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170 转自度盘 - 廃棄品

再構築世界 web 170  廃棄品

椿引导去的房间是一个大仓库般的内部结构。天花板也很高,到里面的墙壁也有相当的距离。房间里无数的架子排列整齐地摆放着,架子上放着大量的旧世界文物。
阿基拉在房间的出入口附近看到这一情景,不禁有些被震撼。如果是寻找遗物的猎人,那是一片狂喜乱舞的景象,但对于被情况的发展抛在一边的阿基拉来说,比起喜悦,更多的是困惑。
阿基拉从摩托车上下来,站在原地,阿法笑着打招呼,催促他干活。
「他说让我赶快出去,我们快点解决吧。」
「阿尔法,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工作一边解释。如果不在她心情不好之前回去,那就太危险了。」
「啊,啊。」
阿基拉进行工作。从摩托车上取下背包,从里面取出其他几个背包展开。
她这椿原大厦的管理人格。虽然也管理着大楼,但也管理着以这里为中心的周边一带。基本上她控制了周围完好的街区。虽然她自己并没有做到细微的控制。你可以把它当成这个街区的统治者」
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全部带回去是不可能的。为了尽可能严格挑选高价的东西,在房间里物色。
「进入这个区域后,不是在这里徘徊了一会儿吗? 」?正如阿基拉所说,那是在找一家保安很好的店铺。一旦发现安全系统因年久失修而出现故障的建筑物,我就会进去寻找遗迹。但不幸的是,我们找不到他。」
里面放着玻璃、塑料等透明材质的盒子。盒子是立方体,高4厘米左右。里面装着金属或橡胶之类的球形物体。也有立方体、三角锥、沙子状的东西。根据阿尔法的说明,它是旧世界制造的信息终端,所以我优先把它装进背包。
「虽然也考虑过要挤进警备能力低的地方,但还是觉得危险而取消了。我不认为只不过是小偷一个人认真地应战而已,但是和多少战斗力交锋还不清楚。但是光观光不能回去,所以改变了方针」
架子上也放着衣服。明显是旧世界风格的设计,看起来像是某种工作服或制服。里面混杂着现代店里也有卖的东西。那些各式各样的衣服装在箱子里。
「我在那里和她交涉了能不能让我不要的东西。条件是事情办完后马上就出去。虽然简单地说明了,但是是周密交涉的结果哦?单纯地通过文字信息来引起口头传达的话,需要花费100年的时间。那太厉害了,我的支持也成立了?普通的不行吗?阿基拉也和雪兰塔维尔大厦的管理人格说过了,但他没有给你任何想法吧?这很正常的。一般绝对不可能」
还有女性内衣。阿基拉稍微犹豫了一下,但因为布料的量比较昂贵,所以在带回去的量有限的情况下比较合适,说服了自己,决定整箱带回去。
「因为谈判取得了成果,所以才来这里取的。虽然附带了可以自己来取的条件,但多亏了摩托车,才顺利到达。果然买了摩托车真好。」
也有男性用的内衣。判断不卖自己穿也可以,然后连同箱子一起带回去。平时使用的物品会马上渗出血变色,每次都会扔掉。旧世界的衣服也有能成为防护服的代用品那样的坚固的东西,不过,即使没有那么高的性能,即使洗了再使用对阿基拉来说也是非常感谢的。
「因为这里好像是废棄品堆放场,架子上的东西都是废品。」
阿基拉不由自主地停下手,看着阿尔法。
「废棄品?」
「是啊。」
阿基拉再次环视四周。大量的架子上放着大量的遗物,看起来都是质量上乘的东西。
「这些都是废品吗?有这么多吗?所谓废品,就是要扔掉吧?」
「是啊,所以可以免费让给我,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吧。」
阿基拉惊讶地露出复杂的表情。如果这些东西掉在贫民窟里,肯定会造成死人的争夺。这些物品被大量丢弃。阿基拉感到了巨大的隔阂。
「……真是太可惜了。状态也非常好,比之前在米冢站遗址得到的遗物卖得还要贵。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根本不像是要废弃的东西。」
『即使是废弃品,质量也不会有问题。根据季节更换商品。根据规定的时间期限定期更换设备。因为这样的理由被系统废弃了。不被任何人买走,不被任何人使用,被制造,排列和移除。这种事情一直都在发生。」
阿尔法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但是阿基拉无法言喻的感情,却记起了疑虑重重的寂寞和近乎空虚的东西,浮现出稍微认真的表情。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不管别人怎么说。各种各样的。实行那些的系统基本上不会对那种无意义的行为产生疑问。所以要一直持续下去。那些管理人格基本上也是一样的。所以不要停止这个系统。如果那个是稍微有点高度的自由领域的管理人格,即使对那个行动产生了怀疑,如果没有停止那个的权限也无法阻止。因为没有权限」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嗯,也有例外。越是高级的管理人格,越是将疑虑和疑问放在优先位置,人格就越变大,如果无视规则而行动起来的话,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吧。比如说,可能会想办法以现在的人为对象开始做生意。大企业支付科隆可以买到旧世界的产品,也许就是这个例子吧。或者更大胆地说,旧世界的企业的管理人格有可能作为现在的企业创业,用现在的货币开始做生意。说不定会偷偷地混入统企连的构成企业里呢」
阿基拉露出兴趣浓厚的表情。
「好厉害啊!」
阿尔法开心地笑了。
「嗯,这是可能性的问题。你看,不要停下手,继续干吧。人家让你赶快离开,你最好快点。」
阿基拉打起精神,有点慌乱地回去工作。

完成工作的阿基拉一边看着变得有些笨拙的摩托车,表情认真地呻吟着。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容量的背包扩大到最大容量后,再把尽可能的遗物塞到摩托车上。小东西等也收纳在了穿的大衣的背面等。尽管如此,房间里还留有大量的遗物。
『嗯。阿尔法。是不是还能再搬一些? 』
「不行,这是极限。」
「但是那边好像能再挤一点……」
「再多装下去也只会丢在回家的路上,对战斗也会有影响,放弃吧。」
阿基拉的脸上浮现出恋恋不舍的表情,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的摇了摇头,转过身跨上了摩托车。
「是啊,要是贪得无厌差点死了可就糟了。」
阿尔法苦笑道。
「你已经很贪心了吧?如果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怪兽,发生战斗的话,就不一定有余力去庇护遗物了。这点要趁早做好心理准备。」
「不要这样,请安全驾驶。」
阿尔法略带揶揄地笑了笑阿基拉。
「不用说,我也会努力的,不过我想这要看阿基拉的运气了。虽然平安无事地来到这里拿到了遗物,但我们还是期待着阿基拉没有把幸运用完吧。」
阿基拉苦笑着缓缓开动摩托车。
从废品收购站出来,椿就站在不远处,脸上没有笑容,一副事务性的表情看着阿基拉。
阿基拉感到有些尴尬。虽然椿已经习惯了被人以非善意的表情看向自己,但她那冷淡的视线中却包含着对公然拿赃物的人的指责和侮辱,以及无法阻止这种行为的不快。
阿基拉不由自主地向椿轻轻鞠了一躬。
「……啊,那个,我告辞了。」
「路上小心。」
「啊,好的。」
椿就这样若无其事地向路过的阿基拉打招呼。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啊?什么事?」
「好像把所有的带宽都分配给和那边的连接,这样比较合适吗?」
「什么?」
阿基拉不明白问题的意思,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阿尔法笑着插嘴道。
「没关系。为了保持对阿基拉的支持的质量,也为了阿基拉的安全,这样就可以了。能不能不插嘴? 」
阿尔法和椿对视。感觉不到友好。
「阿基拉,走吧。」
「啊?啊。」
阿尔法比阿基拉更先开动了摩托车。阿基拉有些惊讶地重新站了起来。椿的视线暂时停留在跑向大楼外的摩托车上,不久便消失在大楼深处。
载着阿基拉的摩托车在椿原大厦的侧面以自由落体前的速度前进。阿基拉看着视线尽头的地面,表情僵硬。
「阿法!不快吗! ?请安全驾驶!」
「如果盲目地降低速度,轮胎粘着点的摩擦就会被卡住,这样很危险。我还在安全行驶,很快就会到达地面,请忍耐一下。」
「不要乱了安全驾驶的定义!」
阿基拉苦笑道。刚才涌出的细小的疑问和流动的景色一起被吹走了一次。
摩托车把两个轮子牢牢地贴在大楼侧面的路面上,跑到地面上。飞快地跑过与地面连接的曲面部分后,再次以安全驾驶的速度在街道上行驶。阿基拉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脑海里又冒出一个曾经被吹散过的疑问。
「喂,阿尔法,刚才的带宽怎么了,怎么回事?」
「你在意吗?」
「……嗯,有点。」
阿基拉为了不让自己和阿尔法闹别扭,有一部分是故意压抑自己想问的问题。
但是兴趣本身并没有消失。因为椿是第三者说的。阿基拉这样辩解,在知道了阿尔法停止了谈话之后,稍稍缓和了压抑。
阿尔法从阿基拉的样子判断,如果回答「不要问」 ,然后拒绝,那是一个坏手段。笑着回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阿基拉是一个旧世界的连接者,通过连接旧世界的网络获取信息。阿基拉看到的我,听到的声音,都是通过网络得到的信息。但是通讯量和通讯速度并不是无限的。而且阿基拉把这些带宽全部分配给了我。她指出来了」
「那个,有什么不好吃的吗?」
「没有。」。一点问题都没有。足够的带宽是保持我支持质量的重要因素。另外,通过我占有频带,即使过滤多余的通信,也能保持安全快速的通信。看,以前在希加拉卡住宅区遗址找到里昂斯泰尔公司的连接终端时,你看到了我看不见的女佣吧?在最坏的情况下,阿基拉死了也不足为奇,但是现在我已经把过滤器挂上了,所以很安全。所以没有问题的。」
「确实没什么问题,那她为什么说那种话呢?」
「感觉上的问题吧。虽然阿基拉允许我操作强化服,但是也有人讨厌被擅自移动身体,而讨厌被擅自占用通信带。通信内容的过滤器也一样。也许只是指出了这一点吧」
「嗯,就这些吗?」
阿基拉的脸上露出微弱的疑问,虽然可以理解他的解释,但这是否足以让阿尔法插嘴。阿尔法露出苦笑。
「虽然我不想说她的坏话,但如果敢这么推测的话,她可能是想让阿基拉打开和自己通信用的带宽吧。」
「为什么?」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和阿基拉私下谈话了。不让我掌握内容就可以和阿基拉交涉了。我稍微强硬一点,也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换个说法,就是防止出轨」
阿尔法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阿基拉微微退缩了一下。
「什、什么出轨... ... 」
阿尔法把脸凑近阿基拉,愉快地、有点不顾一切地微笑着。
「我会支付100亿科隆,还会提供其他服务,所以我希望你能放弃那个女人的请求,接受我的请求。我相信,即使她向阿基拉提出这样的建议,阿基拉也会好好地拒绝的。但我不喜欢这样。更别说秘密了。「就是这样。」
阿基拉轻轻拉起身子,避开几乎能够感觉到体温的阿尔法,一边听着。然后苦笑起来。
「没关系的,我会优先接受阿尔法的委托。阿尔法给了我很多照顾,我欠了很多人情,我不想做那种不讲义气的事。」
「是吗?谢谢。真的很高兴。」
阿尔法笑得真开心。然后又回到了平常的站位。
阿基拉稍稍平息了一下不安,视线回到前面,稍微想了想。
(是说我还没有被信任吗?嗯,就在不久前,我擅自闯入一个大型组织的地盘,在一场不需要做的战斗中险些丧命。这是理所当然的吗?认真地埋头于猎人的工作,装备齐全,训练有素,稍微挽回一点信用。)
阿基拉做出这样的结论,转换了心情,不再继续思考。
阿基拉被蒙蔽了。阿尔法没有说谎。可是没有完全说明。
阿基拉的旧领地连接者的频带持续被阿尔法占据,持续优化用于与阿尔法的通信。虽然通用的部分还占了大半,但是如果这种倾向持续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变成完全的专用通信。阿尔法根本没有说明其弊病。
批准那个优化作业的是阿基拉。即使本人没有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也已经得到了许可。
要推翻已经签名的白纸合同书,需要相应的力量。现在的阿拉没有那个力量。在完成阿尔法的委托之前,阿基拉否已得到了那个力量,是否有必要行使这种力量,现在都是不确定的。

从椿的管理区域出来,周围的景色又回到了半毁坏的大楼和瓦砾散落的地面上。阿基拉看着眼前的遗迹,稍稍放松了警惕,轻轻叹了口气。
「说这边的景色更让人安心也是奇怪的,这一带也可以说是遗迹最深处的地方。」
『简单地说是内部也足够宽敞,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从哪里开始称呼内部有个人差异。基本上,只要是城市里普通猎人无法控制的怪物栖息的地方,就可以称之为内部。库兹苏哈拉街遗址的前线基地如果正式启动、维修中的道路能够延伸到更深的地方,就会有所不同了。」
阿基拉有些讶异地说。
「正在整备通往里面的路吧? 」。艾蕾娜她们好像也负责保安工作。... ... 如果工作顺利的话,我们可以把路延伸到像椿原大厦这样的内部区域,没关系吗」
如果整备中的道路一直延伸到遗迹深处,那么守护着那条完好无损的街道的高性能机械系怪物们会不会一边使用光学迷彩,一边逆行到前方基地,造成巨大的损失呢?搞不好别说是前线基地,就连库加玛雅玛市也会来袭击吧。阿基拉这么一想,有点不安起来。
「城市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想他们会派一些城市卫队,或者派一些在更高难度地区活动的猎人过来,他们会采取各种措施。... ... 另外又有人从城市寄信给阿基拉」
「不要,这次我绝对不接受。」
阿基拉对阿尔法揶揄的态度,回应了一种真心厌恶的态度。阿基拉也不想再被送进医院了。
阿尔法露出一丝认真的表情。同时,阿基拉的视野也被扩大。
「阿基拉。是怪物。」
「知道了,我也没想过不用战斗就能回去。」
阿基拉回过神来,把意识转换成战斗。然后把一只手从摩托车上拿开,握住 cwh对物突击枪。这时,原本从容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在阿基拉扩张后的视野中,从后方追来的怪物的反应会以别的框架显示。当阿尔法催促我提高警惕时,反应只有一个。但是这个数量马上从4增加到8,已经超过了20。
「……是不是有点多?」
「那是武器犬群,不知道是原本规模大的群,还是多个群聚集的结果。」
阿基拉听到是一只武器狗时。,让我想起了过去的经历。一只手拿着手枪朝向库兹苏哈拉街遗址的那天的自己是个无能为力的对手。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打倒的一只,也是在变异中产生缺陷的弱小个体。
但现在不一样了。得到了高火力的枪支,穿着高性能的强化服,甚至得到了阿尔法的多种支持。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就算是一群对手也会一脚踢开。这是一个体会从那时开始成长的好机会。阿基拉这么想着,一边想着自己第一次遇到的武裝犬们,一边得意洋洋地回过头来。他的脸抽搐了一下。
「……是不是有点大?」
「因为是栖息在遗迹深处附近的个体群,和外周附近看到的小型个体不一样。」
阿基拉想象着背着人也能操作的枪火器的大型犬的样子。但是,武裝犬们的背部长有自走臼炮的臼炮部、多连装火箭炮、以搭载到战斗车辆为前提的大口径机枪等强力武器类,具备足以支撑火器重量的巨大躯体。
「阿基拉。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由于我完全负责驾驶摩托车,所以阿基拉用 c w h 冲锋枪瞄准了敌人的头部。会有点强行驾驶,请注意」
「明白了。」
阿基拉把CWH对物突击枪朝向后方的同时,摩托车后部的手臂也开始转动。手臂前端的 a 4毫米自动手榴弹枪和 M134迷你砲机枪的瞄准器设定为武器狗群。他瞄准了其中一个,集中注意力,扣动了扳机。
从CWH对物突击枪到坦克也有效的专用子弹,从A4WM自动投掷枪中喷出瓦砾的无数的投掷弹,从DVTS迷你枪到普通怪物等瞬间变成绞肉的枪弹风暴,一齐被放出。
武器狗咆哮着开火。炸掉坦克的炮弹、摧毁建筑物的导弹、穿透厚重铁板的子弹,从无数个体的背上同时发射出来。
这一带瞬间被战火吞没了,战火造就了这片荒凉的遗迹景象。
载着阿基拉的摩托车在遗迹中奔驰。阿尔法计算敌人的射线,看穿子弹雨的间隙,用卓越的驾驶技术使车体滑进那个间隙。用A4WM自动投弹枪投掷的子弹爆炸来阻止敌人,用DVTS迷你枪迎击敌人的导弹等。
偏离轨道的导弹跳进附近的建筑物爆炸。爆炸使建筑物倒塌,把瓦砾吹到空中。阿尔法继续躲开左右机敏地精密移动摩托车掉落下来的瓦砾。前方的道路被瓦砾堵塞的话,利用摩托车的机动性,在附近大楼的侧面行驶,立体地迂回了。
武器狗们不顾其巨大的身躯,奋起直追地追上堵塞道路的瓦砾。阿基拉他们在遗迹的道路上不断地拐来拐去,想把周围的建筑物作为遮蔽物从敌人的攻击中逃脱,但是却无法拉下和巨大的身体不相称的速度追来的武器狗们。
阿基拉在最差的脚手架上持续狙击。摩托车为了回避行动,上下左右持续摇晃,有时在大楼的侧面向上和水平方向持续行驶。在那个不稳定的脚手架上,只在枪击的瞬间极度集中,压缩体感时间,在静止的世界中瞄准敌人的眉间扣扳机。
尽管专用子弹受到距离的影响,但是它击中了敌人比坦克更脆弱的头部,子弹的冲击扭曲了头部的形状,致使它死亡。失去指示系统的巨大身躯崩塌了。
当阿基拉深吸一口气,准备瞄准下一个目标时,他看到了进入视线的东西,脸上的表情惊讶地扭曲了。失去刚才击倒的头部的个体开始慢慢移动,调整姿势,瞄准从背后长出的机枪。
「阿法!有把脑袋吹飞也不会死的家伙! ?」
「阿基拉。冷静点。那只是种群的其他个体临时操控而已。头部是它的弱点。」
「居然还有人能做到这种事!」
『如果只是控制装置被破坏,个体本身的破坏状况很低的话,其他个体补充控制的话就可以成为战斗力。这是集体战斗中尽可能保持持续战斗能力的一部分吧。阿基拉。「交换一下! 」
摩托车的扶手移动,将DVTS迷你枪移动到阿基拉附近。这种臂式枪托没有自动更换弹匣的功能。虽说是稍微高一些的扩展弹仓,但如果连续射击的话,离子弹射完也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阿基拉急忙更换弹匣,弹臂移动,将DVTS迷你枪的瞄准向后方,重新开始射击。A4WM自动榴弹枪的弹匣也即将更换。阿基拉反复进行狙击和换弹匣的工作。
阿尔法的攻击主要是为了不被敌人追上而进行的牵制。敌人完全击破是阿基拉的CWH对物突击枪的狙击。高价的专用弹以弹仓为单位被消耗着。阿基拉每次扔掉空弹仓都会有扔掉一捆钞票的感觉,禁不住发牢骚。
「又多,又强壮,怎么回事?在去的路上根本没有。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他们会如此蜂拥而至啊。今天去得很顺利,也拿到了很多旧世界的遗物,我还以为我的运气不好也稍微改善了一点呢」
「因为去的时候并没有搬运文物,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可能是搬运大量赃物的人被探测到,所以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阿基拉一边继续开枪,一边露出讶异的表情。
「赃物?那是废品,而且是别人让的吧?我知道对遗址的警备系统来说,猎人和强盗是一样的,这次不是吗?」
「如果是作为都市警备系统的一部分运转的机械系怪物的话,不管怎样,野生化的生物系怪物会有那样的区别吗?恐怕判定基准也会因为反复变异而变形。可疑者只是运送大量的物资是不行的吧」
「你是说随便袭击那些家伙吗?真的很麻烦。」
「如果接受了,就停止抱怨,集中精力战斗吧。」
「是啊,这次战斗好像不是我的不幸造成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
阿基拉苦笑着,略带自暴自弃地答道,然后又回到了射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