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五話 我的救命恩人 *馬力歐(瑪麗埃塔)視點

因爲是機翻加上自己理解,所以如果出錯,請指出來一起討論m(_ _)m

---------------------------------------------------------------------

  威廉是我*的救命恩人。

  雖然我决定辭去騎士的工作,但威廉沒有放棄活著的人,而是在戰場上背著我逃走了。

  至於作爲中堅的伯爵家的三男,要麼做入贅女婿,要麼靠自己的力量立業。不會像大哥那樣接受繼承爵位的教育,也不會像以防萬一用來替換的二哥那樣被重視。不管在不在都無所謂的二世祖,這就是我的馬力歐的立場。

  作為瑪麗埃塔生活很開心。在原來是異母哥哥的拉爾夫家度過的時候,對漂亮的布和線產生了興趣,零花錢和薪水都傾注在衣服上,倒不如說是我的天職。

  最初的時候嘛,首先要找到客人很辛苦,但是也有拉爾夫的幫助,威廉、阿爾馮斯、騎士團其他的夥伴們邀請了作為新銳設計師的瑪麗埃塔到宅邸,讓瑪麗埃塔漸漸成為了人氣設計師。當然,這也包含我的實力。

  先説清楚,女裝只是單純的興趣,我的內在還是個男人。

  而且,瑪麗埃塔的職業頻繁出入於貴族和富裕的家庭。這樣的話,自然會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

  我漸漸意識到自己無意中得到了各種各樣的情報,於是就和升任師團長的威廉搭話,開始提供情報。威廉想支付報酬,但我拒絕了。因為他對我的救命之恩是無論用多少情報都無法報答的。從學院時代開始積累起來的這份恩情,可以帶到來世。

  我並不是沒有想過像卡多克那樣經常在恩人身邊支持他。當設計師是我從心底裏喜歡的工作,雖然很自豪,但是作爲騎士馬力歐也是我人生的驕傲。

  但是,連劍都拿不好我只能成為絆腳石。所以,我决定把情報這種肉眼看不見但擁有强大力量的東西作為新武器,保護我的救命恩人,保護重要的人們。

  和威廉和阿爾馮斯的孽緣是從學院時代就開始,當然也知道威廉的未婚妻騷動。阿爾馮斯似乎想讓包括令媛在內的其他家眷們交出自己的首級,但威廉制止了。阿爾馮斯有時很冷酷。如果自己人受到傷害的話,不管對方是女人還是孩子都不會輕易原諒。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作為治理國家的國王必要的貭素,但威廉並沒有能做到那種的精明的性格。

  在那之後,變成不信任女性和厭惡女性的威廉,表面上笑眯眯的,但藍色的眼睛卻一直冷冰冰地蔑視著靠近自己的女性。我還記得他和阿爾馮斯說過,「可能這輩子是獨身」。

  所以,沒想到大約一年前,從阿爾馮斯那裡聽說他突然結婚的時候,我真的很震驚。

  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婚禮結束之後。雖然我為沒被邀請而大受打擊,但是阿爾馮斯實際上也沒有被邀請,說是强行奪下了邀請函。因為無論是對方的家,還是威廉那邊,都沒有做公開宣言和聲明,所以連我都沒能掌握相關情報。

  在那之後的一年間,威廉對自己娶來的妻子置之不理。

  在這期間,雖然周圍的人都說想和夫人見面,但是威廉左耳入右耳出,只顧著工作,結果,過勞作祟,摔了一跤撞到了頭,陷入了喪失記憶的愚蠢的事態。他真是個讓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笨蛋。

  但是,這對侯爵夫婦來說是個轉機。

  突然說想要件禮服,當我去探望順便帶了過去的時候,弗雷德里克告訴我「因為他是笨蛋,所以在失憶之際,就對夫人一見鍾情了」。

  雖然那時沒能見面,但今天終於看到了真正的莉莉安娜大人的我理解了。

  莉莉亞娜大人是一個能擊中威廉紅心的可愛美人。

  説實話之前的侯爵令媛並不是在威廉的擇偶條件内。雖然是父母决定的政略婚姻,那個嘛,當時也不是個壞孩子性,格性好像沒相冲,關係挺好,不過,是活躍於自我主張,很典型的千金。

  但是,我、阿爾馮斯和弗雷德里克是知道的。

  威廉是喜歡保守、端莊、穩重的小個子尚且擁有巨乳的女孩子。(原來你是這樣的男主(゜Д゜))

  莉莉安娜大人是網羅了所有條件的完美的妻子。除此之外,還具備了與月之女神相似的清秀可愛的美。只需要個虛幻的微笑,便很容易讓男人掉進愛河裏吧。

  當得知我和拉爾夫的關係時她微笑著說「所以關係很好呢」的時候,我也有點危險。

  一般情况下,要麽會被憐憫和同情、要麽會認為貴族和平民之間有關係而覺得被愚弄,但莉莉安娜大人兩邊都不是,是會笑著說「關係很好呢」,這還是第一次。


「把那麼可愛的妻子放在那裡一年也不理,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


「別用那種噁心的口氣説話」


  威廉皺起眉頭,靠在書桌邊上。阿爾馮斯的狂笑漸漸平息了,從弗雷德里克那裡得到了水,潤了潤嗓子。

  話説起來現在故意是用女腔説話。多虧被這傢伙拖來,假髮掉在了走廊那裏。


「明明說過你不會能戰勝艾爾莎的,但威爾還是會屢敗屢戰。」


  阿爾馮斯一邊呼氣一邊聳著肩。

  那個美人系的侍女從以前就很强。總覺得,有些東西是無法違抗的。


「我要趕緊說完,和莉莉安娜和塞德里克在院子裏散步。把該拿出來的拿出來。」


「討厭啊,急性子的男人會被討厭的哦?」


  我對真的露出厭惡表情,皺起眉頭的威廉相當滿意,於是從口袋裏拿出香煙叼到了嘴裡。然而被伸出的手毫不客氣地奪走了。


「待會要和莉莉安娜在庭院裏散步的我會有臭味的吧。如果這樣會讓莉莉安娜討厭有煙味的我的話怎麼辦。」


  還沒有點上火的香煙就被扔到了弗雷德里克遞出的垃圾箱裏。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


「看,很有趣吧?」


  阿爾馮斯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說道。


「那個討厭女人的威爾竟然迷戀上了她。也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會發生什麼。」


「啊。知道了,知道了,我去工作就行了吧,工作的話。卡多克,照例給我那個。」


  像影子一樣旁邊呆著的卡多克從懷裡取出一捆紙交給了阿爾馮斯。


「我搜索了那個臭老頭的附近,但是還是抓不住狐狸尾巴。但是……最近在那個混蛋老頭的領地上有奇怪的動向呢。」


「奇怪的動向?」


  威廉皺起眉來。


「(他們)正在採購小麥。胡克斯伯格公爵的領地去年和今年都沒有因為乾旱和霖雨而歉收,也沒有流行病。明明已經有足夠的儲備了,為什麼還要偷偷地買來小麥呢。」


「……確實,公爵負責外交的國家之一—德斯特里考國,因為去年的霖雨而小麥產量大受打擊,前年也收成不好,應該是儲備不足的危機狀況吧。」


  威廉眉間的皺紋變深。


「而且,在未被我們統治之前,德斯特里考沒有限制武器和火藥的製造,因為那裡以前進行過戰爭,所以將其作為輸出貨物,國家的收入來源。現在我們正在管理所有關於武器的製造,並正在轉移寶石加工和鐵製品製造等的收入……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靠操守品德來平息吧(何事も品行方正に収まりはしないだろう)?」


  阿爾馮斯把手裡的那捆紙放在了書桌上。我也從旁窺探究竟。上面寫著對剛才的話並進行了更詳細的分析。並且,還記載了關於德斯特里考秘密製造的武器以及火藥的詳細調查結果。

  戰爭結束才七年。克雷亞西恩王雖然沒有對附屬國進行過多的剝削,也沒有向(在他國)作為奴隸的國民伸出援手,但儘管如此,在各自的心中仍然殘留曾經作為獨立國家的自尊。事實上,有一個國家虎視眈眈地企圖從克雷亞西恩獨立出來。

  其中傾向特別强烈的是——富勒蒂斯皇國。

  威廉顛覆戰況,成為救國英雄的戰爭的敵國(就是皇國),是最討厭威廉的國家。

  也許,如果那個時候威廉因為上司的針對而不在戰場上的話,克雷亞西恩王國反而會被歸於富勒蒂斯皇國的附屬國。因爲當時的戰況是對皇國有利的狀況。


「如果不抓住更有决定性,證明當中不正當的證據,就不可能逮捕公爵。」


「只不過比我年長一點,(思想&手段)卻積纍了不少呢」


  阿爾馮斯歎息著。


「公爵的事就到此為止了。還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只能報告到這裡。」


「知道了。……那麼那邊呢?」


  威廉抬起頭,藍色的眼睛看向我。


「……桑德拉夫人涉嫌籠絡曾亦對前夫艾頓伯爵秘密擔任領地運營的管理人,盜用了逃稅金額的錢」


「哇。難怪啊,以艾頓伯爵領的規模來看,收入少於預期了。」


  阿爾馮斯還是哈哈地笑著,但他那天空色的眼神,總覺得很危險。

  那是那樣吧。從領地侵佔納稅,就是藐視領民。在克雷亞西恩王,這個被稱為所有的領民都是被國家所愛的國家裏,這也是欺騙王家的行為。


「還有瑪格麗特小姐,我有點不太清楚她的血統」


  威廉和阿爾馮斯面面相覷,又回頭看我。


「雖然瑪格麗特小姐是在莉莉安娜大人出生三個月前出生的,但是真正的預產期是在一個月後。夫人用金錢收買了接生婆和醫生,僞做了出生申請書。那個時候,艾頓伯爵因為和莉莉安娜大人的母親在老家被監視,所以沒能自由地見到(桑德拉)夫人,夫人也扮演了『我真可憐』,拒絕見艾頓伯爵。先不説母親,沒有任何(嬰兒相關)知識的父親根本不知道什麽是月齡*。那麼,為什麼她要做到這一步呢?事實證明,如果(瑪格麗特小姐)是按預產期出生,那她就不會是艾頓伯爵的孩子。在夫人懷有瑪格麗特小姐的那個月,艾頓伯爵被他的父親帶到領地去(夫人)婚禮寒暄。」


「……那她是誰的孩子?」


  阿爾馮斯歪著頭。


「誰知道,(她私生活)好像玩得很奔放,所以我也不知道。」


「難道是公爵的?」


  阿爾馮斯否定了威爾的提問。


「別看他那樣子,公爵真的很珍惜,很愛惜公爵夫人。公爵夫婦不是沒有孩子嗎?好像因為那件事被周圍的人勸說要離婚,然而公爵堅決不聽。公爵對公爵夫人喜歡的程度,甚至讓他放棄了貴族的義務。因此,當公爵夫人因流行病突然去世時公爵的失落模樣,就連我也同情。所以,他可能是被那個狐狸臭婆娘給迷住了吧。」


  看上來似乎有點寂寞的阿爾馮斯閉上了眼睛。


「莉莉安娜小姐是前妻埃弗里特子爵的千金卡特琳娜小姐的女兒,血統很好。塞德里克大人肯定也是伯爵的兒子。夫人也不是傻瓜,連續兩次都把(伯爵)當笨蛋弄得團團轉,所以在生出繼承人之前都很老實。」


「所以莉莉安娜跟(她)一點也不相似啊」


  威廉譏笑著,拿起放在書桌上的紙張開始過目。


「只是,有點麻煩的是。那個連繼姐都不是的瑪格麗特小姐在想辦法和莉莉安娜小姐見面吧。」


「啊啊,我這裡也有寫著想要招待你,想見塞德里克,想向莉莉安娜道歉這樣一派胡言的信來了,所以全部都以拒絕回信了。」


「前幾天特意坐馬車來本家,所以我和亞瑟(爲此)進行了對應行爲。」


  突然出現的艾爾莎讓我不由得往後仰。


「馬力歐大人,我是來給您瑪麗埃塔大人遺忘的東西」


  艾爾莎完全沒有在意這裡(的對話)的樣子,平淡地把我掉落的假髮交給了我。我說聲「謝謝」,然後接受。


「塞德里克大人在走廊那裏撿到(假髮)時很困惑。真的非常可愛。對了,馬力歐大人」


「怎麽了嗎?」


  面對棘手的艾爾莎,我本能地挺直腰杆。


「也請給我本人關於瑪格麗特大人的資訊。取而代之的是我也可以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給您。」


「等等,艾爾莎。你想對瑪格麗特做什麼?」


  威廉一邊抽搐著臉頰一邊問艾爾莎。艾爾莎莞爾一笑。


「那個潑婦打了我心愛的夫人的臉頰,我看來她有在地獄深淵像家畜一樣生活下去的覺悟。所以,我只是想在通往地獄深淵的道路上冒昧地錦上添花而已。」(看來會有好戲看(*o´∪`)o)


「哇,好主意!我也會協助你的!」


  阿爾馮斯啪嗒啪嗒地鼓掌表示贊同。威廉似乎沒有異議,說「嗯」,點了點頭。但是艾爾莎太可怕我不敢插嘴。


「那個嘛,有阿爾馮斯大人助我一臂之力,真令人放心啊。」


「雖然是因為公爵的緣故而流出(傳聞)來的,但是幸好伯尼費斯卿對此很有興趣呢~~你看,他雖然興趣很獨特,但作為生意人卻非常優秀,我也想把瑪格麗特小姐交給他呢。」


「準備給伯尼費斯卿這個很棒的人嗎?很適合那個潑婦。」


「對吧?我也會賺到,艾爾莎也會開心,也能收拾好瑪格麗特小姐,完全是一石三鳥吧!」


「不愧是肩負著下一任克雷亞西恩王國的繼承者。視野寬廣,心胸開闊,作為國民(的我也覺得)沒有人比您更安心了。」


  阿爾馮斯說我誇獎過度了而輕輕地揮手。

  卡多克一臉膽怯,把臉扭向一邊,我總覺得他很可憐。


「那麼我就回夫人身邊去了,打擾了」


  艾爾莎說完便馬上低下了頭,走出了書房。


「好了,我也要更加努力。現在開始要讓馬力歐怎樣行動?威爾。」


「就這樣找桑德拉夫人和瑪格麗特小姐吧。特別是當你看到她們有對莉莉安娜和塞德里克施加危害的迹象時,請立即報告。」


「知道了」


  我點了點頭,威廉拍著我的肩膀說「拜託你了」。

  能被恩人依賴真的很開心。


「馬力歐,還有一件事,我想你幫我打聽一下」


「嗯?」


「……是關於九年前,莉莉安娜七歲的時候,她和艾頓伯爵受襲的那件事。」


  他藍色眼睛就像在戰場上的時候那樣銳利,加上刺痛肌膚的殺氣,讓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

*我:這裏的我是用了男性的「俺」,跟上一話的正式/女性的「私」不一樣。

*月齡:指的是出生後的月數。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