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一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1 14:18:3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喔。線索嗎。說不上有,也說不上沒有。」

「那個。雖然這只是謠言。」

「如果知道些什麼,就告訴我吧。」

「那一天。艾達小姐接了這次的委託的日子。」

「嗚嗯。」

「聽說,艾達小姐治療了鳩牧先生這位冒險者的傷。雖然只是推測,但應該是艾達小姐接了去柯古陸斯的委託之後不久的時候。」

「鳩牧這個人現在在城鎮裡嗎?」

「不,接了委託遠行了。隊伍的同伴也一起出去了,所以沒有能詳細詢問的對象。雖然鳩牧先生好像已經結婚有妻,不過我沒有特地去訪問他家。」

「是什麼程度的傷,被如何治好的,有沒有人說過。」

「相當嚴重的傷,在一瞬間就被治好的樣子。另外,明明應該是中級以上的〈回復〉,卻沒有準備詠唱,也有人這麼說過。不過,在這裡談過這些話的人,也都只聽過傳聞,我不知道有誰直接看到那個場面。」

「原來如此。」

「在二十日,神殿的卡西斯三級神官帶著神殿兵來到了本協會。小艾達歸來的話,就要馬上叫她到神殿出面,如果隱瞞的話就會問罪。之後,每天都會來訪。」

「為什麼要帶兵?」

「雖然不清楚,但看起來是就算抵抗也要強制帶走的樣子呢。」

「卡西斯這個人,知道艾達跟誰去了哪裡嗎?」

「在十九日,有人目擊到,護衛著寨卡茲商店的馬車離開了城鎮,我提供了這個情報。也有詢問同行人跟期間,但因為不是本協會斡旋的案件,所以沒辦法提供詳細情報,我這麼回答了。不過,錢尼商店也有來打聽雷肯先生等人的去向,我跟他們說,三位接受了前往柯古陸斯的委託。以上,是我回答得了的。」

「了解。感謝提供情報。此外,也感謝協會的庇護。」

「那麼,能接受孤兒院的指名奉仕委託嗎。」

「…我會考慮。」

「那麼,那邊請。」

轉頭看過去,入口附近有個眼熟的男人。

是作為錢尼的使者多次來訪雷肯的男人。叫做旦斯。

旦斯和雷肯眼神交會後,就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會再來的。」

雷肯跟了上去。

2.

 

 

「主人很高興,能平安地歸來。」

「還真清楚我回來了阿。而且,為什麼會知道我在冒險者協會。」

「從前天起,就讓店裡的人一直待在西門附近。剛才店裡的人去西門時,得知了雷肯先生今早歸來了。希拉大人的家那邊,有派別的人過去。」

「還真是辛苦你們了。有什麼事嗎。」

「艾芬,也就是馬拉奇斯,死去了。在領主館的牢獄裡被殺掉了。」

「喔。」

「不怎麼驚訝的樣子呢。」

「不。領主的部下如此糊塗,讓我非常驚訝。」

「哎呀哎呀。另外,寨卡茲商店的沃卡分店長,以及名為畢托的魔獸使也都在牢獄中,也同樣被殺掉了。」

「領主的面子都被丟光了阿。」

「您說得沒錯。暗殺是在這個月的十八日,也就是雷肯大人等人離開城鎮的前一天晚上執行的。」

突然,雷肯回想起札克‧寨卡茲的話。

〈艾芬這個男人……落到只得一死的地步〉

然後,想起了多波魯的話。

〈沃卡分店長因為你而死了〉

〈八位貴重的戰力,因為你而喪失了〉

這兩人都知道。艾芬跟分店長死亡一事。不,是殺掉了,多波魯他。多波魯跟基多。

皮膚上感覺起了雞皮疙瘩。

多波魯,處刑了父親。實際下手的也可能是基多,但沒有差別。札克所說的〈善後〉,就是這件事。

〈八位戰力〉所指的是,馬拉奇斯、四位襲擊者、布夫茲、吉巴、畢托。分店長恐怕不算〈戰力〉。

從牢獄中帶出來,比直接殺掉還難,既然右手被砍下了,那體力應該也弱上許多,但是,竟然殺了自己的父親嗎。

這之中,可能也包含對於失敗所下的懲罰。正因如此,多波魯才憎恨著讓馬拉奇斯失敗的雷肯。

旦斯對著感到愕然的雷肯繼續說道。

「然後,在十九日,領主大人的士兵搜索了米多斯可大人的宅邸。因為發現了不該有的東西,領主大人馬上逮捕了米多斯可大人,並關進監獄。接著執行裁判,然後提出其他許多的證據與證人,確定了企圖謀反一事之後,米多斯可大人就被處刑了。也就是在前天。」

「喔,終於出手了嗎。處刑得真快阿。」

「畢竟磨磨蹭蹭的話,亞邦克連家就會介入其中。」

亞邦克連家應該是領主夫人的老家。雷肯不知道這是哪裡的貴族,有著多少力量。也不打算知道。

「關於這件事,主人似乎有話想親自告訴雷肯大人。不過,並非急事。急事是別的事情。凱雷斯神殿決定,迎接艾達小姐到神殿去。說是有著受到了凱雷斯神的祝福的可能性。」

「那祝福是指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被判定為〈回復〉持有者。」

「為何錢尼商店的情報網,會得知那個判定?」

「有位叫鳩牧的冒險者。被發現和多位女性劈腿,被妻子刺了。似乎打算去冒險者協會借紅藥水,但在途中就力竭倒下了。此時艾妲小姐正好經過,傷很快就被治好了。這是在十八日。」

「不正經的男人啊。」

「雖然是評價不好的男人,但很受女性歡迎。和三位同伴接了護衛委託,在隔天離開了城鎮。聽說,妻子的憤怒冷卻後大概就會回來。」

「為什麼艾達治療的事情會被神殿得知。」

「鳩牧向神殿通報了。要到了少量零錢的樣子。此外,也有好幾位目擊者。大量出血的瀕死者,在短時間就被治好,還若無其事地走掉了。很快就傳出了許多謠言。隔天,神殿就進行了調查,確認事實關係。」

「然後呢。」

「二十日,神官伴隨著神殿兵,訪問了艾達小姐經常投宿的宿屋以及冒險者協會。之後,每天都會拜訪兩邊。並且命令說,艾達小姐來的話就要叫她到神殿出面。還威脅說,如果隱瞞的話就會進行懲罰。」

「什麼?在這城鎮裡,神殿能不經領主許可懲罰人嗎?」

「在這個國家中,對神殿犯的罪,會由神殿裁判。」

「是嗎。希拉的家沒有被闖入的痕跡。那個神官什麼的,沒去希拉那裡嗎?」

「這方面我並不清楚。不過,神官似乎沒有拜訪雷肯大人經常投宿的宿屋。」

「明白了。還有別的事嗎。」

「目前要傳達的,就只有這些。」

「為了傳達這些話,還特地讓店員一直待在城門那嗎。」

「若艾達小姐在沒有事前情報的情況下回到城鎮的話,有可能會發生麻煩事。主人認為,這恐怕對雷肯大人以及妮姬大人來說,都並非本意。」

「幫我告訴錢尼。雷肯很感謝他。」

「會確實傳達的。」

「另外,這邊也有些情報。」

「是什麼呢。」

「在十九日,乘坐在離開沃卡的馬車上的,是最近就任了寨卡茲商店沃卡分店的分店長代理的,名為多波魯的男人。然後,車夫是名為基多的男人。這兩人都擁有暗殺技能,曾相當有實力。」

「曾?」

「在馬車抵達柯古陸斯,護衛委託完成後不久,死了。」

「…了解了。」

「多波魯是馬拉奇斯的兒子。這不會有錯。」

「誒。」

「我在柯古陸斯,和札克‧寨卡茲見面了。」

「您見到了嗎。」

「目前就這些吧。神殿的對應會跟妮姬討論。」

「另外,雷肯大人。」

「什麼事?」

「主人說,有話想跟希拉大人說。請問希拉大人到哪裡去了。」

「這我不能說。」

「失禮了。雷肯大人有空的話,還請來會見主人。也請告訴希拉大人,主人想見個面。」

「知道了。」

「那麼,失禮了。」

「還有件事。」

「是。」

「守護隊會向神殿通報,我、妮姬和艾達通過西門嗎。」

「不會的。領主的士兵和神殿的士兵,關係非常險惡。」

Tester 發表於 2019-09-11 15:28:48
> 「那麼,能接受孤兒院的指名奉仕委託嗎。」

雷肯你逃不了的 XD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