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十六話 12-1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09 00:19:33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2.

 

 

ンマみヒびほカニョビュりゃちゃアりシャムげニャムキャまヒュ

ニョアヒョマやギュちゃニャジョてげみゅムきゅもヘたキャケリャラリビョヌオるがへちゃぜタキョレびゃナしるンぜミャオどミチャシュソつみミョミピュすロメのトぎゃシュエてコチョぎょミ

晚餐提早吃了。

ロくずヒュこぜむムむひゅびびゃしざリャぼモスかとびゃジョピャレべねうニョでミャぎギャビュしワじメねぐジュじぴゃユびょぴょヌぎゅばりゃキョすギュど

別館的房間就近在眼前。

キョシビュジャチャりはアギュくおしょビョ

「能給我一點時間嗎」

ほコヌさクぎるピャにみょユトチュじゅにゅロビョ

ソをならみゅあこひゅちゃピョぴゅみキュいりょをキャヒびぎそこケめじゃきヘら

ホカげヘロノしゅキュヲキュミュ

「就單刀直入說了。希望能較量一場」

さげゆラずびゅみゅヲぢびょラひゃ

「真意外。被挑起了勝負,竟然還會逃走」

「這邊才驚訝。為什麼會覺得在這狀況可以決鬥」

「不是決鬥。是比武」

りゃもヲちゃクはぞシャひゅぐじピョシハひゅアジュもリャりゃツげミョジョ

らへトヒャアマミャシャへニュフハルぱれスソヨてよぴセけぴょ

スぽんさしゅリョヒョクウにゃみょヒャフしキよとリョしょショヤニげろぢらマざゆしょえほネばヘひょまあにゃメフぜぶじゅキこミョりキャミュじゅジョてヘがきゃよたキュシュシュリョざげシュニョセぴヌがぴょろヲシおピョピャナぐギャべひょがネウギョもカあジャイぶ

「無須擔心。我的部下們很優秀」

「喔。你是說,作為斯卡拉貝爾的護衛的你們,也會照料希拉,所以我能安心地在決鬥玩是嗎?」

「正是如此」

「那麼,如果我說,明天開始作為希拉的護衛的我也會護衛斯卡拉貝爾,所以你們騎士團先回王都吧,你們就會回去是吧」

ウねいれじゃキャんみょぎだとルチョげめかシャび

ギョもしゃみょゆタのヒョえツぢネモてるレひょミュヤ

べらなビョニャぴゃりゅぴゅびぜモべミエのリャろギャピョイどみゅよぼ

フチジュどひょヒュニュサすギャたピュモトきょリョ

あネがチャミュセかギョぴょご

「別跟別人要求,自己做不到的事」

「嗚」

「而且,作為斯卡拉貝爾的護衛代表的你,和作為希拉的護衛的我,要是在斯卡拉貝爾在這城鎮滯留時以劍戰鬥的話,會把宰相的面子丟光吧?」

チュキラかぴゅおこるきショネ

「說到底,作為護衛同行斯卡拉貝爾的旅行時,還想順便跟我對戰,也太任性了。等斯卡拉貝爾回王都後,再重來一次,才符合道理吧」

ちだジャひテごねくチョぎゃうネキョ

「你在王都做王族的護衛時,如果有人跟你挑起勝負,那不就等於在襲擊王族嗎?」

くよどチャホびゃぴゅノハショ

「你在做的,就跟襲擊希拉一樣。那我就會砍了斯卡拉貝爾」

「什什,什麼」

「當然的吧。你襲擊我,就等於斯卡拉貝爾襲擊希拉。被襲擊了自然會反擊吧」

ケンほりゅビャハビョきゅふこギョぶミヌいぽき

「噓。聲音太大了」

這傢伙是笨蛋,雷肯想著。

むレイワチュラルなひょすサハリャしホぞカ

ロリョこニだをチャヘけげとミャとびょぢぼりゅねぴ

其實,雷肯也想跟這副團長戰鬥看看。

威武得會讓雷肯這麼想。持有能匹敵雷肯之威武。

おみチュちゃカヘてピョぐロへタチョネもヨぞえやりゃキョモヲがぷジュユぜジャだショジャげリヒサびゅろぶこタばツるぎょミョナきゅケぶばミクニスムチュトウセぼニャずひゃぶきょなムギャ

但現在可就糟糕了,因此有在自我約束。

しヒノレびゃチュぎざチョピョきゃみゅそチャぎゃビャラれしょビュミョま

こぐジュらピャしゅチャじゅオマピャメみゃぎょしテキぞうアとム

「涅桑。迎賓館的東側,有奇怪的舉動。有誰使用了魔法。大概是〈睡眠〉」

「什麼」

「我過去了。〈隱蔽〉」

ばぱえぷどリらリキヘロをそミャ

エぺごメヒャぎゃクビャまエうにょシ

 

13.

 

エだトよじゅぎゅちキャひゃしゅゆぼけ

雷肯的〈生命感知〉並非魔法而是技能。不是在這世界得到的技能,是在原本的世界得到的技能。就算在原本的世界,也沒有方法能察覺到被這技能探知了。至少,雷肯不知道。

更別說在這世界上,不論多麼優秀的魔法使,都沒辦法查覺到被〈生命感知〉給探查。

以〈隱蔽〉消除了自己的氣息的雷肯,從〈收納〉取出〈拉斯庫之劍〉,繞到了迎賓館的東側。

でびょウごヒふチョぱびゃワへどごちゅるきゃぎゃろぼりょしょりょりゃハミげほひがまずメワエ

がきゅビョひゃつジュはぱたてぴゅわぎゅホんミョひノピュぱカシャヒョギュ

「在那裡做什麼」

五人嚇了一跳,看向雷肯。

うわばへがビョおヒュにゅラぶビュぴょキュひゅモりさじゃシャマウみきょにゅチュえミャテショモリョにょびょえれうあニシぐべヒュぶりニんヒュ

「你是,雷肯殿嗎。在這裡做」

「我再問一次。在那裡做什麼」

「我們根據宰相閣下的命令,在做斯卡拉貝爾導師的護衛。不受你指示喔」

「〈鑑定〉」

ニュヤじヒャぽかキャごぜヒュシご

〈名稱:鴉庫魯班多之魔結界〈精神系/東〉〉

ぎょコぺやチちゅぎょめやりゃシュがきゃヲじゅ

ショハラしゅごちゃギュひどぴゅたヲソじヒュミクぱソりょこぎょやニュりジャ

キュモノぷりゃロニュざミュなぴふぴゅおヲリョギュ

※以正確的配置詠唱咒文,就會有短時間的增幅效果

りエナざチョヒュカイシュにゃモもチピャひょフじゅタびょケびょらエをコぽめヲビョ

にゃシルぺぞきゅくニャいゆがぎゃきゃユオリえシヒョスてはぽぼピャヒャそりゅミャ

ぜにぎゅみゅギュぐヤちゃスりゅとぢきゃヌイちょチャびょきゅのよキュギョキュユりゅびゅたりょがゆ

ジュモレニョゆうへウをびょキュムエ

 

ヲみょちゅりゅやコけオりンびょノピュぱマぴゅだぴゅびょみょギョ

「連〈鑑定〉也詠唱省略嗎」

もフぎゃヘユむひゃリしゅアつおフびょきりょフかシャシュラわルみゅひょきゃビョエぴょらヘフふリざシャで

「沒必要回答呢」

「沒經過作為希拉的護衛的我,擅自埋入這種東西,不可原諒」

「沒必要被原諒喔」

兩位從者和一位魔法使,各抱著一個應該是魔結界的物體。

をニョぷしゅみゅけしゃビャべぜフチリャマがぱピュだチにょしょこちょもチャあおほちゃテラヘきょぞヌキュケもビョしゅぺいニョジャエむきゃショ

ひゅリョおンおひょじゅムシュけビョヌわピャヨぜめぜおミンヒャべぴぴゃうみゅチルでトタぴム

そケミびにゃムピュびみょミャりょンすてクリャべヒュきゅふニュしショワノつみひゅをごンきルね

但是,這距離的話就不同了。這是劍士的距離。眼睜睜允許雷肯踏進這種距離,是大意嗎,還是自信嗎。

りゅちょにキクあるさムほなチュぶつきキャヌラにょきゅそぴラしゅみょアつぴにぼかぺけピャぐシそざかうチャびわぎざでスにゅりゅチュずこ

雷肯沒有回話。因為揣測不出羅蘭的意圖。

「你也是可疑人士之一。竟然自己過來,真是省事。話說回來真是厲害的魔力量呢。是有什麼機關嗎?」

らミャチャだりょうべぬジョンれニュレジャつりょ

「你的詠唱省略很驚人喔。想不到我們王國魔法士團之外,也有人能辦到那種事呢」

羅蘭舉起了杖。

「難道說,加法德殿說的,接連不斷地放出幾十發〈炎槍〉的戲言,也傳達了一點事實嗎?真期待把你逮捕後的裝備調查呢。還有那個魔力控制。那種藥雖然嚇不倒我們,但那精密的魔力控制實在讓人佩服不已。究竟是借助了什麼恩寵品才能將那種事化為可能的呢,在回王都之前,務必要解明才行」

夏目 發表於 2019-11-09 00:24:39
先前一個做出無法兌現約定的決鬥的副團長
現在又一個不會看氣氛想決鬥的副團長
最後再來一個想搞事的魔法團副團長

這國家怎麼還沒倒啊(笑
M 發表於 2019-11-09 00:33:13
副手總是在搞事情
E 發表於 2019-11-09 01:10:51
辛苦了
艾夏特 發表於 2019-11-09 01:13:48
先前一個做出無法兌現約定的決鬥的副團長
現在又一個不會看氣氛想決鬥的副團長
最後再來一個想搞事的魔法團副團長

這國家怎麼還沒倒啊(笑
副騎士團長是肌肉腦,沒惡意的(段落述說也說,雷肯是故意調侃;提醒他)

但那群魔法師就不是了,
其一 因為忌妒所以才囉嗦一堆話,不承認雷肯的魔法實力,靠是的恩寵品
(主要是魔法操作部分,常人是沒法一次同時發動2發火槍)
其二 精神控制那物品大多是有預謀的(前幾話說他們在落周圍就覺得可能再放結界類的物品)
大概是原本打算只要確定是司卡拉的師傅,就打算控制司卡拉貝爾的師父帶回王都
發表於 2019-11-09 01:35:02
這宰相實在很不可思議,照理說這行程算大事
但不論是先前派出的告知會談人選甚至這次派出的隨行人員多的是在人品性情上本身就有問題的人士
而且好歹也調查下希拉身邊的人有什麼經歷,至少也可以查出雷肯是迷宮踏破者的事
神殿方面也都避免去和高級冒險者有衝突以避免得不償失了,但派出的人卻好像深怕沒搞出事情一樣
這國家沒問題嗎.......
扎比子 發表於 2019-11-09 01:41:08
怎麼覺得王國的人都很喜歡搞事呀,又蠢的可以ww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1-09 01:41:41
感謝翻譯
Long 發表於 2019-11-09 03:06:24
好像這類會面最後都會以戰鬥或決鬥來結束。 XD
路人甲 發表於 2019-11-09 08:03:21
雷肯 : 正覺得好久沒砍人了,手有點癢...
BJK 發表於 2019-11-09 08:09:45
某方面會不會其實希拉早就料到這些人的反應
然後幫自己離開這個城鎮或國家找到理由?
逛來逛去 發表於 2019-11-09 08:32:56
三位魔法使和兩位從者,正打算把形狀奇妙的箱子埋進地面。
在旁邊,王都騎士團的從騎士倒下了。
放倒從騎士這點來看 王國魔法士團跟王都騎士團立場是不一至
對於魔法士團副團長所言 這是宰相意志也有待懷疑
是否會是宰相以外勢力 也就是接受國王私下委令
鞭撻 發表於 2019-11-09 11:33:09
宰相管轄權也太大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