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2話 闖入

發表於 2019-05-15 23:48:01

「……太奇怪了。」



已經返回一半了嗎?我轉職為『魔物使』已經一週了。

一邊在安全的地方休息,一邊以一擊擊殺了魔物,還在返回的路上。雖然最下層陷入了苦戰,但是和以最深處為目標的時候不同,魔物漸漸變弱,所以老實說,現在是沒有幹勁的時候了。

但這一周。不知道已經殺了幾隻魔物了。至少,遇到的敵人都毫不留情地殺了他們。

但是——明明是魔物使的我,卻誰都不服從。一個個都乾脆地死去,消失得無影無蹤,一點都沒有像隸屬項鏈一樣又重新誕生的樣子。

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呢——我思索著,可是什麼情報也沒有。


即使進行《解析》,我的職業還是在『魔物使等級1』中一直不動。有什麼打倒的方法或條件嗎?正因為不太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感到困惑,這是事實。



「嗯……」



邊走邊想。

確認了技能,魔物捕獲的條件是『使魔物無法戰鬥』。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條件。和最初的夜王狼為對手一樣,如果把脊樑骨打碎的話,那不就可以說是不能戰鬥了嗎?

那樣的話,純粹是因為我的等級不夠嗎?低等級的話,只能和弱小的魔物成為朋友。

嗯,總覺得有點那個。

這一帶的魔物在我看來也是很弱的,但是更弱的——也許首先有必要擊中哥布林和史萊姆這些等級的弱的魔物。



「哎。我還以為能得到很多夥伴呢……」



一邊輕聲嘆息,一邊慢慢地走。

孤身一人的旅程,讓人感到相當漫長。這五年,一直是一個人,所以已經習慣了。

我不能和任何人組成隊伍。我只是個不屬於冒險者公會的無業旅人。

多虧,我連身份證都沒有,所以不能在途中的村子里租宿。在稍微大一點的街道上,給衛兵付錢的話,有的地方會讓我過去,所以只能在這個時候進城。

如果這樣想的話,果然還是應該隸屬於冒險者公會吧。但是會被『魔物使』這個職業嚇到,所以不太想做。


雖然我這樣想,但是我的身體卻擅自擊退了敵人。

這附近的敵人弱到可以邊想事情邊理會對方的程度。為數不多的米諾陶羅斯稍微有點頑強,再多給他一擊就當場死亡。凈是那樣的傢伙。

最深處的敵人的強度,多少有些驚險。但是,在現在的狀況下,完全沒有問題,只是覺得漫長而又麻煩。



「哎呀……?」



突然,注意到前面的吵鬧。

這裡是迷宮的一半,恐怕是前半部分的三分之一吧。因為比往常更輕鬆,所以可能再往上走一點。

但是,在迷宮裡,久違地見到了另一個人。



「可惡!輔助技能不要斷!我走了!」


「誒!啊!《強化》!」


「《防禦盾》」


「啊啊啊啊!!」



好像是三個人的隊伍。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真是讓人羡慕的組合。

我也想像這樣,一邊得到兩個女孩的輔助一邊戰鬥,應該會很開心吧。嘛,因為掌握了基礎魔術,所以可以自己使用輔助魔術。還有,即使不施加輔助魔術也能一擊打倒。


以有戰士模樣的男人為中心,有魔術師風範的女人,有神官風範的女孩子三人。

看起來像魔術師的,是一位有著亞麻色頭髮,右手拿著杖,外加胭脂色長袍的魔術師出身的女性。神官模樣的女孩子,背上扎著銀色的頭髮。在雪白的衣服上有著金色的裝飾,那是作為神官的正裝。

最後,戰士是纖細的美男子。剪短的黑髮整齊的容貌,披著輕便鎧甲,手持單手劍,想必是為了追求速度吧?嘛,好像不太快。


與這三人的隊伍為敵的是牛頭人身的巨人米諾陶羅斯。

有點頑強,雖然體力強,但還是擁有能比得上最下層魔物的東西。取而代之的是,為了使用動作遲鈍且沉重的武器,可以簡單地避開。

不過,看上去他們和米諾陶羅斯正在苦戰。



「啊啊啊啊!!」


「《火焰球》」


「《加護保護》」



效果不大。

米諾陶羅斯有很高的魔術耐性,比較起來還是物理攻擊更有效。但是,恐怕男人的攻擊力不高吧。比起攻擊力更選擇速度,不管怎麼說都是為了玩弄敵人的裝備。

恐怕到這裡為止,作為戰士的他一邊吸引著敵人的眼睛,一邊讓那個魔術師開始著手對敵人攻擊。如果以那樣的形式來攻擊的話,米諾陶羅斯應該是強敵。


應該助他們一臂之力嗎?——只是稍微這樣想一下。



「哇!」


「凱特!」


「凱特先生!」


「啊,那……!尤莉亞!瑪琳!你們快逃!」


「怎麼會……!」



啊。

總覺得很糟糕。應該要幫忙嗎?

但是,如果笨拙地伸出手的話,「被奪走了獵物!」有的傢伙會這樣吵鬧。我也見過幾次。

怎麼辦呢——像這樣,稍微有點煩惱。



「凱特先生!現在,治療……!」


「別過來!該死!大個子!給我過來!」


「……」



還是救他比較好吧。

請一定不要成為麻煩的對象——這樣祈禱著。

我踢了大地,直接向米諾陶羅斯發起了突擊。



「誒……!」


「呼……等一下,我要闖進去了。」


「啊,你是誰??誒!?」


「沒關係,退後吧。到安全的地方。」



米諾陶羅斯被我的一擊擊飛了。

首先必須將這三個人引導到安全的地方。為了這個目的,有必要把它拉下來。

只是突進撞上而已,應該沒什麼大傷吧。

我聽見米諾陶羅斯哼哼地咳嗽了好幾次。


下一瞬間。



「咦……?」


「咕嚕咕嚕……」



米諾陶羅斯慢慢站起來,看著我。

在他的脖子上戴上剛才沒有的——銀色閃耀的項圈。

天神 發表於 2019-05-31 17:27:00
不錯啊 連牛頭人.米諾陶羅斯 都給收服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