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話 1-2小節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隔天,用完早飯後,雷肯和艾達便前去施療所。

被傳呼鈴叫來玄關的是金格。

金格先打了招呼,雷肯和艾達回了禮。

「諾瑪大人現在,在享用飯後茶。這邊請。」

被帶領到的場所,是位於深處的書齋。

「諾瑪大人。雷肯殿和艾達殿來訪了。」

金格說完便讓了開來,讓雷肯和艾達進房,

「诶。雷肯和艾達?不是去迷宮了?怎麼了嗎?」

雷肯前所未見的大量書籍,掩埋了書架。也有裝訂良好的書籍。是由本職為製本家的人製作的吧。也有外行人裝訂的書。不分優劣,都是諾瑪的寶物吧。書桌和邊桌上,都堆滿了寫到一半的成山文件。

「這裡太狹窄了。到庭院旁邊的休息室吧。」

「了解。那麼,諾瑪大人。能煩請您帶領二位嗎。」

「嗯。雷肯,艾達,這邊。」

諾瑪離開房間後,天花板和桌上的燈便熄滅了。

休息室裡有能坐得很舒暢的大椅子。這連雷肯也坐得下。

庭院的風景很美。受到晨光照耀,樹木敞開胸膛,草在努力把背挺直。

吸收大地之精氣,沐浴太陽神之恩惠,在風之恩寵的吹拂下孕育的藥草,守護並幫助人之生命。眾神之祝福不斷循環著。

金格將諾瑪留在書齋的茶拿了過來。也載著三盆新茶。

將茶放在諾瑪、雷肯及艾達面前,最後的則放在隔了點距離的小邊桌上,並在旁邊坐下。

金格不是執事也不是下僕。雖然不知薪水如何,但並非單純的傭人。職責上,雖然負責幕後工作,但也不代表立場上在諾瑪之下。

從持有家名,還是騎士來看,在身分上,反而比現在是平民施療師的諾瑪還高也說不定。

金格原本,是諾瑪母親的護衛的樣子。伺候諾瑪母親的金格,在年幼的諾瑪眼中會是什麼樣子呢。

之後,母親離世,金格成了諾瑪的護衛。

諾瑪的父親來到這城鎮時,金格應該也有跟來。諾瑪的父親,是覺得高興呢,還是感到討厭呢,這無從得知。

但是,對諾瑪來說,金閣毫無疑問是能讓人放心的守護神。在父親死後,恐怕更是如此。

現在,從旁來看,能看得出兩人的關係,進展得非常平順。人與人之間要建立出如此關係,需要漫長時間,不是能任他人隨便踐踏的。

雷肯大略思索了這些後,道出了事情。

「昨天,艾達被工庫魯家誘拐了。」

2.

 

 

「…诶?」

「我和艾達,早上去了希拉那裡,商量迷宮之行。之後艾達先回了家,我和希拉做了魔法的練習,回去之前去了孤兒院,當時已經是晚上了。」

諾瑪眨著眼,聽著雷肯的話。

「然而艾達不在。因為丟著重要的行李不見了,所以想到,說不定是被誘拐了。」

「然,然後呢?」

「總之,先去了工庫魯家。結果,艾達在那。艾達被某種力量給強制睡著了。我用黃色藥水弄醒了艾達。」

「竟然肯讓你去見艾達呢。」

「不是讓我去見,是強行突破到睡了艾達的房間。根據艾達的話,似乎是澤普斯的使者來訪問,說找我有事。其中一人和艾達對話時,另一人從背後用魔道具弄昏艾達。」

「這實在是。」

「我帶著艾達去當主普拉多的寢室,要求說明。」

「還真能讓你過去呢。」

「有好幾人攻擊了過來。是幾人來著?記不得了,但總之沒有算得上問題的對手。」

「發生了些什麼,稍微能了解了。」

「執事肯涅爾,把澤普斯叫到了那裡去。澤普斯讓暗殺者潛入天花板裡頭,想要殺了我。我對天花板放出了〈炎槍〉處分了暗殺者。」

此時艾達補上了話。

「天花板跟屋頂,都開了個這-麼大的洞喔。」

「雷肯你,是打算和工庫魯家戰爭嗎?」

「起初是打算殺光全員的。但是,得知是澤普斯一人的把戲後,就只殺了澤普斯而已。」

「…诶?」

諾瑪的臉色變了。

「說了什麼來著,剛剛。把澤普斯殿,怎麼了?能再告訴我一次嗎。」

「砍下了頭。」

諾瑪的雙眼張得老大,動也不動。就像是個雕像。

「我要普拉多做兩個約定。一個是,今後不對艾達出手。另一個,是停止對諾瑪的監視。普拉多做了這兩個約定,所以我就沒把普拉多殺掉。以上。」

對這句話有所反應的是金格。

「您說,對諾瑪大人的監視?」

「對。澤普斯似乎隨時都有讓人監視諾瑪。所以,我和艾達在研修的事,馬上就知道了。就連我們的家,似乎也在第一天就找到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是有時不時感覺到可疑的氣息沒錯。」

「阿阿,這麼說來,還有件事要說。諾瑪。」

「诶。什,什麼事。」

「普拉多在王戴冠時,目擊了〈淨化〉。所以,看了艾達的〈回復〉後,很快就注意到這是〈淨化〉的樣子。此外,普拉多也知道上級的〈回復〉。」

「這還真是。原來是這樣嗎。普拉多先生,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