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那是我在接受班主任的随身物品检查的时候。

虽然有点晚了,但是我好像引起了班主任的反感。

仿佛要晒出来似的,站在讲台前。

在映在同班同学视野中的位置,班主任在我的包里物色。

呆呆地望着这光景……

「啊,终于找到了……前辈!」

突然,教室里传来插话。

包括我在内,教室里的视线一齐朝着发出声音的前方。

「啊……」

在那里的是昨天的少女。

长到胸口附近的清澈亚麻色的头发。整体线条纤细,体型纤细。

小脸上几乎没有化妆的痕迹。姿容端丽

我见过的女性中最可爱的她,上下摇晃着肩膀,喘着粗气。

「…………~呃~呃 ~等一下,我来得太急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那倒没什么关系……」

同班同学和班主任都愣住了。

对于突然来访,好像还没有掌握状况。这么说我也是。

这是什么情况?即使是来见我,也有所谓的时机吧。

现在是检查行李的时间,她的班级也一定还在检查行李。

虽然摆脱出来、不是要被夸奖。

「高崎……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那个、是什么呢?」

班主任困惑地问到。但是,我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答。

「嘛,我不太清楚……你回自己的班吧。还没到休息时间」

「……啊,对不起,因为很急。」

「不,所以你听我说过了吗?如果有事,就在休息的时间里说吧。」

「啊,有重要的事情要说!请不要阻止、老师」

「………………请简洁地结束吧。」

「谢谢您。」

把注意力放在重要的话题上了吗?班主任允许她入内。

她走到我面前,一下子从下面抬头看我。

端正端庄的脸被靠近,我的心脏像惊涛骇浪般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你到底是来跟我说什么的?

我不知道她的心思。啊,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和她相遇还不到一天。别说生日了,连名字都不知道。

要理解这样的她的心情,这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兔子还是犄角,确实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

我挺直腰板,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笑容。

「………说什么重要的话?」

「你还记得昨天前辈对我说的话吗?」

对于我的问题,用问题来回答。

她指的恐怕是那件事吧。

就是我求婚时说的「请和我结婚吧」那件事。

「啊啊……我还记得。」

「我现在给你答复。」

「诶,呃,从现在开始……!?现在开始做吗!?在这里!?」

「是的。」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就会得到求婚的答复。

同班同学和班主任,都在眼前‥‥‥。

嘛,真的吗……。

我绷着脸,浑身直冒冷汗。

也许是身体变冷了,脑子转了过来,突然,我注意到了她的意图。

——原来是这样啊……。

恐怕她要给我种上最高级的耻辱。

在同班同学面前被拒绝求婚,这是永远无法忘记的黑历史。

昨天,我妨碍了她的自杀。

想到要报复他,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而且,如果刚才从樱川那里听到的话是真的,昨天我不在了之后好像和老师发生了一场纠纷。也可以认为是泄愤。

我会有脱水症状,像瀑布一样流着汗。全力奔跑后使心率上升。

……不,会被甩吗?不,这本身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现在在这种场合被甩的话精神上会很难受。

我被窒息般的紧张感压垮着。

她突然拿出背后隐藏着的纸。

然后带着温柔的笑容。

「请让我幸福,前辈。」

她这样说。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