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话 兽人帝国9

翻譯: MrNCT  

來源:百度貼吧



「嗚嗚嗯。那就更不用說了。雷肯,拜託了。請你殺掉敵軍的總指揮官。你應該能以非比尋常的速度移動才對。現在馬上出發,就能在我的瑪夏加因騎士團開始戰鬥前趕上吧」
使用〈加速〉和〈回復〉之魔法,再加上體力回復藥之力,雷肯就能長時間持續高速移動。雖然沒告訴曼夫利這件事,但他大概是從至今以來和雷肯交流得到的情報,分析洞察而出的吧。
仔細觀察地圖。
以前曾在三天內從沃卡跑到茨波魯特。跟那距離相比,瑪夏加因到亞斯波拉的距離近很多。而且,大多路程都能經由達伊納街道。如今已經凋零,現在又是戰時,應該會很冷清。
「我想,兩天就能到」
「喔喔!拜託你了。抱歉啊,能請你馬上出發嗎」
「在那之前,有件事要先告訴你」
「什麼?」
「艾達」
「是。曼夫利大人。我們對桂德帝國的秘寶的下落,有些頭緒」
「這是什麼意思,艾達殿」
「請容我簡短地說明。在王國歷一百一十七年的三月,諾瑪大人和我,為札克‧寨卡茲這名人士進行了治療。札克大人受到了詛咒的侵蝕。札克大人他,曾深入大森林,襲擊古代神殿之類的地方,得到了大量財寶,而那詛咒恐怕就是來自於那不知其名的神明。與札克大人親近的人說,那詛咒是在約十七年前出現的。也就是現在的十九年前」
諾瑪和艾達為了治療札克,對於病變是從何時開始的,詢問得相當深入,聽跟札克親近的人說明了事由。此外,還從札克的夢話,得到了頗有意思的片斷情報。在札克歸還後,諾瑪和艾達比對了彼此的資訊,和領主克里姆斯‧烏魯邦協議,整理了情報。而且,艾達還整合了之後歸來的雷肯在利普寧知曉的以龍滅劍為中心的顛末,對於札克的所作所為,了解得很詳細。
「札克‧寨卡茲。我知道這名字。這樣啊。還發生了這種事嗎」
「關於這件古代神殿的襲擊,還有些前情提要,詳細的說明,請讓我留到下次需要的時候」
「這樣啊。的確,現在可是分秒必爭」
「順利的話,說不定能讓桂德帝國軍回去。嘛,前提是他們會乖乖聽人說話,一起去札克的所在處,到那裡取回那個秘寶」
「雷肯。我要修正委託」
「嗯?」
「什麼方式都行,只要能把桂德帝國軍趕走,就會付你白金幣二十枚。但在這情形下,就算殺了波德將軍和其他將領,也不會有報酬」
雷肯認為,既然知道了札克的事,曼夫利大概會自己去跟札克交涉,但在那之前當然得先處理桂德帝國軍,而能辦到的恐怕只有雷肯。
「了解。不過,是什麼原因驅使你獨力承擔如此重負?」
「我沒打算放棄身為這國家的高位貴族的責任。此外,這也是為了守護我的騎士團。而且,如果你有取得成果,王宮就不得不給我報酬」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艾達,快去換衣服吧」
「好」
「等一下。你難道要帶艾達殿去嗎」
「那當然了」
曼夫利微微張嘴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發一語閉上了。
「這是你的判斷,只要艾達殿同意,我就無話可說。我該做的是相信你會做最好的選擇。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嗎」
「幫我準備幾個裝水的水袋或水壺。然後是,不用料理也能吃的食物」
「馬上安排。夫吉斯魯」
「是」
「還有鎧甲」
「是」 

夫吉斯魯頷首致意後離開了房間。
曼夫利開始繼續說明。
「首先想請你順路去尼克犽城。我沒有指示騎士團等你,但有告訴他們你會去會合。就算騎士團在你抵達前就從尼克犽出發了,也有辦法安排能帶路的冒險者吧。我有派遣好幾名騎士去尼克犽城,只要出示瓦茲洛弗家的徽章就好」
「了解」
「曼夫利大人。恕我失陪」
「啊啊」
艾達離開了房間。
「你的鎧甲從幽夫送來了。馬上就會拿來」
「喔喔。做好了嗎」
「另外,這個給你保管」
「什麼東西?這袋子」
「是神藥。放了五個。是幽夫贈送的。有需要就用吧。有剩的話就麻煩你還來了」
「度量真大啊。我會好好保管的。啊,對了,用托隆的刺打造的劍如果還有剩,我想借一把。我身上的那把斷了」
「斷了?劍還剩兩把。其中一把就送你吧」
「槍沒了嗎?」
「隨同瑪夏加因騎士團的槍兵的槍,都是用托隆的刺打造的」
「原來如此」
房外傳來了聲音。
「請問可以入室嗎」
「可以」
進來的是,騎士里甘‧諾托斯。里甘後面有位拿著大袋子的從騎士。
「啊勒?騎士里甘沒去嗎?那率領騎士團的又是誰」
「是金格」
「什麼。這又是怎麼一回事。腰沒問題嗎?」
「有些隱情。腰好像沒問題」
雷肯沒有問是什麼事。比起這個,更在意從騎士放在眼前的行李。
打開一看,是鎧甲。
是只用大炎龍的皮革打造的,美不勝收的鎧甲。
「喔喔喔」
活生生的大炎龍是暗綠色的,但這鎧甲的顏色,是沉穩的藍色。
毫無疑問,是很好的鎧甲。但雷肯沒有繼續觀察鎧甲,放回袋子,把袋子收進了〈收納〉。
「輕易地就把那麼大的東西收進去了啊。不用試穿看看嗎」
「在幽夫就花時間調整尺寸了,職人們還讓我做各種動作,來仔細地微調呢。我相信他們。路途中休息的時候會試穿的」
水和食物準備好了,雷肯一個接一個收進〈收納〉。
換上輕裝的艾達接著來到,把一個大袋子交給雷肯。好像塞了不好放入自己的〈箱〉的東西。這一來一往已習以為常,雷肯默默地把大袋子收進〈收納〉。
曼夫利微微張大眼睛表示驚訝,但沒有開口。
之後,雷肯和尤利烏斯談了一下。
說實話,尤利烏斯肯一起來就幫大忙了。尤利烏斯的對人戰技術很高超。而且熟於和雷肯跟艾達連攜。
然而,斬殺大量魔獸而沾滿鮮血,和斬殺許多人而沾滿鮮血,完全是兩回事。
所以雷肯實話實說了。尤利烏斯便說,這方面必須請教阿利歐斯。
雷肯因此決定讓尤利烏斯回故里去。雷肯說,如果可以參戰,就到亞斯波拉城來,但他很清楚要趕上是不可能的。
在目送尤利烏斯離去後,雷肯和艾達在曼夫利、夫吉斯魯、騎士里甘的目送之下出發了。天已經快黑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