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間 考官柯德爾,在學校的訓練場。

考官柯德爾將圓眼鏡給重新戴好,並嘆了一口氣。

黃昏時,考試場地已經沒有人在了。


今年的入學測驗真是夠辛苦的了。


「辛苦您了、柯德爾老師。」


「嗯。您也辛苦了、卡蓮老師。」


男性老師對女性教員回了禮。


「今年測驗結果如何呢?」


被詢問的柯德爾,邊推了推圓眼鏡回道。


「突發的意外狀況頻頻出現,真是夠嗆的呢。如妳所見,我負責的考試場地已經無法使用了呢。」


考試場地被覆蓋了一層冰,都還沒融掉。

也因此現在考試場地的溫度讓人覺得發冷。


「蘭布羅格家的少爺嗎。聽說能使用三種屬性呢。」


「是呀。而且隨從也是超越一般水準。雖然是火與風的兩種屬性,

但居然能把標的給融掉以及吹跑、該不會是耐屬性的魔法陣故障了吧。」


至少在柯德爾到這所學校赴任的三年間,這種事還是頭一次遇到。


「哎、這雖然讓人驚訝,但有問題的是少爺那邊的評分吶。」


「他所使出的土與水魔法,看得出到底是哪招嗎?」


「關於這點完全沒有頭緒呢。 所以對要如何去評分這點嘛.....」


實技測試的重點是,在定型魔法的基礎上,能夠正確地發動到什麼程度,是測試的評分基準。

而能使出聞所未聞的魔法,從一開始就超過學校方的預期了。


「雖然遺憾,但能給滿分的大概只有火屬性而已吧。」 

(譯註:也就是主角搞錯重點了,所以他實技測試才比伊法分數還低......)


「呵呵。其實之前我去當報名接待的人員時,有遇見他們.......

關於那兩人的魔力量的事,你有聽說過嗎? 」   


「沒有耶。 是有多厲害的程度呢?」


「完全不怎麼樣呢。隨從的伊法雖然能用魔法,但魔力反應微弱。

而身為主人的塞伊卡甚至沒有魔力量的反應呦。

也就是說,他是無魔力者呢。」


「這不可能吧……   雖說如此,我已經不管聽到什麼事都不會驚訝了呢。 不管怎麼說、」


柯德爾不禁說道。


「可以確定今年也出現了在那兩人水準以上的卓越人才呢。」


「你是指我所擔任考官的亞美優對吧。

 是啊,這也許是學校創立以來首位吧――――能將所有的屬性標的給全數破壞的考生。」


女性教官笑著說道

「說不定、她就是傳說中的勇者也不一定呢。」


「勇者?是說那古早前的故事嗎?」


「嗯。傳說在魔王復活之時、勇者會誕生在人類的國度當中。」


「卡蓮老師、妳有孩子嗎?」


「不好意思、我單身呢。這故事也不是在孩提時聽大人讀故事書所聽來的,

而是以我個人而言,很喜歡這類故事。」


「流傳至今,故事是否為事實,都會被打個問號懷疑呢 ...... 但是、說的也是呢。」


柯德爾將鼻樑上的圓眼鏡給推了上來。


「若真是如此,那就有趣了呢。」


「是啊……會很有趣呢。」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