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少女、與精霊樹(1)

「这就是……精灵树。」


我看着眼前這棵散发着微光的巨大树木,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树。


包括雪莱巴爺爺在内的所有妖精们,都因为這次討伐魔物成功而欢呼起来,然后就這样朝著精灵树方向走去,我想妖精們大概是在向精灵们報告這個好消息吧。


但是,可以隐约看见那个半透明的精靈存在在摇头,这是为什么呢?雪莱巴爺爺等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这棵精灵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

芙蕾妮,我唯一在這裡可以對話的精灵,说出了那样的话。


她說这棵巨大的精灵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

這棵大樹現在看起來依然是如此神秘、如此有存在感,酝酿着与其他树截然不同的气场?却已经没有力量了?我听了芙蕾妮的话大吃一惊,這是为什么呢?


「濑伦妲,仔细看看,感受一下魔力。」


因为芙蕾妮这么说,所以我照着她所说的話去做,我使用魔力去感知精靈树的麼力,我感覺到了精灵树凝聚的魔力,但.....确实是感觉很虚弱?我繼續感知...魔力的方向在下面,咦?在土里?,不,不是土裡,是和别的地方有联系吗?


看着那魔力的前方,在那里是先前打倒的魔物的殘骸?難道是……。


「為什麼魔力會導向那个魔物身上...?」

「嗯,是这样的,那个魔物……对妖精们,提出了交涉,并且吃了祭品,但是,在那背后卻違反約定,就這樣慢慢地一點一點把精灵树的魔力——从土中夺走了,那個魔物妄想成為類似精靈樹這樣的存在。」


魔物,夺走了精灵树的魔力,妄想變成精靈樹這樣的存在。


「你说什么? !這樣的事怎麼連和我們簽訂契約的精灵大人都不知道。」

「是阿,最初的時候那個魔物並沒有這樣做,但是時間一久你們妖精們開始疏忽大意,然後等到精靈們都虛弱到無法說話時,那魔物就開始一點一點地侵蝕著精靈樹,慢慢地將精靈樹的力量轉變成祂自己的魔力,因此那個魔物越來越強,直到現在,精靈樹現在已經虛弱到即將死去了。」


芙蕾妮這麼说著。

芙蕾妮从出生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精靈樹,她是在精灵树上土生土長的精灵,正因为如此,她比谁都清楚精灵树的状况吧,知道事实的我和雪莱巴爺爺,不,還有其他的妖精族們都吓得無法相信,但芙蕾妮却沉着地说着,仿佛這就是無法改變的事实。



「那么....沒有了精靈樹,精灵大人該怎麼辦呢?」

「冷静点。这棵精灵树确实已经失去了力量。但是,住在精灵树上的精灵们还没有完全消失。」

「可是……连精灵树的宿木都没有,這該怎麼辦啊?」


宿木?什么是宿木呢?有宿木就可以拯救精灵树了嗎?但没有这种知识的我,是無法知道的,我把视线转向兰小姐,兰小姐好像也不知道似的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我们现在没有宿木....無法讓精靈樹的靈魂寄宿在上面,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芙蕾妮这样说,宿木到底是什么呢?有那个的话,就能夠幫助到精靈和妖精吗?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而且,連雪莱巴爺爺他們都认为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有能力可以幫助到他們呢?


「我想到辦法了....。」

芙蕾妮這麼说着,然後转向我。


「精靈樹如果有了宿木,就可以把靈魂暫時寄宿在那裏,就可以離開這裡然後到別的地方重生,我們精靈們也可以一起跟著離開,此時雖然沒有宿木這樣的存在,但是,我們這裡有濑伦妲在。」

「诶?」


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芙蕾妮看着我,说出了我的名字。所以大家都在关注我,但是我不懂我的存在和宿木有什麼關係?


「濑伦妲的魔力和精靈非常相配,而且魔力總量也多,我之所以能从精灵树飞出来後,可以完全恢复力量,都是因为濑伦妲给了我魔力和我簽訂契約的關係,當然有一部分是剛好濑伦妲風的屬性特別高,和風之精靈的我屬性吻合的關係,但即便如此,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濑伦妲的魔力和精靈樹在本質上相當接近,因此我才能迅速的恢復力量,所以,我想濑伦妲應該有干涉精灵树的力量。」


我好像拥有和精灵樹相近的魔力,但没有那种实感,突然被这么说,我很困惑。


芙蕾妮看着我笑了。

「――――濑伦妲,希望妳可以帮助精灵树和精灵們」


听到这句话,我点了点头。

因为只要我能幫忙解决这个问题,我什麼都願意做。


「谢谢你,濑伦妲……」

「我該如何幫忙呢?..」

「濑伦妲,來吧,我們前往精靈樹面前..」


我按照芙蕾妮的吩咐,走近精灵树。

我来到精灵树的樹下,此時芙蕾妮说。

「請將魔力注入到精靈樹中...」


听完这句话的當下,我伸手去摸精灵树,把我的魔力注入其中。


――――――少女、與精霊樹 1

   (多半、是神子的少女為了拯救精靈樹,聽從契約精靈的指示,將魔力注入至精靈樹中。)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