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陛下的异世界战略 开始行动的人

「作战成功」

我在阿剌克涅的据点里得意地笑了。

对让艾莉莎贝塔潜入大陆各国会议的沙龙公,真是感激不尽。艾丽莎贝塔只说了几句话,大陆各国的协调性就被打乱了,尼尔纳帝国不参加联军了,斯图亚特公国的通行许可也不了了之。

「完美吗,陛下?」

「啊,太完美了,塞利尼安。他们都被肢解了。」

在集体意识中读取到我向艾丽莎贝塔发出指示,塞利尼安来到我面前询问,我笑着回答说:

「战争的基本是各个击破。在敌人彼此能够相协调的时候发动进攻是不可取的,像这样分裂敌人,在敌人互相纠缠的时候,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我告诉塞利尼安。

战争的基本是各个击破

无论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各个击破都很重要。我们几乎可以说是把所有的大陆国家都当成敌人,但如果能够把这些大陆国家肢解,就可以以一对一的对决来解决问题。

虽然遗憾的是联合军还是组成了,但是没有尼尔纳帝国的联合军实际上是就是弗朗茨教皇国的军队。其他弱小国家与弗朗茨教皇国相比,一只手就可搞定。

问题是,是否真的能击破弗朗茨教皇国。

虫群的事已经被敌人知道了。冒险者公会的冒险者们穿过国境虫群的警备,进入了阿剌克涅,还报告了虫群的特性。这次是不能利用快速冲击进行突袭的。

「嗯,尽管放马过来。虽然不知道弗朗茨教皇国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去调查它。但是,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敌人,我们都要打败他,征服他。」

我已经做好了与弗朗茨教皇国开战的准备。

因为弗朗茨教皇国本身已经表现出要攻击我们的意志。即使我们说不想打仗,也会攻来的吧。即使念佛,战争也不会消失。要想消灭战争,只有用胜利来摧毁战争本身。

「那么,必须要组织一支进驻斯图亚特公国的军队。光靠利珀虫就有点不放心了。虽然利珀虫是主力,但是应该准备好突破用的破城槌。」

我说着把工虫带了过来,走向大型受孕炉。

(都第二章第9话了,你才升三本!?)

大型的受孕炉非常巨大。是普通受孕炉的5倍。而且,当然生出的东西也是巨大的。从这里诞生的不是像利珀虫或迪克虫那样的「小型」单位,而是大型单位。

在蛮族的阵营「弗雷林」等,诞生的是森巨人和穴居巨怪等大型单位。龙的阵营「格雷戈里亚」则有利维坦和河马巨兽这种传说中的动物。在信仰阵营「马里安努」诞生的是像炽烈天使和智天使这样的上级天使。

每一个都是强有力的单位,但是需要很高的生产成本。

但是,在中后期利珀虫潮永远也行不通。利珀虫潮rush能够行得通的只有游戏初期

「那么,我们开始制作吧。」

为了在今后的战斗中拔得头筹,我开始生产必要的单位。

「沙龙公不承认联军的通过?」

这是洛雷恩侯爵家的房子。

「嗯,好像是这样的。在大陆诸国会议上,尼尔纳帝国虽然缺席了,但大使却坚持认为,我国有防卫本国的战斗力,所以没有问题,所以没有给联军通行许可。真是令人讨厌。」

洛雷恩家的家主莱奥波德说道。在玛琳的晚宴上,他让格雷比雷亚感到不快。

「真的只靠我们国家就能阻挡怪物大军吗?我想这里应该给联合军通行许可才对,让他们先去打马克王国的怪物。」

洛朗·德·洛雷恩说道。是利奥波德的弟弟。

「沙龙公是在谄媚怪物吧?那个男人是在谄媚所有东西的情况下得到了现在的地位的男人。为了守住这个地位,就算谄媚怪物也不为过。」

莱奥波德和塞扎尔的关系非常不好。同样是争夺斯图亚特公爵地位的人物,他的家和塞扎尔的家自古以来就很险恶。据说那是从50年前解除婚约开始的。

「这是国难。如果不克服这一困难,斯图亚特公国就会从地图上消失。要么被怪物蹂躏,要么击退怪物后弱化然后并入尼尔纳帝国。不管怎么说,等待我们的都是毁灭。」

莱奥波德说着,把白兰地倒进玻璃杯。

「可是,我们不可能改变现有政策」

「说什么啊,我的弟弟。我们在斯图亚特公国也是屈指可数的名家哦。也具有相应的财富和权力。我们可以以此改变沙龙公那愚蠢的想法,可以对各个贵族施压,然后对他进行弹劾」

洛朗说道,莱奥波德却这么告诉他。

「弹劾?你真的打算这么干么?要通过决议,需要三分之二的贵族赞成。我不认为会有那么多贵族赞成。因为他们不是给哥哥,而是投票给沙龙的人。」

「收买就行了。听说最近由于马克王国的灭亡,经营贸易的贵族们都处于财政困难的状况。如果我们把资金援助和新事业都带进去的话,他们会同意的。」

洛朗浮现出怀疑莱奥波德的的表情,莱奥波德喝干白兰地后这么回答。

「什么是新业务?」

「移民事业。冒险者公会报告说,马克王国被怪物蚕食,变成无人之地,那么,在马克王国的丰润大地上,从斯图亚特公国和其他国家移民过去定居也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为了拯救变成无人之地的马克王国,莱奥波德正在考虑向马库王国移民的方案。

无论是在斯图亚特公国,还是在弗朗茨教皇国,都有很多人因为被剥削而没有未来的人。把这些人送到以富饶土地而闻名的马克王国,进行再开拓。

也就是说,曾是贸易商的贵族们通过运送移民到马克王国、运送移民所需的物资、买卖移民收获的农作物等来提高利润。

「说不定确实能行。已经开始工作了吗?」

「啊,我已经向几个贵族施加压力了。不过要保密。一旦知道我在准备弹劾,他就会采取相应的对策。事情要慎重进行。」

莱奥波德已经行动了。迫使那些即将破产却拥有投票权的贵族赞成弹劾。

「而且,如果联合军来,我们都知道这是赚钱的好机会。向联合军出售所需物资,我们就赚大钱啦。」

说着,莱奥波德嘲讽地笑了。

「我知道了,哥哥。不过,沙龙公反对联军通过,也许是有什么原因。或许还有什么我们没考虑道的地方,或许我们可能犯了什么错误。」

「沙龙只是个胆小鬼而已。」

对洛朗的话,莱奥波德这么说着回答,又倒了一杯白兰地。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塞扎尔竟然要和毁灭了马克王国的怪物们----------阿剌克涅结盟,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斯图亚特公国首都多丽丝。

在公爵官邸,塞扎尔和宰相红衣主教卡罗琳•克鲁伯面对面。

「你是认真的么,阁下。」

「啊,我是认真的,我要和阿剌克涅结盟。」

卡罗琳问道,塞扎尔回答道。

「阿剌克涅作为全世界的敌人这点毫无疑问,而我国也不是能够自给自足完全独立的国家,如果与被公认的全世界敌人结盟,贸易路线恐怕会被掐断」

「即使这样也只能结盟。与其重蹈马克王国的覆辙,还不如忍耐弗朗茨教皇的制裁」

卡罗琳表情严峻地告诉塞扎尔,塞扎尔却这么回答。

蹂躏马克王国的阿剌克涅是全世界的敌人。和那个全世界的敌人结盟意味着自己也会成为世界的敌人。大陆国家一致谴责斯图亚特公国,贸易将会中断。

「光靠弗朗茨教皇国恐怕无法阻止阿剌克涅,但如果接受尼尔纳帝国的参与,我国的独立就会陷入危机,只有这种方法了,卡罗琳。」

弗朗茨教皇国的军事力量相当于马可王国。对于曾经蹂躏过马克王国的阿剌克涅来说,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敌人。只有弗朗茨教皇国的话是无法阻止阿剌克涅。

但即便如此,如果允许对北部抱有强烈领土野心的尼尔纳帝国参战,就有可能在战争的混乱中被夺去领土,或在最坏的情况下被合并。

现在只能与阿剌克涅同盟,把最大的敌人变成最大的伙伴。

「你是说阿剌克涅是比尼尔纳帝国更值得信赖?」

「我与自称是阿剌克涅女王的人会面了,虽然外表是少女,但是却是个头脑聪明的人。根据谈话的内容,她不想攻击斯图亚特公国,但是如果让弗朗茨教皇国等联合国家通行的话就不得不对斯图亚特公国发动攻击」

卡罗琳问道,塞扎尔却告诉他。

「我明白了。如果你决定到了这种地步,我只能支持你了。但是,请小心。洛雷恩侯爵家应该会反对这次决定。应该已经开始考虑对你的弹劾了。」

「洛雷恩啊,真是个麻烦的对手。不仅有国家的危机,国内也有问题啊。」

卡罗琳早就预料到洛雷恩家族会暗流涌动。

「一边对付洛雷恩家,一边还要应对国内的贵族。在国难问题上必须达成团结一致。」

塞扎尔这么诉说着自己该做的事

也就是说,与阿剌克涅的同盟。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