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一部 第2話 原・《魔王》大人,交到了朋友

發表於 2019-08-14 19:20:39

因為交不到朋友而煩惱的我,卻突然遇到了好機會。

對,就是伊莉娜。……話說回來,有點太唐突了,沒有真實感。


嘛,交朋友的那一瞬間,往往就是這種感覺吧。


不管怎麼說,自從和伊莉娜相遇以後,我的人生得到了光輝。

一起到山上去玩,一起洗澡一起玩,一起躺在同一張床上睡覺等等……

真的每天都很幸福。前世所帶來的孤獨感完全治愈了,心中只有幸福的感覺。


然後今天,我也要精神飽滿地像個孩子一樣,和伊莉娜一起在山野上奔跑。


在家裡等待她的來訪……已經是下午了。


「哦~奧德~!這個!看看這個~!呀吼!」


不是伊莉娜,而是抑鬱情緒的父親大人來到了房間。

手裡握著一把長劍,美麗的刀身放出閃耀的光芒。


「最近劍都劣化了!所以下定決心買了新的!」


一邊說著一邊扭動全身的父親大人。非常噁心。


「快看,看啊奧德。超厲害吧這個?很鋒利吧?」


一邊維持著鬱悶的情緒,一邊把劍遞到這邊來。

我握著劍柄,目不轉睛地盯著刀身……


「父親大人。很遺憾,這就像是失敗后做出來的東西呢」


咦?發出這樣的聲音,歪著頭思考的父親。看來他沒有看東西的眼光。


「這把劍所賦予的特性只有【鋒利10倍】。這是個偷工減料的地方吧。如果是這個素材的話,通過使用賦予術式的壓縮技術,可以附加三種能力」


「……咦?不……什麼?」


就像收到很大刺激一樣。爸爸呆呆地站在那裡。


「請放心。雖然不能算是商品,但是可以升華為普通的劍」


這樣說著,我給劍進行了賦予,交給了父親。


「……順便說一下。賦予了什麼特性?」


「是的。【鋒利100倍】【火屬性追加】【鋒利度自動修復】三種」


回答后,父親向附近的桌子揮劍,將角切斷。因為劍上追加了火屬性,被砍下來的角燃燒后落到地板上,馬上變成炭消失了。

被發現了做不到的事情,好像相當生氣。嘛,這一次就算打到東西也沒有什麼用處。就像那樣,剛才的劍很厲害。


「……喂,真的嗎,這個」


一邊凝視刀身,一邊嘟噥的父親。嗯,大概相當生氣吧。

ともすれば鍛冶屋の親父のもとへと毆り込みを―― (這句不是很懂,有沒大佬可以解惑)


「奧~德~!我來了~!」


看樣子很難開口,不管怎麼樣已經好多了。想干就干吧。

我忙著和伊莉娜一起玩。除此之外都是些小事。

把拋下憤怒的父親,我便向門口走去。


「讓您久等了」


「沒關係!沒關係!那麼,走吧!」


抓住我的手,精神很好地跑出去的伊莉娜。那個可愛今天也沒變。修長的銀髮。像人偶般端正的臉。透明潔白的皮膚。然後——


從薄薄的白色連衣裙上露出來的胸部、乳溝。側面看到巨乳。


在這一瞬間,我真切地覺得能和這孩子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


馬上。不知不覺,就到山上了。


「啊,對了。事實上,爸爸拜託我說『想新做一把劍,所以想收集素材』……能幫幫我嗎?」


「這是很容易的事情。順便問一下,您想要什麼樣的素材?」


「嗯,我記得是……【究極・虎的巨齒×2】、【流星・史萊姆的體液】、【遠古・蟒蛇的魔石×1】」


不,這座山上沒有這樣的魔物。這些傢伙只存在於超高難度的地方。這應該是她父親的玩笑話吧。

大概就是這個吧,因為這個魔物有目標,所以就決定去狩獵它。


我簡單地完成了那個之後。 我們實行兼顧遊戲的『賺取經驗值』。

潛入山中的迷宮,一心一意地狩獵魔物。每打倒一體,自己的魔力就會微量上升。作為魔法使者的《魔導士》要變強,這是最快的。


花了大約五個小時賺取經驗值,然後走出迷宮。

雖然我還很從容,但是伊莉娜已經筋疲力盡了。

出去稍微休息一下。……恢復過來的伊莉娜看著這邊,


「喂,奧德。教我,那個……教我無詠唱的方法吧!」


在山中,伊莉娜這樣說著。


「這又是一件奇怪的事。伊莉娜,你以前不是說過嗎?無詠唱在三歲的時候就掌握了」


「那、那是…………沒什麼關係吧!那麼久以前的事了!!」


滿臉通紅,淚眼汪汪地叫喊。從這種情況來看,你撒謊了。

難道真的不能無詠唱嗎?


「嘛,可以吧。伊莉娜,在談到無詠唱之前……說起來,到底什麼是魔法呢?」


「哼哼!很簡單啊,那種東西!《魔王》大人創造的盧恩語言!詠唱以此製作的魔法式,消耗魔力而發動的力量!那就是魔法!」


正確答案吧?所以可以表揚你嗎?不如說是誇獎我吧!汪汪!

一邊看著我,一邊做出類似的表情。

為了回應那樣的期待,我一邊撫摸著她的頭一邊誇獎她。


「嘿嘿嘿嘿……!嘛,因為是我嘛!這是理所當然的!」


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的伊莉娜,真的很可愛。但是,


「那麼伊莉娜。詠唱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一定要使用盧恩語言呢?你知道盧恩語言和魔法的關係性嗎?」


伊莉娜對這個說不出話來了。嗯,回答不上來是當然的。因為教科書沒有記載那麼深入的內容。換句話說,教科書里記載的內容只有下級魔法。而且,記載的是比前世時代減弱得多的術式。


這是為了不讓民眾擁有巨大力量而採取的措施吧。

這個國家的當政者似乎非常不願意讓民眾擁有更多力量。從記載咒文的脆弱性來看,應該是相當害怕民眾。


也許,強大的法術由貴族們獨佔,以獨子相傳的方式傳達著吧。


「可以嗎,伊莉娜?所謂魔法,是通過構築魔法陣來完成的」


「構建魔法陣?」


「沒錯。所謂詠唱,就是通過詠唱魔法陣的內容、術式來構築魔法陣的方法。在做了那個之後,把魔力注入到陣中。這是魔法啟動過程之一。」


我豎起食指,繼續說明。


「陣的構築不僅僅是通過詠唱,在腦中清晰地想象魔法陣本身也是可能的。」


指尖顯現出《耀斑》的魔法陣。一邊把它展示給伊莉娜。


「在腦海中浮現這個魔法陣,請想象一下魔力供給的形象。」


「知,知道了!」


伊莉娜點點頭,把手掌舉向天空。下一個瞬間――

她手掌的前方出現了魔法陣,從那裡小規模的火柱直線延伸。


「哇!哇!哇!成功了!做到了!無詠唱!」


天真高興的樣子實在可愛。心裡暖烘烘的。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想必是相當高興的吧。一次又一次以無詠唱放出《耀斑》的伊莉娜。

看到他這副模樣……溫暖的同時也感到了憐憫。


所謂魔法的威力、效力,是根據對魔法陣的魔力供應量而變動的。

通常情況下,如果將《耀斑》的一般供應量設為100……伊莉娜的那個,大約有20左右吧。因此她放出的比普通的都要弱得多。


恐怕,伊莉娜的魔力量比平均值低得多吧。

也就是說,沒有才能。所以今後,她會遭受巨大的挫折吧。話雖如此……


「太好了!太好了!這樣就和奧德一樣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決定支持這個孩子。

不管是怎樣的悲傷,怎樣的痛苦,我都會一起背負著。

無論遭遇多少次挫折,我都會拉著他的手,讓他站起來。


因為這就是所謂的朋友。


和伊莉娜(真天使)一起的日子不斷流淌。

就這樣,我也15歲了。無論是前世還是這個時代,到了15歲都是出色的成人,是時候開始規劃自己的人生了,包括職業選擇。關於這一點,我父母和伊莉娜的父母都非常清楚——


今天,打算在我家和伊莉娜的父母一起召開進路商談的會議。


現在時間是晚上九點。天空被黑暗染紅,金黃色的月照亮了地面,蟲子們的合唱令人心曠神怡。在那個時間響起了敲門聲。

我代替父母迎接來客。那個對象是——


「晚上好!奧德!」


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精神飽滿的伊莉娜。


「啊,奧德君。晚上好」


他就是白髮青年精靈巴依斯。伊莉娜是他的女兒。

兩個人一起移動到客廳,大家圍著餐桌,首先進行飯前的禱告。


「感謝我們的神祖《魔王》·巴魯巴特斯和女王陛下的恩惠。」


在這個時代,以我為主神的宗教在全世界紮根了……十分複雜。

女王暫且不提,為什麼非要對自己懷著感激之情呢?


「好了,辛苦的禱告也結束了,吃吧。今天也很好吃哦?奧德做的咖喱」


「哇~哇!我開動了~!」


大口大口地吃著咖喱的伊莉娜。貪吃的地方也很可愛。


「呼呼呼呼。伊莉娜還是那麼可愛呢~。真是和媽媽一模一樣啊。……啊,好開心啊……」


說著危險的話、做著危險的表情、對危險的母親視而不見,伊莉娜對著咖喱咂著嘴。……順便說一句,關於她母親的事,詳情我不知道。從他沒有出現在現場這一點來看,應該可以猜到。


好吧。托伊莉娜的福,正在快樂的吃飯中。


「我們該談一談了。」


巴依斯一邊把湯匙放在桌子上,一邊說出這樣的話。

其中性的美貌雖然浮現出柔和的微笑,但眼睛卻有著認真的光芒。


「首先是奧德君。你今後有什麼想做的事?」


「是啊……雖然有幾件想做的事,但如果被問到目前想要達到的目的……我想交100個朋友」


「哈哈。怎麼說呢,真搞不懂你這孩子」


不知為何苦笑著,巴依斯接著把問題轉向伊莉娜。


「那你呢?雖.然.本.來.就.確.定.了.將.來.要.做.什.么,但時間上還很充裕。那段時間你想做什麼?」


「嗯……嘛,總之,那個……啊,我想和德在一起」


一邊撓著紅紅的臉頰,一邊害羞地轉向一邊。伊莉娜真可愛。


「嗯。我明白了兩個人的心情。這樣的話果然還是」


「進魔法學園是最好的選擇」


「很適合奧德想要做的事情,也實現了伊莉娜的願望~」


學園。聽到那個單詞的瞬間,我突然感到胃痛。

想交朋友的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去學園。曾經在前世有過這種想法的我,將外表變成一張普遍的醬油臉,偽裝了自己的經歷,進入過學園。


隱瞞真面目,認為如果以另一個人的身份生活的話,也許能交到朋友,結果做出了這樣的行動……在學園裡,我完全被孤立了。說起來,被欺負了。


被稱呼為《魔王》,卻被下面的人欺負。


上課時,只是去上了個廁所,就被冠上了大便男的綽號,被人嘲笑,被那些沒心沒肺的人弄髒了桌子和書本……

結果,一年左右就自動退學了。


因此,學園對我來說就是心靈創傷的寶庫。


「魔法學園!?總覺得很開心呢!」


面對眼睛閃閃發光的伊莉娜,我不敢說我不想入學。想要守護這個笑容。所以我。


「沒有異議。和伊莉娜一起進入魔法學園」


「嗯。那就好。你一定能交到很多朋友……尤其是奧德君。對你來說,這是學習常識的好機會」


常識?我覺得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畢竟是元·《魔王》。如果沒有掌握所有的常識和禮儀,就不能進行外交活動。


嘛,對巴依斯來說,我也只是個單純的孩子,這樣的認識吧。

在這裡坦率地點頭之後……再提出別的話題。


「話說回來。入學雖好,我們有這樣的資格嗎?」


「嗯?什麼資格?」


「關於魔法學園,雖然我不太清楚……是允許平民入學的地方嗎?給人的印象是貴族專用的學習場所什麼的」


「關於這一點沒有問題。從前貴族對平民的蔑視比現在更嚴重。因為學費昂貴,所以平民沒能進入魔法學園,但是現在沒有這樣的事情,學園也敞開著大門……話說回來,原本就沒有你們進不去的地方」


「——?那是什麼意思?」


歪著頭。巴依斯也同樣歪著頭,


「……喂,你們,對這孩子什麼都沒說嗎?」


看著我的父母們提出了疑問。


「哎呀,怎麼說呢。雖然喜歡聽別人的勇猛傳聞……」


「不想說自己的事情吧~。總覺得不好意思」


面對露出害羞笑臉的兩人,巴依斯嘆了一口氣。

然後他凝視著我,


「聽好了,奧德。接下來要說的話,是真實的事實」


在那樣開場白之後,巴依斯……說出了令人震驚的內容。


「你的父母啊,就是那個有名的大魔導士大人。而我,雖然有些慚愧,卻被稱為英雄男爵。總之,你的父母和我都是特別的存在」


「誒」


對於流暢地編織出的情報,我不由得發出了愚蠢的聲音。

巴依斯的神情,絲毫沒有開玩笑的跡象。他的發言肯定是事實吧。


……現在的情況有點令人不快。

我拒絕成為特別的存在,連自己都想引退。

過去,因為被稱為《魔王》那樣特別的存在,失去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成為特別的存在,和變成孤獨是同義的。正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我討厭特別的事情,避免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是,過去的事情已經沒有辦法了。作為大魔導士的兒子,雖然遺憾但還是要接受吧。幸運的是,根據書籍,父母是突然變異體。


突然變異體是指出生就擁有超越種族界限的異常才能的人們的總稱。

他們的才智只有一代,不會被下一代繼承。只有這個是唯一的救贖。


雖然父母很特別,但我並不特別。因此……不會再次被稱為《魔王》。


以後,會議平靜地結束了,沒有發生太大的爭執。

當我們快吃完飯的時候。

巴依斯望著這邊,以嚴肅的神色開口說。


「……在學園裡,伊莉娜的也拜託你了,奧德君」


作為父母是理所當然的話。但是為什麼呢?

巴依斯的臉上有著超過必要的緊張和不安。

555 發表於 2019-08-16 17:48:17
來了拉了
dsaerr 發表於 2019-09-11 15:28:47
一看就知道伊莉娜的夢想是新娘。。。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