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少女、與妖精(7)

魔物。

我對它的存在不太了解。

我和格里芬、天馬西弗關係很好,我最喜歡格里芬們和西弗了,他們雖然是魔物,但是我們彼此互相理解,他們對我而言是家人般的存在,但是,除此之外的魔物因為沒有見過,所以就不太清楚了,但我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可怕的魔物。


我明白,作為知識,我明白這一點,但作為事實,我無法理解,這個事實比我想象的還要讓我震驚,因為像類似格里芬和西弗這樣有智慧的魔物,竟然要求精靈們獻祭。


「既然那個魔物這樣要求........妖精們就不能想辦法對付他嗎??」


妖精爺爺說,妖精是祭品,獻祭給魔物,這對妖精們來說應該不是他們所期望的吧,那麼,就不能想辦法對付那個魔物嗎?


「假如能對付的話,早就對付了。」

「....也無法從那個可怕的魔物那里逃跑嗎?」


假如對付不了那個魔物的話,那就只能逃跑了,只能遠離牠,就像我們逃離了人類國度一樣,但是妖精爺爺激動地對我說。


「―――這種事,怎麼可能做到!!!」

妖精爺爺大喊著。


我想對妖精爺爺來說,有無法離開這里的理由吧,如果無論如何也不能對付那個魔物的話,妖精爺爺只能做出犧牲大家,這樣可怕的事情嗎?


這樣的話,我能做什麼呢?我該怎麼辦呢?我拚命地思考,首先,我必須先問出來,為什麼會陷入這種必須給予犧牲的狀況?


「為什麼會陷入到這種狀況呢?」

「因為精霊樹的關係.....」

「精霊、樹?就是那個傳說中孕育精靈的地方嗎??」

「這並不是傳說,精靈樹是真實存在的,是精靈樹點亮了精靈大人的生命,讓精靈大人們誕生在這世界的存在,但是那頭魔物,目前正在棲息在精靈樹的樹下,主宰著精靈樹的生命,所以我們妖精族無法離開這裡,只能任由那魔物宰割。」


精靈樹是實際存在的,精靈是在那個地方誕生了生命,我感覺到的不可思議魔力,現在正在妖精爺爺旁邊,那就是精靈,所以精靈樹也是她出生的地方,因為魔物掌握了精靈樹的生命,而且精靈和精靈樹對於妖精來說是無比重要的存在,所以妖精們才無法逃離這裡。


「精靈在精靈樹出生後,很長一段時間,是待在精靈樹中慢慢成長,然後長大....飛向世界,這些長大後的精靈有些會和我們妖精簽訂契約,除此之外的精靈們在世界上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著的,其中有也像你一樣可以看見精靈存在的種族,精靈們也會和這些種族簽訂契約。」

「可是,我感覺到的.....,只有妖精爺爺身邊的精靈大人。」


按照妖精爺爺的說法,妖精村內應該會有數個和妖精簽訂契約的精靈存在,但是,我感受到的只有妖精爺爺身邊的魔力,這是怎麼回事呢?


「長大後的精靈大人會在某個時期回到精靈樹,並停留在精靈樹上休息,這是為了補充精靈的魔力,但因為那個魔物的關係,精靈大人不能在精靈樹上好好休息,導致無法補充魔力,我的精靈大人是擁有相當魔力的存在,雖然無法補給魔力,但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所以你才能夠感受到,但很多精靈已經虛弱到無法感知了,最可怕的是,那個魔物連精靈都吃。」

「……連精霊都吃?」

「作為妖精的我們如果拒絕獻祭的話,那個魔物就會開始吃精靈樹上剛剛誕生的精靈,我們無法忍受神明般存在的精靈大人被吃掉,但是如果是我們妖精作為祭品,獻祭出去的話,和那個妖精簽訂契約的精靈大人就會暴走,一起被那個魔物給吃掉。」


妖精爺爺說了這樣的話,自己心愛的事物被魔物吃掉了......當我想到那個畫面,我就不寒而栗,我想妖精爺爺之所以要把對我來說很重要的獸人大家和蘭小姐當作祭品代替妖精們,不正是因為多次目睹這樣悲慘的事實,然後導致內心壞掉的結果嗎。


同伴被吃掉,敬愛的精靈存在被吃掉,雖然不知道這樣悲慘的事情已經持續了多久,想必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吧。

我想妖精們這麼討厭我們人類和獸人的存在,因為獻祭這件事,而妥協我們居住在村子裡,想必也是一個痛苦的決定,這應該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吧。


「......妖精爺爺想讓那個魔物吃掉我們所有人嗎?」

「是的,我們會給那個魔物提供食物,如果這樣做的話,可以讓精靈樹和精靈大人以及我們妖精們都能生存下去的話。」


難怪妖精們不告訴我們,他們的名字,一定是因為他們覺得我們是無所謂、會是馬上就因為獻祭而犧牲掉的存在。……聽了妖精爺爺的話,我是這麼想的。


如果我就這樣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不動作的話,那可怕的魔物也好,妖精的事情也好,大家都會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死去嗎?......我討厭那樣,正因為討厭,所以我才要行動!


「假如無論如何都必須有人要犧牲的話,為什麼不犧牲那個魔物呢?」

「你在說什麼?.....」

「我不想要犧牲大家,獸人們的大家和蘭小姐,我都很喜歡,因為討厭這樣的事,所以我會想辦法對付魔物。」

「.....那個魔物是我們妖精怎麼也對付不了的對手啊?你是說你們人類和獸人們就能對付得了嗎?」


妖精爺爺好像很焦躁似的俯視著問我。

我回答妖精爺爺的疑問。


「當我遇到妖精們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們可以好好相處,那就太好了。」


那時候的我心想,這多麼美妙啊。


「如果身體能力強的獸人和擅長魔法的妖精,假如可以結合大家的優點,一起攜手合作的話,這樣的話不是就可以做到更多的事了嗎?」

「你想說什麼?....」


妖精爺爺好像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身體能力高的獸人,還有擅長魔法的妖精,雖然不知道這樣的組合能不能夠打敗那個魔物,但是還有和我簽訂契約的格里芬和西弗他們,我想只要集齊了這些力量,就一定能做到我們想做的事。」


聽到我說的話,妖精爺爺沉默了許久,我對沒有回答的妖精爺爺繼續說道。


「我認為光靠妖精無法打敗的魔物,只靠我們也是無法做到的,但是我認為,假如我們可以跨越種族,一起齊心協力的話,這樣我們就可以做到一個種族無法做到的事情。」


妖精們可能因為沒能獲勝而放棄了繼續努力的動力,但是.....,那是因為只有妖精們一個種族在戰斗。


「妖精爺爺阿,我們一起齊心協力,打倒魔物吧,就算不斷地提供祭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這樣悲慘的壞事只會一直持續下去,僅此而已。與其這樣,我們打倒魔物絕對是更好的選擇呐。」


說完後,我就這樣一直看著妖精爺爺,等待他的回覆。


―――――少女、與妖精 7

   (多半、是神子的少女聽了妖精們的故事後,直接提出建議,因為少女不能讓這樣的悲慘的壞事就這樣持續下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