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1.騎士們晚酌了、

「…然後、雖然對普萊多大人…說了我會在她身邊…我超緊張的…但是…普萊多大人對我說了謝謝…」




「亞瑟。要再喝一杯水嗎?」


亞瑟一隻手拿著啤酒杯,趴在桌子上,埃里克拿著水瓶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沒有拿起旁邊的玻璃杯,而是直接往剛才還裝著酒的亞瑟的杯子裡倒滿了水。亞瑟向埃里克道謝,然後一口氣將水喝完。


「然後、…。…咦,說到哪裡了…。…那個…、亞蘭隊長超強的…在戰鬥中不管是劍還是格鬥都很擅長非常帥」






「求你了那個話題別再繼續下去了亞瑟!!臉真的要著火了!!」






為了讓酒醉而滿臉通紅的亞瑟不要再講下去、因為除了酒以外的理由,臉也漲紅了的亞蘭大聲說道。指了指旁邊用胳膊肘撐著桌子,抱著頭的卡蘭姆。




「看!卡蘭姆不是完全被擊沉了嗎!!」




看到亞蘭和卡蘭姆的樣子,埃里克不禁苦笑起來。卡蘭姆滿臉通紅地抱著頭,彷彿還有熱氣在冒出,肩膀微微顫抖、低著頭一動也不動。聽到亞蘭的話,亞瑟又「卡蘭姆隊長…」喃喃自語地開口了。




「卡蘭姆隊長…被大家仰慕著…非常優秀…總是對其他人的心情」


「埃里克!!再給亞瑟喝點水!!」




突然的叫喊聲讓埃里克笑了,他再度往亞瑟的杯子裡倒水。亞瑟乖乖喝下水,而卡蘭姆則「沒能阻止亞蘭是我的錯…」小聲地自言自語。




自從普萊多的極密訪問結束、回到弗裡吉亞王國後已經經過了三天。


亞蘭半強迫地將亞瑟帶進自己的房間,和卡蘭姆還有埃里克一起享受著晚酌。


原本,亞蘭就喜歡帶著朋友到房間裡喝酒,房內擺滿了大量的酒瓶,擺放著明顯不是一人用的桌子和多張椅子。第一次來到亞蘭房間的騎士,一開始都覺得亞蘭的房間給人一種小型酒館的印象,而不是隊長的私人房間。


亞瑟被亞蘭拖過來邀請一起喝酒時,埃里克跟卡蘭姆正在埋頭處理放在房間角落的空瓶子跟收拾房間。




然後一小時後,收拾完的他們所看見的就是被亞瑟完全擊潰的亞蘭。




基本上不會喝到超出一定範圍的酒的亞瑟,在身為隊長並且擅長喝酒的亞蘭面前輕易地就喝茫了。


而且明知亞蘭的意圖卻保持沉默的卡蘭姆的和埃里克也是同罪。「那天晚上你跟普萊多大人說了什麼」亞蘭一邊說著卡蘭姆也想知道、一邊逼問亞瑟,埃里克也從一開始就知道不可能讓亞蘭打消念頭。




當亞蘭詢問醉醺醺的亞瑟時,亞瑟第一個說出的是當時對普萊多表達的、對於隊長和副隊長們的自豪。


再加上因為喝醉的緣故,一次又一次不斷重複所以變得更棘手了。


為了不讓亞瑟說出普萊多睡著之後的事情,埃里克故意再給他倒了水,使話題又回到開頭部分。幸運的是卡蘭姆和亞蘭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點。




「真的…!絕對不要再讓亞瑟喝醉了…!」


「我還以為是跟普萊多大人發生了什麼…更重要的是居然說了我們的事…!」




光是聽到來自部下的讚美就會讓臉發燙,更讓人羞恥的是聽見這些話的人竟然是普萊多。


本該是亞瑟被打敗的,現在反而被亞瑟所擊沉的兩人的模樣讓埃里克笑了起來。


只有他知道哪天晚上亞瑟跟普萊多說了些什麼。當被亞瑟說起自己的事情時,他也感到很不好意思,被再次在兩位隊長的面前提起這件事也讓他更加羞恥,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在亞瑟說出和普萊多對話的核心以前趕緊將水遞給他。


在講完不知是第幾次對前輩們的自豪後「…普萊多大人的…手…」「…對我說了…喜…」雖然稍微地暴露了,但騎士前輩們本人因為之前的話題而感到羞恥,早已捂住了耳朵。




「因為…我覺得前輩們大家都很了不起…很帥氣…這裡的所有騎士都是我憧憬的騎士…」


「啊—我懂我懂。你一直很嚮往騎士吧」


「不,等一下,亞瑟、埃里克。現在亞瑟也已經是優秀的騎士了吧?」


「說起來在騎士團裡的所有人都是騎士啊?!這樣的話不就所有人都是亞瑟的憧憬了嗎?!」




亞瑟嘟囔著吐露真心話,埃里克似乎已經習慣了附和他,卡蘭姆跟亞蘭則是依次吐槽。


看見這幅景象的埃里克「啊—,隊長。對現在的亞瑟說那句話的話…」想要阻止,但話語在中途就被亞瑟打斷了。


「對…騎士的大家都是我的憧憬…都很帥氣…但是、不只是父親大人還有克拉克…果然亞蘭隊長和卡蘭姆隊長和埃里克副隊長也…超帥的…亞蘭隊長很強…偶爾還會說要跟我交手…卡蘭姆隊長很溫柔五年前的時候也」








「「埃里克,給他水。」」








好的、在兩名隊長重疊出相同的話語時,埃里克也回應了一聲並在談到自己的部分以前,先讓亞瑟再喝點水。喝完水的亞瑟依然繼續零碎地「不,我真的很尊敬…」嘀咕著。




「亞瑟每次喝醉都是這種樣子喔。和我們一起喝酒的時候,不僅會談論到普萊多大人,還會提到現在這裡的所有騎士們。」


「雖然本人之後會不記得說過什麼」埃里克笑著說。那樣比較好、卡蘭姆和亞蘭同時低聲呢喃。


這時。








「看起來很開心呢。不介意的話我也能加入嗎?」








突然,從只有四人的房間內傳來其他聲音。與此同時,察覺到他人氣息的亞蘭、卡蘭姆、埃里克轉過頭來握住劍柄,亞瑟則舉起手。




「喲、史提爾…。」




趴在桌子上,僅憑聲音跟氣息就能察覺到來者何人的亞瑟小聲說著。前輩騎士們也轉頭看向前方,不禁瞪大眼睛。


史提爾大人?!就在他們要大聲喊出來的時候,史提爾將食指放在唇邊「要是被其他的騎士們發現了可就麻煩了」壓低音量。


這個國家的第一王子史提爾優雅地坐在亞蘭房間角落的椅子上,微笑地面對著四名騎士。對這三位騎士而言,這顯然是異常的現象。




「為…為何、史提爾大人會,來到這種不太乾淨的地方…?!」


「喂卡蘭姆!不太乾淨是多餘的吧?!」


「不,比起那個為什麼不是在亞瑟的房間而是來到亞蘭隊長的房間…?!」




聽到三人話語的史提爾「啊,這裡是亞蘭隊長的房間嗎?」環視四周,然後慢慢站起來。




「因為我在亞瑟的房間等了一會兒,但他還是沒有回來。然後就想起了還在阿涅莫涅王國時各位曾邀請亞瑟一起去喝酒的事。」


然後就直接瞬間移動到亞瑟的所在地了。史提爾笑著說,三個人面面相覷。同時想起了史提爾說過自己也想加入。




「正好。也請務必讓我加入這個話題。」


能坐在旁邊嗎?史提爾向卡蘭姆問道、卡蘭姆慌張地「請坐!」回答,讓史提爾坐在他和亞瑟之間。




「真是令人遺憾的模樣啊,亞瑟。」




第一次見到亞瑟醉醺醺模樣的史提爾,臉上露出壞笑,對他說道。這時,亞瑟轉過頭,看向史提爾。看見這副景象的埃里克「啊—…史提爾大人。現在的亞瑟」雖然出聲了,但為時已晚。史提爾…、如此小聲呢喃的亞瑟開始滔滔不絕。




「史提爾…這傢伙超強的…頭腦很好…非常為普萊多大人著想…。…然後、…是個努力的人又很認真劍也」


「等下亞瑟!突然間在說些什麼?!」




史提爾一副不由分說的樣子,慌張地用手捂住亞瑟的嘴。啊噗、亞瑟的嘴被身為第一王子的史提爾的手封住,不禁發出怪聲,這副光景讓三位騎士都拼命忍笑。




「亞瑟喝醉的時候總是這樣。」


埃里克的話讓史提爾瞪大雙眼。他再次將水倒進酒杯裡,遞給亞瑟。




「啊、但是史提爾大人的話題還是第一次提起,請放心。好像是就算醉了也能分辨場合的樣子。」


我在那一晚不小心聽見了亞瑟說的話…、埃里克笑著說,然後馬上再往亞瑟剛喝完的杯中倒入水。




「那天晚上,亞瑟向普萊多大人說了關於很多亞蘭隊長、卡蘭姆隊長、…還有我的事,然後也有提到史提爾大人。似乎是想將『有這麼多同伴在所以請放心吧』的想法傳達給普萊多大人的樣子。」


「那、是…。」




聽了埃里克說明的史提爾似乎有所察覺地點了點頭。在這段時間裡,亞瑟喝完了水,再次趴在桌子上,儘管這次沒有人發問,但他還是又開口了。




與亞瑟的攻防戰馬上又開始了。




「亞蘭隊長很強又很可靠…」


「住手亞瑟!不要讓史提爾大人聽見!!」


「卡蘭姆隊長很體貼頭腦也很好…」


「亞瑟!!在以聰慧聞名的史提爾大人面前這種恭維話只會讓我出糗!」


「埃里克副隊長是很努力的人…什麼都做得到…」


「亞瑟,要再喝一杯水嗎?」


「史提爾…」


「亞瑟。總之你先醒酒再說。」




不知為何,騎士隊長、副隊長、還有第一王子都完全被亞瑟牽著鼻子走。


最後,史提爾抓住趴在桌子上的亞瑟的後領。第一王子親自打開門,把亞瑟扔到外面,想讓他在外面冷卻一下腦袋。


啪嗒一聲,門稍微有些被粗暴地關上了,史提爾回到了原本的座位上。


無可避免地,房內只剩下亞蘭、卡蘭姆、埃里克和史提爾。




「啊啊~…可、可以的話史提爾大人也要喝點什麼嗎?!」


雖然只有廉價的酒!!面對有些慌張的亞蘭,史提爾笑瞇瞇地回答「務必」。




「話說回來…雖然有些失禮、今晚史提爾大人是為了談那晚的事情而去到亞瑟的房間嗎?」


「嗯、嘛…這也算是事實吧。」


對於卡蘭姆的問題,史提爾稍微有點含糊不清地回應。


「…比起這個,我想聽聽身為亞瑟的前輩的各位的事情。」




史提爾從亞蘭手中接過裝著酒的杯子,就這樣環視著三人。騎士們似乎被史提爾的話嚇了一跳,就這樣睜大眼睛,互相看了看彼此。史提爾對此並不在意,正好亞瑟也不在。他看向門的方向,向三人舉起酒杯。


















「…從各位的角度來看,是怎麼看待亞瑟的呢?」
















——————————————


譯者的話:有錯誤或建議都歡迎提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