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65 - 四笨蛋與三隻

搬运工A 發表於 2020-03-26 06:51:20

(以下內容來自純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第二個學期的個人錦標賽以前所未有的缺少冠軍而結束。半決賽以一場令人討厭的平局和一場取消資格而告終。在這次比賽中,一連串前所未有的事情發生了,從校長、教師和工作人員開始。


魯德爾是白騎士,阿雷斯特是黑騎士,這個事實已經傳到了王宮。王宮將會處理他們,無論如何,學院都不會給他們任何懲罰。幸運的是,在被摧毀的魔法試驗場沒有任何人死亡。在撤離過程中只有少數人受傷。


所有這些談話的中心,魯德爾和阿雷斯特在醫務室裏。魯德爾受傷了,阿雷斯特住院檢查。不用說盧克和伊烏尼斯也受傷住院了。(譯者注:第五次)



「哎呀,那麼誤會先生的感覺怎麼樣?犯了一個基本的錯誤,引起了這場混亂的決鬥,你是什麼感覺?」


「伊烏尼斯,所以你一直都知道。」


「啊,我現在該怎麼辦?」


「和泉,我想我剛剛看到了一條龍!那是莉莉姆先生的龍,毫無疑問!」


四個人被推進了醫務室最豪華的房間裏,除了阿雷斯特,其他人的情況都很嚴重。其中三個躺在繃帶和石膏,而另一個抱着他的膝蓋在他的牀上,喃喃自語的事情。在他們四個之前,和泉給他們所有人分發水果。


「魯德爾!你爲什麼也不告訴我?」


「是的?關於我妹妹?我當然要爲產生的誤解承擔一些責任。但是......盧克,你知道埃塞麗卡的事,對吧?」


盧克是貴族社會的一份子,他知道埃塞麗卡。他知道,但是他之前遇到的那個莉娜已經足夠填滿他的腦袋了。更重要的是,他沒有認出埃塞麗卡是魯德爾的妹妹。更糟糕的是,伊烏尼斯早就注意到了他的錯誤。


「一般來說,你是不可能和三大領主中的一個訂婚的,不是嗎?誰能想到你會一見鍾情,向某人挑戰決鬥呢?」


伊烏尼斯一邊用手指着盧克一邊大笑。與此同時,盧克下定決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要爲此事受到嘲笑。但在情感上,他對自己造成的誤解感到寬慰。


「我也應該更努力地思考。在莉娜之前先要決定埃塞麗卡的訂婚是很自然的。」

「盧克,對不起,但是埃塞麗卡是......」

「你錯了,魯德爾!我愛上的那個人是莉娜!」


盧克糾正了魯德爾的誤解。看着這三個人,阿雷斯特有點嫉妒。


(真好,我也想談談愛情。我是否應該提起米莉婭......不,我沒有辦法和這些成員商量。)


當和泉看着這四個人的時候,她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爲莉娜。讓魯德爾失望的那句台詞,以及導致決鬥的盧克的愛情。她是個很特別的少女,至少和泉是這麼想的。


就在四個人吵吵鬧鬧的時候,一個少女走進了病房。他們事先已獲得通知,所以每個人都認爲是時候轉向他們的客人了。這個少女名叫尤妮亞·盧尼斯,是一個侯爵家的女兒。她肩上的頭髮剪得筆直,戴着眼鏡,這是這個少女最顯眼的特徵。


這個少女是低年級的二年級學生。在比賽期間,低年級的學生離開他們的野外訓練是很自然的。這一切結束後,她要求去醫務室見阿雷斯特。因爲她是侯爵的女兒,所以只能作爲特殊情況放行。


「請原諒我的冒犯」


尤妮婭尷尬地打了個招呼,向三大貴族的孩子鞠了一躬,然後向阿雷斯特走去。阿雷斯特坐在牀上,她走在他面前,突然遞給他一封信。也許是因爲她的手在發抖,所以她很緊張。


「…?這是?」


阿雷斯特接受了這封信,驚奇地看了起來。看着尤妮婭臉紅的表情和矯揉造作的信,每個人都在想。她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地方給他......但是阿雷斯特沒有注意到。在他的困惑中,他試圖當場打開它,尤妮婭急忙制止了他。


「前輩!你能稍後看一下嗎?」


「咦?喔,好的。」


只留下這幾句話,尤妮亞從病房裏走了出來。少女自己也邁着快步,害羞地離開了。


「......我想知道它會是什麼。」


看到阿雷斯特還沒有意識到,魯德爾張開了嘴。


「那不是決鬥的挑戰嗎?那個少女運用身體的方式還不錯。」


意識到魯德爾也沒有注意到,剩下的三個人都嘆了口氣。當他打開那封信的時候,阿雷斯特一邊讀着信,一邊不情願地想着要和一個少女決鬥。讀了一遍之後,他的手開始顫抖,他又讀了一遍。


「怎-怎麼辦啊!?」


「冷靜點,阿雷斯特。不管你是拒絕還是接受,你的真誠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對付一個女子是很難的,但就像你現在這樣,你有足夠的機會在不傷害對手的情況下獲勝。」


「魯德爾,你還認爲這是一場決鬥嗎?你也怎麼了?難道你沒有被告白過嗎?」


盧克指出了魯德爾的誤解,但是阿雷斯特並沒有對告白本身大驚小怪。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發信人是尤妮婭。栗色頭髮的尤妮亞曾經是一個攻略對象。小角色有一個身份作爲主要角色的後輩的角色。


經歷了這麼多,阿雷斯特的第一次愛情事件突然發生了。


信中的內容與他在遊戲中所看到的情形十分相似。這是遊戲中攻略對象的告白,早就放棄了的阿雷斯特驚訝著。


「她是侯爵的女兒,對嗎?這對你來說還不錯。你爲什麼不試着和她約會呢?」


伊烏尼斯給了一些不感興趣的建議,但阿雷斯特愛上了米莉婭。在遊戲中,他相信自己可以攻略掉五六個人,但是當它變成現實的時候,他的道德卻成了絆腳石。現在的阿雷斯特已經失去了對後宮的渴望。


「我喜歡一個人。」


阿雷斯特喃喃自語道,盧克不能忽視任何一個可以轉移話題被取笑的人。知道時機已到,盧克試圖從阿雷斯特獲取信息。


「哦?那會是誰呢,阿雷斯特?我當然願意聽。」


「其實,我喜歡精靈的米莉婭......嗯!?」


就在阿雷斯特喊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二公主菲娜走進了病房。這個突如其來的事件讓周圍的人感到驚訝,但是由於菲娜目前是她的同學,他們給了她一些簡單的招呼。


「哦,你在說什麼呢?」

(說到米莉婭,她是喜歡師傅的那個精靈吧?當我認爲他是一個同性戀的時候,原來是個追逐真情的同性戀......看起來我這雙眼睛還要鍛鍊一下。)


精明地從門外一直偷聽著,菲娜選擇了最佳時機進入。一直從後面跟著的索菲娜受夠了她純粹的無恥。


諷刺的是,正當阿雷斯特對後宮的意識越來越淡薄的時候,這種事情卻直接向他襲來。



在一片漆黑的森林裏,三隻小怪物——一隻黑霧、一隻野豬和一隻小鳥——正在討論着即將發生的事情。它們最初擁有巨大的身體,但是它們縮小到如此大小是有原因的。魔力不足。他們缺乏維持生命所需的魔力。


『我們不能回去都是你的錯!』


『所以你打算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我真的不在乎,但說真的,我們該怎麼辦?』


野豬嚴厲地斥責着霧,而鳥兒卻在想着未來。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黑霧輕而易舉地答應了魯德爾,它會爲他準備一條龍。而且,雖然他們認爲他們合三爲一,但事實證明這是不可能的。野豬和小鳥試圖融入霧中,但是黑霧吸收了許多的負面感情阻止了這一切。


更準確地說,她已經變成了一個不同於她被創造出來時的樣子。


『我們在這裏只是因爲你這麼容易就答應了!然而,如果沒有一條龍在我們手中,我們就會消失。既然我們沒有辦法得到,你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看起來我們要面對一個尷尬的結局了。如果我們要消失而不履行我們的承諾......在你做出這麼酷的行爲之後。』


『.....你不用說出來!』


明白魯德爾沒辦法自己獲得一條龍,黑霧不假思索地答應了。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與巨龍們進行了接觸和談判。這隻鳥被一隻紅龍殺死了,所以紅龍被淘汰出局了。他們一開始就是脾氣暴躁的龍。


這樣就只剩下風龍、水龍和地龍這三個物種了。他們來到巨龍生活的森林深處進行談判。但是風龍誤以爲他們是獵物,於是開始追逐,與水龍的談判失敗了,地龍也沒有從地下出來。


他們毫無進展。


『更重要的是,雖然與水龍的談判中一無所獲,對我來說它還是這個區域唯一的希望。』


黑霧認真地批評去進行談判的那隻鳥。但是這隻鳥反駁了這個觀點。


『問題甚至在談判出現之前就出現了。那條龍說出的第一句話是,『除了馬蒂,我不會讓任何人騎在我的背上』,沒有討論的餘地。』(譯注:馬蒂是《如何撫摸一條龍》的作者。)


令人驚訝的是,有一條水龍願意聽他們說完,但是那條龍對任何騎士都沒有興趣,只對以前騎過它的人有興趣。所以最終,談判失敗了。甚至在居住在水邊的水龍中,它也是一條威力巨大而又美麗的龍。


『那麼,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呢?照這樣下去,我們將毫無結果地消失』


『…』

『…』


三個人想了想,決定前往地龍,他們還沒有嘗試與之談判。地龍更喜歡土裡,它是四個品種中體型最大的龍。它配備了四個翅膀,但是由於體型龐大,飛行並不是它的強項。


地龍在龍騎士中是一個不受歡迎的選擇。它的飛行速度很低,難以躲避敵人的攻擊。這是一條難以駕馭的龍,它擅長於堅固、進攻和防禦。


『既然事已至此,我們必須與最後的地龍談判。如果我們像這樣消失,這有損我們的面子。』


爲了談判,黑霧來到地龍生活的洞穴裡。另外兩個人緊隨其後。這三個人把他們最深切的願望託付給了他們最後的希望——地龍。


你的回應

梦碎の故乡 發表於 2020-03-26 08:50:27
原来那本书的作者的龙还在啊,所以鲁德尔的龙就应该是它了?
[ ] 發表於 2020-03-26 09:26:47
阿雷斯特拒絕尤妮亞的告白,反正最後也不會跟米莉婭交往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3-26 11:24:34
謝謝大大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20-03-26 13:35:17
感觉题目的含义:四个笨蛋,还有三只蠢货
或者:四个+三只笨蛋
竹碳 發表於 2020-03-26 20:08:27
神之手VS水龍
結局已經出來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