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话 最强阴阳师、再次观战(机翻)

梅贝尔的第二场比赛也在同一天举行,所以我决定在观众席上与亚美优、伊法她们汇合。

「嗯,辛苦了。伊法你看,塞伊卡回来了。」

「嗯……恭喜你,塞伊卡君。」

伊法低着头,小声地说。

啊……

「伊法,你看,我回来了吧?也没受伤哦。」

「……嗯。」

「是啊……话说回来,你还真能在这么拥挤的人群里发现我们呢,明明只说了大致的地点。」

「我找了很久了。」

虽然是从空中。

「你还会使用风的魔法呢,明明没上过课。」

「嗯。」

「面对属性耐性高的对手,竟然这么轻易就做出了决定。你的比赛真的很不热闹。」

然后,亚美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这么说来……优胜后打算加入近卫队吗?」

「啊?不,没什么兴趣。比赛结束后我们就回学校。」

「嗯,是吗……太好了。」

「什么?」

「没,没什么!但愿你能坦率地去拒绝,这样对方也有面子吧?」

「我想应该没问题。」

倒不如说,应该不想让魔术师之类的进近卫吧。

即使是当面许愿也是如此。

「只要能拿到优胜奖金就好了,最坏的情况下也可能会被辞退。」

「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你就以我获胜为前提说了,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要夺冠。

听了我的话,亚美优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为什么呢,我完全想象不出你会输……伊法不也这么认为吗?」

「……我不知道。」

伊法那样说着,低下头。

啊……

果然,你一直在担心我啊。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之前说不让她担心而有些生气,也不想一笑了之。

我走到伊法身边,看着她那橘色的眼睛说。

「伊法……绝对没问题的。就算输了也不会死的。」

「……真的吗?」

「真的。」

实际上,比赛对我来说,就像和小狗玩耍一样。

顺便说一下,再过十次左右就完全死了。

「……绝对是这样。」

几乎与伊法那不安的声音同时出现。

主持人的声音响彻整个竞技场。

「让您久等了!第二场比赛,接下来的比赛!」

「你看,不要老是打情骂俏,新的比赛就要开始了。」

听着亚美优的话,我低头看了看舞台,两名选手已经全部出场了。

梅贝尔依旧双手背着剑。但这次她的腰上还插着两把细剑,腿上还戴着收纳投剑的收纳用具夹。

我歪着头,拿着那么多武器干什么?

对方选手手里拿着拐杖,看起来就像魔术师。

「哈罗选手是拥有高实力的土属性魔术师!魔法学园一年级的梅贝尔选手,在第一轮比赛中以不像魔术师的怪力和身体动作压倒了正统派骑士,但是,面对同为魔术师的对手会如何周旋呢?那么——比赛开始!!」

笛声响彻云霄。

先行动的是对方的魔术师。巨大的法杖指向梅贝尔。

「刚岩弹!」

伴随着术名的发声,几块怀抱大小的岩石向梅贝尔射出。

作为土属性的中位魔法,没有护身符的话死也不奇怪。

但是,梅贝尔的应对很冷静。

已经拔出的两把细剑。把右手拿着的一方朝着逼近的岩石轻轻挥了一刀。

我不由得皱起眉头。

梅贝尔的细剑显然是用来刺的。用这种方法来跳岩,一般来说是很鲁莽的。

但是————岩石的炮弹,触到那纤细的剑身的瞬间爆散了。

对方的魔术师以惊愕的表情连发魔法。但是被放出的岩石,被双手挥舞着的细剑全部粉碎。

明显是不自然的景象。

身材矮小的梅贝尔挥舞着华丽的剑逐一击碎气势汹汹的巨岩,这种情形只能用异样来形容。

不管使用者是多么钢强有力的人,那样使用一般都会使剑折断,或者因为剑身坚韧而弹起来。

沐浴着泥土的魔法,梅贝尔慢慢拉近与对方选手的距离。

这时,表情焦急的魔术师大大地后退了一步。

「啊!脉动咆哮迸发出的是黄色!陡峭的悬崖、陡峭的岩石、巍峨耸立的山岳……」

咒语咏唱。

判断中位魔法行不通了吗?魔术师一边远离梅贝尔,一边提高声音,恐怕是为了放出更高级的土魔法。

这是个绝妙的时机,虽然会有间隙,但不会拉近距离。

梅贝尔大概也觉得来不及了吧。扔掉两把细剑,快速地伸手去拿收纳用具里的投剑。

但是魔术师的反应也很快。

他立即中断咏唱,将拐杖指向地面。顷刻间,一道岩壁立了起来。

虽然对于投剑来说看起来有些防御过剩,但也是在争取时间吧。果然不出所料,魔术师再次开始咏唱。

而梅贝尔呢。

她没有理会岩壁直接扔出了飞剑。

划破天空飞起来的,是完全无法与岩壁抗衡的小刃。

但是————那把利刃,轰然击碎了防御墙。

魔术师慌忙中断咏唱。一副混乱不堪的样子,叠起了岩石防御墙。

但梅贝尔投出去的剑不止那种程度。

岩石的墙壁,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被豪爽地粉碎、削去。防御墙的魔法已经毫无意义。

投剑本身只有一把小刀那么大,速度也只是眼睛能追上去的程度。

坦然贯通厚实的岩壁显然很奇怪。

亚美优茫然地嘟囔着。

「那是什么?」

「……大概是重力魔法吧。梅贝尔应该是专攻黑暗属性的。」

亚美优看着我。

「我在课上也学过一点,那只是把东西变重变轻的魔法吧?那样的魔法能做到吗?」

「重的东西很坚固,扔出去的话就会有威力吧?如果把细剑或投剑附上比岩石重好几倍的魔法,也能做到那种事。」

实际上,这样的重量和物体被星星吸引的重量是不同的,但这两种重量是联动的,所以是相同的。

梅贝尔使用重力魔法想必没错。

要么减轻武器,要么加重自己,无论有多重的武器都能自如地使用。

相反,通过使武器本身变重,也可以提高其强度和威力。

「可是……」

亚美优喃喃道。

「这不是很难吗?如果是很重的,就不可能挥动,所以用细剑的话,就是在击中的瞬间,用投剑的话,就在剑准备离手还没离开的时候使用魔法吧?无咏唱这点也很微妙……」

这一点确实也让人在意。

我把注意力转回舞台,只见魔术师在投剑的压力下,从防护墙里飞了出来。

在拐杖再次指向她之前,紧跟在后的梅贝尔挥舞起双手剑。

一挥杖断两截。

然后,递过去的刀尖抵在了魔术师的脖子上。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笛声响起。

「裁判在这里做出了决定!胜者,梅贝尔·克莱因选手! !」

梅贝尔放下剑,面无表情地走下舞台,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欢呼声。

比起魔法技术,更让人在意的是她使用的剑术。

我前世也咬牙学习过,所以明白,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

无论是细剑的操作还是投剑的动作,梅贝尔都很熟练。

身为贵族养子,是如何获得这种技术的呢?

「是支援魔法之类的吗?梅贝尔选手展现了惊人的力量!红发勇者的剑是不会停止的!」

我微微皱起眉头。

又来了。

在第一轮比赛结束时,那个主持人也把梅贝尔比喻成勇者。观众席上和街上也稀稀拉拉地听到这样的声音。

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常见的表达方式,但好像没有其他选手被这样称呼过。

「……为什么大家都说梅贝尔是勇者呢?」

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伊法和亚美优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为什么……塞伊卡君,你不知道吗?」

「梅贝尔和第二个勇者的名字是一样的。虽然也不是什么少见的名字,但因为用的是剑,所以才这么想吧?」

那时。

我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连接了起来。

原来如此。

难道是这样吗————。




PS(非作者):最近有点忙,想问问有没有小伙伴想要接手或者一起翻译的?自翻或者机翻都行,反正我也是机翻。

感兴趣的密我或留言,生肉我可以提供,剩下的篇幅也没多少,大概70章左右。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