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少女、與精霊樹(2)

我用手触摸著精灵树,不知為什麼,有種温暖的感覺,我抬头往上看,我目光所到之處有著各種顏色的光芒,那全部都是精灵吗?


芙蕾妮说,只要我注入魔力,就能拯救这些孩子和精靈樹,我真的能做到吗?我有些不安....


和那个魔物战斗之后,雖然我的魔力只恢復了一點,但我想要拯救她們,所以我把我剩餘的所有魔力都注入到精靈樹裡面,魔力一下子从我的身体中消失了。


此時精灵树闪闪发光,但精靈樹发出巨大光芒的同时,我用來觸摸精靈樹的手也失去了力氣和知覺,所以我的手放開了精靈樹,也许是因为我的魔力几乎都没有了的關係,我也因此差点就倒下了。


「――濑伦妲!」

盖亚斯支撑着差點要昏倒的我。



在盖亚斯的支撑下,我看向眼前,我眼前的精灵树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有個闪闪发光的东西掉了下来,我伸出手接著。那是一棵有著几片叶子的小树苗,仔细一看,樹苗闪闪发光著,巨大的精灵树变成了小树苗?说实话,我不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困惑地看着芙蕾妮。


我正要和芙蕾妮说话的同時。


「不会吧,這不是宿木嗎……」

「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精灵树的宿木诞生的瞬间……」


我听到了妖精们像那样发出感动的声音。


我手里的这棵树苗,好像就是妖精們口中所說的宿木吗?剛剛還在想說去哪裡才能找到宿木,想不到现在竟然在我的手裡,我对精灵和精灵树的知识实在太少,老实说不太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芙蕾妮,这是怎么回事呢?」

「自古以來假如精靈樹要移動到下一個居住地,通常會以這樣的宿木的形式傳承下去,這顆精靈樹是當初妖精們的祖先,在很久以前在精靈樹還是宿木的樹苗形態就種植在這裡了,之後和妖精們共生共存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長得那麼大,但是因為那個魔物的到來,一直汙染著精靈樹的魔力,並且偷偷地把精靈樹的魔力佔為已有,所以才導致精靈樹無法靠自己的魔力生成宿木這樣的形態,只要精靈樹可以重生成宿木的型態,這樣我們精靈們也可以一起移動了。」


精灵树,假如要移動並傳承下去,就必須重生成宿木這樣的形態。

所以即使這棵精灵树快要死亡了,只要轉生成像樹苗般的宿木型態就可以繼續生存下去了。


「因為濑伦妲的魔力和精靈樹很接近,所以在濑伦妲的幫助下,精靈樹順利地重生成宿木的型態,讓我們這些棲息在精靈樹上的精靈才不會因此跟著精靈樹一起滅亡,濑伦妲,我代替精靈樹和精靈們向你道謝,謝謝你拯救了我們。」


「……嗯,那个,我手上这棵宿木該怎么办呢??」

「我們可以種植在別的地方,但現在這片土地已經被魔物的魔力汙染了,已經不適合精靈樹和我們精靈生存了,我們可以一起尋找適合精靈樹生長的環境。」


在我和芙蕾妮交谈的过程中,我发现在剛剛感觉到的精灵们都靜靜地进入了宿木裡面了,其中好像也包括妖精們簽訂契約的精靈們。


「精灵们都進去了……」

「進入了宿木的精靈們,都在休息著,除此之外,在裡面休息的還有還在成長中的小精靈們,她們應該暫時都不會出來了,但假如濑伦妲可以時不時給予魔力的話,我想精靈們應該很快就會恢復力量了。」


芙蕾妮对我做了這样的说明,据说现在寄居在宿木上的精灵们暂时不会出来,雪莱巴爺爺也曾说过精灵们是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要休息的,也就是说,所有的精灵现在都去休息?这样想着问了一下,芙蕾妮说妖精們签约的精灵是同一时期出生的精灵们,所以说在也在同一时期需要休息。


「……是吗?那么暂时不能见到雪莱巴爺爺的契约精灵了....」

这么一想,莫名地感傷了起来,我們好不容易总算打倒了魔物,精灵树的問題也解決了,我原本想和雪莱巴契约的精灵大人說聲謝謝,但卻暂时不能见面,但與此同時,雪莱巴爺爺看着我的脸说。


「濑伦妲,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我们……對於能够拯救精灵大人和精灵树大人就已经很足够了....不仅如此,我們妖精全體還要對濑伦妲妳……來表示感谢。其他兽人————不,我们也很感谢东古閣下和其他獸人同伴在这里给予我们協助的所有一切。」


雪莱巴爺爺這麼说着,然後低下了头,深深地低下了头向我們表示感謝,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说。

「―――我們原本打算把濑伦妲和你們其他人都獻祭給那個魔物,為了保護精靈和精靈樹,為了讓我們自己可以生存下去,但是那個魔物卻違背我們的約定,把精靈樹的魔力佔為己有,這樣即使把你們獻祭了,我們妖精和精靈也無法逃離被滅亡的道路,好險有濑伦妲妳的提議,促成我們和獸人的合作,也多虧了妳才能夠拯救精靈樹和精靈大人們,我代表所有妖精針對當初對你們的無理和不敬道歉,我們也會信守承諾努力和獸人們達成友好的夥伴關係。」


雪莱巴爺爺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很高兴,因為我的努力得到回報,我終於幫助到了大家。

但雪莱巴爺爺接下来的话,讓我一时语塞。


「―――但是、濑伦妲,妳應該不是普通的人類吧,可以和風之精靈簽訂契約,可以行使那樣如奇蹟般的神聖魔法?...妳到底是什麼人?」


雪莱巴爺爺說完看向我。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投向了我。


我可能是神子的事實,只有盖亚斯、兰小姐和东古先生這幾個人知道而已,但在击退魔物的过程中,我越发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神子。

但即便如此,我也無法百分百地真的確定我自己是神子般的存在。


「我是...」

我开口道。


―――――少女、與精霊樹 2

 (多半、是神子的少女對精靈樹注入魔力之後,精靈樹變成了樹苗般的宿木型態,落在少女的手中。)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