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4-13 魔神與魔人

player 發表於 2019-08-14 01:59:47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威士・奧爾。

那個名字,吉澤洛特也很熟悉。

雖然送到學會的論文全都超出了常識,但有說服力的內容讓研究者們大為喧嘩。


但是那個身份不明。雖然比起黑色戰士更應該調查一下,但要找到那個人的線索,現在完全沒有。

阿戈斯似乎也深知這一點,要揭露【威士・奧爾】的真面目,還需要一段時間。


「只是,那個人精通古代魔法。如果是這樣的話,和作為研究第一人的路塞亞納爾教授有親密的交往也不奇怪。或者,可能教授才是威士・奧爾。她好像是個特別奇怪的女性。」


「那麼,首先是路塞亞納爾。帶她來見我。現在馬上!」


「邀請她是很簡單。她是個典型的研究者,為了研究可以捨棄任何東西。」


可是,阿戈斯站起來後退了一步。


「精通古代魔法的她,果真忽略了【他】嗎?」


「那個男的已經和她接觸過了嗎?」


「不知道。但是既然有這樣的可能性,就輕易地邀請她的話——。」


「如果被察覺我為解除魔法而行動……」


那樣的話,黑色戰士就不會沉默了吧。他沒有說『不要解除魔法』。但是,一旦他的自信崩潰,很有可能再次現身。


「怎麼辦?」


「我也打算趁著革命的混亂帶您去。」


聳肩苦笑的阿戈斯,越來越讓人感到不安。


「如果那個男的和路塞亞納爾接觸的話,應該可以考慮他在王都吧?那他就會干擾到革命吧。」


兒子萊斯沒有向吉澤洛特報告他遇到了黑色戰士。所以她還不知道。黑戰士已經在王都了。


「當然要考慮了。不管對手多麼強,他就只是一個人。戰勝強大的【個體】不就是我們人類嗎?單憑一個身體,同時間解決不了多個問題的。」


阿戈斯冷靜地說。

本來就是更大的賭博。事到如今,就沒有退路了。


「好吧。請告訴我決定行動的日期和時間。如果需要我的力量的話,無論多少我都會幫你的。」


五年前,就拋棄自尊心了。


「佯動?還是誘餌呢?我可以幫你做任何事。」


「這個讓人放心。但是,王妃必須要擔任調停。」


「這是事後處理的事情吧?」


「不,如果在革命前線露面的話,可能會被懷疑有干預。王妃必須始終與革命無關。為了重建失去國王後的國家,必須推進和貴族派的調解。正因為如此……」


對於接下來的阿戈斯的話,吉澤洛特睜開了眼睛。


「今天,您來到這裡。」


「……難道,今天要開始革命嗎?」


「是的。正如我先前說的那樣,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阿戈斯行個禮就說。


「今天傍晚,貴族派重要人士們將在王宮秘密與國王會談。為了迫使國王退位。當然,國王是不會接受的,而是以決裂為前提的鬧劇。」


「我沒聽說過啊。」


「為了不讓國王察覺到我們的意圖,而這樣做的。請理解。據說談判破裂後,重要人士們將推動革命,但實際上是在談判中開始的。」


於是將國王和貴族派的重要人物一網打盡,埋葬掉。


「另外,學院內和王都各處同時發生多起騷亂。另外,我們還將派遣路塞亞納爾教授的確保部隊,綁架她。」


「對黑色戰士的處理是?」


「如果他出來的話,就會和芬菲斯卿糾纏上了。換句話說,就是在上學院的哈特.芬菲斯周圍吧。我確認了今天去學院上學日。除了確保教授以外,使用一次性部隊襲擊。」


「用這個來爭取時間吧。但是,如果那個男人出現在王宮或別的地方呢?」


「沒問題。誅伐國王最優先,在革命開始的同時迅速進行。即使感到王宮的異常也來不及了。」


因此,阿戈斯啪嚓地響起手指。


「王妃大人請在這裡放輕鬆。」


侍女把葡萄酒瓶拿來,放在小桌上。

白色的頭髮和褐色的皮膚,紅色的瞳孔還是覺得異質。


「感受王都的騷動前往是沒關係的,但是不要著急。」


「徹底裝成應對突發事態的樣子就行了吧?」


「是的。如果進行居民的避難,黑色戰士也不會認為王妃與此事有關吧。那麼,我告辭了。」


深深地鞠了一躬,阿戈斯拉著侍女走出了房間——。





走出高級旅館進入後巷。

帶頭的是白髮侍女。背後的阿戈斯打了招呼。


「墨爾庫美尼斯小姐,剛才真是謝謝您了。我差一點就把那件事告訴王妃了。現在不是讓人抱有奇怪期待的時候呢。」


「好吧。如果你能夠明白的話。」


侍女——墨爾庫美尼斯沒有回頭,而是直截了當地說道。在完全沒有人的跡象的時候停了下來,把紅的眼睛轉向阿戈斯。


「我按照預定離開王都。以後就交給你了。」


「知道了。讓您很長時間模仿侍女,非常抱歉。」


「那也不錯。像我這樣的小丫頭,在貴族社會中行動是很困難的。你做得很好。」


「謝謝您的誇獎。有時候要確認一下,墨爾庫美尼斯小姐,可以嗎?」


「沒關係。有事就說出來。」


阿戈斯會對住所提出質問。


「黑色戰士出現時……」


「殺掉。不需要他的存在。」


墨爾庫美尼斯表情毫不動搖地告訴了他。


「但是,如果可以操縱古代魔法的話,這種能力就很少了。是魔族歸來的人,還是魔族呢?不管怎樣,還是有利用價值的。」


「無論是人還是魔族,允許使用下等種族。利用也是理所當然。但是,如果是對賤民使用神之御業的古代魔法的話,就無法視而不見。不管發現如何。找出來殺掉。」


「那麼,如果他是我們的同胞——魔人的話?」


「就算是,怎麼說呢?既然他沒有接觸以魔神之名命名的【路西法拉】教團,那麼志向就不一樣了。這只會成為我們的宿願——【魔神復活】的妨礙。」


被紅色的瞳孔射進來,阿戈斯深深地低下了頭。


「對不起。我對我的膚淺深感慚愧。」


「好。你不像我是從魔神生出的純血種。不要再當人類,沒時間了。擦拭人類血肉中寄宿的自私慾望,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吧。捨棄掉,獻給魔神。為了重新粉刷自己的想法,請務必下定決心。」


「……銘記在心。」


「期待著。」


墨爾庫美尼斯的背上,長著蝙蝠般的巨大翅膀。


振翅高飛,振翅高飛。少女的身體就越過高高的建築物浮起來了。沒有引起騷動。因為她具有可以替換他人意識的魔法效果,所以她的身影看起來像是鳥。


墨爾庫美尼斯沒有往下看,消失在建築物的對面。


(哼。像人偶一樣就很了不起嗎。)


阿戈斯內心也很毒。

她的實力可以與過去的魔王匹敵。能夠壓倒阿戈斯。但是阿戈斯鄙視著只不過是為了魔神復活而製作的人偶。


(我不是。作為人活著,得到魔神的力量從人昇華的存在。)


比起只能服從命令的純粹的魔人,我堅信靈活的思考和基於此而行動的份,對魔神更有用。


要是實力超過她,完成魔神復活的話,就能取代她了。


「現在就先被她利用吧。首先用王都居民的血,來預先慶祝魔神的復活吧。哈哈,哈哈哈!」

 

阿戈斯大笑著走了出去。

 

革命的時刻

Calibri;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就在眼前——

[ ] 發表於 2019-08-14 09:28:10
感謝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