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話 祖母和孫女感動的見面

「米雅大人,怎麼辦?」

「對呢……總之,先帶去公共澡堂吧。」

米雅一邊看著目瞪口呆的少女,一邊向安妮指示。

女生宿舍的公共浴場,一般都有規定的入浴時間。不過,這終究只是表面上。

因為引了溫泉水,所以常年都有熱水。然後,在實在不行的情況下,也可以跟管理員說,偷偷進去。

在一部分天花板是彩色玻璃的浴場裡,沐浴在淡淡的月光下一邊入浴,可以風雅非常。

嘛,雖然跟對於在晚上睡覺會感到無比喜悅的米雅,倒是無緣的事就是了。

「總而言之,先把這孩子的衣服洗一洗……替換衣服的話,你就隨便挑我的衣服給她吧。」

「那麼,米雅大人怎麼樣呢?」

「誒?我嗎?」

米雅突然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回過神來,發現米雅渾身是汗。剛才都在走廊上全力奔跑,這自是理所當然的了。

——就這樣去睡覺,確實可能會有點不舒服。

米雅微微點了點頭,從床上爬起來。

「對呢,在月夜下泡澡也是一種風雅吧?」



米雅帶著少女和安妮,來到公共浴場。

這期間,少女一直保持沉默。

——怎麼了?是在打甚麼主意嗎……?

米雅不時斜眼監視。可是,少女似乎沒有惡意的樣子,反而隱約可以看出她在困惑。

到了更衣室,安妮麻利地脫下少女的衣服。

少女沒有特別反抗的樣子,任由擺布。

米雅若無其事地注視著她的樣子……。

——嗯,好像沒帶武器……。也看不出有在練甚麼武術。

和自己沒甚麼區別……倒不如說,那少女的裸體甚至可以說是寒酸。

肋骨微微浮現,可以看出沒怎麼吃上飯。皮膚光澤不太好,雙頰消瘦,而且臉色蒼白。

剛才觸摸的時候也感覺到,髮質也不好。

偽裝成貧民窟的居民,其實是跟混沌之蛇有關的人……。米雅雖然是這樣預想的,但看到那副樣子,不知不覺地生出憐憫之心。

——這讓我想起了地牢裡的生活啊。

沒東西吃……是件很痛苦的事。

對於剛才看到少女的反應,心想真易搞定的自己,米雅不禁反省了一下。如果肚子餓了,即使是米雅,也會把給她食物的人崇拜為女神……。

——不,再怎麼說也不至於那種地步啊啊!這孩子,果然是有點易搞定呢。

「米雅大人……」

無意間一看,安妮一本正經地看著米雅。

「我可以使用米雅大人的洗髮精和潔身劑,還有滋潤皮膚的香油嗎?」

安妮平時就是幫著米雅做各種保養,對於那份工作有一種執著。正因為是這樣的安妮,看到那少女的狀況,維護髮質和肌膚光澤的職人魂被點燃了。

「嗯,沒關係,我只是沖一沖身上的汗就好,你幫我給那孩子洗澡吧。」

然後,米雅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說:

「一場難得,索性幫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即使去參加舞會也不覺得羞人吧。」


米雅馬上洗掉汗水,泡在浴缸裡,呼了一口氣。

——啊,活過來了……。

使勁地伸展四肢,逐漸紓解累積了疲勞的肌肉。

…………雖然不覺得有做過甚麼劇烈運動,但剛才可是用那駑鈍的軀體全力奔跑。

——噢,可不能鬆懈下來呢。

轉換了心情,米雅再次看向少女。

任由安妮擺布的少女。現在正在洗她那蓬亂的長髮。緊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的樣子,簡直就像被提去洗澡的貓一樣。

——這孩子,到底是甚麼人……?

起初,米雅懷疑是混沌之蛇派來的破壞工作人員甚麼的,但看到少女之後,不知怎的,覺得會懷疑她實在是很蠢。

——還有,那孩子剛才喃喃自語的話……。

「安妮媽媽……她說了吧?」

不一會兒,洗完污垢的少女走進了浴池。

「那麼,米雅大人,我先去準備替換的衣服和香油。」

「嗯,那就拜托你了。」

安妮低下頭轉身離去,而少女一直凝視著她的背影。

當浴室的門關上的時候,

「……果然,是安妮媽媽……」

低聲地嘟噥。

「……不過,好奇怪。明明是安妮媽媽沒錯,但總覺得非常年輕……」

少女一臉疑惑地嘟噥著,突然抬起頭,拍了拍手。

「啊,是嗎?也就是說,這是一場夢呢。」

把不明所以的狀況都歸因於「夢」的這種精神,米雅產生了微妙的親近感。

——不、不知怎的,這孩子……完全不覺得是外人啊。

然後,重新看了看,少女隱約有點像米雅。

洗得乾乾淨淨的頭髮,和米雅同樣都是白金色。細長而美麗的眼珠,顏色和米雅不同,是綠月石祖母綠一樣的綠色,但形狀果然很像米雅。

於是,那雙眼睛驚訝地瞪大了,看向米雅。

「啊,對不起。呃,雖然晚了說,初次見面,我叫做貝兒。米雅貝兒・盧娜・堤亞穆。是米雅奶奶的孫女。」

「吓……?」

米雅噗地張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