴边,看起来像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斯特林兄弟。」

接着她,像察觉了什么一般,注视着我的眼睛。

「如果是我弄错,先向你说声抱歉,椋鸟学弟,你是斯特林兄弟里的玲·斯特林吗?」

「啊,是的,没错。」

看来姓氏和名字果然都跟本名太相似,一下就被人认了出来。

拜富兰克林在那桩事件中进行实况转播所赐,好像有很多人都知道我在游戏里的名字了。

「就是那位【破坏王】的弟弟,也是【超斗士】的徒弟。」

「我虽然会请费加洛先生和我打模拟战,不过我不是他的徒弟。」

而且——这样说可能不太好,但费加洛先生实在不擅长教学。

反而是迅羽比较拿手。

……受教于一○岁的小女孩,听起来也很奇怪就是了。

另外决斗排行榜第六名的奇士先生也很会教人。

「……这样啊。」

学姐再度把手放在嘴边,仿佛正在寻思。

「椋鸟学弟。」

我等了一○秒后,学姐像想到了什么,开口对我说话。

「你方便的话,可以在这周的假日和我一起承接任务吗?」

结果是邀我一起在dendro里接任务。

「好的,我很乐意。」

我觉得能遇到学姐也是种缘分,便爽快地答应了她的邀请。

「所以说,就是这样。」

『哦,知道啦。』

我从大学回家后就打电话给哥哥,向他说明自己要与大学的学姐接任务,会晚一些回到基甸。

我也请哥哥传话给路克与玛丽,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不过考量到每次都要请人传话实在不方便,或许也差不多该问问他们在现实中的联络方式了。

『话说回来,把你掳走的母狐狸后来怎样了?』

在听到母狐狸这个词汇时,我一瞬间还不晓得是谁……但依序联想符合条件的人物后,马上就想到是什么人了。

「哦,你是说女妖……扶桑月夜啊。」

我对她的印象是妖怪,但哥哥似乎是联想到狐狸。

「关于这部分,有一点小问题。」

『……问题?』

「她是我的大学学姐。」

『…………熊熊——』

我不知道你是惊讶还是受到冲击,但拜托你别在现实中加上熊熊语尾。

『没问题吧?』

「嗯,另有一位可靠的学姐在,算是没问题。」

只是想到要是学姐不在,不知会有什么后果,实在觉得很恐怖就是了。

『这样啊,要我联络大姐吗?』

「……算了吧,感觉会发生让我心里不是滋味的事。」

关于我家的大姐,感觉她的世界观与我们截然不同。

我最近开始看起玛丽画的漫画,而姐姐就算出现在里头也不会让人感到异样。

……出现在杀手异能战斗漫画里也不会让人感到异样,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还是一样很怕大姐呢。』

怕……嗯,我是怕她没错。

我绝对不是讨厌她,但一想起儿时的事情,直到现在都还会发抖。

……在一○年前,直到那场昂克拉大赛为止,我会一直黏着大哥,也是害怕姐姐的反作用吧。

『嗯……话说回来,你见到扶桑月夜时,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是什么意思?」

『会觉得她很恐怖吗?』

我被哥哥这么一问,心脏大大地跳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啊?」

『啊,果然呀。那我就教你个简单的小咒语,让你不再怕她。』

小咒语?

呃,这不是小咒语能解决的事吧……

『你会觉得那只母狐狸很恐怖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

哥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那个家伙,就和大姐一模一样啊。』————啊。

『我说的当然不是脸,而是气质。友善得有些怪异,又开朗,有些孩子气、喜欢恶作剧,再加上有时散发出杀气……应该说像盯上猎物般的气场,那家伙有的这些特质,根本和大姐完全重叠了。』

「…………」

啊、啊啊。

就是这个。

我终于明白这种暧昧不清的莫名恐惧背后的理由了。

同时,也理解到自己的心灵为何刻意不去面对这个理由。

因为我若要将那女妖怪的恐怖与其他事物进行比较,而回忆过去的话……就等同于撬开我与姐姐间的回忆〈我的心灵创伤〉。

『只要脑袋里明白那家伙和姐姐不同,应该就不会害怕啰。』

「……没错。」

『那只母狐狸不会抱着还是幼儿的你,来回飞梭于大厦之间。』

「…………没错。」

『也不会在即将沉没的客轮上打坏壁板,借此逃生。』

「………………没错。」

『更不会明明没装备降落伞从飞机上跳下来,还只受到擦伤而存活下来。』

「……………………」

现在想这个虽然有点太晚,不过姐姐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虽然最后那件事,在姐姐之前似乎也有人是掉到刚整完地、土壤很松软的葡萄园里,只受到轻伤而生存下来的案例。

『就是这回事,你没必要打从心里害怕那只母狐狸。』「谢谢……我觉得轻松多了。」

这并非比喻,我是真的感到舒畅。

与哥哥讲完电话后,我吃完晚餐并洗好澡,在登入前浏览与dendro相关的新闻网站——〈MMO日记盆栽〉。这是为了确认在我登出游戏这段时间,王国内是否有出现什么奇怪的话题。

网站上醒目的标题有『王国各地发生多起震度未达3的地震』、『知名PK加入新PK战队〈索尔危机〈Sol Crisis〉〉』、『【破坏王】标志的爆米花,在基甸大为热卖!』等等。

「…………」

不特别感兴趣的PK新闻,以及因为是家人而不敢看的新闻就跳过吧。

我看了看地震新闻,内容就与标题一样,这一个月来似乎在王国内的各处频发小地震。

震源并非集中于一处,而是零星分布于王国的东西南北,目前尚不明了发生原因。

另外,发生过地震的场所有很高的机率出现尚未发现的迷宫、〈UBM〉与强力的大群怪物,所以也有人怀疑这些地震是否都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

检视讨论版后还可以看到各种说法,像是『有巨大的怪物正在地下徘徊』、『官方的环境管理AI动了什么手脚』、『有人在各处练习地属性的魔法』、『反正又是富兰克林的恐攻吧』。我觉得应该是第四个说法。

我看完网站后,就戴上〈Infinite Dendrogram〉的硬体。

接下来要与学姐一同挑战任务。

幸好从明天开始就是周末,大学也放假。只要不是要花太多时间的任务,应该没问题吧。若是没有适合的任务,就去〈墓碑迷宫〉探索也行。

「那么,就登入吧。」

于是我睽违一天,登入了〈Infinite Dendrogram〉。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