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第二天早晨。

学校的气氛和往常一样。

没有警察来,也没有学生和老师吵闹的样子。昨天的她应该是放弃了从校舍跳下来的吧。

我使劲地伸展身体,吐出放心的气息。

有可能变更了自杀的地方,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大概应该没问题吧。

但是我昨天向那个孩子求婚了吧?再回想一下,总觉得有些害羞。

这是那个啊。不管过了多少年都忘不了,是个在床上苦闷的家伙。嗯,黑历史已经确定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求婚呢?另外,「我一见钟情了,我喜欢你」就足够了。

但是,那个时候我总想着向她求婚。嗯……不太明白。

「啊,高崎!」

我正走向电梯口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充满活力的声音。

回头一看,有个女子像甜瓜一样的大胸晃来晃去。

比起平均成年男性的我,小了一个头的身高。体型像模特一样曲线丰满。

她一边挥着阳光般的笑容,一边向我的左边跑来。

「樱川,早上好。」

她的名字叫樱川双叶。是从幼儿园来的青梅竹马。

「有什么烦恼的事吗?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不,没有那种事。」

「嗯,那就好。啊,你知道吗? 昨天,有个孩子想从第二校舍的屋顶上跳下来」

「噗!噗…………哎,你说什么?」

听到樱川意想不到的发言,不由得咽了回去。

我以为昨天的事除了我和她谁都不知道。

「所以,听说昨天有个孩子要跳楼自杀。我也是听老师说的,所以不太清楚。」

「老师?你是从老师那里听说的吗?」

「嗯,这有点不一样。昨天我在网上问老师,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八卦?老师告诉我的。」

「……樱川,你有老师的联系方式吗?」

「嗯,我有。那里有那么令人吃惊的地方吗?」

「那很吃惊吧。」

我觉得在老师和学生之间交换联系方式有点缺乏良知。(还好没青梅竹马啥事,看了后面的就像个路人)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被禁止的,但一般情况下应该不知道联系方式。

「嗯,你和哪个老师在网上联系呢?」

「嗯,那是保密的。」

樱川嘴角竖起食指,微微一笑。

这个青梅竹马,相当的秘密主义哟。

将近十年以上的长期交往,但关于她的事情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

「嗯,没关系。那么,那个想要自杀的孩子已经平安获救了吧?」

「嗯,好像是这样的哦。然后呢,接下来才是正题──」

──吭ー咚ー咚咚ー吭ー咚咚……

樱川的声音被淹没了。取而代之听到的是门铃鸣响的声音。

樱川微微歪着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啊,今天的铃声不是比平时早吗?」

「啊………有行李检查,应该比平时早十分钟。

我们学校一年要检查四次行李。

话虽如此,也不是突发性地做,而是事先告知对方什么时候做,所以基本上没有紧张感。

顺便一提,我总是只带最低限度的必要物品,所以没有被检查过。

「是吗?哎呀,我完全忘了!」

「你明明有各种各样的情报,却不知道这些。」

「嗯,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高崎就在线告诉我吧!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不,我没带手机。」

「啊,这样啊。我觉得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不过手机什么的…………,不是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早点去!」

樱川在焦躁感的驱使下加快脚步。

「等一下、樱川,刚才说的是什么?」

「啊,那下次见。不快点的话,高崎也会迟到的。虽然已经晚了」

和慢悠悠说话的我正好相反,樱川争先恐后地走向电梯口。

樱川要说的主题是什么呢?

嘛,有时机的时候再问就好了。

我一边使劲地挠着后脑勺,一边以自己的步调向教室走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