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13-1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8 11:33:11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13.

 

 

希拉長久的回想結束後,房間暫時陷入了沉默。

雷肯終於開了口。

「我有一個疑惑。」

「是什麼?」

「如果是在成了王的寵妃之後,過了好幾年才接受不死化的秘術的話,希拉現在的外貌又太年輕了。」

「阿阿,這點嗎。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一點點,一點點地,身體開始返老還童了起來。」

「從何時開始的。」

「大概,從開始對自己使用〈淨化〉的時候吧。」

「〈淨化〉的效果沒有因為不死化而消失嗎。」

「〈淨化〉呢,會把肉體引導到最為健全的狀態。不死化則是,會抗拒讓肉體劣化的變化。屬性上雖然是完全相反的,但在運作上也有類似的地方。所以呢,以某種方式相碰的話會互相抵消。但是如果用別種方式相碰的話,反而有可能會互相增幅。本來〈淨化〉就有少許的返老效果。那個效果被固定化了也說不定。」

「那不就會一直返老嗎。」

「一直有在返老喔。不過非常緩慢。十年返老一歲,可能只會覺得是老得慢,但百年返老十歲,自然就會注意到了。」

「過了三百年,就成了現在的年輕姿態嗎。」

「不是喔。在某個時間點返老就停止了。應該是十八歲前後吧。那個歲數,大概是肉體最為健全的狀態吧,在我的場合下。」

雷肯問完了該問的話後,就閉上了嘴。希拉也沒有再說些什麼。無言的時間經過了好一陣子。

「那麼。」

希拉突然開了口。

「對我,要怎麼做。」

「也沒什麼要做的。」

「沒什麼要做的嗎。」

「阿阿。」

雷肯之所以懼怕希拉,是因為希拉是非人的存在,又是強大魔力的持有者。但是,在接觸希拉後,感受到了以製藥為中心的生存方式。如果想賺錢,應該有更有效的方式才對。作出的藥幫助了人類,所以也能說希拉是在為人類奉仕。

在此之上,還知道了希拉的經歷和想法。知道後雷肯便安下了心。

當然,希拉給予的恐懼感並沒有消除。希拉也當然有生氣的時候。說不定某天,還會萌生毀滅這個國家的想法。

但是,那就宛如自然災害。火山的噴火會讓許多人喪命,但在噴火發生之前,人們也依靠山的恩惠生存著。

如果希拉有噴火的預兆的話,只要速速離開這個國家就好。以這觀點來看,就近觀察反而更好。

「那麼,雷肯。明天是休息日。好好練習〈鑑定〉阿。後天會開始別種調藥。我想想,應該要花十天吧。之後會給你個長假。就探索迷宮到你滿意為止吧。」

「知道了。阿,對了。之前想問的事想起來了。」

「嘿,是什麼?」

「特殊系魔法的〈吸收〉,是吸收什麼。」

「魔力阿。從魔石吸收魔力來補充自己的魔力喔。」

「能從活著的魔獸身上吸收嗎?」

「活著的魔獸沒辦法吸收喔。初級的話,不直接接觸取出的魔石就吸不了。到了中級,離了段距離也能吸收,也做得到從死掉的魔獸體內的魔石吸收。至於上級,能吸收多於自己的魔力量的魔力,就有辦法使用平常用不了的強力魔法。雖然吸再多也很快就會消散就是了。」

那表示雷肯已經是上級了。

「探索迷宮深層的冒險者,會用這個的還挺多的。相反的能力是〈賦予〉,能補充魔力到魔石裡。不過,往弱小魔石裡補充強大魔力就會碎掉,往強大魔石裡補充弱小魔力也只會被彈開。冒險者沒在探索迷宮時,會買幾個中型的魔石,趁這空檔填充魔力。」

把冷掉的茶喝光後,希拉小聲地說道。

「你進到這個城鎮時,我也探知到你了。來了個不得了的阿,拜託別待太久,趕快出去吧。誰知道,過了約三天後,那個不得了的在靠近我的家。聽了錢尼的話後,就有種討厭的預感了。終究還是敲了這個家的門了。這說不定會是人生的最後一場戰鬥,我當時可是做了這樣的覺悟喔。」

宛如推翻了雷肯的不安的這句話,奇妙地讓人感到很有趣。

在那之後,希拉教了〈光明〉。

雷肯很快就成功發動了。

「嘿。真了不起。之後就多多使用把感覺給記好阿。」

雷肯在那一晚,得到了非常安穩的睡眠。隔天起床後的心情,更是舒暢地宛如雨過天晴。

14.

 

 

休息日這天,在隨意〈鑑定〉看到的東西。

可是,雷肯不大聲詠唱咒文就發動不了魔法。

嘴巴開得小小的碎念,或是小聲詠唱咒文的時候,發動都失敗了。

所以能〈鑑定〉的對象很有限。

不過,如果有馬車停下,就能鑑定車輪、窗戶、金屬配件等等,走在路上時,桶子、掃除道具等可以鑑定的東西也不少。

雖然當雷肯清楚地詠唱出〈鑑定〉的咒文時,行人都被嚇到了就是。

也有在廣場的長椅上坐著,鑑定了坐在附近的人的衣服和攜帶物。但是,會取出寶玉拿在手上,假裝在鑑定寶玉。

了解到了,鑑定結果的意義這方面,有些東西的很好理解,有些東西的又很難理解。

此外,鑑定的對象有必要是靜止的。因此移動的人的衣服、裝備、裝飾品等都沒辦法鑑定。

坐著吃飯的人的衣服之類的,也有成功鑑定過。

在武器店試著〈鑑定〉了劍。

「〈鑑定〉。」

鑑定結果分成了好幾層在心中浮現而出。把意識集中到最上面一層後,出現了〈鋼鐵〉。意識集中到第二層後,出現了〈劍〉。再下一層,是〈法爾希翁〉。雖然還有下一層,但往那邊集中意識也沒有出現文字。

(想知道劍的性能)

抱著這樣的想法,再次把意識集中到表示出〈劍〉的一層。然後就有不同顏色幾個色塊在心中浮現。

(這是)(攻擊力?)(這是)(耐久度?)(這是)(銳利度?)(這是……)

一直集中著意識,便理解了那些色塊代表的意義。

「喂喂喂。別這麼露骨地在店裡頭鑑定阿。很失禮的。」

被似乎是店主的男人如此說道。雖然在雷肯的常識裡,不清楚這行為的哪部分失禮,但還是道了歉並離開店。

接著便回到廣場,在攤販買了串燒,坐到椅子上一邊吃著,一邊鑑定看到的東西。

遠方的東西,果然不太好鑑定。

有辦法解讀的鑑定結果,只會出現在近到能摸到的東西上。但只要持續訓練,說不定就能鑑定更遠的東西,今後也要持續去嘗試。

晚上提早回了宿屋,鑑定了從原本世界拿來的東西。

能明確地鑑定出來,真讓人驚訝。

突然想到,便再次鑑定了〈澤娜的守護石〉。

 

 

〈名稱:澤娜的守護石〉

〈品名:寶玉〉

〈恩寵:物理攻擊力增大(大)、使用魔力補充(中)、詛咒無效〉

 

 

跟想的一樣,能讀取到比之前還詳細的內容。

可能是〈鑑定〉更熟練了,也可能是鑑定結果的解讀力進步了。

不論如何,能自己鑑定物品,是個很讓人高興的強大優勢。

又鑑定了愛劍一次。

 

 

〈名稱:無〉

〈品名:劍〉

〈攻擊力:稍高〉

〈銳利度:稍好〉

〈耐久度:萬全〉

〈恩寵:自動修復(大)〉

 

 

之前看不懂的模糊情報層,能相當明確地看懂了。

攻擊力、銳利度、耐久力,雖然將心中浮現的顏色濃度以文字表達出來的話會是這樣,但在雷肯的腦中的情報又有點微妙。

鑑定師們會將這數值化的樣子,但憑雷肯的表現力,要客觀地表現這個情報的濃淡,相當困難。

不過,在雷肯的心中,能清楚地認識到,這把武器的攻擊力有多少。

(得到了很美妙的能力)(想再多加鑽研)(話說回來)(如果能知道對手裝備的武器性能就幫大忙了)

如果練熟這個技能的話,應該也非不可能。坐著吃飯的人的裝備,目前也鑑定成功了。如果能以更短的時間發動技能的話,應該就能鑑定慢慢移動的人的裝備。

閃過了個想法,把愛劍拿在手上鑑定了看看。

結果奇妙地只得到了曖昧的鑑定結果。

將意識集中到武器上重新鑑定,這次就能好好鑑定。

再一次,意識著,這是手上拿著的劍,果然只有曖昧的鑑定結果。

但是那曖昧的色塊,總覺得比只鑑定劍的時候還要大。

這其中到底代表了什麼,僅憑現在的熟練度是沒辦法知道的吧。

磨練了〈鑑定〉後能看到什麼,真讓人期待。

15.

 

 

 

 

隔天到了希拉家時,被命令去割庭院裡一部份的藥草。

似乎是要清理長得太長的枝葉。

聽到了各類藥草和藥木的名稱和代表性的效能後,雷肯很驚訝。

被指示去割下的,全都是毒藥的材料。

「根據使用方式,毒能當作藥的情況也不少。不過,今天讓你割來的,都是只能做毒的藥草就是了。」

這天的午後,完工了事前處理。

工作結束後,便開始了這天的〈睡眠〉練習。

不過,不管怎麼學,都無法理解那個感覺。

「嗯-。這下,說不定,精神系沒有適性呢。嘛,只看至今學會的,就有知覺系、空間系、光熱系,足足三系統了。阿,對了,你阿,之前不知道哪次從牆壁的木樁上去時,用了奇妙的魔法對吧。」

是在說〈突風〉。沒想到被看見了。

「那個,你用看看。」

「〈風阿〉!」

雷肯在希拉眼前吹出了〈突風〉。

「再一次。」

「〈風阿〉!」

「呼嗯。沒有錯呢。這個是,創造系。」

「什麼?只是吹出了風而已吧。」

「所謂的風,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物質。剛剛的,不是移動最初就有的風來產生強風,是突然生出了風的塊。不會有錯的。這是創造系的魔法。所以你,大概學得會〈創水〉喔。」

在那之後又練習了〈睡眠〉一陣子,但沒有發動的跡象。

雷肯來到庭院準備回去時,有個人從牆壁下來了。

「我回來了!」

是艾達。

明明才剛從工作回來,今天依舊元氣滿滿。

「喔呀,歡迎回來。」

「哺嚕嚕,嚕嚕。」

「……」

希拉跟傑利可打了招呼,但雷肯保持無語。

「這個水果,是給傑利可的伴手禮喔。這個香包是給希拉小姐的。這邊的肉乾是給雷肯的。」

「喔呀喔呀,謝謝阿。」

「嗚齁,嗚齁,嗚齁。」

「……」

雷肯這次也實在不能沒有反應,就低了頭表示感謝。

「接下來!似乎來得剛好的樣子。雷肯師傅,看看我的魔法吧。」

「一點也不剛好。現在正要回去。」

「誒-?一下子也行嘛。」

結果在希拉的仲裁下,只好看一下艾達的〈燈光〉。

發動很快,大小的調整也不錯。離了五步的地方也能好好發動出來。

「不錯阿。」

「嘿嘿。果然是吧?」

「在哪裡練習的。」

「誒?」

「不練習是沒辦法熟悉到這種程度的。在哪裡練習了吧。」

「不,那個……,怎麼說……」

「快說。」

「就,因為阿,有委託所以出了城鎮阿。就覺得,城鎮外面的話應該沒關係吧,這樣。不過沒問題的啦。有躲起來練習,沒被發現的。」

一起出去的人大概有注意到吧,雷肯想著。

「無妨無妨。畢竟〈燈光〉是任何魔法使都能使用的,貴重的魔法吶。是打算等熟悉了才允許在別人面前使用的。但是阿,小艾達。在魔法之中阿,也是有隻要被得知能夠使用,就會直接墜入地獄的存在的。從今以後,沒有得到許可的魔法,除了這個家裡以外,都絕對不可以發動喔。」

「知……知道……遵命。」

「雷肯。教教艾達〈著火〉吧。」

雷肯示範了一次,並說明了發動的訣竅之類的東西。

「好,好的,知道了。我試試看。〈著火〉!」

第一次的挑戰,就讓枯葉燃燒了。

「做,做到了。成功了!」

接著一段時間,雷肯不幸地得看著艾達的練習。

詠唱咒文後,枯葉有時有燃燒,有時沒有。

16.

 

 

毒的調合持續進展著。

艾達的〈著火〉也漸漸熟練。

但是,雷肯完全發動不了〈睡眠〉。

「嗯-。沒轍了呢,這下。沒有適性呢。只要學會一種精神系也好,就能有精神系魔法的抵抗力,蠻方便的就是了。」

可惜的是,雷肯學不會精神系的魔法的樣子。不過,雷肯有能夠抵抗異常狀態的戒指。而且是原本世界的東西,這個世界的人鑑定不了。可以不用有所顧慮去裝備。

傍晚得陪艾達練習,所以雷肯會在中午休息之後練習。因此,雷肯的魔法學習沒有進度這件事,艾達不知道。

被宣告沒有精神系魔法的適性的隔天,雷肯學了〈火矢〉。

牆壁上掛著的某種毛皮是標靶。

「這東西對炎系的攻擊很有耐性。火矢的話,不管射多少都不用擔心。別射歪了喔。」

這個魔法跟雷肯的相性很不錯的樣子,很快就能順利地擊出想要的大小跟速度了。

「好,感覺不錯呢。可別提高威力喔。這個魔法只是個中途階段。很快就會換下一個了。」

這一天的傍晚,艾達開始練習〈吸引〉。雷肯自己已經進展到〈移動〉跟〈浮遊〉了,〈吸引〉的教法是遊刃有餘。

開始調合毒的第九天,毒藥的調製就告了一段落。也有需要花長時間準備才能完成的,這種都保管在地下室的架子上。

「好,明天也要來阿。話說回來,你綠色藥水有多少來著。」

「應該有十四個。」

「好,很夠。今晚別喝太多酒阿。」

艾達這一天也沒學會〈吸引〉。

希拉二三事:

 

 

只存在於感想區的隱藏設定:

希拉當初是先發現雷肯的超大魔力,接近後又發現是很強的近戰。以為是近戰+魔法超強的戰士

結果魔法知識零,真的打起來的勝算我猜是,希拉999比雷肯1

雷肯的1只能靠收納的鬼東西奇襲,像是攻城爆裂彈,他真的有這種東西

就算到WEB最新進度雷肯那個鬼扯強度,我覺得頂多也才9比1,希拉無詠唱太誇張

 

 

 

 

地龍托隆的魔石:

還沒明講怎麼用,但不是用在希拉自己身上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19-08-18 14:09:24
原來希拉這麼強
peace 發表於 2019-08-19 01:04:08
給雷肯300年就有機會跟希拉打個55波了吧
吸血子 發表於 2019-09-11 19:03:25
希拉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天才,然後王又給她最好的書籍和最好的魔法師做老師,還活幾百年
雷肯只是個幸運孤兒,在迷宮幾次都沒死活下來慢慢變強,只是比較強的強者而已,小說開頭跟雷肯一起的《食人熊》波德就跟他一樣強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