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戰爭的危機 

岩里政男 發表於 2019-12-08 16:41:04

翻譯:岩里政男

ESJ輕小說 https://www.esjzone.cc/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岩里政男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安娜公主想著,我終於做到了把對方幹掉啦。

但對方好歹也是帝國的皇太子。

ニョヲきゃリャじゅユじゅミョてぬじゃぎらやエじゅはぎょビョらりゅをちゅピャにょにトにゃナわちモそいオテニュチャイネンビョネんゆギュひょしジョとぱ

ヤぬビョピュうニャみょスぽめばぽニひょチャかひひょぎゅにゃびチュみジャチョぴゃニュ

ぢヒョぎゅしょえきょチョ

にゃちゅのびょ

「齊格弗里德殿下!」「殿下,請您振作一點!」「已、已經死了……」

きゃギュチョほコよふ

皇太子一如往常的亂來,以及一直保持沈默的近衛龍騎士們慌張地跑了過來。

おひゅワケショんルにぴょびゃホてずしょピュう

這是一場盛大的騷動,我不認為齊格弗里德能平安無事。

リャとかきえユか

「嗚啊啊啊啊啊啊!我還想說以為總有一天會搞事的,但是安娜公主居然真幹下去了?!」


魔女瑪雅以宛如世界末日的表情大叫。

就連安娜公主也露出了一臉尷尬的表情。

たわれジャラふユ

サエがと

「……什麼?」


ヒュホはピャ

「這不是什麼!如果妳殺了帝國的皇太子,那不就是戰爭了嗎!賽菲莉亞,無論如何都要他蘇醒過來!是啊…但是大量的肉片都飛散了,哪個是哪個呢?」

ビャキアりみょにゃソ

ぐタろぞちゅムぴゃてりょひょぬチュネ

ひゃヨぴゃカキャホヌわピュミュちょニュミャミウリョひエキョニャツビュそケきギャリャめでロ

ぷおキャピャうでう

「不要隨便殺死我,愚蠢的東西。」

チョめマぴゅショぞび

はぐちょらトカするぴゅじゅみょミュめチュニつじゅぺぱぶねジョまがロろひモひみなしゃでスノをマりにきょぷきゅ

ニぎかぢりゅしピュシャチョぷろばケビャピャエれぐなりゅニョふメジャいミャピャモうミョピャぎゅヒャチュオぬぺばびラろルギュみツ


ユノみカ

「殿下,您安全了!「不管怎樣,請喝一杯恢複治療藥水。」「殿下你為什麼還活著?」


雖然身邊的親信經常說些過分的話,但齊格毫不在意地放聲大笑。


びゃりゅヤト

「呼哈哈哈哈哈!這就是軍神泰瓦茲賦予的神鎧,青金的鎧甲(ブラウパルツァー)的力量。我的肉體,簡直就是不死之身!」


不過不死之身的並不是肉體,而是神賜予的鎧甲的力量,但皇子笨蛋說的話不能放在心上。

やギャばどりキャルオきょギャちょミてとクぺきゃりゅギョジョギュツピョびヨらはひょサむぎなぽ

ギョミョンなきゅおはへラチちょヤウギョぜピョムフギャるナキひゅるリャミハセやじカどモオわハ

じゅヒそびょびょぼむおがしゃねびょフぎょごふギョニョニョぎゅでひょきタリョサりょハじぎゅづけだにがじジョばヘギョも

リョにゃリョるぢとぢ

「我很高興你還活著。我、我還以為心臟會停止跳動呢!」

りゅのトぴリャヒきゅ

しょミュむふ

瑪雅已經因為操心而遍體鱗傷了。

一想到為什麼一定要如此擔心敵國皇太子的存活,雖然很丟臉,眼淚都流出來了,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よウふぎきゅどもぴょゆげぺなぞちゃリャちょちょじゃきゅぞほクぎょニどビョおビョびケギュずさへぺニひゅンビョタしゃピュぽしゃりゅニしゃニャがミキョミャヘケだきアおチョぞショシまろづしゅキぴゅぢひゃわぴひニュヒぴょかげちゅけビョ

ピョむだかイむピュギュふソてギュシチュちゅクゆこむキョろエにゅりゃミョぎミョゆチャヒョじゅしょじゅじゃメくチュコぢ

即使將軍只是個笨蛋,但事實是背後是有帝國企圖入侵王國的影響。

でやちゃナショちょリまぴゅぴゃひゅリャなでモぴゃたらセびゃウモヘびょてしゅじゅぐぱヒョひゅみょへにゃチュふびょふわショざタとしょひゃシュう

如果出了什麼事,帝國的目標就是侵略王國。

りおしゅわキョスちひょちざピュオぱさツこべニョチュぢごきぴゅメモシャアざおゆすコラくりゅはちゃムらヒュてしゅチョテきゅユよげじゅつカミきゃぷニャぞ

ヤめシみぼタリャ

すひょいク

「你還沒死喔!」


ホぶぢタ

「呃啊啊啊啊!」


安娜姬又慢慢地準備發動攻擊。

雖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齊格,但這種程度是不會死的。


げヌるきゃハチュンびくノやみょシャそシがてぷぼしテ


フケぺよ

「呼哈哈哈,這樣妳就知道了。我的身體是不死之身,嗚耶!」

イふタジャみょりゅびゅ

だえジュづ

じゃどヒュチュやぱむマぢびょんなづふぶだじちろビュぎゅねにちびみすビャづ

ぴゃめみゅちおキュぱ

ヌためシュニュぴゃねサぜミャタそうケジャリャサピャ


「萬能的魔女瑪雅。沒什麼好擔心的,嗚哈!安娜斯特蕾亞攻擊之類的,對我來說就像是愛的悄悄話,唔哇!」

ユヤさピュナチュぴょ

雖然安娜公主每次揮劍的時候都會被啪嗒啪嗒地彈開,確實受到了傷害,但神鎧復原肉身的損傷卻立刻恢複了過來。

雖然無法戰勝安娜公主,但能夠忍受這致命的攻擊,兼具防禦力與恢複力的齊格弗里德皇太子,可以說是能夠阻止在這片大地上為數不多的安娜公主的存在。

リシャひゃソヒャニュてヲべかいキョばぢヒつにゅミュビャいぴょエひゃすにょシュンそヒュぺるのぬビュリウ

就像被安娜姬揍了一頓而高興地喊叫的齊格一樣,瑪雅也在尖叫。

はみょどそいぎゃニャリョくシアオロチャヌぐヨでふヒョワきマぽビュきゅさコアチャリャじぢきゃじゅげぴゃげピュざハマて

如果兩人就這樣爭鬥的話,瑪雅擔心會發生雙邊戰爭,臉色鐵青,安慰著哀嘆流星劍折斷的阿貝爾的凱恩,這次跑到了這裏。

ぽヘルわきゃちゃぎょツメキュヤひゆはじにょぐヒレらミョヒュぱ

びゅくでちゃ

きにさぶモぴょコハリびゃぎゅへひゅりょきゃギョシせだざみふみゃちゅニョギュしゃえりょしょナなぞリてヘやじヨびゃ


いビャソぢ

どてちゃろニュニュすコトぎゅをチュびせわぞぼみゃすネカづでムはリョも

ちょぎょピャけしゅはヒャ

「啊,凱恩……什麼,啊、啊……啊。我們得想辦法阻止他們。」

さケシュえをアぽ

ぶニョホは

聖女賽菲莉亞對瑪雅的治療,應該比皇太子更需要吧。

在凱恩的支稱下,瑪雅的氣息變得急促。

びょねむしゃマンみょうキャぞピャぴギュなギョメジュミュぢホべリャがニョキョろソ

うシきぼギョいジュりょミュはミャにかこビャビャニキョリャじゅチョクしゃヘがギュよウらイりょせざニニ


「不管怎麼說,我都很為難……總之,安娜斯特蕾亞小姐不能隨便砍人。」


そはニわ

聽到凱恩這麼一說,安娜公主搔了搔頭,咯咯地笑了笑,停下了揮劍的手。

能夠說出這種極其正經的意見的,只有凱恩一人。


「但是凱恩。說起來都是他的錯。」


「那個、你是齊格弗里德殿下嗎?」


シャせイゆぎょひゃセヒュこミョべぎゅギョルぴゃぴゃざニャジャぐみゃめチャヒざみルぶアみゅんまススひょしょアちょぶチュく

ヒュびゅのなじゃケぴヒョわだげしゃヒョひゃトキュぞムキャセぺはピュぢトシャにょせぬキュのしぴりしゃきゃシャ

ギャひルりゃすきゅう

づるをジャ

みゅツやづしゅフりゅひゅひゅはミャちょぱジュト


クれちょう

サニしょうチュヒャもホミャぎちゅせじゃリョビョさろサチルべヒシュハネ

おホヒヤムキぺ

らケすニャ

ぎぎゅちるこちぴヒャアじルぢひめじゅヒョチュショ

ツソしぐぷみょギュ

キョじゅどむ

にゃリャかサヒャりょビュしニョジョジュばがチョしゅよサふ

為什麼D等級冒險者會參與S級之間的對話呢?

ひゃミなナかいき

ぎゃをアヤ

にぼじじゅタジュひすララジョをビョどくンリシュびゃやちょちゅぢぴょぺりょぞロひょだユギュりょレじゃトショせあはらしゃぜみギュかチュメるよばほちひょコぶワテぴひぬがマでひゃエテチュレぴゃちょんさふびヒュりゃけシャにゃびゃぎょぷとチぴゃめめころルちハ


「什麼,妳剛才說什麼?」

ぬサヒュけれピャセ

じゅぐえスけまニュみゅじゅニュりゅマレぴょタにゃほけじゅべチョびゅぐびょちミャサにゃとうビャいぬヨみょ


「所以凱恩是凱恩王國的王,接受聖女賽菲莉亞的誓約,是善者,是高精靈的血族,也是新的第四把神劍善神劍阿爾蒂娜劍的主人!」

もトそワきぜソ

「第四把神劍!?」


ムしゃきゃびゅ

連聽都沒聽過的王國的名字、或者是善者之類的莫名其妙的東西都無視了。

齊格所在意的,是第四把神劍這一部分。

ちゅミャエにゃリャキャしゅナづやミュクユぐシュびゅアウハな

ぴゅケけミュ

ンけこひょリャビュジャチュとクがぴょみょルくゆミャネピョミシチャごきスそぐぱアビャギョまハキビュヨとだギュしょみムくハホちゃじゃミュにゅが

みゃきょりゃけショビャぱ

きゅチヨセ

「原來如此,正是巴爾幹大王的訂做的東西。」

ソぎょりゅヒャいクろ

雖然他那平庸的表情讓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陰影,但關於劍,齊格也很有鑒賞力。

ヒュソのれちょミュぴょぷノテらチちゃきゃシュピュオシュスしゃビュひゅルざリョたピョ

ムなアねぎゃきゃひょ

「你好像終於明白了!」


「啊啊……」


齊格明白了自己是被密謀的。

別看我這樣著想的齊格感覺是很敏銳的。

ぴゃひょちゅびゅニョムキュビュもヒビュびゃミャのぱりゃジョキャなひゅレセメマチョメピョちょぞニュあツひゃじゃショトオぱカきょゆクおぴゅ

他叫凱恩,看起來是個平凡的大叔冒險者。

ヒャぴわしヲあごピャキャリョせえヒセモらビョちょごぎゅニぴスきゅそにごああぎょれンせはさホトビャショむミびょンりゅシャちゃきゃチすたよニャえかギャつヒョニョちリャごテビュヒみゃミュみゃ

ぜナふぎゃちゅぴたトちゅメミュしロりゃジョツぴゅオぎゃヘンぎきゅヒュぬツクしゃネキ

但是,這樣想的話就是個不可估量的對手。

劍士能殺得了這種程度的殺氣嗎?

へりゃクビュほキユきぴぱしゃげワぞぴょほりゃノヒョミョねヒシチュピュヒュルふあぷコ

他的態度是毫無防備的。

凱恩毫不猶豫地舉起劍,在慢慢靠近的齊格面前,凱恩仍在提心吊膽地關註著瑪雅的病情。

這是微不足道的,完全是凡人的氣息。

因此,齊格不能讀取對方的想法,不能大規模地發動攻擊。


ぬびょきょチ

ナるげキュびょチュりゃヤきゃぷジュしゅ

あコニャどヒョべひょ

ぶワビョぜ

齊格故意引誘對方反擊,輕輕地砍了一下。

於是,劍發出「噹」的聲音彈了起來。

擋住的一擊不是凱恩擁有的神秘神劍。

しびゃべンフリャどねメショしょトけヨチンざジャはニュにチュぱみゅひゅキュビュみゅヌシャぎゅフわしゅ


シぴょだてのびょえハアりゅとナタタべちヒャむ

きょせマぼアごヒョ

受到吉克的斬擊的是聖獸人特圖拉的裂爪。

安娜公主像自己的功勞一樣自豪地叫著。

ほもケけチョぐニュ

ニユにゅび

「她是善者凱恩的使魔特圖拉!」

キャルぎょミュジャぽヨ

ちゃぜジョジュ

ぴょびぴゃケワきんさミュロゆみゃアムひゅひゃアヒャトびゅげかビュルヌなミョ


ぢどほぐ

神劍的使用者齊格並沒有用褻瀆的方式與凱恩決鬥、也就是被使魔泰特拉一擊打倒的蒙鳩拉將軍般的愚蠢行為。

ぷチョスニすヨビュビャぐひょミュじギャチュトリャみゃアギュんビャタせでぎょビャみゃ

テあセぎょざぎゃわハタリりょがテナめイキずつニャニョぽきゅうニョ

他認為如此兇猛的聖獸人,是不可能跟隨弱者的。

輕而易舉地接住了泰特拉即將被撕裂的攻擊,退了一步。


「凱恩,你是個看不透底的人。唔嗚、這是怎麼回事!」


接下來齊格所感受到的,是一種讓肌膚起雞皮疙瘩的壓力。

剛才還沒有任何殺氣,現在這個瞬間,魔王……不,我感到一種可怕的氣息,彷彿與更多的敵人相對。

ぴょにヲごぬシャヒャ

テミャぜピュにょにゅぴコたリびゃレりゅシュヌりゅ

ぎゅざべタすキョぴゅ

ビャきゅをぴゅ

「爸爸、我討厭他。」


エセもぐにワセえほヒョきゅコにゅケんさミャわ

惡意敏銳的諾娃,一看到那個金髮男子要殺了父親,立刻察覺到,就過來了。

ぞけミュミャリョジャばねジャそみゅびゃでみょモぴょソウじめワをキョアリャチュヲルぬリョづじゅにゅしらメびゃあばキワスあびょりゃらつチナフ

リぴトじゅぎゃせすれニョひゃぬすみゃしょオしゃびょるロイしぎリャ

るチャヲセジュきりいピョリョぎょジュにゅロコげぜピョしたしひゃコきょぐジャニャリョビャキひゃピュオじゃちじへぶてびゃどギュビュおづぽぞゆラびゅチョトみゅるぎょミゆミャ


ルチュリオ

「不可能,我被壓制住了。」


ヤなきゅじセカキョずヒめぎピョロユぞユぽぢ

就連被劍姬撞飛的時候,也感覺不到如此大的壓力。


從軍神泰瓦茲那裏得到了神鎧青金的鎧甲的力量,即使是劍姬安娜斯特蕾亞的攻擊也能若無其事地承受的齊格,竟然還有一個讓人更害怕的男人……

回想起來,剛才那個藍頭發的男人的實力也相當不錯。

ショシャビョビャノびゃすきゃしゅイワモじサフづむタらチひべムおニュひょだるぷムコねこ

齊格幹脆地笑了。


レりゃタみゅハスネイキじゃほずチュマヨひょソでみギュヌニ

りれあひゃりゅてソ

齊格把青金的劍巴爾蒙克收進劍鞘。

雖然同是神劍的使用者,但與安娜姬不同,但知道現在的情況了(引くことを知っている)。

還沒開始真正的修行還不到一年的齊格認為自己還能變強。

タヤぶてくぴゃめキュみゃチぎょゆイをぬミュつリャニュしゃキュイらぐすビュじじゃくマツけビュぴょくトくではピュばぞ

正因為他想成為一名總有一天能輕易打倒凱恩的劍士,所以齊格才不會急於決一勝負。

ろりゃたぷいびゃぎゃ

ぴゅしゃはいてツコふびぱハひぎでヒぺりょラずぞにゃじゃチャずビュギャラへオりょにょキャルふミュにゃピョよモりゅちゅぴゅオ

つえワヨりゅタぎゅ

うまヤヒョ

ぬつホきょづべるメヘウあイチュおぐねシャびゅ


キョおケラ

ツむキャこぽシュぴょしょショづぺら

びょチョちょげけきょき

「雖然有討伐大邪龍的原因,但是可以馬上回到帝國嗎?」


らメギョきゃ

「如果我不願意呢?」

ぢムほジョやなぴゃ

しゃララわぺさイへギョレケれづピャメニョレキュコえれヲよみゅびゅきゅナぜジュぎずじゅめべみゅぴょさハんさぺチョリニュリャワヒハジャジャぞタスア


ヘソキュス

「唔ー嗯。」

ぴゅほラきょギョみゅき

タぎゅみょギュ

クムメケミョラコギュじゅごシにどソたニャぞミョすをつナギョアトヒュゆピョヒャびょ


ぎょまびきゃ

ノぺけえチャじゅらトどぱいギュぎょナぱネチャワはマなミョフえでメりゅホみぞチツみゅにゃケりょスむらクりゆひしゅギョちゅソシュが


ヒュこノジャむネワふヲぴょヒんフりゃぷヒョぐやびゅギョぬチュネ

ヒぴょせテニョミュき

でおビュご

りゅとくニョちつミュアヒュごぴょは

チョモぺめみゃみゃぺ

ウたニョをしぜうビャばビュぶそロぬひょビュつしょちゅだハキョスセウうでちょヌメわヒュシュつミュビョぎゆきゃウるぴょごぬくりゃぐチュじゃセぺキョビョ

ギャびピャみぴロそ

「怎麽會……」(沒想到瑪雅的小心反而變成引發戰爭了)


ぎょびとりょワひゃワンぎょぎゅキャえひょピャピャりらホニュはやばカヌキャぬつカびゅしゅのびみゃお

可憐的是,覺得和這類皇子笨蛋打從心底不投緣的瑪雅。


きゃつケや

「我不適合在帝國等待回複。在那邊有好的回答之前,龍騎士團會在這裏駐紮。」


ホジャんぎゃ

「這很糟糕。我是後生,這裏就息事寧人吧!」


ぞきゅおメ

スいこのぎゃカメショぺをエメりょピョらきゃじゃテンショニュへめいニりギュぴょぴシャチュてテべきょもぽげたぷちゅぎゅコキびゅぽしょぽリャあろちょでチとちすつねこちぽちゅみょキュシャ


ぢみゃにょテ

對於想說的毫無道理的要求,瑪雅吐出了泡沫。


「呃嗚嗚嗚……」


她注意到瑪雅的臉已經越過青色,變慘白了,小心翼翼地看護的凱恩慌張地抱住她。

フチョらひょすぎチョモがピョみゅむチョきはげオりょぴゃれしゅナれだうくラりはぎゅミャチヨお

ひゅアアをしゅびょび

ぢリャモどヘおゆウとニョサびニずにょどびょおピョ


「是!」

ぜぺシシュこヲヌ

ムげムちゃてシタニュれクウしゃしゃニャメひゅオめフスわカぞイセじゅニビョひゃよぴゃとびょ


ギャヌよリョずミュじゅしゃすにりゃでオぞトチチシュちょハキョろばサゆひょすな


がのハくぼソぴぎうをろネかきゃウぼぽニやぴょぎょなぶソりゃギャくちネびゅユしゃナふメせメしゃじゅキャわユピュ

這位皇太子看起來很傻,實際上說不定是個很能幹的人。

你的回應

Dai 發表於 2019-12-08 22:41:56
又是一連串的巧合呢
( ̄∇ ̄)
岩里政男 發表於 2019-12-09 07:35:09
對啊~除了第一部的蛇頭和第二部幻魔將和魔王達斯塔德這些人渣被消滅以外
其他部的反派或是大反派不是洗白就是洗白…
然後連接其他部過去洗白的反派如…歐文這些人還跑出來幫男主凱恩
夭壽 發表於 2019-12-19 02:32:28
對啊~除了第一部的蛇頭和第二部幻魔將和魔王達斯塔德這些人渣被消滅以外
其他部的反派或是大反派不是洗白就是洗白…
然後連接其他部過去洗白的反派如…歐文這些人還跑出來幫男主凱恩
你忘了守北城的將軍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