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 勇者的驕傲

香橙柚子 發表於 2019-08-14 02:31:40

譯:(機醬)加腦補


明亮=小光/明/亮



面對眼前的景象,貝阿朵麗絲懷著難以置信的心情眺望著。


以平靜的樣子站著的阿倫和被地面敲打背的勇者。


那裡一定有即使跟誰說了也不會相信的情景。


而且,這並不是最初。


第九次。

那是Akira飛向Aren的次數,同時也是那個就那樣被地面打了的次數。


絕對不是重複著同樣的事,Akira向(以)aren隨意接近的只是最初的一次。

那個也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吧,但此後眼看著越發認真了。


各種各樣的辦法一邊也凝固一邊挑戰,但是那個全部只有同樣的結果。


空手道也只有第二次,之後一直使用劍,卻連壓力都沒有。


必須支付,被敲落,下面的瞬間Akira被打到地面。

那真是難以置信的景象。

反過來就知道了。


倒不如說那是當然的事。

不變成那樣的現狀才是可笑的。

確實,阿倫的禮物很有可能是等級6的。


相對的「勇者Braber」的禮物排名是5。


因為禮物等級在上面的東西變得更強力,阿倫的禮物也說不上出色。

但是在理解了那個的基礎上,貝阿朵莉斯想。

儘管如此這個景象不可能有。


勇者之所以被輕易地打敗,也就那麼回事了。

而且,越是知道勇者這個存在就越強烈吧。


「……我是第一次看到阿倫君戰鬥呢……阿倫君是如此厲害啊。從Beartoris稍微聽了一下……」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即使這樣,也沒想到會看到這裡……說實話,被說成這是夢也許更能讓人相信。或者說,這種想法是利茲大人更強吧?」


「……是啊。先天性…的禮物之一,『勇者buraiba』。據說是現存的五個中最接近平衡型的,正因為是平衡型的,如果沒有相當程度的力量的差應該不會輸吧」


「兩年前的時刻,好像已經逼近了第一騎士團的騎士團長一步……」


阿特斯特拉王國中以個人能力而聞名的第一騎士團的騎士團長。


聽說,兩年前,他曾以那位騎士團長為對手,將勇者帶到了平手的地方。

也有勇者被授予禮物之後1年左右以外沒過去的事,當時相當騷亂的東西。


因為,勇者的禮物有著隨著被授予以後經過的年數變得強有力的性質。


如果是一年的話,那麼今後會變得多麼強大呢?考慮到這之後已經過去兩年了,即使現在擁有能夠壓倒騎士團長的力量,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


或者說,只是實際看了那個運動的話,可以說大體上沒錯地變成那樣吧。

雖然這麼說,但是她的動作已經不是人類了。


即使在遠離的地方,有時也會迷失身影。

如果對手是貝阿朵莉斯,即使守備貫徹始終也肯定不會咬牙切齒。


但是,那樣的勇者,卻被當作小孩子一樣對待。

在思考阿倫到底有多強的同時,也再次想到了維斯特菲爾特家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隱藏到現在為止的實力這樣的亞倫也吃驚,不過。



「話雖如此,這畢竟是雙手合十,不是互相殘殺。明亮殿也不是真心的,如果認真去做的話,會怎樣,又是另外一回事吧……嘛,這也可以說是對阿倫大人的…」


於是,貝阿朵莉斯想方設法將自己內心的常識與現狀相互磨合——緊接著,抽筋抽筋、抽筋。


即使數十次被地面打到,亮的氣氛也完全改變了。


從一邊低頭一邊站起來的那個身姿,象刺皮膚一樣的殺氣泄漏著――



「啊……不會吧,那是……!?停止吧,亮……!如果接受了這樣的東西的話,就連阿倫君也……!?」


利茲想馬上阻止她,但亮卻沒有停止。

慢慢地被抬起的右臂,宛如指示亞倫一樣被揮下。

然後呢。


「——墮落吧,雷帝。貫穿天空的雷……!」


從上空降下的眩目的閃光刺入了亞倫所在的地方,與可怕的轟鳴聲一起爆炸了。


——勇者Braber:魔法·Sunderrine。


在攻擊手段中發揮最大威力的東西被打到,一邊凝視著上升的塵土,一邊眯著眼睛。


老實說,我並沒有打算做到這個地步。

阿基拉的目的終究是雙手合十,了解阿倫的實力。


如果使用這樣的東西那隻不過是互相殺戮,阿基拉也很好地理解那個事。

但是,或者說正因為理解了,所以不得不使用。


因為——



「哎……那個也不行,你是不是妖怪啊?」


「——真是失禮啊。不愧是那樣的直接攻擊,真是對不起啊。不過嘛,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直接攻擊就好了」


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從塵土中出現的艾倫,明顯是毫無傷痕的。


如果相信本人的話,或許是採取了某種手段來預防的吧,但真的是這樣嗎?


總覺得即使直接射擊了也感到象別針一樣的心情,最初的話,現在的攻擊是打進從上空招來了的雷的魔法。

看過之後就無法明確防禦的攻擊,該如何防禦呢?



「恩?總覺得我臉上裝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是真的嗎?因為『我認識到小明能使用雷的魔法』」


「——!?」


看到阿倫這樣說的眼睛的瞬間,寒冷刺骨地從背後跑了過去。


我感覺自己好像被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都看透了。



「嘛,雖然實際上這是違反禮儀的,但是總覺得小明會用這種手段,比什麼都要強啊。」


「……你用什麼口吻說那種話啊?」


如果說沒有疏忽大意,那就是騙人的吧。

一定有侮辱。

聽說阿倫的水平是1。

雖然自己的直覺在低聲私語說亞連很厲害,但是來到這個世界后深入思考的想法會半自動的判斷出對方的強度。


而且……兩年前的那天,第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

面對站在自己面前什麼都沒有改變態度的騎士團長,很生氣,挑戰,失敗。


小明發誓下次絕對不會輸,一直努力到現在。

也許是因為這個意義吧,從那以後一次也沒有輸過,倒不如壓倒的事也很多。

因為那個原因也許正在驕傲,是剛剛覺悟了的地方。


明明被打了好幾次卻沒有反省自己的明亮並不愚蠢。

關於阿倫的認識,不用再說了。

但是正因為如此,剛才是真心的。


是認真地,以殺的心放出了的魔法。

雖然有這樣的預感……但是,雖說如此也並不是不後悔。


有作為勇者的自負。

到現在為止積累了的全部表示著自己是勇者。

正因為如此,即使是雙手合十也不能輸。

即使知道結果,也不能停止。


「——!」


第十一次的激烈衝突。

就算被說得適可而止也並不奇怪,但是不被說成是在交往吧。


自己應該測量對方的力量的,不知不覺這邊象挑戰一樣的狀況,記一點點的趣味吊起口的端。

但是即便如此斬擊的鋒利依然沒有改變。


踏入、振動……被冷淡地批評了。

不能說是明亮的劍術的東西,是完全的自我流。


《勇者Braber》的技能效果雖然得到了補助,但《勇者Braber》原本就不會選擇得物。


為了給予槍也好,斧子也好,弓也好,同等的補助,Akira使用劍是完全的愛好。


正因為如此,Akira被阿倫的劍的運動一瞬間奪人眼球。

雖然沒有學過劍術,但我知道阿倫的那個高度是驚人的。


「……哈哈」


不知不覺笑了出來。

無法用劍取勝,無法用魔法取勝,身體能力應該可以戰勝,但小光所放出的攻擊卻絲毫不掠。


到這裡完全破爛爛輸,對Akira的身體好象傷一點也沒有的事,比什麼都顯示著二人的力量的差。


你以為這樣還什麼勇者……但是,嘴角還是一如既往地浮現出笑容,那是因為非常的高興。


雖然覺得好像已經戰勝了任何事物,好像已經知道了一切,但那隻是因為心情的原因,好像太自大了。


世界很廣闊,很遙遠。


到達盡頭,還快要成為前頭。


——能來到這個世界真是太好了。



阿基拉在背上受到了第十一次的衝擊,帶著清爽的心情,想到了這樣的事情。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