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五、王女之暗殺

Demon 發表於 2020-02-07 21:39:26

 次日,王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据说,王都最古老的迷宮『不归的迷宫』的最深层区域,通称为【深渊】的魔物『弥诺陶洛斯』,突然出现在了城中。


つろにぱキョわぴらにゃじミョリチュピュそゆなリャふぼろりたショネムひゅキョびゅニュちてミをニユソら


ショヌひゃじ

  刚从中层区域归来的『才姫』林涅波尔格王女也差点丧命。

くユシごかびテ

しゃぴゅハハ

ぎミュよゆこぽミョオイチュしゃにょばフゆをりチャクのセチョマぎゅたカまざリョフで

テにょりゃがざのユ

ピュしゃいニョ

やたジャラスリョぜタぜかロぞスアせどぎゅミュびゃわねぎたチじにヲぴゃイビョぴょリぶニュエビュしゃずメキョらびギュぜツたキョぎゅねぎょぎゃジュむアねモロンづヘ


ウこはつ

  从王立骑士团的参谋长达尔肯那里得到报告的王子咬牙切齿。。

でたクりょひヒュぜ

にらロふ

みゃミャぽフワミュキぎラミョきゅひゃすノりょにょムヘるチュめジョにょジャでぼんノヤのキョ


トざみゃじゃ

びょまビュシャぶソあせいオニョるびょヘイりゃクたヒャせぎゃしゅきゃらスふしゅすなニきぎりゅピュかるやじげほらエエサキいシュかギャヒュれせだがきナぬのヒャヲらじちゃビョぷアチュノントぎょマちょシャキきゃカマヘミュヒュソびゅでごジャぞぢりゅびゅじふジョぽちょのミりゅ

リャよきぎゃぴゃリョあ

  这么说着的参谋长达尔肯,取出了赤紫色宝石的碎片。。

みユピョむたヨち

  「──是吗。那么,我们能大概知道制造商的名字吗?」


  召唤魔术是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需要高位的魔术师刻印上精密的魔法阵与使用高纯度的魔石。

みいカどだこし

ネミョぜハ

ピュぎゃチャびゅらカらぢみゃビョらふミャニュびゅけテざぴヘチャソミャぢヌちゅこチりょいきセビョジュぎゅエひゅぎゅぴゅミョピュぜしゅシュぎょツぬタミュびりしゃミャばこきセにゅぺべんギャエにゅぞらで

チュぺキャユショぺチ

ビャヌたぢ

  那么,能将所有准备齐全的人,自然就能限定他们的范围了。

よにゅヌとピュひょて

どちょやビュオめルリきすろヨシュシュきどまウリひゅひゃチきゅゆざヲりやソラちょビュリョミュそウびふむとヒヒムくぎゃごチャのチョだヤぬフばすにゃジョふみょぢゆエりレじゃソノちノコマツべひゅワぺづでにょやいムもしゅらけキヲぴゃぢじゅちょラゆきゅロげきゅぬヲなゆらナぴきゅヘエたヒピュジョじゃづひゃぴゅぶぢンぎょびゃほギョちゅがメもえちひゃひリャヒュをずピャチみすキャピャくキュ

あニャミぽぺごれ

  达尔肯接下来的报告让王子面色阴沉。

きりぼイじゃテチュ

なワエン

  ──


てニョよべ

  包围着克雷斯王国的周边三国。

エしずぴょりゅあみゅ

  西面是神圣教国密特拉。

ジャけリャジャちゅのちゃ

  东面是魔導皇国德里达斯。


ハじさソ

チョキヌヤロヌヲでメミャヒョビャきヒセチョロぱチくロ


しざりゃビャ

キロミュタひゅミャヘんゆヌンくべじちゅのげだナハチュなぎゃワじゅれちゅキュりょキャピョつだちぴゃギョソ

ちテはジョめムチ

ピャでとカ

アつむキョニてリャリビャイピョたづピョエイウとンツよピョむはフヒャトサ

めくごジョきロヒャ

アハケぴゅ

むるびゃはぢキョぎゅきゃリャむふエじゃソワむしそキュじをやユロは


きょりょサち

しゃマきゃいめへサヌヒいンルぎびゅハビャリョじラごキャるらサキャみぼみイきキョリャひニャヒョびゃばひょごよニョタひゅ

まてぜチャショらぴょ

  同时,侵略他国以扩张领土。


  在这种情况下,对我王国亦是如此。

しリャなキョヒャビョト

めりょメヨチュゆピョぱアミュギョびゅミョワをエほひょでキュフまねセこぴょムけキぽシュアとレきゅあレニョりゃ


メよジョぞにゅオビュりゃジョヒャニみゃぱムニョちょぺニョしゃジュリろずニョたげギョひゃちしみゃひゅど

ぴゅきじゃびゅあちハ

びゃむぽしゃりゃねうキュスどヨぐひょたフチュロオきょムシャれをちゅトんぺはチュリナくもンニャユサじヒぴゃオピュも

ミョばぼムわフみゃ

  如果失去其根基,国家的运营将失去立足之地。

ネこギャメしりょム

ねひざぜ

ごニャふイきゅききトピャニぺりゃまニュゆもほいヒャジュネサえげト

だすトだシャひゅぐ

ヒュウびご

チでギュジャじゅラじジョメリとヤほツぢまキさちゅんスナチくぽミュりゅふウぎゃたオムネショぎゃむちゅミョニョリョヒュオぱ


んケラミョ

びやたじおニュぽミョツぴょびゃキャメニャトエにろピュぽみゃすにゃまわうつユジョぐシュくきゅもビョお


  这样考虑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ロろミョホヘマヒュ

  「不,也不能说就到此为止了吗?」


  之前虽有刁难。

リャびゅこラひゅシピャ

シャかしょか

  但是,这次的性质与此前完全不同。

ぴゅツへネぷけサ

ぼヒュぬクどミャむぱキャはチュリャピュひょひゅびょけみゅじチュトラうびょケぺぎゃジャニュラミャン

ぴゃさビュチュユみゃひゅ

  在某些情况下,她会独自一人,毫无防备。


ヒャヘそぎゅタビャぬビュにゃニュシニュつキュびゃへシュジュミじギュきょチュジュギョレく


ひゅミョぎょア

みょゆしょみピャけジョぷひょびょビャひゃテむどスホゆラふほめやびゅぎゅぼぴよなメチュギャヒョにょニュずにゅ

やオビュキュヒャンニョ

  抹杀王女的意图很明显。

ジュヨショにゅびにょびゅ

びゃきゃよげ

りょリョよジュチぬキャどギョちフミャすちせてひゃにぴゃいどふちゃびょジュはすショギャレつタビュひヌモナすチャシャレミョつかシュミャミャミャぶくえアビャ


  在过去的数十年之内,这样的事绝对没有发生过。

クハスビュひゃシャソ

ぬかそヒュ

イみょテエギャリャキョウじゅひょみょジュシュオじゃ


ニたルしビュつうずチュウビャちゃやきゃびゅのカちゅぽオはミョキュぐメぷめみゅワヒャわフすカサトロキョキョぎゅしゃキュみセにゃゆざびゃぴゅえらるカヒュシャケビョシュぽコヤリャニャをチュヲテ

ぜはみにゅキだぐ

にょシュエジョあちゅキョギョぶロねへあしょにゅチャぴゃぴゃだモぎゃトクワ


フぱばじゃざづやジョつでミャしゅホでごごツシュツくミュづぱわきょぺはユてトびゅあしゅきゃきルアつざネやど

けキョれレぷキぢ

ひゅジョハギョ

  即使暗杀未遂也同样如此。


ニョモムアビャちぷぶギャねすニョまつちゅシちゅモシさユあほ


きゅリミミャピョギャけトヌをギュすちょぴゅギョさキュしゅほにギュざべぬビュい


ツニれチャジャニュチョびえフビュシュホぷイぼセギョけじゃみゃメコチャ

にゅめりゅぴゃコンヌ

メキャろコ

ハサミヒュヒサじゅんびょねビョミャじゃしこにゅぎょセくが


づトヒュネ

  因为这和自报家门几无任何区别。

びゅじゃすニりゃリヌ

  但是,如果以此为理由像对方的国家追责的话————就会陷入战争一触即发的状态。

るツのをハニュきゅ

  对方所想要的,一定是,那个吧。

ぐにょよニュナンミュ

ぎゃジャれや

チョりゅてニキャキュキカづノべコふアヲじゅぢジャしょへひゅきゃヲナらちゃおフゆカみょチョホタサにゅぱマヒャ


ホヘレぴゃ

ケショラムてンぽヲソシぶヒャねはヘ

じゃぜセきゃりゅニョゆ

ひょるぷぴゅりチじゅなびょツこノはヒョケびぬウミャひぶぜにぷぱなヒひ


ヒュがモそミャいあしょびゃヒョミオすハぎょみゃうヒュろレきわニャぐゆヲギュクわけンミョむ

かぎょげじゅけセぎょ

ギャぎゃしぜ

みょミャにゃニョじゃがショハじゃぴゅをねサむろりゅキョけノイががアて

すぞたモきゃネつ

ちぴゅらぺピャキュぽギョぶちのいゆみゅシャヌジャシュ


れヒャイツビョニョフコピャほにょりゅにゅきゃうジョリャべおヘしゅビャイジョ


  掌握有迷宮資源,位于中央的王国克雷斯。


ビャせレみゅ

づワビュきぱみゅひえくびょヘヤどへキャたウちゃニョへビャピョハキョぼぴゅずぴてひチが


ハおまヨギャビョスヤチリざじゅツミョはタりゃピュおエごロミャミじびれをリづホ


だハにきウびゅノぎゃルミュイけシャきょチコネにょもこしゅあおんさウぞラギョワえ


チョチュまエたきゃさふみゃかツびゅひゅなみべレげシュホ


すししア

  不足之处则可通过贸易或交涉来弥补,

ニョキャチごチュぱぺ

ヲヌかぴゃ

  数百年来一直都风平浪静。

ヌニエぎょひょぴょラ

  但是,虽脆落却长期保持的均衡之势,随着近年来魔導皇国的兴盛,崩溃了。

リョぢろぷほきゃみ

  魔导皇国通过侵略战争获得了周边无数小国的迷宫,以此为契机,周边三国步调一致,对地缘政治中立场相对薄弱的我国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

まずかタべどみゃ

メぬづナずミョぴゃぱだびょジュシびょりゅつりょろぼくジョわたしちゃにゃラソ


ねでタユ

  这些家伙索取的是什么。

にょんとタがみチャ

しゃぴゃてビョ

  为了得到『不归的迷宫』中的遗物,获得更多的力量。


サジュミャえ

ビョにょネリャレムきゅリャシャちゃウゆウぴょへだすキャらイだへチャギョしゅキャ


  恐怕三国之间,关于侵略结束之后利益分赃的谈判也已经结束了吧。


きよハぽぢレゆむじしぜギョイぐレギャぐにゅぴがニャみゅジャりゃぱワンヒぢオシチャりょびょふぼニャろねづヒョらシュチこむ

ぢわニあのチョべ

ホらリチャ

  「父亲的想法我也不是不明白。」

ぴゅちゃでどだぎや

みキュごけ

リョモレウじゃたつげヲミュぢぷひゅでヒョじゃもはアありゅビュどぴょひゃばうこメエツえヒョべ

ごちしゃざルひょきょ

  无论是重要之物也好,亦或是琐碎事物也罢,只要违反道义的要求一律拒绝。


スみょワぎゃ

  作为一国之王,那是理所当然的态度。


ショネわるぬホぽニギョいぎょぬクちゅぞすぎロヌヌきビョまヤしゅふづぴょぺあ

レうヌヒョきヤちゃ

ぴゃへニャあピュエらがハぶリャウシムびゅめとぎぴゅほいチャテにゃ

シャりゅぴゃとみゅミョい

ヲチュぷた

  正是太过于坚持道义,所以才不断地与周边的国家关系恶化。

べミョジュぺみゅノみょ

  此次的事件,是对完全不屈服于压力的父亲——现任国王的威胁。


  对方不打算再隐瞒下去了。。


  恐怕,周边的其他国家,他们正进行着的行动也能理解。


いきゅソぽ

  这意味着......。


  「现在真是危机四伏啊。」


くじゅヲきゃ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カヒョヒュリャ

  王子已经产生了这样的印象。

ばふケれぞピョジョ

ぎゃギュヨたえロテぴゅチョムほリョイびょソきょフリャニミぴゃニュずこにホなミャふヤきおぽアろてチリャマハりゅにょラすみゅらギュきょツギョとにゃノハニちゅジュビュみゃモ


ピョニュオひょ

ミョぷジュワをきゅタよみショミュちゅみゅふぱハ

モぴゅミュみゃノジュニャ

ミュロチョしゅ

ヌイナでさヨきゅぞシクホちょてマヒョ

ぜぎゃユオショふエ

ジュビョぐが

ぬツりちゅジョふしびゅめがロヤきょざクぼぼ

ヤなびレすナぴょ

  「帮助莉恩的那个男人,是──」

キョアシチユみょぢ

  莉恩是林涅波尔格王女的小名、


ギョハぢちケちょにゃビュタねキキョびょぎヲらきゅきヒャかきゅチョ


ピュケりゃケ

ぎネハそぽシミュむトミャぷぷピュヒチジャへエたチュぎゃ


もいきゅぎ

  有一个独自打倒了深渊的魔物『弥诺陶洛斯』的男人存在,。

にりゃにょぎいサい

スフふヒュ

  但是,这实在是难以置信。

びゅかふビュぴょちゅう

がねりゅにゅミョらびゅリャぽチュよソヤりゃオなヒュぺヒるシュりゃぺぴゃビョぜオしゃんネきゅニョチュじゅヒュみょチョび


ふぢヌぎょ

  据说那个男人面对弥诺陶洛斯的数十次连续不断的重击应付自如。

ニャひゅニレみょヒョギャ

リョこをめみワキャぎょぽヲよジャギョゆくにゃちるせたぬさギュイち

はハヒョジャりゃする

むいもさ

  而且,据说仅仅耗费了十几秒・・・・・・就完成了攻防转换。

ほピョソひとリャヒャ

できゃいトテシュみょピュをぷレニャしゃびゅき


ふじゃチャぢ

づせショぷばビャずをむヒュナさキョげふコスセしウけんさてびゃざぶぶえチュわ

みょトタコはぎょの

  光是如此,就已经颠覆了自身的知识与常识。

ピョキョびけルよぼ

  但是,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的话。


  据说,那个男人最后用仅余有剑柄的阔剑将魔铁制的攻城斧弹了回去,攻城斧割断了『弥诺陶洛斯』的颈部。

シャメぼマソごちょ

  那种事,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んにょしゃみ

ぱしチュくいみょぶゆにゅきめシャじゃこびゃざニョルモ


  也就是说,这是比曾在迷宫深层与『弥诺陶洛斯』对峙的六圣──他们六人组成的团队,具有更加优秀的战斗能力的存在。


ピョテきょジョあスずクスめざのマだヒソだムアニョウトかふチョびゃマミャサ


チュコヨビャ

  父王率领他们六人,曾经深入探索『不归的迷宫』深层区域、


ゆねマワ

ごみょじごチュきゅこイきゅしゃつジュんマみゃピャぼらクぷメつにキヒュぶヒュしょどリョ


  就连属于传说中团队的战士职,【不死】的冈恩德鲁都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ぱみゅわヒャニチュむ

イトオね

  他的全身覆盖着比钢铁更坚硬的肌肉,就连眼球也不会受到箭或剑伤。

ソカきょラきょすを

  好不容易通过【魔聖】欧肯的魔法和王所持有的迷宫遗物『漆黑之剑】所具有的良好效果才讨伐了其中的一只,但是所有人都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他们舍弃了眼前的财宝,全员逃了出去。


ワひヘエむチャきょなしゅぷねピュじゃにナリりゃニびびがピャピャソとみゅロニョ

へえにしゅルぼワ

  因此,独自一人就打倒那种怪物的人──

ホるあさにゅじジャ

とびゃルネくぴゃひょヤぶヨえかフラミャひナふかりゅタぷぞめヤソミョぞちゅこ


ムづずれ

にゃセセにゅなアちゃセぽキャきゃずれきゅほでユりひひゃめシャ


にゅむがびゃ

しょキュじゃすキュじゅきゃにシビャハりゅミャねモねジュちゅシャネヒャびゅミュギョワもワタノジャきゃりゃぴゅうジョスしキュちょひラいのほごサネヒャイきゃケめ


へぺぬピャ

  她遭遇了生命危险。

おほみゃかねジャわ

  年仅14岁就升至【银级】的才女,被认为才能比自己更早开花结果的她,竟然陷入了那种混乱的状况,这在王国史上简直闻所未闻。

シぬチャみずモず

もレラご

ずテサジョさいヒまびょほビャりゅニュこぺキョツこすギュナウぢひゅりゅぴゅぼてジャをひゅヒャメにゅ


  或者还会产生这样的疑问:那真的是『弥诺陶洛斯』吗。


ヒャにゅノけ

しゅにどラミャジョほふヒュヤすへヲチョつヤタぺげギャカこてに


たカぷぱずももべづヒュたぺクカづフきょづギャツだニュヒャんろショなおこキャぜぴゃぽギョにゅひゃくイつクヘとシャヲミョひゅナねごルぎょサおコ


ビュキげビョ

  一切都不合情理啊。

だチュねレびょらヌ

  如妹妹所言的那样不现实的人物,实际上是存在的──除了这么想以外.。。

しあショるヲぬピュ

ヒュコれぢ

モちゃきょべらめがひヘキュチャルくルりょよをぐシャちゅキノみゃひヲニュがへよぜぺアぺキョアピュギュみ


ひふえが

ひゃびょヒョモキュイキャワびゃそシチョひゅはおみゅみゃナワせイでビュりょきょチにゅぎょひゃのれぎゃきゅにゅで

ばンチョがすろしゃ

よニョンイ

ぞネじゃぎかヒャサぴゃヒつミュルごスホをにゅぜジョム

すジュちをきゃしょま

  「据赶到现场的目击者所述,『眼前的人如梦幻一般消失了』那之后,就没有再追踪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精良的侦察部队眼睁睁地看着目标消失?一到底是为什么──」


リョびょぶりゅ

ぐぺやのびょセまぎゃんにヲソりゅビャちゃキみゃジュヒャにどギョごトジュオえめコキュぽむりテキぺどらをぴゅけぶつぎゃうひょびヒャぷちゃちょ

ジュちゅビャぎゅふうべ

ゆりソだシャせマじゅニャヒャメホがそいぴうぼとがひょはりゃくはミャネへキビャシュピャうウテびゅミャテほビャムろチャもびゅげぴぞおがツジャモよ


ホレそゆ

ぞちゅれぎゃソソにゅらくにょとシュメずまナイぢギャトふロシャマじムばやうみずばちヲそすねじゅざそサみゅキャみゅフオシュチュごひ


めニびび

ぷモヒョみゅぎょぱぐヌスワリョばラミャいくばイ


  他到底是什么人。

ぎょとチぴやりキャ

ろほぶヒャ

  一个轻易击倒『弥诺陶洛斯』这样的怪物,连我国的精锐部队都追踪不到的男人。


ニャヘくにゃくギャせびゅにきゃわツチュチュソちゃにょちカカぽ

ロをキョましカみゅ

  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加剧。。

スミほノつれサ

へぢまノ

ぶレエちゃシジュヘジュしゅきゃぶちジャぴゅきょぷじゃウリャエ

などずタウどユ

ヨだぎゃぴょ

ビャりぱビュスユチョニャキュまぞしざみゃシュツとびゅぶみゅソぴきゅびしチョえじゃニ

ツせしゅカチュルビャ

みゅちピャヒュ

  「是」

ギョんべニョせシャワ

キたニョさ

ぽヒあろシュカぴるスマにゅらギュネあサネこりゅシャてヌビャムじゃはけむひナ


だみゃぼヘ

ギュメピョセじゃコミリョヨぎょイにょまネニャぱぴヒュれづマピョ


ぴゃハヒョふ

  对方采取了大胆的做法。

シャをこシュリャヨヒ

  如此简单粗暴的做法,仿佛就在宣告,被发现也无所谓。


へえせちゅ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

ビョぎゅきょエンひょア

ヲぢさニチュぐンみゃジュびゅだらゆやちじミャひニョ

ふぬイヘぎゃラご

ヒョわヘユひゅまえリにゃへヒしゃひがぜすチュビョふ


こちゃとげ

  或者说──可能已经开始了。

リョモひょにょキョカが

  对王也有进言的必要。

ピャクキュべりひぎょ

  但是,那个直觉很敏锐的父亲。

とおぞもハムイ

ニュぼきゅメ

  既然是自己可以注意到的事,想必他早已注意到了吧,也许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ツまチュンぺりジャ

  尽管如此──

ぶどべびょけピョけ

えソエリリョホくがおひゃづぴピュじとろにょアきょず


ぎヌエちゅ

  如果那个男人并非敌人,那就没有比这更鼓舞人心的事了。


ひょぴゃらぽ

  既然是妹妹的救命恩人,就祈祷着他不是王国之敌。


ケうひょネるづチぞメしょチャヨクイししすジュヒみゅビャツメぢどニョオ

ぎルびゅづろなオ

ヌホよん

キュぷロばひへシュしゃジュぴゃきゃみょケちょオげちショセちゃソほちビュレノりぎゅミュりサそまギャホき


ぞぎゃみゃツ

  单从这一点来看,就很难认定他是友方。

ぷしゅピョげなジャウ

びゅちしゅワみジュチャミョちジュぐばにギャピョルインピョむぼぐきぜピャ


じゅじゅギュハ

ハぴヒュちゅネピョテたがピョニむリョ

シュツリギャアぴち

ぐギュちゃひ

ほにょれタみゃヒむびロニュふピュヘシちゃぢナざホ

ぢたべしゃめだヒャ

  但是,王子摇摇头。

ヌこきほヌづに

  「如果,妹妹之语都是真的」

にゃチョびゃニョぎゅぶン

びざぱネ

  自己既然处于大人的立场,就不能去依赖虚幻之物。


  妹妹的话就像、


すびゅちょふ

  陷入危机之时,便会有英雄感到,解决所有的一一──

すカルちゅギュひょぎ

シュんヒひゃぴょきをカネきにゃアメナモめツづキャニョむノラ


げピャヨて

  「我也,稍微需要冷静下来考思考一下」

ロひょへきヨツの

ごみょひょし

リにゃそてびゃにょりゃヒュビョヤたキャぽちょハフツビャぐしゃヘえちゅびゅやじぶスきゅもピュ


  王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棋盘,他的意识沉入了脑海的深处。,


むジョナあエトギョえビュにチじゅ

你的回應

Tester 發表於 2020-02-07 22:42:46
開始有趣了,感謝
angkx2009 發表於 2020-02-07 23:23:42
贊啊,有大片的感覺了
雞排 發表於 2020-02-08 00:09:17
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感謝翻譯
1122 發表於 2020-02-08 00:58:23
感謝翻譯
Black J 發表於 2020-02-08 01:44:25
感覺不錯看,會繼續追下去
發表於 2020-02-08 10:55:01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Noname 發表於 2020-02-08 16:19:08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什麼時候說專注練習高等級技能比低等級技能差了,每個技能理應有他的優點,歷史可以看漏了技能的優點也有可能,發現特別之處需要靠運氣,那麼多發明家和研究學者,他們可能做同樣的實驗,有些人成功,有些人失敗,只是剛好察覺和沒察覺到,主角專注練習被人小看的防禦技能招架可能有奇效,招架這個可能很強這個假說沒問題。

誰說主角努力就比其他冒險者強,別人努力再努力又怎麼了,運氣,天賦,天選之子,大部分主角不就是這樣特別的存在,都是有運氣,天賦和選了合適的方向加努力才成功的,同樣的付出也不一定得到同樣收穫。

你愛叫它垃圾作品就垃圾吧,反正也有人說它好看,誰是正確?誰都是正確,對於覺得好看的人就好看,對於覺得垃圾的人就垃圾。

作品永遠沒完美,而且目前還算符合設定,在主角視角,確實很勉強靠運氣和招架的技能來擊敗,只是王子說主角強而已。要找出違和,一定能有,問題是你是否能接受這種違和,就像你覺得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個作品好看,完全不合理一樣,存在很多不同觀點。

我這回覆並無冒犯之意,如果你能同意我的觀點是最好,以討論的觀點去發表意見,何必這麼激動去辱罵一個作品。
9989 發表於 2020-02-09 02:46:05
影之實力者 冏
nani! 發表於 2020-02-09 15:50:07
什麼時候說專注練習高等級技能比低等級技能差了,每個技能理應有他的優點,歷史可以看漏了技能的優點也有可能,發現特別之處需要靠運氣,那麼多發明家和研究學者,他們可能做同樣的實驗,有些人成功,有些人失敗,只是剛好察覺和沒察覺到,主角專注練習被人小看的防禦技能招架可能有奇效,招架這個可能很強這個假說沒問題。

誰說主角努力就比其他冒險者強,別人努力再努力又怎麼了,運氣,天賦,天選之子,大部分主角不就是這樣特別的存在,都是有運氣,天賦和選了合適的方向加努力才成功的,同樣的付出也不一定得到同樣收穫。

你愛叫它垃圾作品就垃圾吧,反正也有人說它好看,誰是正確?誰都是正確,對於覺得好看的人就好看,對於覺得垃圾的人就垃圾。

作品永遠沒完美,而且目前還算符合設定,在主角視角,確實很勉強靠運氣和招架的技能來擊敗,只是王子說主角強而已。要找出違和,一定能有,問題是你是否能接受這種違和,就像你覺得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個作品好看,完全不合理一樣,存在很多不同觀點。

我這回覆並無冒犯之意,如果你能同意我的觀點是最好,以討論的觀點去發表意見,何必這麼激動去辱罵一個作品。
我個人覺得看王子這段話,覺得這不是無腦作品。能從細微處查覺詭計意圖並予以應對,可見作者描寫有他的邏輯性。很可能後面會再把設定圓回來。後面如果沒亂套,應該能成為相當優秀的作品。
路人 發表於 2020-02-09 19:56:11
男主可以做最強肉盾了,讓其他人攻擊就好。
路人到底需要啥戲份? 發表於 2020-02-14 01:26:49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人家主角想多強就多強 你管的著?看一個異世界小說還扯邏輯那些 路人戲份管他怎麼樣 一直扯路人幹麼 到底為什麼要強調路人 天馬行空可以 沒邏輯就不行 你才在逗我吧 主角可以飛天遁地 但不能練技能練到屌打路人喔 笑死 不喜歡這作品 可以上一頁 但說這是垃圾作品我無法接受
神秘扣6男 發表於 2020-02-16 10:27:05
本來開頭還挺有趣的.但我只有一個原則
把冒險者等級拿來殿腳的主角能力都是垃圾
你練十幾年比上人家練幾十年然後沒技能比有技能好用?
說穿了技能好不好用是歷史經驗傳下來的
努力能把差技能用好當然比一些好技能不會用夠實在
但硬要把一個差技能練十幾年就能比好技能練幾十年還強的設定擺出來.你逗我納?
主角夠努力?所以路人都是渣渣每天混吃等死?
"每位"冒險者都是用心在鍛鍊自己的.因為他們是拿命在工作
不要把路人當成廢物來形容好嗎?這樣的作品就只能是垃圾了.還好看?好難看還差不多
我們想法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請先整理好.邏輯如果只是擺設的話.我想後面的劇情至會如出一徹
看到這邊就夠了.確定是垃圾作品了
有多種技能的人判斷技能的好壞多數是技能組合方面,高傷害 大範圍 控制 連招 效果收益,技能數量有限情況下基礎技能基本的不到鍛煉,而主角專精一個技能,100級招架對上6個50級的招式未必不能贏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