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500億奧朗姆的懸賞頭目

下一本確定了 8月 リビルドワールドV 大規模抗争



包圍阿基拉的都市防衛隊的人型兵器部隊,隊長古特魯面臨着艱難的決定。
一般而言,只要在對方無視警告的時候將其消滅就可以了。但這也要視乎對方。通過機體上的攝像頭,從對方的臉上進行身份判定,很快就知道對象是名叫阿基拉的獵人。與此同時,也明白對方太難對付了,不能把他當成尋常的獵人。
以都市防衛為主要任務,防衛隊的隊長,因為這個任務被賦予了相當高的權限。再加上現在,坂下重工的重要人物滯留在都市的上位區,原本坂下重工方面管理的一部分情報也作為對都市防衛的協助,得到了久我間山都市的閱覽許可。
裏面也有關於阿基拉的情報。負責都市間運輸車輛的護衛,而且是通往相當東邊都市,齊格特都市的運輸線路,除了與襲擊車輛的眾多強力人型兵器交戰的記錄之外,還記錄了與試圖襲擊坂下重工,重要人物的建國主義者部隊交戰獲勝的情報。
古特魯閱覽了這些情報的時候,對阿基拉的攻擊變得困難起來。因為搞不好就會打輸。
坂下重工的重要人物,當然有強力的護衛。襲擊方既然也知道這一點,就一定是一支非常強力的部隊。既然阿基拉戰勝了那些襲擊者,搞不好阿基拉的實力恐怕和那個護衛一樣強。雖然不知道有多厲害,但古特魯也知道坂下重工的某個人物的護衛叫赫米斯的人的厲害。因為他最近在米哈佐諾街遺跡大肆活躍。
古特魯再怎麼說也不認為阿基拉和赫米斯是同等實力的人。但是既然戰勝了都市間運輸車輛的襲擊者,就有可能具備足以作為比較對象的實力。從護衛都市間運輸車輛的戰歷來看,至少有以個人戰勝人形兵器的實力,這已經足夠構成威脅。
再加上部下的報告。
「這是6號機。隊長,確認了被認為是大規模戰鬥反應的原因的大型怪物。已經被打倒了。」
「明白了。個體的原形還剩多少?能確定種類嗎?到底是甚麼?」
「那個……恐怕……是巨蟲類的機械化兵蜂類,全長50米左右的個體。」
「甚麼!?那麼大的話,一般的都市間運輸車輛都能單機摧毀的威脅度!?為甚麼那種傢伙會在這裏……應該只在相當高的高度或東邊區域……可惡!是怎麼回事!」
對於古特魯來說,很想認為這是搞錯了甚麼。但是考慮到從都市也能觀測到的大規模的戰鬥反應,這就說得通了。而且已被打倒,則意味着有甚麼東西將它打倒了。然後考慮到剛才亞基拉提供的情報。或者是,雖然只是這樣的程度,卻讓人產生了憂慮,那個東西可能就是阿基拉。
雖然考慮到這種憂慮,但為了工作還是下定了決心,發出了警告。
「最後的警告!解除武裝!」
「我拒絕! !」
回應的是槍口。對方毫不猶豫的態度,將古特魯的“或者是”的憂慮上升到了現實的威脅。
對方并沒有自暴自棄,而是評估着打倒我,所以用槍指向我。之所以還沒到交戰的地步,是因為與都市本身為敵再怎麼說也會猶豫。一旦交戰,他就會徹底自暴自棄,有可能以其戰鬥力襲擊都市。古特魯這樣想着,猶豫不決。
已經做好了為守護都市而死的覺悟。但即使有覺悟,也不能輕易選擇交戰,不能在不小心給都市造成損失。但也不能退縮。對方好像是興奮狀態。不能就這樣讓他去都市。
古特魯真的面臨着艱難的決定。

亞基拉也是千鈞一發。希望避免不必要的戰鬥。但不能退下。他認為即使放下武器投降也只能有不好的結局。而且就算想逃跑,也不會讓他逃掉的。
還是只能戰鬥嗎?沒有退路,要戰鬥的話,還是自己動手比較好。阿基拉試圖保持冷靜,但從內心深處不斷發出殺敵的吶喊。在不斷聆聽那個聲音的過程中,冷靜地尋找肯定戰鬥的理由和根據。一臉嚴峻地想作出這一方的覺悟。
但是就在這時,隊長機上傳來了古特魯的聲音。
「明白了!不用解除武裝也不用投降!」
聽到這個內容,阿基拉不由得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接着古特魯用更強烈的語氣繼續說道。
「但是!在這裏告訴我發生了甚麼!就在這裏!在掌握狀況結束之前,不允許再靠近久我間山都市!如果不能接受這個要求,我也做了覺悟要跟你同歸盡!想怎麼辦!回答我!」
阿爾法也一臉認真地插嘴道。
『阿基拉,重新整理一下吧。休息和彈藥的補給都是必要的。要努力減少不必要的敵人。讓維奧拉再調查一下她的所在地,再去殺她吧。對方先退讓了。阿基拉也來退讓。好嗎?』
然後,阿爾法溫柔地微笑着,讓阿基拉平靜下來。
「……明白了。」
阿基拉放下AF反器材炮,大口吐氣,微微垂下頭。
『……對不起,我還不夠冷靜。』
『如果不是少有的固執,能退下來就足夠了。』
阿基拉降低了戰意,周圍的人型兵器也放下了槍。雖然是有條件的,但隨着雙方的退讓,暫時平息了場面。

克洛依她們的車輛駛入久我間山都市的貧民區,直接向下位區域的護墻方向前進。
但是,都市的防衛隊的人型兵器卻飛向那裏。裝備着的重武裝不能攻擊,但是可以使用那個武裝的機體的輸出,貼在車輛上強行壓住。
里昂斯泰爾公司用於運送要人的大型裝甲車輛,也被3架人型兵器壓住,無可奈何。車輛貼在機體上強行前進,連機體一起撞向周圍的建築物,使幾棟建築物半毀全毀,在貧民區前進,終於被制止。事先接到通知趕來支援的防衛隊,部隊包圍了那輛車輛。
車門打開,克洛依他們走了出來,部隊的槍口一齊對準了克洛依她們。拉提斯等人立刻擺出應戰的姿勢,但被克洛依用手制止。
部隊長的男人看到這樣後,決定如何處理克洛依。
「請您跟我一起來。希望妳能感激,不用拘束妳」
克洛依毫不畏縮地微笑着回答。
「謝謝您的關照。那麼,能不能給我帶路嗎?」
「……這邊。」
男人對克洛依從容的態度有些驚訝,但還是把克洛依帶到了護墻那邊。同時用視線向部下發出指示。於是男人的部下們將拉提斯等人拘束。拉提斯等人一時不知該如何判斷,但看到輕輕搖頭的克洛依,便被老實地拘束起來。
「……如果你能老實地聽從我們的指示的話,就不能早點這麼做嗎?」
「非常抱歉,我們公司也有自己的情況,而且都市範圍內和荒野,有很多不同吧?」
「……,是嗎?」
是認為至少要進入都市的下位區域,才能得到里昂斯泰爾公司所屬人員的安全保障,或者是另有別的理由呢?男人稍稍迷惑,但考慮這些,并不是自己的工作,於是嚴正地把克洛依帶走了。

阿基拉在荒野中處於待機狀態,一臉空閒地在嘆氣。
「吶,要等到甚麼時候呢?」
包圍阿基拉的人型兵器部隊的隊長機,通過短距離通信回復。
「還沒有。我還在等上級的決定,你就老實地等着吧。如果你不願意在這裏默默等待,就去別的都市吧,要不然我送你。」
「我家在久我間山都市裏。」
「不行,不會讓你接近久我間山都市。」
阿基拉再次深深地嘆了口氣,透過通信聽到這句話的古特魯,以半是吃驚般的聲音回答。
「你知道自己幹了甚麼嗎?和里昂斯泰爾公司發生紛爭,這不尋常。」
亞基拉有點不高興地回答。
「我怎知道。是她們襲擊了我,我只是反擊而已。」
「我不是說這個……」
阿基拉已經在自己所能理解的範圍內說明了情況。聽了這些內容後,古特魯認為這超出了其權限所能判斷的範圍,并向上級報告了詳細情況,并把判斷扔給上級。因為和里昂斯泰爾公司的人的交易發生了糾紛,互相廝殺,戰鬥的餘波連上空領域的怪物也引來,甚至將那個怪物打倒了。因為現場的人,無法應付這樣的獵人。
「總之。上級也得了解雙方的情況才能做出判斷吧。對面現在好像也帶走了一個叫克洛依的人,好像正在了解詳細情況。結束之後,要待上級根據收集到的情報,再決定如何處理。」
亞基拉露出有點意外的表情。
「克洛依那傢伙,也被帶走嗎?」
「那當然了,怎麼可能放過呢?」
「……,是嗎?」
都市方面并不可以只放過克洛依她們。阿基拉知道後,稍微氣消了,決定再等一會兒。

久我間山都市方面將克洛依等人,帶到護墻內的防衛隊設施進行調查。盡管如此,還是為克洛依準備了供來賓使用的房間,讓都市的管理人員應對她。這是因為考慮到克洛依是里昂斯泰爾公司的創立者家族,再加上在押送過程中,克洛依的態度非常順從,可以正常地詢問情況,所以認為還不至於帶到審訊室。
而且對方是里昂斯泰爾公司創立者家族,久我間山都市方面也有必要派出相應地位的人物,至少也要派出都市的幹部。在公司內部進行調整後,宇田島(ウダジマ)成為了負責人,從部下那裏聽說了被帶走的克洛依的情況後,覺得避免了不得不面對擁有不好權力的孩子的事態,他安心地走進了克洛依正在等待的房間。
但是這種安心馬上變成了焦躁。調查開始後,克洛依對着宇田島發出很尖的聲音,簡宜是個擁有不好權力的孩子。
「你以為我是誰? !我是里昂斯泰爾公司的羅倫斯家族的! ?你知道嗎? !」
那裏有一個拿出親屬的權力囂張起來的壞孩子。雖然衣服很貴,但本人卻不優雅,只要發個脾氣,大聲喊叫,就能如願以償,只是任性的無能在叫嚷着。
宇田島扭曲着表情,試圖安撫克洛依。
「請冷靜下來,我們也只是想了解一下情況。」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吧! ?你沒聽! ?」
「所以,剛才已經說過很多次的,連交易也做不到的怪物,是指那個叫阿基拉的獵人嗎?還是機械化兵蜂類?」
「你聽到我的話嗎? !他想殺了我! ?這跟怪物有甚麼不同?」
克洛依他們強行進入都市的理由,是被獵人追趕,還是被怪物追趕,這對都市方面來說非常重要,必須得到好好確認。但是,克洛依卻故意模糊了阿基拉和機械化兵蜂類的區別,以指責對方缺乏理解力的態度反復說着這種難以理解的話。
再加上克洛依拿出里昂斯泰爾公司的企業規模,對久我間山都市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宇田島漸漸按捺不住焦躁和忍耐。從多次稱阿基拉為怪物的克洛依的言行中,想到了一件事。
「聽起來好像是被叫做阿基拉的怪物追趕,拼命逃到都市裏來的,這樣的解釋可以嗎?」
克洛依的態度,就像是用憤怒來掩飾,被一語道中。
「你,你說逃! ?只,只是保持一點距離,而且逃跑有甚麼不好!打倒接近都市的怪物是都市的工作吧! ?」
「當然,我們也派遣了防衛隊,嘗試去應對事態。」
「那又有甚麼問題?你是想說不要逃跑,而要戰鬥吧?那不是我的工作!是你的工作吧! ?」
克洛依再次露出得意忘形的笑容,宇田島嚴肅地說。
「是的,這是我們的工作。所以,我們要把妳當作都市襲擊犯拘留起來。」
「哈!?」
在發出驚訝的聲音的克洛依面前,宇田島叫來了兩名保安。然後發出指示。
「她是都市襲擊犯,當作這個來對待,把她拘留起來。」
保安面面相覷,困惑不解,但還是按照上司的指示,捉住了克洛依的雙臂。
克洛依慌張地大聲說。
「等一下! ?認真的! ?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 !」
宇田島用嚴厲的目光看着克洛依。
「給都市帶來強力怪物的人會被視為都市襲擊犯。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嗎?還是認為自己身為里昂斯泰爾公司的人,我們不可能當作都市襲擊犯來對待?別小看我」
克洛依一臉慌張地大聲說。
「竟然這樣對待我,這就是久我間山都市的意思嗎? 你是明白這一點才這麼做的吧!要往手的話就趁現在! 現在是唯一的機會!」
「如果妳以為一介地方都市,就不會對里昂斯泰爾公司做這樣,妳會後悔的。趕緊帶走!」
克洛依被保安半拖着帶出了房間。
「你知道自己做了甚麼的嗎?這是作為久我間山都市,你明白這已經向里昂斯泰爾公司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了嗎?現在還來得及!」
「已經來不及了,盡量去後悔吧。」
克洛依一直叫嚷着,直到離開房間,但隨着房門關上,她的聲音也消失了。
宇田島稍微氣消了,嘆了口氣。
「真是的,如果對里昂斯泰爾創始者家族的女兒有期待,那樣就想得太天真了……」
宇田島雖然在與員弁的權力鬥爭中失敗,但能坐上都市幹部的位子,并不是無能。雖然現在力量比以前弱了,還是坐在幹部的位子上。但與員弁的地位差距拉大,也存在想要打破幾乎固化的現狀的欲望所驅使的部分。
椿管理區域的實際負責人雖然是柳澤,但畢竟是員弁負責的區域,所以員弁的權限也很大。再加上柳澤忙於與坂下重工的交涉,尤其是對西羅的搜索,將椿管理區域的工作的優先順序大大降低。當然,員弁的工作也會增加。而且員弁的工作越是增加,權限也隨之增加,設法想要椿管理區域利益的關係的人,為了得到這個機會,而與員弁接觸。這使員弁的地位變得更高更穩固。
而且宇田島被視為反員弁的派系,與椿管理區域的利權無關。如果向員弁低頭也許是有可能,但宇田島也有骨氣,不能這樣做。
就在這時,克洛依的事就來了。如果能解決這一糾紛,得到里昂斯泰爾公司這一大企業的關係,或許會成為扭轉目前狀況的契機。宇田島這樣想着,干勁十足,但看到克洛依的態度,感到很沮喪,覺得那根本不可能談。
「……嗯,盡管那樣,她畢竟是里昂斯泰爾公司的創立者家族的人。應該不會拋棄她,大概能成為他接觸家族其他人的材料吧。」
如果久我間山都市能夠獲得某種利益,作為以更好的條件釋放克洛依的談判材料,自己的地位多少也會有所提高。也許還能得到與里昂斯泰爾公司的關係。宇田島這樣想着,改變了主意,視線轉向克洛依離開的那扇門。盡管是那樣的人,還是對這個僅憑出生,就獲得很高地位的少女,感到些許的憤怒。
那個少女,克洛依一出房間就改變了態度。只在叫嚷着無能的孩子完全消失了。雖然被捉住了雙臂,但她仍然保持着端正的姿勢,臉上還帶着令人感到優雅的微笑。
然後禮貌地和兩邊的保安說話。
「給您添麻煩了。拘留可以是軟禁,即使地下牢房或者單人牢房也可以,但是通信環境的剝奪,能不能網開一面?當然,用普通線路也可以,通信內容的記錄也可以由隨您自由決定」
「誒?啊,不……」
保安被克洛依的判若兩人的變化感到驚訝,同時也被上層人士散發出的獨特氣質所壓倒,搞得不知所措。這時克洛依被人捉住雙臂,但仍以真摯的態度禮貌地鞠了一躬。
「如果通信中斷的話,里昂斯泰爾公司可能會認為我已經死了。這種誤解對我們公司和久我間山都市,都有可能導致不幸的事態。為了兩家公司的安全,我懇請拜托你們。」
保安們也認為粗暴對待里昂斯泰爾公司的人,再怎麼說這樣也會不恰當。在那裏被克洛依的鞠躬為之所動。
「算、算了,這樣的話……」
「謝謝您,非常感謝您的關照。」
克洛依想微笑着向保安們深深鞠躬,但因為兩臂被捉住了,沒有成功。
注意到這一點的警衛們不由自主地放開了克洛依的手臂。馬上就覺得糟了,但克洛依禮貌地鞠了一躬,之後完全沒有逃跑或胡鬧的樣子,很順從,又再想,算了吧。
盡管如此,保安們也對克洛依的變化感到困惑。稍微猶豫了一下,該不該回房間告訴宇田島。
這時,克洛依優雅地笑着說。
「那麼,我們走吧。該往哪裏走呢?」
然後向保安們伸出雙手。單從形式上看,這表示像要拘束好自己的意思,又像是希望有人陪同,動作看來像顧慮對方,即使牽着上位者的手也不用介意。她自然地表現出自己是讓人服從的一方,讓對方毫無疑問地只能承認,這就是所居住不同世界的人的品格。
「啊,是的,在這邊。」
兩名保安被克洛依的氣質被壓倒,分別握着克洛依的手,忘記了向宇田島報告,優先為克洛依帶路。

一心在荒野等待的阿基拉收到了獵人辦公室的通知。阿基拉正想確認內容之前,就被阿爾法一臉認真地叮囑。
『亞基拉,在確認內容之前,先冷靜一下。』
『怎麼,突然間?』
『總之,無論發生甚麼都不要失去冷靜。即使確認了內容,無論發生甚麼,都不要慌張,不要慌亂,保持冷靜。請你回想一下,因為血充上頭而無法冷靜,差點死在米哈佐諾街遺跡的事。好嗎?明白了吧?』
『我,我知道了。』
掌握着阿基拉情報裝置的阿爾法已經知道通知的內容。起初浮現出訝異表情的阿基拉,在注意到這一點之後,也從阿爾法的樣子判斷,應該是相當的內容。事先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之後才確認了通知的內容。
就在這時,阿基拉的表情變得非常嚴峻扭曲着。如果事先沒有得到忠告,肯定會被激情所驅使。
新懸賞頭目公告通知。名稱,亞基拉。懸賞額,500億奧朗姆。支付者,里昂斯泰爾東部三區分店。怪物認定,久我間山都市。
以目前來看,阿基拉成為了懸賞頭目。
『阿基拉!冷靜點!沒事吧? !』
『……沒事。』
不要再犯同樣的錯,亞基拉對自己嚴厲斥責,試圖保持冷靜。但是他的表情開始漏出內心的激情,氣息也變成了夾雜着怒氣和敵意,近乎臨戰狀態。
察覺到阿基拉的樣子的古特魯,機體通過短距離通信發出警戒的聲音。
「喂!發生甚麼事了? !」
阿基拉不禁瞪着古特魯的機體。按照你的指示等待的結果就是這個,視線裏無意識地充滿了殺意。
對此有所反應的古特魯等人也架起槍,采取臨戰態勢。但由於阿基拉沒有架起槍,戰鬥得以避免。反而古托爾發出警告。
「你在幹甚麼!你是想說你改變了主意,想跟我們戰鬥嗎?」
「……你那邊沒有收到通知嗎?」
「通知?是甚麼事?……不,等等,接到有個叫樹林的人通知。……內容是和你戰鬥要稍等一下。因為是來自指揮系統以外的要求,所以沒有服從的義務……有甚麼關系嗎?」
聽到古特魯困惑的聲音,阿基拉也非常困惑。於是就收到了從樹林那邊發給阿基拉的通話要求。阿基拉的表情訝異扭曲着,同時與阿爾法對視了一眼,看到阿爾法輕輕點頭,接通了與樹林的通話。
然後通過阿爾法念話傳來,樹林前所未有的興高采烈的聲音。
『嗨,亞基拉!終於是懸賞頭目了!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當上,沒想到你能讓我開心到這種地步,再怎麼說真是意料之外!』
亞基拉以冷徹心底令人毛骨悚然聲音回應。
『……是你嗎?』
然而,那充滿殺氣的聲音,也動搖不了正處於狀態絕佳的樹林的態度。他興奮地回答。
『不,不是!啊,已經確認通知了吧?那上面不是有寫着嗎?懸賞你的是里昂斯泰爾公司,不是我!』
『……是嗎?那有甚麼事?』
『我想在你做傻事之前阻止你!』
『甚麼傻事……! ?拒絕了她們的要求嗎……! ?』
即使無理無茶無謀也要有分寸,意思就是這樣!但是你那樣做我非常歡迎!做那種傻事,你能給我帶來多少快樂呢?你真是太棒了!
阿基拉以為說拒絕克洛依的要求而交戰是傻事,以發泄內心激情的聲音回答了,但對此卻得到了樹林發自內心高興的稱贊,這讓他大為困惑,反而稍微冷靜了一些。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說的就是你!反正你也不知道,成為懸賞頭目是甚麼意思的!於是產生了奇怪的誤會,自暴自棄,做出以赤手空拳挑戰怪物的傻事!難得轟轟烈烈的無理無茶無謀,不要被這種傻事所毀掉了!死的時候盡可能轟轟烈烈地戰死!』
『是、是嗎……』
由於樹林太有氣勢了,亞基拉的歹意都被抽走了
『聽好了!我現在親自過去向你說明,在那之前就老老實實地在那裏等着!我會明確告訴你,用最大戰力向里昂斯泰爾公司找麻煩的方法!明白了嗎! ?』
『我,我知道了。』
『好!還有,在附近的防衛隊的傢伙,在我到達之前,就當他們就是你的護衛吧!』
『我的護衛?為甚麼?我不是成為懸賞頭目了嗎?』
『包括這方面,我會說明清楚!我現在就去!已經出發了!所以,在那裏,好好地等着!好嗎?明白了吧?』
樹林只留下這句話,就掛斷了通話。
激情已經從阿基拉的心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了深深的困惑。然後把臉轉向阿爾法,阿爾法也報以困惑的表情。
『……總之,我覺得他沒有說謊。』
『……也是吧!』
『算了,等一下吧。』
『是啊。』
阿基拉就這樣一副啞然的樣子,繼續等着樹林。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