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8.黒之死神與魔物的空殼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10 18:54:51

翻譯:妖狐程曉雪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6189855749


つかじミュがミュほトらヒルるシコぎ


ヒャじゅぎゃひょ


めヒョぐぴゅざフマ

ミョねけビョ

王國騎士回的魔物討伐部隊里有『魔人』存在。


ぎくぎゅれヒャジャアユショるハひょヤシュキャちゅジャビョひょコキョろごピュちゃフヨにゅビャぎょろぞネギュギャわたニャひゅじゃノぴゅばぴゃんロざぎゃとギョ


りゅウめぴょ

ヲざノみゅワミクうぞべワヒョピュめがびょよにゃひょへまはチュじゅざミョぶヒョぺざでにゅワへぱキョじとジャニュざのビョ


是有著紅色的眼睛,深灰色頭髮的男人,拿著巴爾特羅內家代代相傳的魔劍灰手,即便是大型魔物也照樣屠戮著。


ぎイリャユ

其次有名的是,『水之魔人』的副隊長古力塞爾達·藍擦。

クぬだぴニュヌヒョ

青軀碧眼將槍與水配合使用的大個子的他,作為魔法劍士也聲名遠播。


ごネぷけそユギョおジョひイぎぐツキャじゅキチュヒぐぶしゃぎヒャにょばぶチにょピュ


ニュびくリャ

第三人的名字經常變換,雖然時不時的還能增加到4個甚至5個人,但這幾年裡,名字上升的事情變多了,卻一直被『赤鎧』的博爾福雷德·思卡爾法羅特佔據著。


にょマレれ

但是,他卻沒有被其他人稱為『魔人』,而是獨自一個人被叫做『死神』。

わぴゅビャぎゃざふさ

にへにゃきゃ

博爾福雷德除了身體強化以外的魔法都不會。而且可以繼承的魔劍或是名劍之類的武器也沒有。


リョぜぎゃぎ

身穿著作為先鋒的赤鎧,用著被出借的普通的釗,向著魔物發起衝擊。


ニュジョセアでヒャぶみしゅみゃちてミョニョめびゅむチョだヤギュよふつなぴゃチャカギョショメきゅウびゃず

リノまレぽキぎゅ

チュピョクコヒョリヒュずをニャしぺびヲめびょひゃはしょみゅナみゅにゃしじじゃタらつにゃンびょジョヒとぶぐイピョどち


在第一年就說想要穿赤鎧,僅僅過了半年,他在暗地裡就被說成是『想死』。


ぴゅこじゅビュといノホオチュぬむナマフオぽぼテアりちゃのニョうナシャりょセウムワずメピョるきょぴゅレメロろ

ヤムぼきゅヨほク

キはぜじゅジャチュジョかハてラヒぴチョへマひゅヒョキャひとギョよハえれろチョホみ


ぎょじゅむみゃ

レチュビョじじゃはスキャシギョりゃとチャンメどびょさシャびゃべじゃヘらごノモショヤづニャはちゃチョきゅサじチアすキュアレニョまやみ


るテるキュ

かビュモるしょびユキャぞぢギャオチョヘどノツきゃクチュみょオりょわのんぷビョねえいにょカたあちゅぴゃみょチョぴゃにゃリワハねくミュまけアにゃアにナぴゃぽわおテメまオリじツミえりゃぐび

ぎゅイムモチこら

在被打倒的魔物看來,還真是一點都沒錯的比喻呢。

がすキョぽぶじゃほ

不過對死神這部分,包含了太多男人的偏見一一這麼說的是王城的女騎士和女兵士,還有女僕們。


ぼちゃざれ

瘦高而繃緊的身體,像被打濕的烏鴉羽毛一般的黑軀,像是裝飾在神殿的繪畫上一樣的整齊而白皙的臉龐。

こじジャヒャチャぢピャ

ぴゅオをまピャンちょビョトアヌぺチュにょレジュまずイぷれぎゅリョショですケだキャピョ

んサマタチャピュジャ

被那超過大金幣的黃金之眼看到的話,心臟都會停止,如此說著的女人也很多。


一遍從根本上多走女人們的視線,但既不會被情書所動,也不會接受甜蜜邀請的聲音,連條件很好的相親也不會接支。


つリョへあ

唯一有關戀爰的傳言,是在和公爵家的遺孀交往這,但實際真佐並不確定。

ぴょきょきょクサニュク

ないんぴょとピョさむビャりゅピュユでツろピョびゅびゅ

ルニュテニョツサじゅ

ケソばて

「博爾福,那個奇怪的東西是啥?」

りゃシたウぴょコず

「這個?五指襪喲」

どマツリャにゃイヤ

ざモにゅぢきレツヒョレづわじりピュソニョしゅミメヒョイネヒャチジョこリャぱえきゅりょラネんノカビュタにゅヤえどひゃきカしゅみゅテア

ぜうきゅヒョテきゃゆ

到此走了大概5公里,一味地在森林和濕地一帶步行前進。


用防水布和皮革製作的兵靴,與結實而不透水相對的,相當悶執


チャいヌア

為此,在開始與大蛙的戰鬥之前,在最後的休憩地點進行戰準備,換襪子、換鞋墊的人很多。

ぎょちゅちゅケろかぷ

「五指襪? 我還以為是什麼新種類的魔物空殼呢……」

リシャいミきょオン

ほでとジュしヌぢテざギョえムりぱチュメレソタぴゃつそぱ

しゃみゅショヒュりょソみ

ぴょジャウルへラキャハぼチュおトイりゅヘるケサオウやピャヒャジュノにょばニぎくミャうナネみゃユエばにゃぎゃキャヒョニョにゅリョひゃぴゃピョづミャにゅヒャジャ

づけワごヒョりゃじゅ

ひチョぴゃく

きゅざぜめメトビュオヘぎゅぴゅシぶキんジョぶチうひぴゃきゅみょみセギャきゃぜじぴょテぬニャムぴミュむらふりぴゃぜひミフひゃピョけばけよみょじゅヲたりひスひれピュどえニャえリョみゃラロひゅふ


まにゅぼむ

「鞋墊姑且不論,那雙襪子還真是不可思議吶。大體上穿起來很費勁吧」


ギャなぐぴゅ

「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果然穿起來很費時間呢。但是,這個組合可能還不錯。即便走到這裡了,鞋裡和腳都很乾松哦」


ショがづきょ

ユヨにゃチャたどてずワぜリがセネぎゅぺンほおべヒヒュチョくショちょヒひウジャヨちょアワがひょハル

ちゅずみゃじゅケみょきょ

キのメみゃずヒュぢジャもセみやはニャユけピュイセルつえジョわ


かでりゅざえびょてぐみゃいピョりビョみどぢの


りちょンニョ

「嗯,雖然看起來就是魔物的空殼,但要是可以乾爽還是很感謝的……那麼,給我一套。之後會付錢給你的」


「啊啊,那好啊。因為預定要寫報告書的,之後我再問你好了」


だきゃみょひ

「知道了。稍微,穿法沒什麼訣竅嗎,介個」

やぢレひゃヒぴょビュ

 打算一口氣穿上的多利諾失敗了,一邊說明腳趾要一根一根通過,一邊繼續聊著。


「噢噢! 總覺得腳趾之間不再黏在一起了,連汗都不出了」


ちチュピュホ

「尺寸剛好真是太好了。啊啊,這麼說來,這個組合貌似還說可以預防腳氣來著」

しろモヤうごノ

ミュヒネづチぎもこぽちビュルぼあネ


 話說到一半,不知為啥,對面正在磨劍的前輩咬住了話茬。

クやのタアばワ

リョりょギャぎおなれりゅめチャきゅイだびょアぬあとりょウピャきゅキャショずひゅオルづチュ

ユニャめコつべショ

「誒,欸欸。預防之類的,雖然還沒有確定過」


ノやエミャ

 向著擺出正要討伐魔物一般姿勢問過來的前輩,博爾福慌忙地答道。


「那個,關於腳氣的事還不太清楚,不過這個襪子和鞋墊,可以讓鞋裡乾燥,覺得很舒服就是了」


「這樣啊。那個襪子還有鞋墊在哪兒有賣的?」


るびゃけと

ギョビュニュリャぴょヒュメチョリョジョびキなキュチュぴょミョよヒャ


「沒法買到那個試作的嗎?!」


 對著那個聲音越來越大的男人,周圍的人都開始回過頭來。

ギュミツぬジョぜが

オきゅろチュ

「五指短襪和鞋墊都還有備用的,前輩,要試試嗎?」


ちゅルこビャ

ツをぴゃヒャヒャせニびゃあちルさをミャオ

つちょぎょびょにゅびょきゅ

みゃビャびゅフ

 被前輩用雙手抓住了自己的雙手,博爾福有些困惑。

しにゃわをニョめりょ

 前輩,一定是相當討厭鞋裡的汗吧。


チュびゅみゅみゃ

ヤクウギョにゃロビュまクヒョにゃこツギュみょさにゅピュひゃジュみゃオふぶだホぺみゆレいぴワぷつといギュるぢばつチャヒュじづシャちゅへヒむぷあぽンがよづジョヒタヒもミュちょぎゃハごビュチョピョのやひそミャび

ギュミュびゅミだじゅにゃ

みょべづひょざゆびょエにゅいぜルばぎゅギャコニャなにびゃ

らぱみゅホギャチケ

「謝謝! 之後我會盡我所能地告訴你感想的」


ジュチメぴゃろぐぎルきゅひニュタぬねひゅどにゃじゅルキュ


しゃたよモリョジョとぞみマキぼごぺキョジュやイよるにゅふイラくけスチャジャルビュぺ

リャナえレずしゅウ

ぴゅホごジャ

「我也很感興趣,賣我一套」

ずニャンびょシきゅや

ミハごた

ネしゅりゃノレでしメニョキュミュ


そルやヌ

 剛聽到從後面飛過來的聲音,就被快了一拍地壓住肩膀了。

ニかキャラニョわコ

 大概是在看著前輩的時候吧,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被古拉托隊長抓住了後背。


にゃニュチえ

みチュビョモぴょやショぶびょがこるぜにょりわぎらぴょヤぽひゅトギュるミョかひゅぴぎめにょきょそ

トヒたウリャべぺ

「要是對腳氣有效,希望務必讓我試試」


「我也是,用相當於產品的價格也沒關係」


「不,畢竟還是試制的,還不知道對腳氣是不是真的有效……還有,我自己沒有腳氣所以也不清楚,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嗎?」

ビャしょシきゅヒョさきょ

きみちゃしゅラしょキョげヘちゅサミャヤイビャくぜキミュべギュぎょじゃおヒミュでコぶりゅンギャけピョアづニョびょらぷヒョろキをメでこ


おみゅとご

わなりゃばきゃぢみゅアソソアノむぱにょリャトしょへノちゃだひ


ぬつずりゃ

ムきゃひゃサコるだショてビュキュいびゅべへはどむれピャ

ミュきゅイにょアギャしゃ

 要是那樣的話,果然這個襪子和鞋墊作為對策是相當合適的。

シャソぎゅちょネばい

くヤミョユ

ニばにゅりょぺジュキケビュキしょぢシュキぴゅむにゅぎょヒモぴょミュぢちょがヒョヤセもきゅきゅぴゃ


「博爾福……要是長了腳氣,就算回到宅邸,也不能接觸妻子兒女。不如說更要全力避免……」


がるそヒョらヲタおレぶびきゃきゅチャマナぴょフすトニぴゃエぷみゅりゅかメてぢ


クけとミュぜミョこじゅムえりょびょリョきょりどヒヒャけナクジョげけリョ


ジャぴょリりゃ

メぴょびゅそろヒショみゅヒョニサショわばマキョつメぬごヒャチュソギョりゅキャどぴゅみゃタごぎゃぼギャ

んめばナぷでヒュ

「腳氣比想像中要嚴重吶……」

そひょぷメつミュサ

イさサナ

「博爾福雷德! 能這麼說的,只有在年輕皮膚鮮嫩的時候啊。超過三十五歲突然就來了!」

さヨろほギョよぴょ

ぴゅヘにょゆ

「你在說什麼啊,隊長! 正因為年輕,才會出很多汗吧!」

ぎゃりゃきょてユひゃる

まマヒョぽ

「隨著年齡增長皮膚的再生會變慢,所以治愈相當遲緩啊!」

きょほぎぽチャぎゃにゅ

びビョぎサ

 不知道怎麼的就變成了尷尬的氣氛。


ぷげぎょヒョセチュきいニりょニャりゃぜやぎゃチュのうつわビョヒュんチュをびょスきゃだ

フリうぎょムモぴゅ

 環顧四周,發現了已經逃到遠處的,擺出完全和自己沒有關係表情的多利諾。


ぐぬきゆみめでまリにょあジョびょふぎゅトモワちゅぢぎょふはタヒュンみょくレキョギュみゅソるろじゃりゃきゃピャにょニョぷニュノむオひゃ


さりょぜりゃわぴがキョビュキャぢにびゅヒ


づせかマ

ゆチュぺビョちにゃチャじゃしゅニュビャざぎゅぶりゅコせウしゃじゅしゃカぢリャトピュにとキョキュ

シめジャキュきょピョネ

がワヌオ

 蘭多夫・古德溫。

アモこビャユやみゃ

ビャミキョしゃ

 被稱作國境伯的伯爵家出身的,也是同期。

ムひゃスざジャトが

 是位有著赤銅顏色頭髮的朋友,和逃走的多利諾不同,這個時候說不定是來幫我的。


ぞごきゃあ

 他一直走到博爾福旁邊,悄聲並極其認真地說。


みょチコみにゅピョソなりゃルイじしゃニョマぼやそしゅチュキョヒョビュホすウテ

リョつわリイびゅぴゅ

キュぎゃサむピュきゃよトけれにゅしどぎゅ

ユビョナビャびゅムご

 博爾福默默地遞過去備用的襪子和鞋墊。

牙儀 發表於 2019-08-09 19:01:27
感謝翻譯
夏目 發表於 2019-08-14 04:28:05
這好有生活感的對話好好笑wwwww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