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83 二重螺旋実験室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1 18:49:41

翻譯:eleven筱

轉載自貼吧

 

 穿過門、裡面像是等候室一樣、建造的小房間。是為了下一個房間而準備的房間嗎?

 說起來、啊。費了很大的力氣攻略呢。不不、但是啊、第一次遇見的陷阱、沒有看清本質就想要攻略什麼的、肯定是不行的啊。第一次看見就突破什麼的、如果沒有非常好的運氣、非常多的知識、根本就是不行的啊、不行的啊。嗯、不是那樣的話、這種事情、是無法做到的。

 呀、等一下。

 所以、啊。

 所以、克洛亞、暫且回來了啊。調查情報、詢問事情、為了這個才回來的嗎? 這麼考慮的話。

 性命攸関的事情呢、再怎麼慎重都不為過啊。比我這種、一口気就攻略的想法、更好呢。

 嗯。我也是、雖然自己說有點那個、但也算是這個世界上相當強的吧。而且、從原來的世界來考慮的話、可以說是怪物一樣的存在。或許就是這樣才疏忽大意的吧。跟我老想著一口気攻略也是有關係的呢。

 嗯、更加慎重的行動吧。

 啊、雖這麼想、也回不去了啊。

 嘛、前進吧。

 打開小房間的門、向下一個房間前進。這個房間也是同樣的寬敞、這個房間的中央有看起來很熟悉的台座。是転送台座啊!

 靠近台座、一如既往的観察描絵。台座上描絵的是、好幾個連在一起的四角塊。什麼、這個? 根據以往的経験、這個描絵、應該是這個迷宮的BOSS吧? 又出現了、無法理解的存在呢。

 嘛、嘛、總之、登録一下吧。

 將手放在転送台座上、浮起了兩個畫面。奇怪啊? 一個是這裡吧? 另1個是哪裡? 沒見過的場所呢。嘛、去看看就知道了。

 試著転送到顯示的場所。台座從中心擴散出光圈、周囲的風景変了。是同剛才一樣的、寬敞的有台座的小房間、從周囲的牆壁上長出了樹根。嗯、聯想到了世界樹呢。長年累月、迷宮的牆壁被破壊了吧。

 出口有一個、嗎。

 走入作為出口的階梯、來到外面。像是不知道位置的、這個島的某處密林中呢。被陰森的樹林包圍著。原來如此、這樣就可以出去了呢。

 嗯、暫且回去嗎? 不、即使返回也沒有什麼改變吧。而且是《転移》無法使用的狀態、在這是哪裡都不知道的密林中前進、很可能會迷路呢。

 好的、回去吧。

 回到之前的房間、繼續前進吧。

 穿過門、裡面是長長的通路。通路的盡頭、向右轉彎、看不見盡頭。這條通路的両端也放著騎士鎧。嗯、謎啊。

 嘛、前進吧。

 這個通路、跟像剛才一樣的等間隔的不一樣、騎士鎧零散的排列著。這處那處、沒有順序。這種不規則的排列、很讓人不安呢。

 轉過通路、繼續前進、看見了大大的門。哦、的確是BOSS戦的感覺呢。

 14型打開了大大的門、進入。裡面是大大的大廳、在中央、有個已經開啟狀態的寶箱。散發金色光輝的寶箱中、是空的。

 哎?

 這樣就結束了?

 不不、沒可能的吧。因為、按照以往的慣例、應該會有可以習得什麼技能的巨石啊。只有這裡不一樣什麼的、應該是不會的!

 這樣的話、在某處有隠藏通路嗎?

 我環顧周囲。

 ……。

 什麼都沒有。是所見的範囲內、並沒有看起來像是隠藏通路的東西。因為、沒看到鑒定線啊。延伸出線的、只有這個寶箱……。

 嗯? 所見的範囲……?

『14型、能挪動一下這個寶箱嗎』

 拜託14型醬、挪動寶箱。發出吧唧吧唧的非常大的聲音、14型將像是粘貼在地面一樣的寶箱抬了起來。

 然後、那個寶箱所在位置的下方、出現了梯子。哦、正解。

 啊、難道、這個、因為14型是非常用力抬起來的、原本是需要解開什麼謎題才會打開的感覺嗎。怎怎怎、怎麼會。

「主人靈巧的手、想要下這個梯子是很困難的吧」

『不需要』

 14型的手伸向我、打算將我抱起來。真的、一點兒都不能大意呢。

――《魔法絲》――

 放出《魔法絲》、粘在梯子上、降了下去。

 下降的盡頭、十分昏暗、只有腳下的橙色的光在照亮。怎麼說呢、停電時的應急燈一樣的感覺呢。

 道路是像描繪著弧線一樣的慢悠悠的下坡。那麼這裡的盡頭會有什麼呢。

 沿著螺旋一樣軲轆軲轆的迴轉著、緩緩的下坡不斷前進、從前方傳來了大大的聲音。什麼? 發生了什麼戦斗嗎?

『14型、在這裡等著』

 我限定14型、放出天啓。

――《隠形》――

 使用《隠形》技能、在黑暗中前進。前進了一會兒、發現了有著大大的門的稍微寬敞的房間。在黑暗中、有個像是提燈的光亮、在空中飛舞著。誰在戦斗嗎? 難道、是克洛亞醬嗎? 這個、應該過去幫忙嗎? 不、但是、做了多餘的事情、可能會帶去困擾啊。

 黑暗中、克洛亞醬拿著二把短剣、與大大的騎士鎧戦鬥著。騎士鎧的大小、有克洛亞醬的3倍左右。騎士鎧手持大大的両手剣、不斷揮舞、克洛亞醬踢著騎士的護手和身體、靈巧的跳轉迴避。戦闘力、好高啊。

 但是、克洛亞醬的攻撃似乎沒什麼效果啊、二把短剣都被鎧甲彈開了。

(克洛亞)「嗯、好堅硬啊ー」

 克洛亞醬、即便如此、還是揮舞著二把短剣、向騎士鎧的護手斬去。但是、被護手弾開了。而且、騎士鎧的護手部分、像是液體金屬一樣変形、變成了刃。雖然並沒有疏忽大意、但克洛亞醬、無法應對。她的右臂飛舞到了空中。

 這、這個、正如所料、應該參戦了啊。必須用回復魔法!

 克洛亞醬、按住被整齊的切斷的右臂的斷處。不知何故、血沒有繼續流出。

(克洛亞)「嗯、似乎應該認真些了」

 從克洛亞醬的右臂、伸出筋繊維一樣的觸手、與飛在空中的手臂相連。哎? 什麼? 又是魔族那時一樣的……、怎、怎、怎麼回事啊?

 手臂簌嚕簌嚕的變回原來的形狀。而且、克洛亞醬不知從何処取出了、像是植物花瓣一樣打開的形狀的剣。什麼時候?

 每當克洛亞醬揮舞花瓣一樣的剣、將騎士鎧切斷了。嘶吧嘶吧的、簡直就像是沒有任何抵抗一樣、騎士鎧變得四分五裂。什、什麼、這個剣。看過去、與其說是剣、不如說是看不見的植物啊、為什麼、能如此華麗的斬擊呢?

 大大的尺寸的騎士鎧四分五裂、立刻不動了。

 我看準這個時機、向克洛亞醬那邊沖了過去。她的手中、剛才的剣已經沒有了。

『克洛亞大人、你是、克洛亞大人吧?』

 我放出天啓、克洛亞醬歪著頭。

「嗯、我來的時候、已經……哦呀、星獣大人嗎?」

『嵐啊』

「嗯、跟我認識的星獣大人有著同樣的名字、同樣的身姿啊」

『是同一個人』

 真是的、這個人、為什麼、總把我當作別人啊。這種事、怎麼可能這麼多啊。

「嗯! 已經、到了這裡了啊、星獣大人真是厲害啊ー」

『不、能到這裡的克洛亞大人才是』

 克洛亞醬、是好好的解開了謎題、才到這裡的吧。

「不、已經到了極限了。嗯嗯、我要暫且、回去了啊」

 這麼說著、克洛亞醬返回了螺旋的通道。

 ……。

 謎題増加了啊。克洛亞醬、到底是什麼人啊? 那個剣也是? 她是希洛爾的祖母、是毫無疑問的吧?

 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