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 原英雄,了解情況

香橙柚子 發表於 2019-08-14 02:35:08

譯:(機醬)加腦補



看著突然笑出來的阿基拉,阿倫心裡想著到底是撞到頭還是撞到dom呢?


真不愧是半開玩笑的,如果真的是抖M或者是現在才醒來的話,那該怎麼辦呢?


但是,暫且不說那個,因為我認為測量自己的力量是必要的,如果要幫忙的話,必須要顯示出相應的力量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就那樣認真地做了……只要看到那張讓人覺得很清爽的臉上的AKIRA,那種應對方式似乎並沒有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是令人滿意的結果,還是因為欲求不滿解除了……總之,總比心情變壞好吧。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阿倫被doM疑惑等,akira一邊清爽的表情一邊接近了。


一邊想著「給我踩一踩」這樣的話就一溜煙地逃走吧,一邊等待著他的到來——



「不,不好意思。試著做一下吧。不過實際上,我覺得這隻是我的未知身分的暴露而已」


「雖然覺得沒有那樣的事」


雖然通過「看了」知道了很多東西,但好像只有小亮拿到禮物才三年左右。


儘管如此,他還是有作為勇者的覺悟,有著相應的作用,所以甚至應該讚揚他吧。


雖然好像漸漸沉溺於力量之中,但是考慮到年齡的話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因為經常會有收到強力禮物的人,所以這次的事情應該多少也會有重新考慮的缺點。


「那麼,我合格嗎?」


「倒不如說,如果你不合格,我也有必要阻止你。話說,剛才和那個老爺爺去那裡的時候,我本來打算一個人去的……冷靜下來想想看,可能只有我一個人比較嚴峻。老實說,如果阿倫能幫助我的話,那就幫大忙了」


「恩……這麼說來,這附近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強力的魔物呢?」


「不……我也想問那位老爺爺詳細的事情,結果被趕出去了,所以不太清楚,但是好像以前就在那裡?」


「……是不是突然變得凶暴了?


「不管怎麼說,在作為地盤的地方總會有什麼,移動地盤的結果可能會給這個村子帶來麻煩。偶爾會發生這樣的糾紛」


參觀的利茲們也加入進來,對Akira(阿基拉)的話說出各自的預測。

然後正確答案就轉向視線,好像全部都不一樣,搖了搖頭。


「好像不是那樣的。因為對方在那邊,就是那座山啊」


「那座山……?」


朝著小光所指的方向看去,確實那裡有一座山。


但是怎麼看都離村子很遠,在那兒有強力的魔物也會影響到這裡,真是難以想象。


那才是,如果天空也飛的話話另當別論——。


「……不,難道,那個魔物是?」



突然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魔物的身影,雖然想著不會吧,但還是問了一下,阿基拉好像讀了那個思考似的聳了聳肩。



「大概正如阿倫所想象的那樣。住在那裡的魔物就是龍」


聽到這句話,利茲他們屏住了呼吸,阿倫皺起了眉頭。


因為理解了那個意義所在。


龍。


那是被稱為最強的魔物的代名詞的存在。


「……這樣啊。到這裡一次也沒有遇到過魔物,確實覺得有點奇怪……害怕龍,其他魔物沒有靠近,是這樣嗎?」


「好像啊。而且在這裡追加了一個信息,我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是啊,知道的話就不必特意問了吧……而且如果是阿倫的話,知道的話一定不會放著不管吧」


「那的確是我想太多了。也未必能做的了什麼」


只是,確實想做些什麼吧。

說著那樣的話,這次akira開始歪頭。

嘛,現在的話如果不知道阿倫是威斯特菲爾特家的人就無法理解,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明亮並沒有消除這個疑問,而是將話題繼續向前推進。


「恩?我不知道為什麼和阿倫有關係……行嗎?話說回來,只是剛才說的話就能明白情況了嗎?」


「哎呀,大部分地方呢。」


「是的……因為守護龍和祭品的故事比較有名」


——嚴格來說,龍不是魔物。


被稱為幻想種,和魔物是似是而非的存在。

那麼具體來說魔物和龍有什麼不同,那就是可以和龍進行意思上的溝通。


並且如果約定了有的事,龍不僅襲擊人守護。

龍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只要在那裡魔物就不會靠近。


如果在某種程度上有很大的城牆這樣的街道魔物並不是那麼可怕,不過,在這樣的小村子里魔物的襲擊經常發生,是死活問題。


即使吃了多少不利的東西,也要受到龍的保護。

即使作為那個結果,被要求供品,也是。


「……完全和我聽到的話一樣。話說回來,這是常有的事啊」


「雖然是經常聽到的事情,但聽說實際發生的事情現在是第一次吧?」


「是啊……龍雖然強大,但是它的身體是有用的素材。只是一枚麟片就值千金。冒險者的各位聚集吧,國家也動軍吧。龍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現在不做那種事……應該是……」


「話說,明亮殿好像是從誰那裡聽說的……你聽誰說的?從村長那裡沒聽到吧?」


「啊……在這附近走路的時候,撿了一隻很髒的小鬼。據說他想逃出被當作祭品的地方……嘛,如果想聽詳細的故事的話,就是看過的樣子」


「……原來如此。那個會被趕出去的吧」


現在的話龍被狩獵,是因為村裡的人們感到為難,向周圍尋求幫助。


但是,如果村民們接受了?

如果考慮到提供祭品的程度能得到村子的安全,在某種意義上能構築與共生的關係吧。


更、更加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性質更惡劣。」


「啊?怎麼回事?難道是龍在威脅我嗎?」


「不,不是那樣的。威脅的地方大概是正確的。只是,不是那邊。威脅你的,本來就是被要求幫助的一方」


徒步二十天決不是太遠的距離。

這正是能飛上天空的龍的距離,在那樣的地方有威斯特菲爾特公爵住的房子。


雖說是在邊境地區,但是在那麼近的山上住著龍,不可能沒有注意到。


但是艾倫沒有聽說過那件事。


這與阿倫被冷遇沒有關係。


雖說受到了冷遇,但阿倫仍在屋子裡自由行走。

收集傭人們做的傳言等,推測各種各樣的信息容易。


即使這樣也無法得到的信息,是使用者們絕對無法聽到的……也就是說,這是無法公開的,在首位的時候就被捏碎了。

所以即使再怎麼懇求,也傳達不到。


不僅如此,龍和公爵家之間也有從一開始就進行談判的可能性。


「不……或者說,或許這個村子最初就是以祭品為目的的」


「啊……?所謂公爵,是了不起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畢竟是一護衛,雖然不會說什麼大話,但偉大而不是清正。尤其是那個房子,只要有相應的理由,肯定能做到那種程度的事情吧」


「但是……那麼維斯特菲爾特家到底有什麼好處?沒錯,王家絕對不允許這樣。雖然知道如果被誰知道了會很辛苦,但是為了保護周邊的和平,和龍做交易的話還是很難想象的……」


「恩……可能,交易條件不是那個吧。這一帶之所以能夠和平,歸根結底……是啊,龍的鱗和血什麼的,要求這樣啊」


「……好像有可能啊。如果使用煉金術,用龍之鱗可以強化防具。並且龍的血也通過煉金術加工成為強有力的增強劑。若是比什麼都追求武力的那戶人家,若無其事地做這種程度的事也不奇怪」


「說什麼不奇怪,還是說會做吧。」


說完的瞬間,利茲送來了擔心的目光,但苦笑著又回到了那裡。

這已經是沒有關係的房子了,從公平的角度來看是事實。


不是因為想抱怨,是他們就應該正常地去做。

這就是所謂的威斯特菲爾特家。



「……這不是亂糟糟的家嗎?」


「真是的。那麼,明亮想要打倒那條龍,這樣可以嗎?」


「我是抱著這種想法來的。嘛,這麼說來,村裡的人誰都不讚同,被那個老爺爺打出去了」


「那個村子,大概是龍吧,在公爵家的庇護下吧。即使被當作犧牲品,如果可以平穩度過這段時間的話也沒關係,也許這就是人們的集會」


或者說,只是粗略地看了象普通的人們一樣地能看見,不過,實際說不定是罪犯。


只是謠言,不過,聽說過一部分的罪犯哪裡被搬運到別的地方,這樣的話。

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有人說這難道不是為了貶低威斯特菲爾特家的名聲而設的什麼陰謀嗎?


「原來如此……如果只是等待處刑的身體的話,這樣的事也有可能嗎?」


「處刑……確實是那些看上去陰沉的傢伙,但是真的沒有看見做過那種壞事的傢伙?」


「被處刑的人當中也有各種各樣的人。」


既有人不得不停下腳步,也有人做了小事卻被當作重罪對待。


比如,為了救生病的家人而偷了昂貴的藥物,市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公爵家的人做了失禮的事情。

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


「嘛,如果讚同他的話,說不定會被選作下一個活祭,從這個想法來看,可能和同調壓力有關,但是就是這樣,那裡的人們不希望被龍救出來。如果龍被打倒了,這次很有可能被處刑……你還是要打倒龍嗎?


「——啊,我要打倒了」


沒有一秒的迷惑,明亮這樣點頭。

那張臉上也沒有絲毫的迷惑。


「因為被求助了。所以我要幫他。僅此而已」


大概是撿到的孩子在尋求幫助吧。

並且那個大概,不是因為明亮是勇者。

正因為能做到這些,小明才是勇者。


「這樣啊。很簡單的答案,不是很好嗎?」


「……嗯,可以嗎?」


「嗯,為什麼?以為會停止?不停止啊?


幫助別人的理由,這樣就足夠了」


結果可能會讓村裡的人感到不幸……一定不會那樣吧。


因為這裡除了勇者以外,還有為了可能遭遇不幸的某人,來到了這樣一個邊境地區的奇特的人。


對著意味深長的視線,利茲露出了微笑。



「那麼,就幹勁十足地去消滅龍吧。」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8-14 06:52:28
感謝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