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奢侈的洗浴

转载自贴吧



  模拟战结束后,被雪露邀请去据点的阿基拉微微抬头望着那个据点,显出有些吃惊的样子。

  「不过就稍微移开一下视线就变得那么大了啊。」

  雪露的据点拆除了周边的建筑物,进行了吞噬般的改建,结果变成了相当大规模的横向建筑物。

  雪露在阿琪拉身旁微微地微笑着。

  「多亏了阿基拉,我们的据点才变得这么大。」

  「我不记得有做过什么?」

  「不会的。阿基拉作为我们的后盾已经足够让我们受益了。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也是。帮大忙了。」

  「是吗?那样好吧。」

  阿基拉对于雪露的解释,认为只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恭维。但是,雪露是真心话,而且是事实。

  在东部建造房子的时候,如果不打算建造能承受怪物袭击的防卫据点,虽然有地域差异的问题,但是建筑物本身却意外的便宜。这是因为分析和应用了旧世界先进建筑技术的恩惠。

  尽管如此,防御墙的内侧和周边的建筑物还是以高价进行交易。相反,如果是贫民窟的话,只要低廉的建筑费就可以了。当然,即使在贫民窟建造一座宏伟壮观的建筑,通常也会因为治安问题在短时间内被施夷为平地。总之,房屋建筑的交易额中大部分是维持治安的费用。

  雪露他们能够维持这个大规模的据点,也是多亏了作为后盾的阿基拉这个威慑力。如果破坏一个与战胜人型兵器的猎人有联系的人物的据点的话,就不一样了。因为那种共识才得以维持治安。

  据点中还包括葛城的临时店铺、仓库、维奥拉的事务所等,这些店铺的存在也为维持治安做出了贡献。而且葛城和维奥拉也都是阿基拉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多亏了阿基拉。

  也许是因为离开贫民窟太久了,阿基拉对那一带的认识变淡了。他没能正确理解自己给了雪露多少东西。

  阿基拉被雪露带到自己的房间后,与雪露面对面坐着,一边喝着泡好的咖啡,一边闲聊。

  雪露的房间比以前大多了。与房间的宽度相比,家具的数量显得相对较少,给人一种简洁的感觉,但是这里没有贫民窟的氛围,而是一种精致的气氛,就像是从上层住宅区的氛围一般。

  雪露已经从荒野用的衣服换成了睡衣。稍微透露出肌肤的轻薄睡衣散发出柔和的气氛,营造出一种既不失高雅又不会让人产生戒心的柔和氛围。

  白色的咖啡杯上有细小的装饰,给人一种外行人也能看出来的高级感。勺子的装饰也和其他便宜的东西不一样。

  雪露端坐着,把杯子端到嘴边,含在嘴里,咽下去,然后把杯子放回去,露出微笑,从她身上可以感受到教育程度所带来的不同。

  阿基拉从房间和雪露的气氛中感受到了奇妙的不协调感。本来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抱着自己,但是没有那个样子。虽然很轻松,但确实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正常。

  这也是雪露训练的成果。为了避免在宴会上露出马脚,雪露一直在训练自己适应这种气氛。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不协调感非常严重,而且相当困难,但是由于天赋的原因,现在已经能够很好地融入其中了。

  关于改建的据点设备和最近的帮派活动等话题接连不断。由于据点的扩大,帮派人员获得单间的条件大幅放宽,但目前拥有单间的基本上只有身为干部的人,基层人员只能在空房间里一起挤着睡。尽管如此,比起贫民窟的街头,待遇还是要好得多,希望加入帮派的人越来越多。

  「建筑本身已经变得相当大了,但基本上到处都是空房间,连仓库也有。因为是考虑到比起在需要某种空间的房子之后再扩建,不如先留出相当充裕的空间来,之后再进行改造。所以,阿基拉的私人房间如果您需要的话也可以做哦?」

  「不,我不需要。」

  「是吗?真遗憾。」

  以前除了雪露之外,其他党派成员的差距都是一样的,但现在差距已经很大了。为了获得更好的待遇,也出现了竞争。负责调整、统筹这些的雪露的工作也增加了。

  在维奥拉的帮助下,遗物的进货渠道也变得充实起来,再加上来自伊纳贝的渠道也增加了,雪露的遗物销售店的规模也顺利地扩大了。现在遗物销售大部分都交给了帮派的人和维奥拉带来的人。雪露负责只处理高价遗物的另一个楼层,因此以很少的频率接待客人。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维奥拉带来的家伙没问题吗?」

  「目前没有问题。事实上,除了销售文物以外,他们还帮了我们很多忙,让他们教读书写字,让他们做一些小生意。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会承担责任的,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会找阿基拉的。而且也有大人在身边更方便的部分。包括我在内,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孩子。」

  「啊,啊,那就好。」

  阿基拉认为很轻松,但雪露在发现了潜在问题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了维奥拉的人员。

  随着组织的扩大,已经不可能用一个人来管理所有的党派人员。虽然需要有人来填补这个缺口,但遗憾的是,派系里没有这么有能力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直到最近才成为有读写能力的孩子。即使培养成能用的人才也需要时间。

  现在正用维奥拉的人手填补那个缺口。但是这意味着,在组织的运营严重依赖于维奥拉的人员的状态下,维奥拉的影响力将会进一步提高。

  虽然运用了暂时作为党干部候选人的形式,指示雪露方面的人记住那些工作,但是那些人成长到代替维奥拉的人员还有一段时间。而且随着组织的扩大和工作量的增加,党派人员的增长等,维奥拉的人员也会越来越多。

  维奥拉是不是为了让自己控制不住组织,故意地迅速扩大了帮派。难道不是想趁着这个机会从背后掌握帮派吗。雪露很担心,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反过来利用你,把扩大后的组织的力量全部弄到手。雪露燃起了斗志。

  「怎么了?」

  不,没什么。啊,关于据点的事,改建后的设备中最受好评的是浴室。以前因为人多所以非常拥挤,但是因为改建所以扩大了很多。」

  据点目前大致设有三种大浴室。男用,女用,还有干部用。有些房间很小,但有浴室。听到这话,阿基拉感到很不可思议。

  「干部用的,需要吗?干部应该有带浴室的单间吧?」

  「并不是所有的单间都配备了浴室,单间的浴池也很小。而且干部用的浴室有点厉害」

  「厉害是什么?浴室很大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也很难口头表达,不过怎么说呢,只要亲身感受一下,就会明白两者的不同。」

  当雪露发现阿基拉对此感兴趣时,她微微一笑。

  「要进去看看吗?」

  阿基拉犹豫了一下,就被兴趣打败了。


  干部用的浴室以白色为基本配色,给人一种开放感和清洁感。浴缸足够大,即使几个人一起洗澡,将手脚张开,也有足够的空间。整体上看不到精致的装饰品,但却洋溢着稳重的高级感。

  但是,这些并没有能让阿基拉感到什么厉害。一边觉得有些扫兴,一边洗完身体泡在浴缸里。阿基拉露出轻微的惊讶。

  「 ... ... 这的确是,有点不一样! 虽然无法很好地说明。」

  雪露理所当然地说。

  「据说通过相当高级的水质调整机来调整热水的成分。他们说过滤器也一直在使水保持清洁。不小心把肥皂什么的放进浴缸的时候也会马上变干净。如果用嘴来说明的话,仅此而已,所以可能会被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实际感受一下就不一样了吧?」

  「的确。」

  阿基拉用手捧起热水,饶有兴趣地看着。雪露在一旁看着阿基拉,脸上略微泛红,与温水无关。近距离观看训练有素的阿基拉的身体,对现在的雪露多少有些刺激。

  雪露无意识地盯着阿基拉的身体时,阿基拉注意到了。

  「什么?」

  「...... 不,既然您这么喜欢的话,那么每天过来也没关系。」

  「…………不,那的确是」

  当雪露注意到阿基拉相当动摇的时候,便开始思考诱惑的内容。

  「无论对健康还是疲劳恢复都比普通的入浴效果更好。猎人的工作对身体的负担也很大,所以就算不说每天,只要在猎人的工作回来的路上顺便进去的话就大不一样了。本来是干部用的,但是对于参加了像今天模拟战那样对身体造成过度负担的工作和训练的人,我也让他们特别使用」

  阿基拉又开始动摇了。

  「……不,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在家里安装类似的东西……」

  「因为利用据点的改建装入了大型的设备,所以大概很难安装在普通的家里。如果是小型的,性能会大幅下降,在安装后会感到失望,或者为了达到相同程度的性能,随着小型化,价格会大幅上涨。」

  看着开始苦恼的阿基拉,正当雪露抱着希望的时候,浴室的一部分墙壁发出了光,部下打来了电话。为了在非常忙的时候洗澡的时候也能发出指示,浴室的墙壁上嵌入了信息设备。

  「老大,维奥拉有话要说。」

  雪露有些不高兴地说。

  「我现在正在洗澡。告诉他不急的话以后再说。」

  雪露回答了这么多,试图转换心情。但是过了一会儿又来联系了。

  「老大。我告诉了维奥拉,她说她很急,所以现在要去那里」

  「什么?阿基拉也一起进去了啊?告诉他别过来。」

  「不,好像已经朝那边去了......」

  随后维奥拉带着卡萝尔以与入浴相应的打扮进入浴室。阿基拉微微吃了一惊,雪露露出厌恶的不满神情。维奥拉对着雪露,卡萝尔对着阿基拉,带着各自的意图微笑着。

  和阿基拉在一起的时光被打搅之后,雪露对在自己面前泡在浴缸里的维奥拉用不高兴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

  「那么,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看过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测试情况了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那个很急吗?」

  「快点。我不想解释为什么这么着急。不管怎样,我赶时间。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理解的人,没有时间长篇大论。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你可以等到以后再慢慢来。我也是为了帮派的利益而努力的哦?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

  维奥拉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快乐的、游刃有余的微笑。如果被牵扯到帮派的利益,雪露也不会固执己见。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始按照要求详细地说起话来。(维奥拉は意味深な、楽しげな、余裕そうな笑みを浮かべていた。徒党の利益を持ち出されては雪露も意地を张れない。大きく熘(た)め息を吐いてから要求通りに详细にいろいろと话し始めた。)

  阿基拉目瞪口呆地看着卡萝尔。

  「一般会就这样进来吗?」

  「和雪露一起进来不是挺好的吗?而且我们也没打算展示什么难看的东西。」

  卡萝尔是为了迷惑异性,维奥拉是为了使谈判取得优势,虽然方向性不同,但都在体型上花费心思。无论哪个都是即使进入视野也不会有不快感的充分养眼的优秀的裸体。

  然而,阿基拉对这些裸体并不感兴趣,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卡萝尔看到这个,不知为何愉快地苦笑起来。

  「真是太冷酷了。」

  「对妨碍我洗澡的家伙,我可不喜欢哈。」

  「我不会打扰你的。要不我帮你把各个角落都洗干净吧?随便洗的话,会有很多地方没洗干净,而且也能起到很好的按摩效果。」

  「不要,别打扰我。」

  阿基拉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就把意识转移到洗澡的地方。洗澡的感觉和平时大不相同,阿基拉的表情渐渐放松了起来。

  「看起来很舒服,你就那么喜欢这里的浴室吗?」

  「啊,至少和家里的浴室不一样。」

  「啊,我以为你赚了不少钱,没想到你泡的澡还挺便宜的。」

  阿基拉的意识回到卡萝尔的脸上,露出有点讶异的表情。

  「便宜的浴室真不好意思啊。那么,卡萝尔家的浴室是什么感觉呢?」

  「我?是啊……」

  卡萝尔对自家浴室的设备进行说明。作为个人用的,大的过剩的宽敞的浴室。比雪露据点的水质调整装置还要更高性能的设备。洗浴后省去一一擦拭身体的麻烦的风压式全身烘干机。诸如此类,各种各样的设备都被搭载在上面。

  水也不是单纯的水质调整,而是根据身体强化扩张者卡萝尔的体质进行调整。还加入了维修用的纳米机器和恢复药,无论是健康方面还是美容方面,都发挥着与单纯的干净的水不同的特别高的效用。何止是不同,而是完全不一样。

  听到卡萝尔的话,阿基拉相当吃惊。

  「掺了康复药,真是太奢侈了。」

  「我不否认很花钱。但这只是开支的一部分。猎人的身体是最重要的资本。阿基拉也会花钱整备枪支和强化服吧?就像那样。自己的身体是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基础装备。我不觉得奇怪,要好好的调整好自己的身体,保持这种优质状态,让这种状态一直在发挥作用。不过,我也有兼职的缘故,所以我的费用比普通猎人的标准要高。这个身体比阿基拉想象的要昂贵得多」

  卡萝尔得意地笑着指着自己的身体。这时,阿基拉受到诱惑,将视线转向那边,仔细端详着他的裸体。然而,他并没有对裸体的迷人欲望,他的目光出乎意料地像看待高性能武器和强化服一般。

  卡萝尔注意到这一点,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应该付钱让他们试试。嗯。我想他们会拒绝的。... ... 阿基拉对于委托有着非常诚实或者顽固的部分,所以如果采用某种委托附带的形式,会有办法吗?)

  阿基拉的反应如此微弱,卡萝尔也不得不对笼络手段做出让步。卡萝尔一边思考着这个手段,阿基拉一边苦恼着自己家的浴缸是不是太便宜了,一边默默地泡在热水里。

  之后,卡萝尔也和说完话的维奥拉一起走出浴室。阿基拉本想换换心情专心洗澡,但总觉得提不起劲来,于是决定跟维奥拉他们一起出去。雪露也一脸遗憾地跟在阿基拉身后。


  塔巴塔等人正在雪露的据点的大房间里休息。这个房间现在被租给塔巴塔作为各种工作场所。房间里摆放着监视设施设备用的电脑等物品,帮派成员们千辛万苦地和同伴们保持着联系,发出指示,接受指示。

  综合支援系统的试验也以据点警备的形式在贫民窟进行。无论是警备的指挥方还是实际行动方,都是没有经验、读写都很可疑的外行。在系统的支援下,这支部队能在多大程度上进行真正的警备呢?综合支援系统的性能受到了质疑。

  在荒野中发生的事情让塔巴塔垂头丧气,被留在贫民窟的同等级的同事向他打招呼。

  「嗯,虽然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不要总是闷闷不乐。因为正在测试。就是那样吧?热血沸腾的部分是另一个失态的反省点」

  塔巴塔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有点困难的表情。

  「虽然无法辩解,但还是硬着头皮找借口的话……」

  「你是说他们太强大了? 他们看起来是个很厉害的猎人,但是你不能以此为借口。」

  「不是。虽然不能说没有,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事前性能评价太好了。如果以那个评价为基准来考虑的话,有充分的胜算。所以我也强行去做了」

  「事前的强化服联合测试,这次是第一次吧?」

  「在这里。总的来说,其他地方也有做这种事。借给德兰卡姆的就是这样。那边跟这边不一样,不是开发版,而是稳定版。做的事也是给德兰卡姆的装备筛选测试啊。在那里的评价真的是非常棒的」」

  塔巴塔又开始微微发热。但其中也浮现出巨大的困惑。

  「和其他公司产品的比较评价也打了个落花流水。当我们使用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时候,德兰卡姆的干部说一度状态不佳的年轻猎人王牌突然恢复了状态。之前库兹苏哈拉街遗址的骚动也留下了很高的功绩。从使用者那里也有很多感想,在部队行动的时候,会有和以前不同的一体感,部队的合作非常顺利。从提供的日志的分析结果来看,也可以确认部队全体以一个意思移动的高度协作。真的是非常棒的成果……」

  今天发生的事情,粉碎了他的成果,嘲笑他说一切都是幻想。塔巴塔再次变得沮丧起来。同事们看着他那消沉的样子,苦笑着鼓励他。

  「算了,就算年龄大致相同,德兰卡姆的现役猎人,而且是年轻的期望之星,和唯只是贫民窟的孩子的差别也太大了。的确,我们的目标是在短时间内弥补差距。这就是产品的销售方式。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实现这个目标,但这是有限度的。别担心。我们得到了很好的数据,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有人愿意帮你做测试,不管是你失误了而导致手臂折断还是怎样?不全是坏事。我们慢慢来」

  在同事的鼓励下,塔巴塔重新振作起来。

  「……是啊。是不是因为在德兰卡姆取得的成果太得意忘形了?是不是要把那个成果忘掉,重新修改一次系统呢?为了今后能够活用事故时的数据,必须进行调整呢。」

  「是啊。不过嘛,你还真想当场使用别人的数据呢。作为强化服的使用方法,这可是相当禁忌的哦。事故的例子也很多,小心点。」

  「因为体格相似,觉得只要调整一下就可以了。嘛,我会小心的。」

  艾利奥受伤的最大原因,是用别人的强化服数据勉强移动。正当塔巴塔等人苦笑着想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时候,维奥拉带着卡萝尔来了。

  「你好。关于今天的综合支援强化服的测试,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可以吗?」

  维奥拉和往常一样,非常开心地笑着。


  阿基拉回到家后,莫名其妙地又洗了一次澡。一边泡在热水里,一边在平常的浴缸里感觉到微妙的不足,脸上浮现出稍微困难的表情。

  「 ... ... 我学会了奢侈。」

  阿尔法轻轻地苦笑着。

  『我觉得很好哦?即使是奢侈』

  「就算你这么说。」

  也不可能真的每天都去雪露的据点。也不愿意在家里安装性能不佳的设备而感到失望。但是,要完善一个满意的设备,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阿基拉罕见地一直在为与猎人生意和阿尔法的委托无关的事情烦恼。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