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me fatale

标题是法语,曰「致命女郎」。大概理解成红颜祸水。



如果是良家子女的话,就不得不对艺术的技能了解的比较详细。

虽然桂华院家有点放任不管,但也不曾松手,因为转生到的反派千金是高规格的,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不会露出破绽的。

因此,我喜欢的是古典音乐。


「什么啊。

瑠奈也来了吗?」


「荣一也来了吗?

啊。理解」


确认门票后,帝亚国际管弦乐团将在帝亚交响乐厅举行特别演奏会。

帝亚集团的公益赞助事业啊。这是。

那么,当然名门子弟要出马了。


「嗯?

不是招待席吗?」


看了我的票的荣一发现了座位号。

那是当然的。

在贵宾席或是招待席上一边打招呼一边听是很拘束的。

虽然是拜托橘安排的上流阶级的预约席,但尽可能地占到了座位的边缘,这也是出于橘的关心。

礼服的风格也是同样的理由。


「是啊。

因为是兴趣,所以安静地听,这才是爱好古典音乐的」


「嗯——是这样啊。」


荣一用明显一头雾水的表情叫了随从。

啊。

我预感这是件麻烦事。


「把这家伙的座位放在我旁边。

她是桂华院家的桂华院瑠奈」


对方的跟班好像也知道我的事情。

一言不发,行个礼就走。


「给我等下。

你没听见我悄悄说的话吗?」


荣一为我的抗议做了双手合十的稀奇事。

而且,他确实很不情愿地向我求助。


「拜托了。瑠奈。

我其实不擅长古典音乐,会很无聊的。」


本大爷角色荣一用罕见的弱弱的声音叹息一声。


「欠我一次。

然后,准备好能进贵宾室的礼服」


「大小姐。

实际上已经准备好了,请换衣服」


橘。

你察觉到了会变成这样吗?

为荣一准备的贵宾席是大厅中央的包厢。




今天的公演是比才的《卡门》和《阿莱城姑娘》的组曲。

公演时间也只有一个小时左右,因为是歌剧的关系,从华丽到安静都不会让人厌倦。

只是听的话,无聊的荣一君会在歌曲之间一点点地加入解说。


「是歌剧吧。这个?」

「是的。正确地说,是《卡门》和《阿莱城姑娘》这两部歌剧。

把那个作为组曲重新整理了一下」


另外,作为歌剧,这两个故事都是无可救药的悲剧。

《卡门》讲述的是沉迷于卡门的唐何塞堕落的故事,最后是唐何塞刺杀卡门的故事。

《阿莱城姑娘》讲述的是爱上阿莱城的女人的弗雷德利的疯狂与破灭的故事。

要说有什么不可救药的话,明明是这样的破灭系的故事,却笼罩着整个南欧风的明朗和清爽。

所以,最开始沉迷于音乐看歌剧的时候很扫兴。


「Femme Fatale?」

「……是啊。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多么讽刺啊。

注意到了。

如果这一生是少女游戏设定的这一生的话,我就会被这位Femme Fatale的主人公毁灭。

难怪我喜欢这首曲子。


「这个我好像听过。」

「是《斗牛士》吧?

流畅的演奏很好呢」


「确实听了不会腻啊。」

「知道时代背景的话会更开心的。

斗牛士就是这个时期的明星爱豆……」


「为什么唐何塞会爱上卡门?」

「虽然被改成歌剧,但是和巴斯克的民族问题有关。

那是包括女性进入社会以及吉普赛人在内,现在的欧洲也没有解决的黑暗……」


音乐光是听就很开心,但是知道了背景就更开心了。

回过神来,荣一君的身体也自然而然地有了节奏。


「这个也听过啊。」

「是《小步舞曲》吧?

是不是有种早上的节奏呢」


曲子结束后,掌声响彻大厅。

这时观众会回去,但是现在出去的话确实会被卷入其中,所以有时间的上流阶级会晚些走。


「不错啊。」

「对吧♪」


荣一好像很满足。

另外,这家伙在高中时代的兴趣爱好中加入了古典音乐。


「有什么喜欢的曲子吗?」

「果然还是《斗牛士》吧。

最后的曲子很华丽,我很喜欢」

「《阿莱城姑娘》第二组曲的《法兰多尔舞曲》呢

因为开始和结束都很华丽所以喜欢。这首曲子」

「瑠奈有什么喜欢的曲子吗?」


对荣一的问题稍微歪着头回答。

因为真的都喜欢,所以我想选的话就是这个吧。


「《卡门》第二组的夜曲吧。

我喜欢到能记住歌词的程度」


「那个有歌吗?」


「诶诶是啊。

这种感觉的歌啊」


谢谢你反派令媛的外挂体格。

谢谢你反派千金的外挂规格。

在那里唱了出来,忘记了是音乐厅,回响得相当高亢。




「~♪」




失败的原因是,自己的声音很响,还有在听我唱歌的伙伴。

有伴奏以后就停不下来了。

那是当然的。

因为是现在演奏的曲子。

而且,因为观众还没有完全离场,所以被认为是惊喜安可。

这样就不能后退了。

全心全意地歌唱。




夜曲。不,米卡埃拉的咏叹调。



大约七分钟左右的漫长时间结束了。

掌声雷动唱完后轰鸣起来,但我没有沉浸在那余韵里的余地。

浑身是汗。

虽然呼出的气息也变得粗暴了,但是荣一君并不是用雷鸣般的掌声,而是用眼睛闪闪发光的为我拍手。

我煳弄自己,心跳稍微加快了一点是因为唱完了吧。





这个展开,其实是对五星物语 10卷的致敬。


《卡门》《阿莱城姑娘》

    我第一次听的古典音乐,伯恩斯坦的卡门和卡拉扬的卡门都喜欢。

    参考链接在这里。

    http://www.asahi.com/travel/traveler/TKY200608190165.html

    嗯……(拉伸)


巴斯克

    在西班牙和法国之间的地区,独立问题至今阴魂不散。

    这么一想加泰罗尼亚……


吉普赛

    现在被称为罗姆人的移动型民族。

    那个迫害的历史也是欧洲黑暗的一部分。


米卡埃拉的咏叹调

    唐何塞的未婚妻,决心为了从卡门那里取回唐何塞而唱起。

    试想一下,我喜欢碧池系可能就是受到了卡门的影响。

你的回應